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4. 登堂入室?
    莫燃一行回到客栈之后,天已拂晓,莫燃本来还想着接下来是不是要去别的地方走走,可现在已经找到了她的家人,而且在鬼医医治好他们之前,她是一定会待在云都了。。。

    莫燃索性准备在云都租一个宅院,这样也方便他们出入,否则客栈最近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件事情莫燃本来是打算去找厉剑的,可厉剑的佣兵小队去接了一个任务,前两天刚走的,说是知道莫燃在忙别的事情,所以就没告诉她。

    倒是在佣兵团碰到了唐锦文,在知道莫燃在打听宅子的时候,很热情的主动揽下了这个差事,一张嘴跟抹了油似的说她的事就是唐甜的事,而唐甜的事就是他唐锦文的事,又说莫燃对他的救命之恩他都一直没机会偿还,这点小事必须身先士卒。

    总之,第二天一大早,唐锦文出现在了莫燃所在的客栈门口,笑呵呵的告诉他们宅子已经找好了,而且所有东西都是现成的,马上立刻就能搬过去。

    莫燃真的挺佩服唐锦文的效率的,于是也没推脱,退了客栈的房之后就去了那个宅子。

    宅子里面的布局很考究,庭院深深,倒不像是闲置已久的宅子,处处都收拾的很干净,唐锦文带着莫燃一行四处参观了一遭,最后才来到主院,他笑呵呵的说:

    “这宅子不错吧,当初我还想要过来自己住的,可……这宅子的主人不同意,你们就在这住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莫燃不由的说道:“不需要签租赁契约吗?”

    唐锦文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不需要。”

    “为什么?”莫燃觉得太草率了,而且唐锦文太热情了,好像有什么被她忽略了一样。

    “额……因为……”唐锦文支吾着,一边说一边已经走到了主院,刚进院子就看到一株上了年份的海棠树,而此时那海棠树上簇拥着结满了嫩红的海棠果,那斜伸的枝干上还挂着一个秋千,院子里仿佛都飘着海棠果酸甜的清香。

    莫燃在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被那海棠树弄的有些恍惚,忽然间竟然有种回了家的感觉,莫家庄以前便种着许多海棠树,因为她娘亲喜欢,所以他爹爹便让人在庄内庄外中满了海棠树。

    每当海棠树结果的时候,庄里的很多人都会打了果子回去,有的做了蜜饯,有的酿了酒,只不过两年多没见海棠果,莫燃却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也许就因为这感觉,莫燃忽然对这宅子满意极了,她径直走到了海棠树下,仰头望了望树上的海棠果,对吞吞吐吐的唐烬说道:“我很喜欢这个宅子,还是跟主人面谈一下吧。”

    听到莫燃这么说,唐锦文似乎挺高兴的,裂开嘴笑道:“面谈……也行啊,主人就在这呢。”

    莫燃看向他,“难道这宅子是你的?”

    莫燃刚说完,却见一个人从正屋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众人,然后笑道:“听说你们今天搬家,我可是特意来恭喜你们乔迁新居的,不请自来,诸位应该不介意吧?”

    此人正是唐烬,而唐锦文也笑呵呵的对莫燃道:“这宅子不是我的,是我舅舅的……我昨天本来是要给你找宅子的,可舅舅听说之后直接把他这间私宅让出来了,你不也挺喜欢的吗,呵呵呵……”

    莫燃的眼神在唐烬和唐锦文之间来回了一会,顿时也明白这两人恐怕是串通一气,只是她人已经来了,再离开也没那个必要了,况且如果这宅子是唐烬的,那他们住在这里就方便多了,毕竟以唐烬在云都的威望,还没什么人敢天天往这跑。

    “我们要说介意,你会走吗?”柳洋抱着双臂,不爽的看着唐烬。

    唐烬摇了摇头,“不会。”

    柳洋哼了一声,对唐烬越来越不满了,这家伙的本性已经越来越藏不住了,防贼一时,不能防贼一世,柳洋颇感头疼,在他自己都还没有追到莫燃的时候,窥伺他家莫燃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

    虽然这宅子是唐烬的,而且唐烬的意思是,只要莫燃想要,这宅子送她都行,可莫燃却坚持跟他签了租赁契约,还按照实价付了钱,虽然这在唐烬和唐锦文眼里完全没有必要,可莫燃不想一直欠着唐烬的,这宅子他们也能住的心安理得的。

    而这样的做法自然也让柳洋高兴了一把。

    唐锦文虽然挺能说的,但是面对莫燃身边的那些男人,他还真有些怵,他心里想着,也就他舅舅还能波澜不惊。

    中午饭是唐烬专门请大厨做的,说是顺便庆贺乔迁,一顿饭下来,唐锦文吃的战战兢兢的,比以往跟唐家大家主在一起吃饭都要不自在,他越来越迷惑,当初以为莫燃就独自一人,没想到她这里简直是卧虎藏龙!

    饭后,唐锦文实在有点受不了那种气氛,找了个借口就遁了,反正他今天也是替他舅舅跑腿的,已经可以交差了。

    唐锦文一走,留下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自然更不掩饰了,唐烬也开口道:“在这个屋子下面也有一个暗室,足够大了,莫燃你可以把冰窖安置在那里。”

    莫燃挑了挑眉,挺感兴趣的,“是吗?带我去看看。”

    唐烬也不犹豫,带着莫燃下去看了,跟疯老九在沧月国的暗室不相上下,这倒是个意外之喜了。

    “你难道不好奇我跟莫老之间的事是怎么解决的?”唐烬靠在门口,眼神却随着莫燃的走动转着。

    莫燃道:“好奇,那你说说怎么解决的。”

    唐烬无奈道:“可你一点都没表现出好奇的样子。”这让他很挫败啊,明明这是件很兴奋的事情,为此他设想了很久,结局如何,他猜不到,但却异常期待之后的发展。

    莫燃看了看他道:“就算我不问,你不也照样说了吗。”

    唐烬啧啧的摇了摇头,看着莫燃,有所了悟的说道:“原来你是故意的……”

    唐烬忽然发现,在他和莫燃之间,始终都是他对莫燃的好奇心更强一点,也是他对莫燃的关注更多一点,所以对比之下,往往都是他比莫燃更在乎两人之间的交集。

    莫燃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种现象,反而不疾不徐,结果就是,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反而节节胜利,他什么都做了反而次次挫败,唐烬眯了眯眼睛,忽然有种被人玩弄在掌心的感觉。

    玩弄他?这个词一点都不适合用在他身上,可此时却有种并不违和的感觉,如果那个人是莫燃,他反倒觉得新鲜了。

    “我可没那个功夫算计你,你跟疯老九……谁知道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们的关系明显要比我之前想象的好多了。”莫燃却瞥了他一眼道。

    在带唐烬一起去了疯老九的暗室之后,莫燃就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个她一直以为的、水火不容的疯老九和白麒麟,他们之间远远不是她想象的那种敌对,反而,疯老九几乎不对唐烬设防,连同她的秘密也被暴露了不少,这可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回去之后也想过,疯老九看守了白麒麟那么久,确实可能会存在各种可能,包括友情……

    “呵呵,其实并不复杂,莫老不会对我出手的,他不可能让我回到天界。”唐烬说道。

    莫燃却顿了顿,“那疯老九呢?”

    唐烬道:“一世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谁知道有多少变数呢,不如你去问问他,他打算怎么做?”

    莫燃却道:“问是可以问,但既然你跟疯老九之间的事情你们已经自己解决了,那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这宅子你已经租给我了,现在我是这里的主人,唐大少爷离开宗门已久,难道不该启程返回吗?”

    莫燃可是记得,唐烬是兽宗的弟子,她这一番话,却是在赶人了。

    唐烬笑道:“翻脸可真快,你就不再等等?鬼医的医术虽然神鬼莫测,可有我在必能保证过程不出岔子,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鬼医医人的时候用不着我?”

    闻言,莫燃顿时不说话了,她差点忘了这件大事,唐烬是白麒麟,他有世间至纯的生之力,有他在,的确不用担心出任何岔子,因为他都能及时挽回……

    “这宅子本来就是我的私宅,平时我都在宗门,很少回来,现在你是主人了,我在云都也没地方住,所以,为了虽是听候差遣,我就住在这里,想必你也不会有异议吧?”

    却听唐烬说道。

    莫燃看了看笑眯眯的某人,眯着眼改了口,“当然没有。”

    “那真是多谢了。”唐烬笑道。

    很快,柳洋就发现了,一直到太阳落山唐烬都没有走的意思,一问之下才知道唐烬已经登堂入室了!柳洋没想到唐烬的动作这么快,就知道他租这宅子的时候就没安好心!

    柳洋跟唐烬唇枪舌剑的过了不知道多少招,各有胜负,最后差点撸袖子直接动粗了,结果都在莫燃的眼神下成功偃旗息鼓了。

    而莫燃也忙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把冰窖布置妥当之后,专心配合鬼医医治她的家人了。

    ------题外话------

    推荐文文:婚内燃情:温少高调示爱/千丈雪

    ps: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女主,强强联手虐渣爽文故事。小剧场:

    温忱言对乔安安说:“我每天只想跟你做四件事情。”

    乔安安:“哪四件?”

    温忱言欺身而上:“一日三餐。”

    乔安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