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 换个活法
    许久,两人才分开,魂落面不改色,可血杀喉结动了动,嘴角溢出一丝猩红,想必是魂落最后那一掌打的不轻。。

    “魂落!”

    见两人分开,莫燃才闪身过去把魂落拉开,血杀也算是她请来的吧,结果魂落这样招待了他,莫燃觉得很无语,真的不能指望他听话吗……

    “你没事吧血杀?”莫燃问道,递过去一瓶伤药。

    血杀接了,但是没有吃,随手揣进了怀里,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

    “魔族的身体比妖兽的身体都要强悍,那点伤怎么能算伤?”魂落却是说道。

    莫燃顿时看向魂落,就那么看着,太过严肃的眼神终于让魂落有所自觉,他往椅子上一坐,一句话也不说了。

    莫燃这才看向血杀,心里还想着刚刚魂落说他是魔族的事情,这实在是有点荒诞,前段时间她还说没见过魔族的人,可事实上血杀就是吗?

    “你真的是魔?”还是没忍住问出口。

    血杀抬眸看了看她,一双异色的瞳孔深沉而幽暗,他点了点头,承认了。

    莫燃却是呆了一会,这就很奇怪了,血杀本身是魔,可他偏偏先是出现在世俗界,后又来了须弥界,还有莫十一……他是怎么认识的?

    在世俗界没人能认出他的身份也就罢了,可在须弥界呢?还是说蜘蛛门什么人都敢收?并不在乎血杀是不是魔族?

    满心的好奇,可又不好一一询问,血杀能承认自己是魔就不错了,她问的多了,难保不会问道禁忌,刚才她可没忘了,魂落提了一下他的眼睛,就刺激道他了……

    “你还是要找蜘蛛门?”这时,却听血杀问道。

    莫燃顺着他转移了话题,“嗯,我会一直找下去。”

    “我不能告诉你蜘蛛门的内部结构,也不会帮你。”血杀又道。

    莫燃却皱了皱眉,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她本以为血杀一定会说的,因为至少在华夏的时候,他还是知无不言的,而且,血杀虽然人在蜘蛛门,但他不是屈居人下之人,也不可能做个见不了光的邪门人士。

    虽然不知道血杀为的是什么,但莫燃一直都有信心,她还想从血杀这里挖到点蜘蛛门的线索来着……

    “因为我也是蜘蛛门的门徒。”血杀道,理由再简单不过。

    想到今天死了的那个人,难道血杀也发下了重誓?

    莫燃正要询问,却见血杀站起身道:“我不能帮你,但日后可以带你去分殿……唐甜的霊,在你们回云都之前,我一定会抢到的,你们拦着也没用。”

    莫燃抬头看着他,却见血杀杵在那没动,脑子里飞快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虽然血杀什么都不告诉她,但他会直接带她去分殿?!

    蜘蛛门下设四殿,总部不为人知,四殿也神秘的很,如果能直接去的话,她还要什么消息!

    莫燃眼睛亮了一下,可很快又犯难了,如果血杀要的是别的东西还好,可偏偏是那批霊,别说那霊是唐家的,就算唐家丢得起,蜘蛛门拿那些霊也不会做好事。

    莫燃不是救世主,但坑害那些霊她也做不到,于是道:“那你抢吧……只要你能抢走。”

    她的意思是,她不可能不拦。

    血杀却道:“只要你不出手,这批霊不会进蜘蛛门总部的。”

    莫燃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魂落却忽然插嘴道:“还能有什么意思?他是要中饱私囊,私吞这批霊呗。”

    莫燃诧异,求证的看向血杀,却见血杀点了点头,莫燃顿时明白了,可这样的话……血杀这不是让她坑唐甜吗?

    莫燃有点为难,可血杀那里还在等着她的答复,半晌她忽然道:“你要这些霊做什么?我帮你召唤一些霊,唐甜的就算了吧……”

    “你召唤霊?”血杀的语气微微有点上扬。

    魂落却直接走了过来,魂落本身是个很酷人,可此时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霊是你说召唤就能召唤的吗?你要知道,你所召唤的霊跟你的修为和神识是相匹配的,第一次你召唤出鬼王,你以为再召唤一次,你会召唤出谁?”

    莫燃却道:“我虽然没有试过,但是既然鲛人可以召唤并且驯化霊,那我也做得到吧?”

    魂落嗤笑一声,“你把自己跟鲛人那种下等种族比吗?鲛人能召唤霊是因为他们是半妖,不能契约!”

    被两个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一个在等她答复,另一个在批判她,莫燃也豁然站了起来,“你们不用说了!这件事情听我的,血杀你要的霊我帮你召唤,在回云都的路上,你看着抢吧。”

    血杀看了看莫燃,“无需勉强,唐家丢得起这些霊。”

    莫燃点了点头,“我不勉强。”唐家是丢得起,可她却不能坑唐甜。

    血杀走了,魂落道:“你当真要试?”

    莫燃点了点头。

    魂落道:“那就来吧,不过你最好做好准备,迎接第二个像鬼王一样的霊,而我,也许要见故人了。”

    莫燃没有把魂落这预言一般的态度放在心上,虽然他说的没错,但是他不知道,当初她能召唤出鬼王,那是因为那个黑色的翅膀,鬼王说那个翅膀上面有他的神识。

    准确来说,她第一次召唤鬼王,不是她找到了鬼王,而是鬼王找到了她,这一次却是她自己召唤霊,那肯定是她仔细选啊。

    而且她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她能够召唤出霊而不契约,因为妖禁的召唤口诀和契约口诀是分开的……

    一夜无话。

    之后的两天莫燃都没有见到唐甜,她也没主动去找,只是自己在码头转悠,望着一天到晚都异常忙碌的海面,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进海域瞧瞧。

    魂落不跟着她来海边,也就将军没心没肺的跟着,每天回去的时候还会给他叼一只鱼回去,莫燃笑魂落是嗷嗷待哺的‘幼崽’,可‘幼崽’虽然脸色不好,但还是会指使厨房给他换着花样做鱼。

    这天晚上,莫燃靠在床上看书,门却是被敲响了,开门一看,正是唐甜。

    “跟我出去。”唐甜开门见山的说道。

    莫燃却道:“跟你出去可以,但你得先告诉我你的回答。”

    唐甜面无表情的脸顿时变的有点阴沉,“你以为你是谁?你说的话我就要照着做?”

    莫燃道:“所以说你不会同意了?”

    唐甜一双杏眼瞪着莫燃,“我唐甜没有了谁都活得下去!跟何况只是霊,只是男人!”

    莫燃不禁笑了,“我只是让你不要虐待霊,又没让你远离他们,更没让你远离男人,你不要把我的话理解偏颇了。”

    唐甜没有说话,似乎是拉不下脸来,毕竟让她答应莫燃这种事情,那是自尊上和情感上的巨大让步,那些让她痛不欲生的过去,都要因为莫燃几句话而抛下!

    她想不开,可不能不选择。

    莫燃知道唐甜做到这一步已经不易,她主动岔开话题,“这么晚要去哪?”

    “那个人找我了。”唐甜道。

    二人即刻出了门,到了码头之后又坐了一条小船,晚上的海面漆黑一片,小船在海浪中漂泊,不知道终点是哪里,莫燃往回看了一眼,隐约能看到岸上的灯火,她没有在夜晚的海上待过,可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又忍不住的胡思乱想,想着如果这条小船翻了,她掉进了海里,那会遇到什么,想着黑漆漆的前面潜伏着什么危险……

    “这里距离岸边不算远,海里没有妖兽。”这时,唐甜忽然说道。

    莫燃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唐甜道:“我第一次出海的时候也这么想。”

    莫燃又问:“你第一次出海是什么时候?”

    唐甜道:“十岁。”

    莫燃只当闲聊,又问:“你十岁就在做生意?”

    唐甜却没有立刻说话,她停顿了许久,黑暗中传来一声嗤笑,“不,十岁的时候我是被装在一个发了霉满是腥臭味的袋子里带出海。”

    莫燃顿了顿,“你被绑架过?什么人?”

    “那个人,血缘上是我的爹。”唐甜道,语气中说不出的嘲讽。

    莫燃觉得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她小心的问道:“你爹绑你干什么?”

    唐甜把船划的很慢,这个时候干脆不划了,小船随着海水飘荡,却听唐甜道:“据他自己说,我是他的耻辱,是人类的孽种,我不配拥有他的血液,哦,小时候他喂给我不少毒药,可谁叫我这个孽种一次都没死。”

    莫燃皱了皱眉,天底下哪个父亲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她有点不解……“那你母亲呢?你十岁那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燃只知道唐甜是被唐玥薏养大的,可从来没听她提起过她的父母……

    “母亲?”唐甜的语气中满是薄凉,更有说出的陌生感,像是从来没叫过这个称呼一样,“呵,她眼里只有我的那个爹,我吃掺了毒的糖果,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挨鞭子,她全当没看到,十岁那年他说带我出去玩,结果就是坐了一条出海的船,从白天到晚上,走了五天五夜,从袋子里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道上的奴隶场了,我的那个爹不见了。”

    莫燃沉默着,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闷的慌,十岁,在一个人最该健康成长的小时候,唐甜却在如此环境下长大,没有父母的关怀,小小的身躯还要承受那样的折磨,莫燃不敢想象,当她浑身是伤甚至奄奄一息的时候,是怎么一次一次挺过来的,十岁被扔在奴隶场,那又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奴隶场,也不过如此而已,他们不会饿着还没卖出去的奴隶,更不会给自己的奴隶下毒,我配合的很好,也不会整天挨打,我似乎被卖了一个好价钱,买主是个很丑的海盗,他准备把我养两年然后收了房。”

    唐甜忽然跟她讲起了她的过去,可莫燃却有种不敢听的感觉,以前一直想听她亲口说,可当她终于等到的时候才发现,她分明是让唐甜自揭伤口,那疼痛岂是皮肉之痛那么简单的……

    “别说了……”莫燃道。

    “为什么不说?你不是想知道吗?心软了?可怜我?省省吧,在海上过了三年,我过的很痛快,那个海盗笨的像头猪一样,稍微用点手段就能在他手里过的很好,三年的时间,在他准备收我当小妾的时候,唐家的商船到了那个岛,我混到了商船上,告诉跟船的唐家长老,我是唐玥薏的外甥女,然后我就回了唐家……怎么样,这个故事还行吗?”

    哪里还行了?略过了太多部分,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的,唐甜本就过了不堪的十三年,又到了唐玥薏手里,怪不得在唐甜的眼里,一点人情味都看不到……

    “那你母亲呢?”莫燃道。

    “不知道。”唐甜嘲讽的说道,“大概是去找我的那个爹了吧。”

    两人都沉默了很久,莫燃仰头倒下,这才发现漫天的星尘,在海上格外璀璨和浩瀚,她拉了一把唐甜,让她也一并躺下,然后道:“唐甜,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我莫燃绝对不会丢下你,永远不会……

    你也别说那种离开了谁都无所谓的话,今天我就对着这片星空发誓,以后你我二人彼此相信,永远不变,而且,我们的未来一定会比这片星空更璀璨!你的过去不过才二十几年,可你的以后却有数不清的二十几年,不如就换个活法试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