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不敢看【二更】
    莫燃真的没想到是这样!她忽然站起来,很想现在就返回驿馆问问疯老九是不是这样的?怎么会有这种极限!

    虽然她面对一个伪小孩的时候浑身都不自在,虽然疯老九的灵魂还是疯疯癫癫,可她也是真的高兴,在这个须弥界他们总算可以经常见面了,可现在又算是怎么回事,如果疯老九的十世转生结束了,他会去哪?回天界,回青门吗?

    “我劝你还是不用去了,莫老不会是刚刚才知道这种事情,一定早就知道了,如果不是正好被你撞到,他怕是不打算告诉你的。”离火说道,一句话轻易的阻止了莫燃想要夺门而出的举动。

    “他会回青门吗?”莫燃问道。

    离火道:“必然会。”

    “那他没有找到白麒麟,回青门会是什么后果?”莫燃又道,其实疯老九不是没找到白麒麟,不过莫燃看得出来,疯老九是不会把找到白麒麟这件事情告知青门的。

    这一回离火倒是没有立刻回答,他沉思了一会,“现在看来,青门当家的人应该是焚心,他很多疑,可能会顺着莫老调查一番,但按照莫老的作风,他应该也查不到多少,更何况莫老十世转生,他也查不了那么远。”

    说着,离火却是看向莫燃,嘴角一勾,显得有些轻蔑,那是他向来不把任何人放进眼里的标志,“你是在害怕吗?我们跟青门之间的赛跑已经开始了,一直躲着算怎么回事?

    有追有打才好玩,现在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放点消息出去也无伤大雅,青门已经注意到须弥界和无间界了,可就现在的情势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涟漪会演变成多大的风暴。”

    莫燃也勾了勾唇角,却是说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担心疯老九如果回到青门会不会无法交代。”

    她看着离火,其实他那一番话也放她有所启示,他说的没错,青门跟他们之间的‘你追我打’已经开始了,而且是在很早以前,也许就是张恪他们家族出事的时候。

    而且,莫燃很是意外的发现,离火用了一个词,“我们”,这两个字出现在谁口中都不奇怪,唯独从他口中讲出来才会引得莫燃注意。

    离火算是一个很严重的心口不一的人吧,以往就算他行为上融入了他们,可嘴上从来都是分的清清楚楚,如此俱有归属感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莫燃没有表现出惊讶,那是她拼命忍住了,否则她很担心被离火意识到后恼羞成怒,可能再也不会说了……

    还有一点便是,离火对谁都是一个态度,天大地大仿佛他才是最大,不过对疯老九,始终都是以莫老称呼,还有唐烬也是,言语间有些不着痕迹的尊敬,这倒是奇了……

    “其他人呢?”莫燃问道。

    江潮道:“今天晚上佣兵团会在佣兵工会接受考核,结束之后应该挺晚了,你不必等他们。”

    莫燃点了点头,其实她也刚知道不久,柳洋苏文哲他们一起注册了一个佣兵团,名字叫做不死鸟,这些天以来一直在做注册任务,只有达到一定的数量,佣兵团才能挂牌进入佣兵工会。

    看来今天晚上他们的佣兵团就能正式成立了。

    “我也想去看看……”莫燃说道,成立佣兵团是他们在须弥界做的第一件事情,须弥界的水太深了,最容易进入的便是佣兵工会,莫燃当然想见证这一刻了。

    “现在去也来得及,那就一块去看看吧。”江潮道,说着便作势在收拾他的茶盘了。

    可莫燃却道:“别了,我只是说说,就不亲自去了,我打算今天晚上融合了金乌之火。”

    江潮的手不知为何抖了一下,茶杯从他手中滚下,一直滚落到了地面的席子上,他抬眸看向莫燃,一双好看的眼睛变幻了许多情绪,竟然有那么无法掩饰的慌。

    半晌他才道,“是吗,那我还是陪你吧。”

    莫燃道:“你真打算陪我?”

    江潮笑了笑,“当然,我错过了好多次,这一次一定要亲眼看到才行。”

    莫燃却状似为难的说道:“可能不太好看,没什么美感。”

    江潮却道:“我也没那么高的要求。”

    莫燃耸了耸肩,“那你想看就看吧。”

    其实今天跟唐甜商量去束河码头的时候,莫燃就已经决定今晚融合金乌之火了,否则去一趟束河码头,回来之后她爹娘他们的凝魂应该开始了,她便没有时间再做这件事了。

    正好今天其他人都去佣兵工会了,莫燃倒是不怕人围观,只是他们会为她心疼,她不想……

    莫燃要进三藤戒,却冷不防一人忽然抓住了她的胳膊,那力道有点大,带着些别扭的粗鲁,却是魂落,莫燃回头看他的时候,只听他说道:“我也要进去。”

    那双紫眸就是不看她,也没别的解释。

    “你也是担心我吗?”莫燃忽然问道。

    魂落却忽然涨红了一张脸,像是在生气,但又好像不是,“如果这个戒指能让我随便出入的话,我还用跟你说吗?”

    “既然不是担心我,那就不用进去了。”莫燃却道。

    “你!”魂落猛的看向莫燃,紫眸迎上那双狭长的眼睛,明明一脸正经,可她是在跟他耍无赖吗?

    可即便如此,魂落抓着莫燃的手也没松开,固执的说了一遍,“我要进去!”

    莫燃道:“非要进去的话就是默认了你担心我。”

    魂落更气,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了红晕,惊艳的很,莫燃一边欣赏着,一边表现的不紧不慢,魂落把手一松,“不去了!”

    可莫燃反倒拉住了他,一闪身,却是已经进了三藤戒。

    魂落不想理莫燃,感觉自己刚才被耍了,可是莫燃拿出了三足金乌的妖丹,直接便飞身去了一片空地,魂落楞了一下,好像忘了生气,一闪身也跟过去了。

    几乎一同过来的是江潮,他手中攥着一把折扇,把紧张和担忧都藏在了从容之下。

    而在三藤戒外面,离火却是坐着没动,火红的眸子盯着莫燃刚刚用过的茶杯看了许久,忽然,那里多了一个人,衣袖轻轻落下,修长的手端起那杯早已凉了的茶喝了一口。

    “你来晚了。”离火漫不经心的说道。

    “离太子倒是来的早,不也坐在这吗。”来人说道,语气有些慵懒,半垂着眼眸,却是鬼王。

    离火嗤笑一声道:“我可并不好奇引火入体是什么样一种感受。”

    鬼王道:“有些事情自己经历时稀松平常,可看着她经历,却揪心的很,我是不敢看,原来离太子只是不感兴趣。”

    离火不以为意的看了看鬼王,“不敢?这可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鬼王却道:“我可没讲笑话。”

    离火起身要走,“那你请便吧,恕不奉陪。”

    说着,离火真走了,而鬼王撑着下巴坐在那,最后一点夕阳也彻底没了,晚风习习,海棠花落无声。

    走了离火,来了鬼医,他们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来去都是静悄悄的,两人坐在庭院里,没有莫燃在的多数情况都显得很静,很无聊。

    “情敌好多啊,无涯,你说我要是把他们都杀了,莫燃会不会杀了我?”鬼王忽然问道,那漫不经心的语调,也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鬼医道:“大概会吧。”

    鬼王道:“如果主人想杀我……不行,想想这个如果我就要死了。”

    鬼医抬眸看了一眼鬼王,虽然面无表情,可他的确在嫌弃鬼王,堂堂鬼域的王,能说出这么酸的话,杀伤力也够大了。

    过了一会,鬼王又道:“也不知道亲爱的主人开始了没有,以身育火至少需要十五种异火,像今天这样的等待,我还要经历十几次。

    白矖我都没有动,我还会动谁呢?如果她能挺过两年,情敌再多也没什么了,如果……她有个好歹,那就让这些人统统陪葬吧!呵呵,这些人若都死了,三界也会颤抖吧……”

    鬼医不语,可这样等着却也煎熬的很,鬼王忽然道:“无涯,下一次你直接给我配一点春药吧,莫燃的身体抗毒的很,你尽量弄出那种既能让她欲火焚身又不会被她发现的药。”

    鬼医顿了顿,平稳的声音道:“没有这种药。”

    鬼王却不信,“你毒术比医术还高明,会弄不出这种药?”

    鬼医依旧道:“没有。”

    鬼王眯了眯眼睛,“莫不是你不想弄?”

    鬼医道:“无聊。”

    鬼王道:“我那亲爱的主人是不会开窍了,与其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等,不如每天都抱着她过。”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