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 斗霊大会
    就在这时,皇上忽然点名莫燃道:“今天虽然是家宴,但莫燃最近可是云都炙手可热的人物,听说很多人在她门外排了长队,想见她一面都难,朕今天可是被她请到了皇宫,也算是作弊了呢,哈哈哈你们都是年轻人,说不定有许多志同道合之处呢。”

    莫燃抬头看了一眼,皇上笑的眉眼弯弯,一副无害的样子,而五皇子云韦很快就附和:“父皇说的极对,虽然前些日子莫燃常常出入皇宫,但是我们也没机会相互了解,等想了解的时候却是难了啊,父皇今天特地叫她来宴会,儿臣们也非常高兴呢!”

    隔着几米的距离,云韦端起一杯酒,很快又道:“对了,先敬莫燃一杯吧,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相信莫燃你、不会拒绝吧?”

    莫燃的手轻轻的放在了酒杯上,皇上就在主位上看着,她能说拒绝吗?可看着云韦略带淫邪的笑,莫燃是真的不想喝这杯酒。

    心中来回思索几番,也不过眨眼之间的事情,莫燃端起酒杯,避重就轻:“哪能让五皇子敬我?莫燃高攀不起,这酒还是得我敬诸位皇子。”

    其它几位皇子也端起酒杯,众人一饮而尽,皇上的到来似乎只是开了个头,而云韦的敬酒似乎也是这酒宴开始的信号,接下来皇上倒是笑呵呵的不怎么言语了,只是偶尔提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那帝国学院的院长明阳的话就更少了,他坐在皇上右手的位置,多数时候都是垂眸喝酒,甚至有些超然物外的意思,要不是因为莫燃刻意留意,可真会忽略他

    酒过三巡,莫燃握着酒杯,心想着她真不能再喝了,暗地里看了看唐甜,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的酒量,再不转移一下注意力,她今天真会被这几个皇子灌醉了。

    唐甜接收到了莫燃的求救信号,她倒是想看莫燃喝醉,但是想到上次送她回去的经历,还是作罢了

    “云都今年大事云集,说来斗霊大会也快到了,不知道几位皇子准备的如何呢?”

    唐甜笑着问道,她的酒量很好,对于敬过来的酒一向来者不拒,喝了这么半天,脸不红气不喘,说这话的时候一双杏眼闪闪发亮,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莫燃看了看她,她还真说出点有价值的东西,不过,这斗霊大会是什么东西,她也不知道啊

    却听云韦大笑几声道:“哈哈哈,这云都谁不知道,在这些年轻一辈里,要说研究霊,谁能比得上唐二小姐?去年唐二小姐因故缺席,我看,今年这魁首,怕是非你莫属了吧?”

    唐甜却道:“五皇子抬举了,我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研究的也都是美色,这斗霊,斗的可都是真本事,据说去年的魁首可是二皇子,现在二皇子就在跟前,我可不敢卖弄。”

    闻言,那二皇子却是不介意的笑了笑,温和的说道:“唐二小姐这话可就严重,去年斗霊大会唐二小姐不在,我也深感遗憾呢,今年你可不会缺席了吧?”

    唐甜也笑了笑道:“如此盛会,必定有不少厉害的霊,我怎么可能缺席呢?只是这魁首之位,定与我无缘。”

    说着,唐甜借低头喝酒的空档看了莫燃一眼,莫燃自然发现了,只是她现在一头雾水,不宜说话。

    可今天晚上,莫燃的存在感实在是高,刚刚放松没一会,就听那二皇子问道:“对了,莫燃应该也会参与斗霊大会吧?”

    莫燃抬头看向对面,那个看似温文儒雅的二皇子,可莫燃知道,这人的心里可不像表面这么斯文,对于莫燃来说,他这样的伪装一点都不成功。

    莫燃身边的妖孽太多了,诸如张恪、苏雨夜这般,表面完美的一丁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可脱去了面具,那后面可是狐狸。

    莫燃不疾不徐的说道:“早就听说斗霊大会热闹的很,可是我还没有见过,至于参加嘛”

    在莫燃沉吟的空档,云韦根本等不到莫燃考虑,打断她的话便道:“这还用想吗?今年的斗霊大会设在云都,到时候三国之内的青年才俊都会汇聚于此,这可是年轻一辈之中顶级的切磋大会!

    到时候三国内的前辈也会出现观战,影响深远,会直接决定未来几年广受关注的青年高手,莫燃,你已经在我云岚国内崭露头角,可在三国之内,这还不算什么,难道你就不想借此良机一展身手?”

    云韦倒是急切,但是经他这么一说,莫燃至少听出点意思来了,她笑了笑道:“我还有些私事,此事暂作考虑,日后决定不迟。”

    而这时,皇上也笑呵呵的开口,“不用考虑了!”

    莫燃的手一顿,她看向皇上,虽然这皇上整晚都慈眉善目的,可当他口中说出什么决定性的话语时,仍然带着帝王挥之不去的独裁和霸道。

    不管他说出什么理由,莫燃心里都清楚,这决定没法更改了除非她想试试挑战云岚国皇帝的权威。

    皇上一开口,其他人都自觉的收了音,皇上看着莫燃,笑着继续道:“莫燃,这事朕就替你决定了,无需考虑,斗霊大会的举办在三国之内轮转,今年到了我云岚国内,在自家的地盘上,我们必定不能掉了链子。

    你在席泽城打败神兽犼的时候,靠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吧?虽然你的霊只是惊鸿一现,但实力可想而知,拥有如此强大的霊,参加斗霊大会还犹豫什么?”

    莫燃重复了一遍刚刚的理由,“不是我不参加,只是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皇上笑道:“呵呵,无妨无妨,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你有什么私事也该处理完了吧?”

    莫燃这回哑口无言了,便点了点头,“皇上说的是。”

    很快,皇上又道:“去年毅儿得了魁首,朕也颇为高兴,只是毅儿,年轻一辈之中也是卧虎藏龙,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你切不可大意轻敌啊。”

    皇上口中的毅儿是云毅,也就是二皇子,他道:“儿臣明白,多谢父皇提醒。”

    皇上又道:“你们都已经长大了,都可以独当一面了,朕已经与明阳商量过,斗霊大会就交给你们去办了,云都和云岚国也暂时全权交给曜儿打点。

    唐甜是左相一手教出来的,能力有目共睹,莫燃无官无职,没什么约束,做起事情来也方便,在朕闭期间,你们两个就听候太子调遣。

    另外,毅儿,你们都是曜儿的哥哥,事关国家大事,你们可要多多帮助曜儿才是。”

    皇上此言一出,刚刚热闹的宴会瞬间有种寒气飘过的感觉,顿时冷清了不少,直到现在,皇上才算说出今晚的重点。

    他要闭关,而在这段时间内,云都和云岚国都会暂时交给太子!

    云曜冷静的接受了皇上的安排,他现在已经是太子,多余的情绪不属于他,而云毅之流更不必说,不管是乐意不乐意,起码跟着云曜一起,兄友弟恭的领旨谢恩了。

    直到宴会散去,皇上离开,好像做了一晚上背景的明阳也随之离开之后,五皇子云韦才吊儿郎当的晃悠到云曜面前,一巴掌拍在云曜肩膀上,“太子殿下,恭喜啊,这么快就监国了呢!”

    云曜以往对于这几个哥哥那是能避则避,可做了太子、他便再也没有理由躲避了,他拂开了云韦的手道:“这是我的责任,云曜必会全力以赴,五哥,还请多多指教了。”

    云韦还想去勾云曜的脖子,却被云曜不着痕迹的闪开了,云韦眯着眼看着云曜向莫燃走了过去,眼里的神色有些阴鸷,正想着也去凑凑热闹,却被二皇子云毅按住了。

    “二哥”云韦皱眉,“父皇把唐甜和莫燃明着交给那个小杂种,这算什么意思”

    云毅面无表情的说道:“父皇要闭关,这是在防着我们。”

    云韦却不屑的说道:“防我们?除了父皇,谁能防得住我们?就凭唐甜和莫燃?唐甜虽然是左相调教出来的,可毕竟她不是左相,莫燃更是一个外人,父皇也知道,那个小杂种根本无人可用吗?

    女人张开腿让男人疼还行,可非要做男人做的事,那可是以卵击石!我就不信,他们两个女人能翻出什么浪来!”

    云毅道:“先不要惹事,父皇闭关之前都给我安安分分的,先查清楚莫燃最近的活动,还有,对付那小杂种是一回事,斗霊大会是另一回事,你别分不清主次。”

    云韦道:“二哥放心,这一点我清楚的很。”

    再说另外一边,云曜和唐甜一起走出了梅苑,周遭无人,云曜才看向莫燃,急着道:“莫燃,我一点都不知道父皇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今天叫了你来!我,我”

    云曜有点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他是怕莫燃以为这一切都是他求父皇安排的,莫燃很神秘,可云曜也看得出,莫燃无拘无束,更不喜欢被人摆布,在皇宫中已经是处处让步了。

    他很喜欢他们在佣兵小队时的日子,大家都是坦诚相待,正因如此,他才害怕,最近皇宫中发生的事情会消磨掉莫燃对他的耐心。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没你什么事。”莫燃淡淡的说道。

    可云曜却依然很急,“我明天就会跟父皇说,让他不必操心的,莫燃,你可以放心去做你的事情,父皇闭关期间,我也不会烦你什么事情的。”

    莫燃停住脚步,看了看急于及时的云曜,忽然有点无力,这个少年即便成长的再快,他身边也依然是危机四伏,这段日子以来她也看的明白,她实在想不到云曜有什么可以倚仗的。

    除了一个太子之位,他的哥哥一个比一个狡猾,他身边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就连他那个师傅明阳,也不知道是不是会帮他。

    他几乎是独自为战,而皇上闭关期间,他的太子之位、以及他的性命,都极有可能不保!

    可他现在根本没想到这些,他眼里的紧张、都是来自于对一个朋友的挽留,他不想因为身份的愿意失去一个单纯的朋友。

    莫燃不是不愿意帮他,只是一直以来她都太被动了,她都还不清楚斗霊大会是什么,就被硬塞了进去,皇上想让她挤进宫里这趟浑水吗?

    皇家的事情岂是她一个外人能随意管的?那个皇帝、还真敢!莫燃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直接为云曜找了一个活靶子,来分散其它皇子的注意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