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 怎么是你?
    莫燃犹豫了一会,还是去找了江潮,他的房间在靠近竹林的外侧,窗户是斜敞的,打开之后就是几乎要长进来的竹林,莫燃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窗边发呆。

    “你没事了?”这是江潮见到莫燃后的第一句话,他的表情平淡,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莫燃点了点头,她道:“听柳洋说……你找我有事?”

    莫燃站在门口没有动,在知道她表个白竟然被他们两个听到之后,莫燃心里的感觉很奇怪,既有点放松,又有点紧张,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尤其是面对江潮……

    “你站在那干什么?我是毒虫猛兽吗?”江潮看向她,眉毛一挑问道。

    莫燃这才走了过去,端端正正的坐下,一举一动都规规矩矩的,看的江潮一阵好笑,“你紧张什么?虽然你表白起来陈词俗调,我又没打算笑话你,你何必这个样子?”

    “我表白起来陈词俗调吗?明明很清醒脱俗。”莫燃下意识的回道,被江潮一调侃,刚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就没了。

    江潮笑了笑道:“万事开头难。”

    莫燃则是抽了抽嘴角,这个总结真的合适吗?这种事情不是一次就够了吗?难不成还要锻炼一下留作后用?

    一时无语,过了一会莫燃才转移话题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江潮似乎也没有继续跟她纠缠表白一事的意思,他下巴微微抬了抬,无声的指向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绿色的晶石。

    “这是什么?好像看着有点眼熟……”莫燃把那个晶石拿起来看了一会,灵力延伸进去稍加试探,很快就诧异道:“这是元神凝结的晶石,很像灭神弓上面的晶石!”

    江潮却道:“不是很像,这就是灭神弓上的一颗晶石,被那只黑猫挖下来的。”

    莫燃惊讶了,她伸出手一攥,那远在几百米外的灭神弓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弓身之上缠绕着浓烈的黑气,那漂亮的弓头之上,原先的五颗晶石也只剩下了四颗!

    莫燃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过了一会睁开后惊讶道:“它的力量也强了很多!”

    当初她契约灭神弓的时候力量还太弱,鬼医教她借用五颗晶石的力量封印了灭神弓大部分的力量,可那个封印术,莫燃是消除不了的,没想到现在灭神弓忽然被释放了一部分力量,而且是那只黑猫做的!

    “那只黑猫……”莫燃不由的呢喃,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那只黑猫现在看来是完全帮了她,不仅释放了一部分灭神弓的力量,还把这个晶石完整的抠了下来,莫燃不禁道:“这晶石是神的元神所化,里面有巨大的能量,一旦离开了封印阵,它就是无主的能量晶石,若能慢慢将其吸收,对于你的修炼必然大有益处。”

    说着,莫燃将那晶石重新放在了江潮跟前,江潮却道:“这是你的东西。”

    莫燃笑了笑,“我用不着了,我现在连异火的力量都无法掌控好,再吸收这样的晶石会补死人的。”顿了顿,莫燃又道:“而且,那黑猫明显是专门挖给你的,那只黑猫神秘的很,根本不惧灭神弓,谁知道是何方神圣,兴许这是他指点你的。”

    江潮不会要莫燃的东西,尤其在修炼这件事情上,他有他自己的骄傲,莫燃明白,所以不会说什么这东西就送给你这样的话。

    江潮笑了笑,他拿起那个晶石端详了一会,最终没说什么的收了起来,看着窗外随风瑟瑟的竹林,江潮忽然道:“还记得听潮剑吗?”

    莫燃点头,“当然记得。”

    江潮道:“再给我舞一次吧。”

    莫燃奇怪的看向江潮,刚才江潮眼中划过的那一丝怅然……是她看错了?心中想着,口中却答应的很快,她道:“好啊!”

    她记得,江潮说他已经不会听潮剑了,他甚至已经不碰剑了,虽然觉得他之前说的理由有点牵强,但她始终没有去刨根问底,因为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手中的剑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

    说完,莫燃从那大敞的窗户中一跃而下,祭出一把长剑,仰头对江潮笑了笑,随即挥剑,银发飞舞,纷纷而落的竹叶在遇到那一阵阵扬起的气浪时被不规则的卷了起来,霎时间落叶如雨,竹随风动,簌声如潮。

    莫燃收敛心神,听潮剑练的是心境,心随意动,心越静,剑越精!

    许久,莫燃收剑之时,剑气四起,杀机毕现!那瞬间,风是利刃,叶是飞刀,在厚厚的竹节上留下无数锋利的痕迹!

    迎着纷纷而落的竹叶,莫燃抬头望向江潮,却正好看到江潮在笑,莫燃熟悉江潮的每一个笑,自然知道他此时的笑代表的心情,他现在、很高兴——

    跟她来的时候全然不同。

    他拿着那把折扇轻轻的摇着,扇面朝外,而那四个草书写就的大字也清晰的呈现出来——无关风月。

    莫燃飞身回了房间,她看着江潮,不禁挑眉,“看来我这么卖力也是值的。”

    江潮探过身来,伸手在莫燃肩膀上轻扫,很自然的扫落了刚刚掉上去的叶子,然后道:“只是让你舞个剑而已,不要太得意。”

    莫燃笑了笑,也道:“现在我算是听潮剑的传人了,想不得意都不行。”

    江潮却好像并不在意这一点,他只是道:“先说说你遇到什么事了吧。”

    这话题转移的太快,莫燃稍稍一顿然后道:“哦,我今天在唐家的拍卖会上买回了还阳丹的丹方,可是很奇怪,那个丹方的原主人……我怀疑他是莫家人,可在后来去追的时候,没找到……”

    江潮道:“莫家人?是莫家村还是莫家庄?”

    莫燃却是眉头一皱,她突然盯着江潮,那眼神颇有些深沉,然后道:“莫家村……”

    江潮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道:“怎么说?”

    莫燃道:“我想……今天那个人的出现并不偶然,莫家的封印术有独特的心法口诀,我当初记下过,可这还是第一次用,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我怀疑那个人就是冲着我来的,而且他很有可能就是……”

    “疯老九?”江潮接道。

    莫燃看着江潮,缓缓点头,如果是冲她来的,那就只能是疯老九了!只有疯老九知道她会解莫家的封印术!

    “呵呵……”江潮笑了笑,眼角处的泪痣让那笑容看起来更清冽,他道:“疯老九转世在须弥界,要说他出现在云都,也不是不可能,可他不现身找你,却用这种办法通知你,可就怪了。”

    莫燃点了点头,“而且他是送来了还阳丹的丹方,说明她对我的行踪很是了解,如果是这样……以他青门仙客的身份,又是看守白麒麟多年的人,他应该能识破唐烬就是白麒麟的半魂吧?为什么反而没动静了?”

    这才是莫燃疑惑的,她还在犹豫要不要用那个召唤元神的办法找疯老九的时候,他却自己找上门来了?可不现身又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江潮却道:“你还没见到人,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如果那真的是疯老九,他还会来找你的,你无需着急。”

    莫燃点了点头,可心中却依然存疑,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行径却让她心里没底……

    “你买还阳丹的丹方干什么?”虽然刚才被疯老九可能出现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可江潮也没忽略,莫燃竟然买了一个七品丹方,他不由的问:“你不会是想尝试炼制七品丹药吧?”

    莫燃却没有说话,江潮摇着扇子的手微微一顿,挑眉诧异道:“你还真的打算炼制还阳丹?”

    莫燃道:“是。”

    顿了几秒,江潮道:“你若能炼制还阳丹,那么你偷还阳丹这种构陷就不攻自破了,想法很好,可是,呵呵……七品的丹药,可不是用嘴说说就能练出来的。”

    江潮已经口下留情了,要是搁别人眼里,一个刚刚接触炼丹的人竟然要炼制七品丹药,恐怕笑都要要死了!

    莫燃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

    离开江潮房间之后,莫燃直接去了灵草园子,对着还阳丹的丹方,找齐了大多数的灵草,可仍旧有几种是园子里没有的。

    之后莫燃又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通知了鬼医,她跟他说了她现在遇到的麻烦,她想要尝试炼制七品丹药,而能够助他一臂之力的也只有鬼医了。

    第二件事就是继续去云都大小商铺和炼药工会寻找她缺失的几味灵草了。

    她的时间不多,第二件事是江潮几人分头去找的,跑了整整一天,莫燃回到客栈,当踏进门的时候就感觉气氛稍稍有点怪,她看了旁边的白矖一眼,两人先后向厅内走去。

    在跨进门槛的一瞬间,莫燃的脚步也顿了顿,其他人都回来了,没什么异常,可莫燃的视线却很敏锐的向窗口的位置扫去了。

    那里位于拱门后面,晚上的房间里点了灯,可光线到不了那里,阴影之中,一个男子坐在那里,仿佛要跟黑暗融为一体。

    莫燃走近一些,眼看着那个闭着眼睛像是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人,不由道:“无涯?你、怎么是你?”

    ------题外话------

    首先庆祝一下无涯从小黑屋出来了……

    其次,今天的书评看的我好莫名其妙,有些书评,我就懒得回了,诸如为什么第一次表白是对白矖此类的,我还会按照我的想法写,而且以后你们会知道,这才是最佳的安排,当然,前提是你们能看到那个时候,真正能看懂紫极和妖禁的,应该都是有些阅龄的老读者,我写的也不是单纯的小白蒽批爽文,如果你们想要千篇一律的女主,而且每个男主都要用标尺衡量一下洁不洁、忠犬吗、谪仙吗、干净吗、女主第一次是谁的、正房是谁,那你们可能走错地方了,这不是我要写的,我要的是有血有肉的角色,而不是像充气娃娃一样的套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