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 我看不懂!
    莫燃也不知道她到底杀了多久,那好像永远都用不完的力气也渐渐消耗殆尽,她开始感到疲惫,可战意却像是一把点燃了就无法熄灭的火焰,让她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处在极度亢奋之中。

    身体习惯了疲惫,习惯了一遍遍的挥剑,即便有白矖合体,身上也挂了不少彩,那银色的铠甲之上染了血,有别人的,有她自己的。

    白矖曾让她休息一下,可莫燃根本听不进去,整个人都进入了仿佛无限循环的战斗当中!

    直到一阵滔天的威压毫无征兆的当头罩下!莫燃刚刚抡起剑,灵力运至胸口,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威压一震,气血逆流,猛地一口血喷出!身形也不稳的晃了晃,浑身的战意好像在瞬间被打散一般,身上一软,差点扑倒在血泊之中!

    白矖立刻解除了战斗合体的状态,在莫燃倒下的一瞬间伸手捞了起来,看着那发白的脸色,唇角艳红的血液,还有狭长的眼睛之中纵横交错的血丝,本就低沉的声音带着些难受的暗哑,莫燃这样,他心疼,“不要再聚集灵力了,你累了,主人。”

    而下意识重新聚集灵力的莫燃好像听到了白矖的话,一瞬间散去了,她转动眼珠,发现自己躺在白矖怀里,反应还有点慢,可她却没说话,把自己交给白矖了。

    白矖低头,抖着唇在莫燃刚刚闭上的眼睛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抬头看向了被云雾遮挡的涅河,那白雾之中升腾起血红的颜色,像是被漂染了一样,红色的雾

    整个空间都充斥着一股巨大的威压,战场因为着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暂停了下来,因为那威压太可怕,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直起腰杆都难,更别说再去战斗了!

    碧绿色的眼眸眯起,白矖打横抱起莫燃,一闪身上了吊桥。

    鬼王立刻伸出手,似乎想把莫燃从他的怀里接过去,可白矖却微微错开了,并不闪躲的看着鬼王,“别折腾她了。”

    鬼王微微掀起了眼眸,那长长的睫毛划过的弧度危险而审视,白矖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可并不狼狈,什么时候,他也可以代表莫燃拒绝他了?

    这感觉可真糟糕

    在这个空档,鬼医上前,喂给了莫燃两颗丹药,补元丹和回气丹,这一次白矖倒是没说什么,鬼医又查看了一下莫燃身上的伤,虽然挂了彩,严重的已经皮开肉绽,可也都是外伤,上了药之后很快就恢复如初了。

    不过,随着鬼王上药的动作,三个男人的视线倒是紧紧跟着,都没说话,却又似乎都在沉思。

    过了一会,莫燃轻轻呻吟一声,醒了过来,第一眼便看到白矖关切的脸,莫燃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可还是没什么力气。

    连续战斗了不知道多久,忽然间停下,就好像一直在超负荷运转的机器,一旦停下,所有的零件都在叫嚣着罢工,莫燃很熟悉自己这样的状态,以往训练时太投入,结束后每次都是这样,所以很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过,她还是宽慰白矖道:“别担心,我休息几天就好了。”

    白矖知道莫燃的爆发力很可怕,但是这种井喷式的爆发,也意味着对体能成倍的支取,这是一种压榨自我极限的提升,每次都要把自己的力量榨的一丝不剩,把自己逼入绝境,从而寻求突破!

    而莫燃,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逼自己,白矖勉强笑了笑,不禁在莫燃苍白的唇上又是一吻,轻轻的,一触即分的吻,让莫燃疲惫的神色一愣。

    可那吻中包涵的心疼和小心却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滑过战意未退的心,那颗疲于跳动的心脏好像也忽然间欢快了一些。

    莫燃忽然笑了,没说什么。

    可看到这一幕的鬼王和鬼医却神色各异,鬼王觉得,也许莫燃跟他之间的契约印记不是打在他的霊体上的,而是打在心脏上的,要不然,为什么那颗他自己都一直在忽略的心,在遇到莫燃之后,总是在疼

    就连现在她笑,也笑的他疼。

    而鬼医收起了玉瓶,漫不经心的拂过自己的袖口,眼神依旧荒芜而平淡,莫燃接受了白矖,这是他乐见其成的

    没错,是这样的。

    “喵”一声猫叫,是那只黑猫打破了几人之间短暂的真空,它轻巧的跃上了白矖的肩膀,低着头看莫燃,那毛茸茸的尾巴落了下来,缠在了莫燃的手上。

    莫燃也捏了捏黑猫的尾巴,心里有点好笑,可已经不太有力气笑了,这只黑猫真的很有意思,虽然作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大妖,不愿意化出人形,可事实上它这样也很好,像个真正的宠物一样,乖就够了,萌就够了。

    莫燃闭了闭眼,忽然想起来刚刚震乱了她气息的威压,她的眼眸一转,发现四周弥漫的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了浓郁的红色,而那股可怕的威压依然存在!只是她被白矖抱着,威压也被他格挡在外了。

    “发生了什么事?”莫燃不禁问道。

    白矖碧绿色的眼眸看向了鬼王,如此异常,恐怕只有他才知道。

    而鬼王抿着唇,嘴角虽然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可看上去并不想解释一样,停顿了几秒,鬼王才道:“亲爱的主人,累了吧?无涯很快就送你回去,你想睡就睡吧。”

    莫燃转动眼珠,白矖也适时的撑起了一些胳膊,让她并不费力的看到了眼前的人,“送我回去?不是说,还有大戏没看吗?我现在回去,来一趟岂不是亏了?”

    那声音很低,但还是清晰的表达了她的意思,莫燃只是累了,不是废了,她还可以思考。

    鬼王却是上前几步,他低头看着莫燃,莫燃稍一抬眼,就看到了那双深邃的眼眸,在莫燃的认知里,鬼王即便是站在她面前,甚至睡在她身边,他都是神秘的,遥远的。

    就好像那双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就像是扇动的帘子,将他的思绪全部关在那漂亮的羽翼之中,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那么,莫燃从来没有见过那扇窗。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看见了,那双眼睛幽深的望不到底,可只看一眼,却好像被攫取了灵魂一般,所有的一切在那双眼睛里都无所遁形。

    那是一种无声的侵略,是属于强者的掌控!

    莫燃不怕这样的眼神,可却介意这样的眼神,因为鬼王能一眼看穿她,可她却无法看透他。

    就如同此刻,莫燃不懂是什么能让鬼王欲言又止。

    最终,鬼王道:“乖,好戏以后还会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鬼医打断了,鬼医用他特有的、好像时刻都保持冷静的语调说道:“王,可以开始了。”

    鬼王没有动,他只是看着莫燃,忽然,他也低下头去,准确的吻住了莫燃的唇,而且含着她的下唇一吸,舌尖又在她的唇上扫了一圈,然后才离开。

    他的动作太突然,以至于离开之后莫燃才反应过来瞪向他,同时下意识的看向白矖,莫燃总算是有点自觉了,她现在可是白矖的女朋友,这样被人调戏了,而且是当着白矖的面,她有点觉得对不起白矖了。

    而鬼王只轻轻的舔过自己的唇角,他直视着莫燃的双眼,道:“亲爱的主人,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是你的霊,你都是我的主人,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不会变!”

    那语气霸道而专横,莫燃以前不是没有听过,可这一次,那语气中残忍的狠意,隐隐的偏执,却让她生生一愣!

    说完,鬼王便一闪身,身形已经诡异的出现在半空之中,莫燃拉了拉白矖的袖子,她隐隐感觉鬼王要做什么,可她躺着根本看不到。

    白矖轻轻放下了莫燃,可一只手臂却牢牢的环着她的腰,虽然站在地上,却不用她自己动丝毫力气。

    莫燃靠在白矖肩膀上,看着半空中鬼王的身影,漆黑的斗篷在身后鼓动着,猎猎作响,墨发扬起,张狂的不可一世!

    他手中掐诀,浑身的气势大开,一个个漆黑的印诀飞入了战场之中!莫燃的眼神跟着移动,那漆黑的印诀在战场中飞速的游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直到某个时候,鬼王忽然停止了掐诀,紧接着,战场之中陡然亮起了一阵白光!莫燃的眼睛也随之瞪大,那分明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阵法!

    像一个罩子一样,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起来!

    “这”莫燃轻轻的呢喃,这是什么时候布下的阵法?

    战场中的人也看到了鬼王,敌军自然是畏惧不已,可鬼王的军队却狂热万分!

    只是,谁都没想到,就在那阵法之中,那些游荡的漆黑色印诀忽然全部炸开!一瞬间无数黑色的气息飞速的穿行在其中,像是乱飞的羽毛一般,可那不是真的羽毛,而是夺命的羽毛!

    本就被那突然的威压压迫的几乎动不了的人们,像是无数颗草一样在,瞬间被收割了!

    那几分钟前还热闹而壮烈的战场,顷刻间变成了地狱!堆叠着数都数不清的尸体!

    莫燃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本来毫无力气的身体忽然直了起来,她往前走了几步,可腰上还缠着白矖的手臂,胳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鬼医拽住了,连她的手里,黑猫那毛茸茸的尾巴也传来了阻止的力道。

    莫燃猛地转头看向了鬼医,眼中的血丝好像浓重了一些,声音也像是被利刃划过一样,沙哑,隐忍,“为什么?这就是你们想让我看的大戏?”

    鬼医的眼神落在莫燃脸上,他头一次觉得无计可施,因为他想安抚一下莫燃,可翻遍了帝陨,也没有这样的记忆

    见鬼医不说话,莫燃又转头盯着战场,血腥味肆无忌惮的升腾,她看到那几十万人的血液汇聚成的河流,仿佛被什么推动一般,飞快的汇入了那悬崖之下。

    战场上漂浮着漆黑的魂魄,它们从那些尸体中爬出来,同样像是被驱使一般,变形,汇聚,凝成一股黑色的暗涌,汇入了涅河所在的悬崖之下。

    涅河上空的雾气好像更加红了一些,慢慢的,红的就像是一匹刚刚蜡染的布!

    莫燃就算再迟钝也发现了,不管是刚刚忽然出现的威压,诡异的变红了的雾气,那个巨大的阵法,鬼王所做的一切,这全部、都在鬼王的计划之中!

    莫燃再次看向鬼医,那声音已经有点不受控制的怨怼,“这是你们自导自演的吗?好一场大戏!连我都陪着演了这么多天,我已经说服了自己,你和鬼王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可现在呢?不久前还在跟我并肩作战的那些人?却死在鬼王的手里?这十几万条人命,也只是无足轻重的一步棋?你们到底想让我看什么?我看不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