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 最后一次
    莫燃回到宅子后先去暗室看了一眼,鬼医不在,暗室里只有莫燃的爹娘他们安静的沉睡,之后莫燃才回自己的院子。小说

    夜里很安静,这宅子里又一个下人都没有,更显得空旷了,即将推门进去的时候,莫燃却鬼使神差的停住了,然后忽然转身往出走,她忽然想起了下午走时鬼王说的话,他会等到晚上的,虽然她没有夜不归宿,可是如果条件允许,她还真不想回来,她还欠着鬼王一个答复呢。

    没等莫燃走出几步,房间的门便忽然开了,“亲爱的主人,都到了家门口,怎么还走了?”

    莫燃转身看去,果然见鬼王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莫燃呵呵笑了两声,“那个……我忽然有点饿,去吃点东西。”

    鬼王笑道:“皇宫的晚宴没吃好吗?”

    莫燃道:“是啊……那种地方哪是吃饭的地方啊?”

    鬼王没有动,但笑着说道:“也是,早就猜到你会吃不好,我已经让可青把饭菜送过来了,你不必专门跑去厨房了。”

    莫燃的笑一下子僵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直到鬼王慵懒的声音再次催促,“不是饿了吗?傻站在那干什么?”

    “哦……”莫燃应了一声,磨磨蹭蹭的走进屋子,看着鬼王给她拉出了椅子,挥手在桌子上布满了卖相极佳的饭菜,他撑着下巴坐在了对面,抬眸望着她。

    莫燃只得坐下,拿起了筷子却什么都吃不下,别说她今天晚上吃的够多了,就算没吃,面对这一桌堪比“断头饭”菜肴,莫燃实在下不去口,随便夹了点菜小口小口的吃着,屋子里只有碗筷轻触的声音,莫燃吃了什么东西她自己根本没尝出味儿来。

    “今天……”鬼王忽然开口。

    “咳咳……”莫燃呛了一下,捂着嘴刚刚好点就打断了鬼王的话,“今天皇上说他要闭关了,在他闭关期间让我辅佐太子,你说皇上是不是有病?这种事情也敢找我做……”

    鬼王挑了挑眉,不疾不徐的给莫燃倒了杯水,他中肯的评价了一下,“这个皇帝挺会用人的。”

    莫燃接过那杯子仰头喝下,结果又被呛了一下,咳了两声才道:“这是酒?”

    鬼王道:“对啊,是酒,少喝点助兴。”

    莫燃一听,顿时把杯子放在了一旁,故作轻松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今天晚上已经喝了不少,不想再喝了。”

    鬼王没有勉强,当真把酒换成了茶,拄着下巴看着莫燃磨磨蹭蹭的吃东西。

    “味道如何?”又过了一会,鬼王忽然问道。

    莫燃点头,这都是她常吃的饭菜,可青已经做的别具特色了,“很好吃,你要不要也吃点?”

    鬼王摇了摇头,“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

    莫燃抬头看了鬼王一眼,心想她这顿饭总不能一直吃到天亮吧?

    黑暗中危险和诱惑总是肆无忌惮,即便鬼王一言不发,空气中仍然弥漫起了紧张感,一直到莫燃停下了筷子,那紧张感似乎也绷到了极致。

    她看向鬼王,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拒绝了,会怎么样?”

    鬼王眼眸微动,“那我就用强,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不会伤身的。”

    莫燃又道:“那你就不怕我会伤心?”

    鬼王挑眉,“会伤吗?”

    莫燃正要点头,鬼王却紧接着道:“如果会伤,多少是因为你也在乎我吧……”

    “你可是……”

    “那不一样,不管在你心里我是谁,可在我心里,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就这么简单。”

    莫燃一时语塞,当鬼王真把话说清时,她反倒并不意外了,只是有种还是走到这一步的怅然……

    “我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莫燃提醒道。

    鬼王笑了,嘴角掀起,透露出淡淡的从容和慵懒,“白矖吗?亲爱的主人,我没阻止过你和他在一起,如果他要反对我们,那我只好先清理一下对手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才算理解了鬼王的话,他这是说……就算她有白矖,他也照样不会放弃?所以鬼王的霸道呢?他的占有欲呢?都说爱情是自私的东西,可鬼王这心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莫燃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最后只道:“我接受不了。”

    鬼王笑道:“你接受不了双修还是接受不了我?难道换成白矖就可以了?”

    莫燃没有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已经让她越来越难受了,不知道是压抑还是紧绷,她觉得这里空气都不流通了,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她站起身来,本想随便说个理由出去透透气的,可谁知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前倒去!

    一只手臂将她稳稳的接住了,随即轻而易举的揽进怀里,莫燃脑海中昏昏沉沉的,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顶上渐渐清晰的是鬼王完美无瑕的俊脸,又过了几秒钟,莫燃才反应过来,鬼王现在是压在她身上!虽然没有用力,可那男上女下的姿势实在暧昧极了!

    而鬼王还一脸淡定,正在慢慢的脱她的衣服!莫燃心里惊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抓住了鬼王的手,可这一动她才发现,手中虚软无力,身体也好像动惮不得!她试着催动灵力,却发现不管是灵力还是异火,都凝聚不起来!

    莫燃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鬼王,“你做了什么?!”

    鬼王伸出一只手扶起了莫燃,将她的外套脱了下来,随意的仍在一旁,这才幽幽的对上了莫燃惊讶中带着愤怒的眼神,“做了点让你不能拒绝的小事情。”说着,鬼王在莫燃的眼睛上轻轻一吻,“亲爱的主人,别这样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越是这么看,我越是兴奋……”

    莫燃狠狠的闭上了眼睛,怒气上涌,真的很想一巴掌把身上的这个人拍飞,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本以为鬼王就算再逼她,也不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可没想到……他真敢!

    “是那些饭菜……”莫燃咬牙道。

    鬼王轻笑着说道:“我都说了,那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怪不得鬼王会那么安静的陪她吃饭,原来他是另有准备!莫燃浑身动弹不得,连动动手都软绵绵的,气的呼吸有点急促,可她没有看到,鬼王盯着她只穿着里衣的胸脯,呼吸也紊乱起来。

    这时,却见鬼王把手指向莫燃的眉心,一簇金光亮起,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而鬼王道:“这是功法,只是一个口诀,也只需在适当的时候集中神识念出即可,你放心,有我在,我会告诉你的。”

    莫燃身体都有点颤抖起来,这种躺着任人宰割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她猛的睁开眼睛,幽深的眸子望不到底,沉沉的说不出的压抑,“冷羽,别碰我。”

    鬼王一顿,他半敛着眸,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眼角的泪痣轻晃,慵懒邪肆,又带着某种柔软的细腻,拇指轻轻按在莫燃的嘴唇上,他道:“那你再唤我一声。”

    莫燃以为这是条件,想都没想的便又唤了一声,“冷羽……”

    只是她话音刚落,按在唇上的拇指就拿开了,取而代之的是鬼王的唇,然后便是温柔不失强势的进攻,唇齿纠缠,鼻尖都是对方身上到熟悉又火热的气息,莫燃那点抗拒的声音完全被忽略了,断断续续的听起来更像是呻吟。

    不知道什么时候,鬼王的手四处乱窜,不断的点火,莫燃刚刚还穿戴整齐的里衣也凌乱的敞开了,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还有整日藏的严严实实的绝好身材。

    随着鬼王手指的游走,莫燃忍不住的战栗,她开始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那只肆虐的手,可她似乎忘了她和鬼王现在的姿势,妖娆的身体在鬼王身上轻轻浅浅的摩擦,鬼王的呼吸似乎更加粗重了起来,灵活的舌尖在莫燃口中扫荡了一圈,这才意犹未尽的退了出来。

    湿热的吻流连到她的脖颈,炙热的呼吸让莫燃难受的侧开头去,天鹅一般洁白的颈,优美的锁骨,因为紧张而绷起的神经,再往下凌乱衣裳,胸衣下半遮半掩的风景,这一幕简直不能更美!

    鬼王把头埋进了那优美的弧线中,一只手还似有若无的轻抚在莫燃光滑的背上,不知道是安抚还是挑逗,他道:“为什么不让我碰?你的身体明明不讨厌我,它比你诚实多了……”

    莫燃闭着眼睛,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尽量忽略还在她体内肆虐的感觉,可她几乎没办法思考了,刚刚找回的理智也许被鬼王动动手指就驱散了,她皱着眉,鬼王是成心不想让她说话,过了一会她才艰难的说道:“我是人,又不是和尚……”

    “呵呵……”鬼王忽然笑了,他的身体离开了莫燃,身上一轻,莫燃几乎狂喜了,那一瞬间她竟然以为鬼王刚才其实是吓唬她的,并没有真的要做到最后。

    她抬眸看去,没想到看到的是正在宽衣解带的某人,那衣服一件件的解开,渐渐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劲瘦有型的腰腹!莫燃顿时移开了视线,她对天发誓,她可一点都不想看!“你把衣服穿上!”

    鬼王自然不会听她的话,很快又俯下身来,两具几近半裸的身体贴在一处,鬼王眯着眼叹息,莫燃咬紧了下唇,鬼王抱着她忽然一转,两人之间调换了一下位置,变成了莫燃趴在鬼王身上。

    鬼王的声音似乎很愉悦,“亲爱的主人,我记得你说你性冷淡,可现在似乎好了,是我帮你治好的吗?”

    莫燃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她只知道再想不出办法,她就真的要跟鬼王双修了!

    就在鬼王的手伸向她背后的胸衣纽扣时,莫燃终于管不了那么多,心中唤了一声白矖,而几乎立刻,白矖的身影便出现在满是暧昧的屋里。

    莫燃趴在鬼王身上,是不能动,也是不敢动,她竟然有点不敢看到白矖现在的眼神,甚至鬼王现在的眼神……

    鬼王收回了手,他先是把莫燃身上的衣服稍稍拢了拢,这才看向白矖,这个突然出现坏了他好事的人,而白矖站在距离床铺两米的位置,出乎意料的冷静,连问一声都没有。

    两人的视线在黑暗中碰撞,虽然什么都没做,可那暗中的较量仍然带起了一阵森冷的寒风,紧绷的气氛,好像下一秒就会掀起一场大战一般!

    莫燃此时已经彻底冷静了,想到鬼王之前说的话,如果她非要在白矖和他之间选一个,那他会选择干掉白矖……这大概不是开玩笑,可莫燃现在不想管了,她维持不了这个平衡,那就随他们去吧,打吧,鬼王很强,白矖也不弱,她犯不着担心。

    莫燃这是有点豁出去了,可等了很久,两人也都没动手,倒是听到白矖走近的脚步声,而后便被他弯腰抱了起来,视线中出现了白矖的脸,碧绿色的眸子冷静而清冽,“主人,我很高兴。”

    莫燃愣住,不明白他这话从何说起,此情此景,有什么好高兴的?

    白矖低头,他在莫燃唇上轻轻一吻,随后便抱着她往出走,当他迈出门槛,门外的风吹过来,莫燃还有点不可置信,就这么轻松?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鬼王侧身躺着,衣服凌乱的穿在身上,半遮半掩的,妖孽的很,他似乎就在等她回头,嘴角勾笑,无声的说了四个字,似乎是“最后一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