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0. 皇帝的用意
    去皇宫的路上,唐甜一直用一种很戏谑的眼神看着莫燃,偏偏又一句话都不说,莫燃就算再淡定,被一直这么看着也坐不住了,她道:“今天晚上的宴会,你也会在?”

    唐甜点了点头,可一点都没耽误她继续盯着莫燃瞧。 章节更新最快

    莫燃忍无可忍道:“就算我秀色可餐,你也不至于看这么久吧?没见过还是怎么着?”

    唐甜却笑道:“你说对了,就是秀色可餐,我现在想的就是,要享受你这盘大餐的人会是谁?”

    莫燃白了她一眼,说道:“有那么闲心,不如先给我透露一下,今天太阳打哪边很出来了,皇上找我干什么?”

    唐甜道:“急什么,我们都在路上了,早晚会知道的,如果是贼船,我现在跟你在一条船上,翻船了你也不是一个人,想那么多干什么?”

    莫纳哼笑,“你倒是想得开。”

    唐甜耸了耸肩,她道:“今天去找你,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莫燃并没什么兴趣的说道:“你说。”

    “你家的男人们好像都被饿了太久,你这盘大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分而食之了,莫燃,你的家风过于松弛,这样下去你迟早得被啃得骨头不剩啊。”唐甜笑着,看似一脸语重心长的提醒。

    莫燃抽了抽嘴角,就知道唐甜说不出什么正经的话,她不仅也嘲笑道:“你今天可没见着什么人,他们是不是饿极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狐狸要是发情了,整个山头都是它的味道,你们家的妖孽……也差不多吧。”唐甜说道。

    莫燃道:“这话你敢当着他们的面说?”

    唐甜淡定的摇了摇头,“不敢……所以你也知道你周围群狼环伺?”

    莫燃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她没说话,可唐甜却笑了,那欢快的笑声里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乐子,莫燃被她笑的火气直冒,唐甜真的有那种气人的本事,你越是不想听到什么、不想看到什么,她明里暗里越是要不停的提,颇有几分试探莫燃底线的味道。

    偏偏莫燃不能骂人也不能动手,不然岂不就是恼羞成怒了?可她真心不想继续跟唐甜坐在一个马车里了。

    许是莫燃的沉默让唐甜觉得无趣了,她主动道:“你喜不喜欢我舅舅?”

    这问题问的可真够直接的,但莫燃听到也并不意外,唐甜这问的已经够含蓄了,她摇了摇头,“消受不起。

    唐甜却道:“怎么就消受不起了?自从你来了云都,基本上他都是围着你在转,你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唐家就出了这么一个奇葩,你收了他,那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莫燃道:“那你是在推销你舅舅?”

    唐甜点头,莫燃真是气笑了,“你们唐家可不止这么一个奇葩。”

    唐甜却道:“可在唐家那种环境,我舅舅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他至今恐怕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吧?”说着,唐甜的杏眼一动,眼神在莫燃的手上掠过,忽然道:“不对,估计碰过了。”

    莫燃危险的眯着眼,“就冲你这么句话,我也得跟唐烬划清界限。”

    唐甜顿时摆手,“别,千万别……那我说正经的,你难道真的只要白矖?”

    莫燃没有说话,可也算是默认了,她当然希望如此。

    唐甜却扯了扯嘴角,“把感情放在一个人身上,万一哪天你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莫燃,你真是个感情用事的人。”

    莫燃看了看唐甜,她有点不懂她,唐甜向来不把男女之间的感情当回事,可有些时候,她那嘲讽的语气中却充斥着说不出的恨意。

    莫燃从前并未有过追根问底的心思,可此时却嘴角一勾,笑道:“这么说,你输过?”

    唐甜顿时看向莫燃,那眼神依然嘲讽,埋起了太多的东西,莫燃无从探究,她道:“我不会输,也不会给任何人赢的机会。”

    莫燃不禁道:“听说你们唐家的大家主可是被沧月国的皇帝狠狠的伤过,你从小被她亲自抚养,该不会是被她洗脑了……”

    莫燃在说这话的时候就发现唐甜的表情越来越不对了,唐甜是个很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可此时一张脸却变的有点狰狞,那双杏眼也有点拉长,莫燃不禁停住了,“你……”

    过了好一会,唐甜靠在马车上,神色渐渐放松下来,她睁开眼看了看莫燃,似乎并不介意让莫燃看到刚才那一幕,她笑了笑,依旧是玩笑的口吻,可语气中竟然夹杂着疲惫的味道,“还是说说晚宴的事情吧,你不是想知道吗?”

    莫燃却道:“你怎么了?难道唐玥薏虐待你了?”

    莫燃也是用玩笑的口气说的,她对唐玥薏的印象很局限,只限于那么一两次的照面,记得唐甜在她面前很恭敬,其他倒没什么了,可怎么现在看来、唐甜对唐家大家主似乎意见很深的样子……

    “怎么会,那可是唐家的大家主。”唐甜道,说完便紧接着道:“那次你把练好的还阳丹给了皇上,今天晚上皇上找你来,应该跟这件事有关系。”

    莫燃看了看唐甜,见她是真的要转移话题了,心里虽然有点奇怪,但眼看着皇宫就在眼前,莫燃还是暂时放弃追问了,“还阳丹?皇上总不会让我再炼一颗出来吧?”

    唐甜道:“要说今天晚上是皇上的家宴,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今天后宫娘娘一个都不会出席,皇上叫的都是皇子。”

    莫燃道:“你我算什么?”

    唐甜瞥她,“你大概不知道须弥界的朝堂是怎么回事,皇家都有着最好的修炼资源,三国的皇帝修为也都不俗,所以皇位是不会轻易变化的,可日子久了,皇子可就不会那么满意了,所以在三国之内,皇家关于争夺太子之位发生的丑闻可是层出不穷。

    云曜之前跟你有过交情,就因为这个,皇上对你早就留心了,云曜在朝堂之内没什么羽翼,手段也远远不及其他皇子,之前皇上对太子之位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可现在太子已经定了,其他皇子绝对容不下云曜,如果没有皇上看着,云曜肯定应付不了他的那些个哥哥们。”

    闻言,莫燃只慢慢道:“可皇帝不是看着吗?”

    唐甜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你送给皇上还阳丹,皇上必定要闭关修炼,沧月国和雪霁国的皇帝早就已经是不灭期的修者,皇上不可能再等了,这一闭关,多则几个月,至少也要两三个月,太子刚刚加冕,他一定不想看到,等他出关的时候太子已经没了。”

    莫燃皱眉,“十二已经是太子,皇上难道没有早点给他打算吗?叫我去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让我保护十二?”

    除此之外,莫燃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唐甜道:“这是最基本的吧,你在龙舟折梅的表现,还有祈天阵的表现,再加上你暴露了高阶炼丹师的身份,不论哪一样,都有足够的理由让皇上注意你。

    你以为祈天阵真的是什么人都可以上的?我猜,皇上本来就是想把你放在云曜身边,你身上可以挖掘的东西太多了,放在眼皮子地下不会错的。”

    唐甜这么说莫燃就懂了,她想起了那个有些喜怒无常的皇上,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今天见到人再说吧。

    这是,莫燃忽然挑眉,“朝中的风向标向来没个准,可皇上怎么会叫你?”

    唐甜笑了,“你慢慢就会知道了,云岚国的皇上……还真有点厉害呢。”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下,莫燃和唐甜步行走向晚宴的地点,途中经过一处桃林,此时正是黄昏,天边已经没多少光亮了,皇宫的灯还没有掌起来,视线有些暗。

    可即便不看,两人也几乎同时听到了一块大石之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两重急促的喘息声,一男一女,其中女子的呻吟越来越高亢。

    莫燃目不斜视,可唐甜脚下却慢了几分,她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一脸的兴味,莫燃回头看了她一眼,有点无语,“你走不走了?”

    唐甜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道:“先等等。”

    四下无人,这桃林又长的茂盛,确实是偷情的好地方,皇宫里寂寞的男女一抓一大把,莫燃可没功夫听这种墙角,她拉着唐甜,本来打算强行拖走的,可唐甜反拉住她道:“别急,今天晚上皇上就在梅苑设宴,敢在这个时候打野战,除了那些个皇子没别人了。”

    说着,唐甜已经拉着莫燃贴在了那大石头的另外一侧,男女欢爱的声音也愈发清晰起来,那女子的声音听上去亢奋又紧张,她断断续续的说道:“五……五皇子……皇上很、很快就来了,您快些放开我吧……”

    那男子却邪笑道:“我是想快些,可它不同意啊……你要想早点结束,就卖力点伺候好它……”

    那女子咬着唇不停的呻吟,嗯嗯啊啊的单音节不断传过来,莫燃看向唐甜,怀疑她其实完全是恶趣味而已。

    “恩啊……”伴随着一声陡然拔高的呻吟,还有男子低沉的闷哼,那边似乎云收雨歇了,那女子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浓浓的无力,“五皇子,您什么时候把我弄回您身边啊?奴婢、奴婢很想您呢……”

    那边传来‘啪’的一声,伴随着低低的惊叫,那五皇子道:“红音,你可是我调教出来的,我自然舍不得把你放在别人那,只是到现在你都没有办成我交给你的事情。

    你跟了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要让我满意,光会床上功夫可不行。”

    那女子柔弱的声音道:“奴婢知道……只是太子殿……”

    “嗯?”

    那女子的话说到一半,听到五皇子不悦的提示,她很快改口道:“只是那小、小杂种晚上从不需要宫人伺候,奴婢近、近不了身……”

    那五皇子道:“既然这么难办,那就不用你去了。”

    “真的吗?”那女子有些欣喜的问道。

    那五皇子笑道:“当然,你既然不愿意伺候那个小杂种,朝中有不少大臣早就想要你了。”

    那女子惊道:“五、五皇子,奴婢、奴婢一定尽快、尽快办好您交代的事情,您千万别把我送给那些大臣啊……”

    那五皇子这才满意道:“这才乖,放心吧,我在可能舍得把你送给那些老东西……”

    又过了一会,那五皇子才背着手踱步出去,莫燃和唐甜则慢慢躲开了,不一会,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也匆匆跑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莫燃看了一眼唐甜,而唐甜挑了挑眉,道:“也算是收获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