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 拦路截杀【一更】
    唐甜这次没有说话,看她的样子,倒像是也在深思,“按照家主的作风来说,有仇不报非女子,她这个仇几百年都没报完,到现在肯定也不会着急了,可也正因如此,她如果要搞事情,可能就不是简简单单了事了。|”

    莫燃道:“如果只是唐玥薏和离心之间你死我活倒也无所谓,可是中间还夹着一个斗霊大会呢,唐玥薏可是唐家的家主也是朝廷的左相,该不会拎不清吧?”

    唐甜却笑了笑,那双杏眼显得有点高深莫测,“被你这么一说,我也非常好奇了呢……”

    莫燃顿时无语,得,她本来想从唐甜这打探打探,没想到她还挺想看热闹的……皱了皱眉,莫燃道:“离心今年怎么就同意跑来云都了?他这一动,恨离门不也会动吗?说不定除了蜘蛛门,恨离门今年也会插一脚。”

    唐甜忽然拍了拍莫燃,“那不是正好,多热闹!”

    莫燃没说话,只是一时间觉得很多头绪都涌了出来,却被绕成了一团,想再多都没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唐甜说要先去办正事,还真的没有耽误,即便穿过了一条条繁华之至的街道,她也一下子都没停,一路到了码头。

    唐家的商船有专门的停泊区域,很显眼,而且一望无际,进出都是唐家的人,外人是绝对不允许靠近的。

    唐甜畅通无阻的来到了船上,在一大片商船之间穿梭,走一会就跟迷宫似的,要是有居心叵测之人来到这里,怕是很难走出去了。

    许久,二人停在一个船舱面前,随行的人上前开了门,走下台阶,偌大的船舱之内,入目的是一排排整齐的货架,而那货架之上却是摆着一颗颗大小不一的困兽石,放在光线偏暗的船舱之内,倒是别具美感。

    只是那每一颗困兽石内都困着一个霊,就不怎么美了……

    “啧啧……”莫燃叹了一声,走过几个货架,着困兽石是兽宗独有的东西,唐家能弄到这么多也是手段卓越了。

    唐甜让下人把所有霊都装进箱子,马上运回别苑,而没用了多久,她和莫燃便再次坐上了回去的马车,只是这一次车上多了三个大箱子。

    两人一路无言,也很顺利,而就在莫燃以为这个顺利会一直持续到她们回到别苑的时候,马车拐过一条街道,颠了一下,却忽然停住了。

    莫燃看了看唐甜,而唐甜笑了笑,“终于来了……”

    莫燃挑眉,是冲着那三大箱子霊过来的?

    “马车里的人!识相的把霊都留下!否则就把箱子和命一起留下!我数到三!一……”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粗犷的吼声,唐甜掀开帘子走了出去,莫燃紧随其后。

    伸了个懒腰,莫燃心想唐甜这一顿可真够赶的,一直坐在马车里也挺憋屈的,眼神四下一扫,却见马车早已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这会儿正停靠在一个死胡同里。

    此时他们的车架四周都是身穿黑色斗篷的杀手,只能见着武器,别的都捂得严严实实的,那气息也是怪异,莫燃却笑了,“你们是蜘蛛门的人?”

    这些人的打扮她太熟悉了,气息也跟华夏见到的蜘蛛门门徒很像。

    “既然知道我们是蜘蛛门的,现在放下东西,你们两个还能活命!”还是刚才那个声音道。

    莫燃顿时看向他,心想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这一群人的头儿了。

    “嘿嘿,老大,这两个妞儿可真他妈好看!何必跟她们废话呢,连人带货一起劫回去得了!”这时,另外一个瘦子猥琐的提议道。

    可那老大却道:“不行,这次咱们只要货,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是唐甜,要是动了她可就捅了马蜂窝了,不要惹事!”

    那猥琐的男子悻悻的应了一声。

    “原来你也知道是我来接货的。”唐甜哼了一声说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手里从来都没有丢过货,不管你是蜘蛛门还是耗子门。”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老大说道。

    唐甜顿时掀开了身后的帘子,“箱子就在那,有本事就去拿吧!”

    那老大见唐甜和莫燃没有离开的意思,顿时大吼一声,“给我上!抢箱子!”

    霎时间一众黑衣人同时杀了过来!莫燃祭出了灭神剑,漆黑的剑身在空气中闪电般划过,杀过来的人还没看见莫燃拿的是什么法器,灭神剑已经穿胸而过了!

    莫燃一闪身握上灭神剑,飞快的杀到另外一个黑衣人面前,杀人跟切菜似的,几乎一剑一个!

    一刻钟不到的样子,这场拦路截杀便结束了,莫燃收回了灭神剑,而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些尸体,每个人胸膛上都有一个血洞,鲜血跟流水似的往外涌,那些人还没死透,不停的在伤口上撒药,只是都无济于事。

    唐甜也收回了自己的鞭子,这蜘蛛门二十多人,一多半人都是莫燃杀的,而且基本上都是秒杀!

    唐甜有点诧异,这些人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但也都是筑基期到熔火期不等的,莫燃竟然可以做到秒杀了!她的修为……真的出乎她的意料了!

    “你是什么人!”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也是那个老大沉声问道,他看着地上躺着的门徒,他们哀嚎着,就像是在等死一般,等着浑身的血都流干了,人也就会死透了。

    他稍微抬起了头,斗篷下的眼睛阴鸷的看着莫燃,蜘蛛门的功法中有疗伤的办法,效果极好,向来也是蜘蛛门的门徒保命的手段之一,可没想到他们的功法对莫燃的剑伤竟然不管用!

    莫燃笑道:“跟我回去,我会慢慢告诉你我是谁的。”

    那老大最后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其他人,又看了看正在向他靠近的莫燃,一狠心闪身就要跑!

    他今天是来抢唐家的货,本以为会在唐甜身上吃点亏,可万万没想到,他带的人竟然全部折在这个他一开始并没有怎么注意的女人身上了!

    她的修为明明只有驭物期七层,可杀起人来却是意外的可怕!而且只留了他一个人的性命,更让他不敢久留了!

    只是他引以为傲的逃命的本事也不灵了,脖子上森冷的杀意浸透了他整个神经,一瞬间像是被死神吞噬一般,从头到尾都冰凉冰凉的,像是被禁锢了一般,一动都不能动。

    那双眼睛机械的转动着,缓慢的往下看,终于,他看到了那个法器,是一把剑,一把浑身都被一层黑色的雾气笼罩起来的剑。

    那剑神之上仿佛匍匐着一层层的龙鳞,那可怕的威压却犹如实质,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我说了,你还不能走。”莫燃道,她祭出了一根绳子,把那人从头到脚绑了,这才看向唐甜,“要继续回去吗?”

    唐甜点了点头,“当然,但这些人呢?”

    莫燃看了一眼,手中忽然弹出一缕火焰,那火焰沾上了那些黑衣人,一瞬间烧的旺盛起来,几秒钟都没有的功夫,地面上已经干干净净的了。

    “只能便宜他们了。”莫燃说道。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唐甜却是默默无语,她忽然发现,莫燃除了突然变强了,也变的更狠了,下手一点余地都不留。

    不过也别误会,唐甜可不是什么怜悯心作祟,她只是好奇莫燃短时间内变化怎么这么快,而且这样的莫燃才更让她喜欢!

    经过了一个小插曲,两人驾车继续往回走。

    可就在那个死胡同,他们离开后不久,很快又来了两个人,他们同样披着宽大的斗篷,落在地上时四处搜寻了好久。

    “咦,怎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咦,怎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北北你不要学我说话。”

    “可你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啊。”

    ……

    “这里有异火的味道,那群蠢蛋都被烧死了。”

    “还有甜甜的味道,那群蠢蛋被女人杀死了。”

    “我们要去找门主大哥还是去找那个女人?”

    “我们打不过异火,万一被烧死了门主大哥会罚我们的。”

    “我们都烧死了,门主大哥还怎么罚我们?”

    “对呀……那我们去找吧!”

    “好啊,可是我们不能被烧死。”

    “对,死了也怕门主大哥罚。”

    ……

    “看来你跟蜘蛛门的仇也不小啊。”思来想去,唐甜也只想到这点了。

    莫燃并不避讳的说道,“对,蜘蛛门欠我的,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唐甜踢了踢脚下的人,“抓这样的小喽啰,你是问不出东西的。”

    莫燃笑了笑,“我并没抱希望。”说着,她解除了那人身上的小法术,让他能够说话,而那人顿时破口大骂起来,“你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蜘蛛门的人有仇必报,我们任务失败了,马上会有人追踪过来!你们等着吧!你们来两个都别想活着回到云都!”

    莫燃一脚踩在了那人的胸脯上,笑道:“我这还没问,你不是已经交代了一项吗,看来很快就会又来一批人送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