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2. 鬼王的反常
    鬼王看着莫燃眼中的焦灼,并没有让她久等,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莫燃眼中的光一瞬间被点亮!灿烂的如朝阳!鬼王的笑容忽然变了变,他从来没有见过莫燃如此生机盎然的样子,那喜悦是从她的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不经意的流淌在那张角色的脸庞之上。

    在鬼王的印象中,莫燃从来都是乐观的,像是一株永远朝向阳光的绿植,带着常青的温柔,可他从来不知道,她也可以是盛开在烈日下的花,热烈的绽放着,张扬着。

    仅仅因为,给了她温度的是她的家人

    “那,那什么时候能够攻下轮回殿?我能帮上什么忙吗?”莫燃毫无所觉的握紧了鬼王的手,她没发现,连她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迎着那盛满了期待的眼神,鬼王忽然道:“亲爱的主人,如果找到了你的家人,你打算怎么办?”

    莫燃想都没想的说道:“带他们走!”

    鬼王却是笑了,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的泪痣妖异的闪烁,带他们走?去哪里?去找一个山清水秀,远离尘嚣的地方,继续从前无忧无虑的生活?

    跟她的家人?然后的她的脸上每天都会有这样的笑,像是一朵常开不败的花,肆意的享受着阳光?

    然后就可以忘了他,忘了跟他有关的所有事情?简单的就像童话?

    “为什么那几个巨兽那么难对付?连你都没有办法吗?”莫燃没有听到鬼王的回话,显得有点急切,此时她的全部心思基本上都飞到了轮回殿,飞到了她可能很快就会知道家人下落这件事情上,全然没有察觉到鬼王不动声色间的异样。

    “亲爱的主人,带走了他们,你打算把我扔在这吗?”鬼王忽然问道,那声音依旧是大提琴般的低沉优雅,可莫燃却被这个不合时宜的问题问的一头雾水,根本反应不及他如何有此一问。

    “鬼王,你在说什么?我找爹爹和娘亲们的线索找了这么久,现在希望就在眼前,我要的不过就是如此而已,你是怎么了?”莫燃疑惑的问道。

    鬼王却反而抓紧了莫燃的手,那蝴蝶一般长而美好的睫毛掀了起来,露出了总是藏在阴暗中的眼眸我,漆黑的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似乎要将她的灵魂都卷进去一般!

    莫燃心中蓦地一颤,竟有种控制不住的森寒,突如其来的席卷了她,让她本能的戒备!握着鬼王的手忽然就松开了,可也没有成功脱离,因为鬼王正紧紧的抓着她。

    心中怪异的森寒方才蔓延开来,紧接着鬼王喜怒难辨的声音传来,却带着某种令人胆寒恶意,“亲爱的主人,你想去哪里?我在这里,你就哪儿都不能去!”

    莫燃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前的鬼王忽然让她很陌生,以往不管鬼王抽什么风,可他本质上还是那个高贵的优雅的男人,他不会威胁她,更不曾在她面前展示过他的獠牙。

    即便世人都知道鬼王是搅的三界不得安生的妖孽,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连莫燃也三不五时的这样催眠自己,可奈何人或多或少都是感官动物,在她的眼里,鬼王是妖孽,可也是媚骨天成的那种妖,而不是嗜杀成瘾的那种妖。

    直到此刻,那阴冷的风好像刮的她骨头缝都是战栗的,她才仿若被当头棒喝!‘鬼王’二字,是鬼域至高无上的存在,瞧瞧,想当年,这阴气纵横的鬼域,是他一个人的疆域。

    那王城之中高耸入云的王殿,是他曾号令疆域的地方,这三界轮回之所,掌握生杀大权,翻手云覆手雨的轮回殿、涅河,也曾是他的!

    虽处无间界,虽生于阴暗,可他却掌握着连天帝都要退让三分的力量!

    一旦这样的身份被剥离开来,她站在这哄闹的战场外,便如蝼蚁,如蚍蜉,如果不是鬼王紧紧抓着她的手,很可能她在这锈迹斑斑的吊桥上都站不稳!

    莫燃不是没有神经的木头人,反而,她自卫的神经像是动物一般,瞬间竖起了防备,眼中的炙热退去,换上了本能的戒备,嘴角紧抿,让自己从那种不自主的恐惧中挣脱出来。

    她迎上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睛,声音带着些冷硬的紧绷,“鬼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握住了莫燃的手腕,她抬头一看,却是鬼医,他似乎想把莫燃的手从鬼王手里拽出来,但是没有成功。

    “王。”鬼医忽然唤了一声,那声音冷冷淡淡的,清清凉凉的,似乎并没什么特别。

    可鬼王看着莫燃的视线却是忽然一晃,那长长的睫毛一闪,手中的力道也忽然松了,一双眼眸半垂,他的动作有点僵硬的把手背去身后,然后状似若无其事的、后退了两步。

    那笼罩在莫燃身心的危险也如洪水一般退去,不留一丝痕迹。

    鬼医慢慢握住了莫燃的手,他没说话,没安慰莫燃,也没帮鬼王解释。

    直到过了一会,鬼王忽然笑道:“亲爱的主人,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那几个巨兽吗?的确不好对付”

    那声音低沉略带笑意,将话题带到了一开始,好像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插曲没存在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