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犯了众怒
    白矖抱着莫燃昏睡的莫燃清洗了身体,又把凌乱的床铺收拾整齐,此时天已大亮,白矖是不会再睡了,更何况他现在精神前所未有的亢奋,就是想睡都睡不着。小说

    他坐在床前静静的看着莫燃的睡颜,感觉怎么都看不够,他从来都不是患得患失的人,可此刻却有点不敢相信,莫燃真的属于他了……

    掖了掖被角,白矖起身出了门,这个点其他人早就起床了,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众人齐聚的画面,虽然各做各的,但在白矖出现的那一瞬间,无形中的气息还是若有似无锁定在他身上。

    白矖看了看众人,真是难得,今天都来了,最近大家各有各的忙,各自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寻找着立足的地方,可以说是聚少离多了,可今天却齐的很。

    就连鬼医也在,平日里他多半是待在暗室的。

    白矖朝着厨房走去,结果在门口看到了举着菜刀一脸苦大仇深的可青,“你怎么了?”

    可青抬头看了一眼白矖,指着面前的箱子道:“我在想要怎么处理这些家伙……”

    白矖探头看了一眼,却见那箱子里放着许多品种各异的蛇,相互缠绕在一起,虽然都是些普通的蛇,可乍一看还是有点渗人。

    白矖挑了挑眉:“哪来这么多蛇?”

    可青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道:“鬼王说蛇羹大补,他说这几天莫燃太累了……”

    蛇羹是很补,可这么多蛇,他要怎么做?来一个全蛇宴吗?而且,他也不记得莫燃喜欢吃蛇啊……

    “用不着这些,都扔了吧,做点清淡的饭菜就好了。”白矖说道。

    可青却有点为难,这蛇可是鬼王亲自送来的,他怎么敢扔了?下意识的看了看鬼王,却冷不防的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哦不,准确来说,是所有人都在看他身边的白矖。

    那眼神阴森森的,都快赶上箱子里这些蛇了,可青的视线在鬼王和白矖之间转了转,气氛似乎有点莫名的紧张,他也管不了要听谁的话了,拖着地上的箱子进了厨房。

    院子里有一张长桌,是真真儿的实木茶台,可莫燃不用那张大桌子,最喜泡茶的江潮也有自己亲手做的,比这愣大的茶台不知道精细了多少。

    所以这茶台就沦落成了饭桌,反正莫燃家里人多,这张茶台倒是用着正好。

    此时其他人都闲闲的围坐在那,一样的坐法,却是完全不重的气质,顶着一双双直勾勾的眼神,白矖异常淡定的选了一个位子坐下。

    秦歌一向都比正常人少根筋,在他察觉到气氛有点僵硬之后便勇敢的活跃了一下气氛,“好不容易都回来了,怎么莫燃反倒不见了?对了,白矖你今天化妆了吗?那小蛇还挺酷,哈哈哈……”

    秦歌不活跃气氛也罢,可一活跃,那气氛更怪了,苏文哲抬头看了一眼白矖,才发现他今天的确有点变化,眉尾处多了一抹绿色,那小小的图案看起来的确是一条小蛇。

    可那小蛇看上去却不像是画的,倒像是贴上去的,因为小蛇的鳞片很清晰,像是从他眉骨中长出来的一般。

    苏文哲有点惊讶的愣了一会,却见秦歌站了起来,“我仔细瞧……”

    苏文哲顿时把秦歌拉了回来,捂住了他的嘴,秦歌好不容易才把苏文哲扒拉开,皱着眉头道:“苏小三你发什么神经?”

    苏文哲懒得解释,看了看众人,心想今天回来真是不明智,一把拉起了秦歌,说了一句:“我忽然想起来佣兵工会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们就先过去了。”

    秦歌被拖着往外走,都快炸毛了,“还有什么事情啊!今天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交代清楚了吗?好歹让我吃顿饭吧!”

    可不管秦歌说什么,两人的身影都逐渐消失了。

    “可青,那些蛇够不够啊?”柳洋忽然扬声喊了一句,可青从厨房探出头来,不明所以的道:“够、够了啊……”

    柳洋则是恶狠狠的盯着白矖道:“不够的话这里还有一条,一起宰了吧!”

    可青顺着柳洋的视线一看,顿时把头缩回去了,天哪,白矖大人今天是犯了什么众怒,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要除之而后快的表情?

    白矖始终不动如山,倒是柳洋最先没忍住,拍案而起,指着白矖道:“是不是你对莫燃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你是怎么诱哄莫燃的?混蛋!谁让你碰她的!”

    白矖这才看了看柳洋,视线在鬼王身上略过,慢慢道:“我可是莫燃的男朋友,还需要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我们两情相悦,到如今也是顺其自然而已。”

    白矖说的简单,可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都是字字珠玑,留下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聪明人,也不用装那个糊涂,他们对莫燃的想法,莫燃也许都不知道,可有句话说得好,只有女人才能一眼看出哪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亦如是。

    白矖坦坦荡荡的面对一众虎视眈眈的情敌,莫燃拒绝了那么多人,唯独接受了白矖一个,这可不是两情相悦吗?

    本以为莫燃也只是随便找了一个挡箭牌而已,可现在人家床单都滚了!白矖带着那个印记趾高气昂的就出来炫耀了,这不得把一帮连汤都没得喝的男人们气的七窍生烟吗?

    白矖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眉骨的地方,那里的确有一小片柔软的鳞片,这算是一个印记,一个霊在和他的主人结合之后,身上就会留下这种印记,只是多数霊会觉得那是一种耻辱,会选择让印记出现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

    可对于白矖来说,他也许恨不得昭告天下,他和莫燃的关系,所以那印记出现在脸上也就不意外了。

    柳洋忽然翻过了桌子,气势汹汹的踢腿过来,白矖轻轻松松的一挡,这两人先打上了,从桌子上打到了院子里,从赤手空拳到各自拿了兵器,眼看就要上演全武行了,可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止的,反倒是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指指点点。

    “嘁,柳洋不是雷鹏吗?正好克制蛇类的白矖,怎么反倒处处被压制?他刚刚跟莫燃同房,力量应该有所收缩,就这样都赢不了,怪不得莫燃选的是那条蛇。”

    不用看,这么毒舌的人一定是离火,有了他这一番‘鼓励’,柳洋那边打的更卖力了。

    “太吵了,莫燃昨晚没休息好,怕是会吵醒她。”江潮淡淡的说道。

    话音刚落,却见鬼王一挥手,在院子里设下了一个结界,彻底把这里隔绝了。

    这时,却见江潮朝着打斗的两人走了过去,鬼医伸手拦了一下,其他人打伤打残都没关系,可江潮不行。

    莫燃对江潮的感情有点特殊,说起来更像是护犊子,别人可以有好有坏,可在莫燃那,江潮什么都是好的,要是一会莫燃见到鼻青脸肿的江潮,谁知道会不会发飙。

    江潮却道:“吸收了那颗晶石之后修为变化也不小,我还不曾试试身手,今天正好切磋一下了。”

    鬼医这才放行。

    江潮以前用得是剑,可后来不练听潮剑了,连剑也不拿了,现在过招最多也就是用一把扇子,不过江潮修习的是诅咒之术,不善近战,柳洋和白矖打的难分难解,正好江潮在周围掠阵,在周围打下一个又一个禁制。

    “束!”

    “疾!”

    “缠!”

    “顿!”

    ……

    “休!”

    白矖的修为和力量都远高于柳洋和江潮,可就像离火说的,柳洋是雷鹏,在妖兽先天上对白矖有一定的克制,再加上白矖为了不让莫燃受伤,同房之前就封印了一部分力量。

    而此时,江潮的诅咒之术处处牵制白矖,加持柳洋,竟然让柳洋和江潮渐渐占了上风!

    来来回回也不知道多久,江潮先撤出了打斗,他挥了挥扇子,“果然自如多了。”好像这一通以多欺少完全是切磋一般。

    柳洋和白矖也忽然分开,两人都站的笔直,跟没事人似的,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着实有点煞风景,要知道打斗的过程中,两人逮着机会就往脸上招呼了……

    又过了许久,眼看太阳都挂在头顶了,可青从厨房探出头来,弱弱的问了一句,“可以开饭了吗?”

    一众男人们这才有点反应。

    “唉……”唐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在感慨些什么,一挥手,白色的、仿佛水晶一般的能量飞快的笼罩在了被之前的打斗弄的一片狼藉的院子,所过之处被摧残的花草全部复苏,甚至开的更好。

    白矖正要去叫莫燃起床,可刚走没几步就看到莫燃自己来了。

    莫燃醒来之后发现房间里就剩她一个人了,身子有些酸困,精神却好的很,而且轮海中盘踞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暂时被压制住了,可一旦放开,必定会冲击她现在的修为关卡。

    脑海中回忆起了昨夜的种种,顿时有点脸红心跳,她不想回忆那些细节,可越是想回避,眼前的一幕幕就越是清晰……

    后来在她昏迷之后,白矖似乎带她沐浴过也换过衣服了,莫燃本来不太想出来,但躺在那张床上就忍不住一遍一遍的想起昨晚香艳的场景,最后莫燃只得赶紧跑出来了。

    在看到今天这么多人的时候,莫燃也有点意外,迎面就碰上了白矖,莫燃顿时有点僵硬,倒是白矖若无其事的走了过去,伸手揽住了莫燃的腰,手掌透着柔和的灵力,在她腰际游走了一圈,“好点了吗主人?”

    莫燃顿时更僵硬了,好点是好点了,可是他怎么知道她腰酸的!

    莫燃拿开了白矖的手,低声道:“我没事!”抬眸之际却是才看到白矖脸上的青紫,顿时皱了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白矖道。

    没事谁会在他脸上留下这些?想着,莫燃脸色忽然一变,“不、不会是我打的吧……”

    白矖垂眸看向莫燃,反应过来之后忽然笑了,虽然脸上挂了彩,可一点都没影响他的艳,“当然不是,主人,你抓的不在脸上。”

    “咳……”莫燃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刚才又一次想到的不纯洁的画面。

    反正只是些青紫,又不是什么大事,莫燃不管了,她走到其他人面前,试图转移一下注意力,“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都不忙了吗?”

    “还忙什么忙,老婆都忙丢了……”柳洋闷闷的说道。

    “柳洋你说什么?”莫燃问道,她没听清,可柳洋却不说了,倒是莫燃奇怪的看着柳洋,“你脸上又是怎么了?”

    柳洋抬起头道:“莫燃,你还记得关心我吗?我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也不问问我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委屈。”

    莫燃嘴角抽搐,是谁说要顶天立地的,现在又是谁在可怜兮兮的告状?莫燃有点无语,可嘴上却道:“我这不是问了吗?”

    柳洋一下子挪到了莫燃旁边,语重心长的说道:“不管我在外面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委屈,只要想到你还在等我,我什么都可以不管,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啊,不要让色狼、哦不,色蛇吃了啊!你知不知道我会心碎的啊?”

    一番话说的莫燃已经目瞪口呆了,她看了一眼似乎完全了然于心的众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些人已经知道她跟白矖……睡、睡了?

    这算怎么回事?她还能不能有点**了?

    这时,可青端着饭菜放上了桌子,见到莫燃时稍稍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只要有莫燃在,应该不会再出乱子了。

    过了一会饭菜上齐之后,莫燃却是无语的指着那道很占地方的蛇羹,“怎么会做这个?”

    可青端着碗,眼神看了看鬼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莫燃看向鬼王,似乎也明白了,她专门盛了一碗汤,还夹了点蛇肉放进去,最后给鬼王放在跟前,道:“既然是鬼王点的,那你多喝点吧。”

    鬼王没动,只是说道:“这可是给你准备的,补。”

    莫燃笑了笑,“用不着,昨天晚上回来吃了你‘专门’给我准备的饭菜,直到现在我才活动自如,以后你给我准备的东西,我都得试过毒之后再吃。”

    闻言,鬼王挑了挑眉,可其他人似乎听出点什么来了,柳洋顿时问道:“你昨天给莫燃吃什么了?”

    鬼王当然不会说,他是准备把莫燃吃干抹净的,结果最后让白矖得逞了,这种为他人做了嫁衣的憋屈事他怎么可能说!

    一顿饭在异常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莫燃最先离开的饭桌,她有点受不了那种好像同时做了好多人的负心汉的感觉,后来只跟白矖说了一声就闪身进了三藤戒。

    莫燃闭关了,但也许这一次根本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跟白矖的双修的确让莫燃的力量突飞猛进了,晋级时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竟然从驭物期七层连续晋级到了熔火期一层前期!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在修炼的道路上,总共有三道大的分水岭,熔火期、历劫期、归仙期,后两个分水岭是因为雷劫,而熔火期是因为火种。

    所有修者晋入熔火期时都要引火入体,不管火种的好坏,这是淬体所必须的,不知道多少人修炼之路走到熔火期就止步了,可莫燃竟然玩儿似的就晋级了!

    那是因为莫燃早就引火入体,而且又是以身育火,她的经骨早非一般人可比,晋入熔火期对她来说自然就没什么挑战了。

    莫燃打开门,却见一人一猫等在门口,见她出来,魂落看了看她道:“我要出去。”

    “喵~”那黑猫附和一般,倒是更直接,跳进了莫燃怀里便窝着不动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