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 喜欢你
    江潮知道这黑猫不是普通的猫,所以在跟它对视的时候已经收起了不该有的情绪,他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黑猫伸出了一个前肢,那厚厚的肉垫之中伸出了风狸的指甲!

    灭神剑剑柄上镶着五颗彩色的晶石,而紧接着,黑猫那风狸的指甲扣在了晶石的边缘,往上一撬!其中的一个绿色的晶石便‘叮’的一下被撬了出来,滚落在了地上!

    江潮还来不及想什么,那灭神弓上的煞气便猛的暴涨!黑气蔓延出来,像是释放出一头巨兽一般!森森的笼罩着剑身之上!逼的江潮不得不退开了老远!

    一双幽深的眼睛眯起,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灭神剑的方向,那剑身忽然一变!变出了它的本体,灭神弓!那昂首而立的弓身,弓头翘着,弓身之上遍布龙鳞一般的纹路,巨大的弓却没有弦,它幽幽的释放着迫人的威压,而那只黑猫却从始至终都稳稳的站在上面!

    刚才是站在剑柄上,现在却是站在那翘起的弓头之上!只见它的爪子在少了一颗晶石的地方慢慢拂过,等它的爪子离开后,灭神弓上暴动的煞气竟然也平息了!

    江潮审视着那只黑猫,他听过灭神弓的来历,莫燃当初契约灭神弓时实力还很弱,是借由这五个晶石封印了灭神弓的力量才契约的,而那五个晶石其实是五个神的元神!

    现如今,灭神弓被取掉一个晶石,那不就意味着封印也被解除了一部分?

    “喵……”那黑猫冲着他叫了一声,肥肥的身体跳了下来,尾巴一卷,将地上那颗绿色的晶石甩到了江潮手里,然后搜的一下没影了。

    江潮低头看着掌心幽幽散发着绿光的晶石,蹙起了眉头。

    ……

    另外一边,白矖抱着莫燃回到了房间,她身上的衣服有好多处都破损了,也弄脏了,虽然很想给她洗个澡,但面对这么信任他的莫燃……白矖还是忍住了。

    他脱了莫燃的外衣,给她施了一个清洁术,好歹这样会舒服很多,然后将她放在了床上,就那么看着她睡,很久都没动。

    而等莫燃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便看到正好在她视线范围内坐着的白矖,还有蜷缩成一团比她睡的还香的黑猫。

    莫燃自己坐了起来,那只黑猫只微微动了动就就继续睡了。

    “醒了。”白矖放下手中的书走过来,他顺手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几件衣服,然后道:“去洗个澡吧,放松一点。”

    莫燃看了看白矖手里的东西,她的外衣、里衣、还有贴身衣物……

    嘴角抽了抽,“你现在越来越不客气了。”

    白矖却道:“主人,这是我该做的。”

    莫燃刚刚一动,白矖就弯腰过来了,莫燃着实吓了一跳,她拦住了白矖,看那架势,他大有连鞋都一并帮她穿的意思,“别,我可受不起。”

    白矖没有强求,但他道:“你受得起,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莫燃惊叹于白矖开了挂一样的甜言蜜语,心想,就算是老僧入定,被一个男人、一个魅力非凡的男人用那么认真的话勾引,恐怕也得方寸大乱吧。

    莫燃正要去浴室,白矖却道:“去后院吧,那里我和江潮已经重新修过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莫燃不禁看了看自己,身上只穿着里衣,虽然也没什么,但是白矖要让他从这里走过去,招摇过市,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要去洗澡了?还有白矖随行伺候?

    或许是莫燃的眼神传递了她的想法,白矖道:“后院修的很好,你去了就知道了。”

    在白矖肯定的眼神里,莫燃还是相信了他不会坑她,就下楼去了,刚刚走到三叶居后面,看到眼前的竟像时,莫燃还真诧异了一会。

    原先竹林之中只有那一个被大石头围起来的水池,可现在已经变成一片竹楼,建的很是精致,小桥流水,曲曲觞殤,沿着竹桥走到尽头,这么精致的地方,却只是单纯的浴池。

    他们在原先的水源旁边又修了一个很大的浴池,水自然是活水,否则那灵泉引出来不多时就没效用了。

    “可以了,剩下的我可以自己来了。”莫燃道,她已经站在了浴室门口。

    而白矖道:“主人,你再进去看看。”

    莫燃探身进去看了一眼,入目的是一个垂着红帐的大床,四处摆设虽简单,可都不失品味,莫燃一看就知道这是江潮的手笔。

    而在莫燃打量的时候,白矖已经侧身从空着的地方走了进去,推开了里面那扇门,才是水汽氤氲的浴池,他把莫燃的衣服摆在了台子上,才走出来。

    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看向莫燃,忽然笑了笑,“主人,你可以去洗了,这里安全的很,你不用担心我会进去。”

    莫燃从白矖的眼神里看到了戏谑,好像终于忍不住嘲笑她这一路的小心了,莫燃无语的走了进去,在关门的时候还看到白矖依然抱着双臂看着她笑。

    虽然笑起来很养眼,可这有什么好笑的啊喂!

    莫燃脱去衣服走进水里,微微流动的水包裹着身体,很是舒服,莫燃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她发现她的力量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就像这一次,在跟那些人动手的时候,她甚至很想把所有人都砍成肉酱!那种杀气太浓烈,可她是清醒的,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可回到三藤戒之后,却再也无法压抑了,她真的不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已经感觉到以身育火的异常了,异火带来的力量太霸道,连她自己都有点分不清,她的杀气之中,有多少是出自内心的不甘,有多少是缘自异火的叫嚣……

    许久,莫燃才重新舒展了眉宇,既然选择了以身育火,她就根本不需要退路了!心中不甘也罢,异火叫嚣也罢,只要不死,她的身体只能由她来掌控!

    又泡了一会,不愧是灵泉,她浑身都轻松了许多,跟刚刚回来的时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莫燃从池中出来,穿好了衣服,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却在门口停了下来,“白矖?”

    “嗯?主人,有什么吩咐吗?”白矖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站在了门口。

    莫燃一时没有说话,可白矖已经看到她了,那扇门上贴着的不是窗纸,而是一层乳白的丝绸,此时上面正隐隐到隐者两人的轮廓。

    白矖又问:“是要拿什么东西吗?怎么不出来?”

    “不是。”莫燃道,她又停顿了一会,白矖正为莫燃这罕见的欲言又止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却听莫燃道:“就这么说吧,我有话跟你说。”

    白矖顿了顿,他道:“你说。”

    莫燃道:“虽然你可能没听到,但你昏睡的时候我说过,如果你醒了,我就给你一个答案。”

    碧绿色的眼眸猛地一滞,白矖盯着门对面那个模糊的身影,心跳似乎都紊乱了起来,他想说他听到了!而且时刻惦记着!他想说他想问很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可没想到,莫燃会主动跟他提起!

    “什、什么答案?”白矖问道,他也很想淡定的去问,可开口的时候才发现他似乎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莫燃组织了一下语言,其实她想了很久,可一直都没有想到答案,但既然决定面对,她就不打算一直拖下去了,本来觉得这会是很难解决的麻烦事,可在此时此刻,她心里反倒静了。

    “上次在犼自爆的时候,你问我,如果失去你,我会不会有一点慌?我现在告诉你,会,而且会很慌,你问我,有没有一点点喜欢你,我也可以回答你,有,我喜欢你。”

    ------题外话------

    什么都不说……锅盖已经备好了,枪林弹雨我不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