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 酒肆争斗
    没过多久,莫燃和唐甜便上岸了,这是个很小的岛,岛上也只有几家客栈和酒肆而已,但意外的是,这个时候客栈和酒肆的人竟然全部爆满。超快稳定更新小说, 。。 首发

    唐甜和莫燃先后进了一家酒肆,那酒肆的窗户造的很低,在莫燃经过的时候,很明显的感知到很多打量的视线,有的是纯粹的看美女,有的则是别有深意。

    唐甜去的是二楼,莫燃自然也跟上去了,这酒肆没有包厢,唐甜在角落的一个地方坐下了,只是看样子她要见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这么漂亮的妞儿,一个人出来吗?呵呵,要不要哥哥陪你喝两杯?”一个男人端着酒杯拦住了莫燃,笑的一脸轻佻。

    “唉,美女还是跟我喝吧,这个人他可是有家室的,而且那女人泼辣的很,你这小身板估计应付不了哦……”另一个人更是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嬉皮笑脸的在莫燃身边道。

    “你这油子可别坏了老子的桃花运!谁有家室了!老子可是货真价实的单身!”最初那人说道。

    而另外一人嘿嘿笑道:“这话你敢当着雷女的面再说一遍?”

    “怎么就不敢说了!我告诉你,别说是一遍,就是十遍,也还是这个话!”那人把酒碗往桌子上一拍,吼道。

    他们的声音都不低,这三言两语的吼下来,整个哄闹的酒楼都是回响,不少人听了哈哈哈大笑,起哄着。

    而那被称作油子的男人一点都没把另外一个男子的愤怒当回事,他笑呵呵的大声道:“大家伙又不是不知道,上一次你说了这话,可是足足在家养了十天的伤才出门的!这一次怎么着,好了伤疤忘了疼?哈哈哈……”

    “油万里!你这是找抽!”那人似乎有些恼羞成怒,食指指着那油万里的鼻尖,一副马上就会动手的狠劲。

    那油万里却只是嘿嘿的笑,端着手里的酒喝光了,一边卷着袖子一边道:“得,今天遇到个极品美女,为博仙子一笑,跟你这只锤子打一架有何不可!”

    说着,那人回头冲着莫燃笑了笑,而被他称作锤子的男子也道:“好!来打一场!谁赢了,就有资格请这位仙子喝酒!”

    “一言为定!”那油万里也道。

    酒楼内的众人顿时也跟着兴奋起来,纷纷狼嚎着助阵,可站在两人中间的莫燃却觉得无语的很,从头到尾她还一句话都没有说,两人就决定开打了,而且是为她?

    虽然觉得荒唐,可她竟然并没阻止,反倒让开了一些,因为她多少看出来了,这酒肆跟一般的酒楼不太一样,这里的人们虽然看似都是在消遣,可偶尔眼神相遇,却没丝毫陌生之感。

    从她刚刚踏进酒肆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里的气场太集中,只有她身上带着‘客人’的味道,其他人都如主人一般……

    之所以会这样,多半是因为,这里的人至少都是认识的!

    那么,这个油万里和锤子打架,她就劝不得了。

    两人果然下一刻就动手了,酒肆里本就是个荷尔蒙严重过剩的地方,两人一动手,所有人都好像沸腾了,一个个叫喊着助阵,莫燃反倒不慌不忙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要点什么酒?”一个编着满头小辫子的男人把一张酒单放在了莫燃跟前,在她耳边大声说道。

    莫燃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男子正好也跟着众人呐喊了一声,然后笑嘻嘻的又问了莫燃一遍,“喝点什么?”

    莫燃看了一眼酒单,名目很多,可她只要了第一个,名字叫做‘绿美人’,那男子笑着说了一句,“很适合你”,然后便小跑着下楼去了,不一会就端了一个酒壶和酒碗上来放在莫燃跟前,莫燃这才知道,这人应该是这里的酒保。

    不过,送完了酒,那酒保却是没走,而是挤在了莫燃跟前坐下了,然后喊道:“你是第一次来岛上?”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这太明显了,她就是说谎人家都不信。

    那酒保又喊道:“是有人推荐你来的?”

    莫燃又点了点头,她道:“怎么,你们这酒肆不欢迎新人?”

    那酒保大笑,“哈哈哈哈,开门做生意的,怎么可能不欢迎客人?只是你若没有名帖,怕是今晚不好过关!”

    那酒保满头的小辫子随着他的大笑甩来甩去的,闻言,莫燃倒是不怕什么过关不过关的,只是挑眉问道,“过什么关?”

    那酒保凑过来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竟然还卖了关子,莫燃没有紧追着问,只是看向那两个打的如火如荼的两人,细看之下,莫燃更加肯定了,这两人定是认识的,说不定还很熟,因为他们彼此分明对彼此的出招套路很是熟悉,这不是打架,更像是切磋。

    而且,她暗中观察了一下酒肆里的人们,竟发现这里竟是卧虎藏龙!修为一个比一个高,修为最低的估计都是与她差不多的!

    唐甜必定是对这个酒肆了解的,却没有提前跟她说,莫燃倒不会觉得唐甜坑她,想必她有她的想法,想着,她朝着唐甜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到了唐甜对面坐下,不过他穿的很严实,而且背对着她,除了看身形能判断出是个男人之外,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那酒保似乎注意到了莫燃的视线,他也朝唐甜所在的角落看了一眼,忽然挑眉道:“怎么,你认识角落里的人?”

    莫燃道:“不认识。”

    那酒保嘿嘿的笑道:“那你就是为他而来的?”

    莫燃这才看了看那酒保,他笑的很圆滑的模样,既八卦又自来熟,莫燃顿了顿道:“只是好奇而已,好像没什么人注意那里。”

    确实如此,酒肆的人很多,大多数人都很躁动,只有那个角落在对比之下颇有些‘冷清’的样子,而且那里的空位子挺多,但没什么往那里靠。

    那酒保笑道:“美女,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在这个酒肆里,热闹也都是这些人,很少看到陌生的面孔,至于那个角落嘛,是那个怪人的。”

    那酒保的手一指,指的正是跟唐甜坐在一起的男人。

    莫燃挑眉,“怪人?哪里怪?”

    那酒保正要说话,却冷不防一声闷雷一般的鼓声乍然响起!震的人耳膜一阵一阵的发疼!众人捂着耳朵,可那余音还在酒肆里回荡,顿时怨声四起。

    “谁他妈这么缺德啊!在这种地方敲打什么呢!还让不让人喝酒了!”

    “还能有谁!除了雷女还有别人吗?”

    “妈的!要不是看在她是女人的份儿上,来着早就去扇她了!”

    “怪不得锤子三天两头的不安分,被这女人成天压着,是个男人都该疯了吧!”

    “有好戏看了!”

    “可不是吗?”

    说着说着,众人又嬉笑起来了,恼是恼了,却是没怒,气氛一如既往的热闹,只是刚才还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人却是分开了,而他们之间却是多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个子很小,人也长得很娇小,若不看她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还有她的骨龄摆在那里,光看身形还真的很容易误认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而她背后背着一个红色的圆筒状的鼓,那鼓很大也很长,看上去比她本人都要重很多,可她背着却很轻松的样子,而她手里拿着两根鼓槌,此时那杀气森森的眼睛正是瞪着油万里的。

    油万里仍旧嬉皮笑脸的,他看上去年纪不大,只是胡子拉碴,看上去像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此时他一边揉着耳朵一边道:“来就来嘛,每次来都这么大阵仗,敲锣打鼓的,生怕人不知道雷女驾到是不是?”

    那女子却是转了一圈手里的鼓槌,声音也俏生生的,只是依旧很不友好,“油万里,谁让你打我男人的!”

    那油万里道:“呵呵,我可没打他,是他看上了我看上的姑娘,我们这是切磋,是公平竞争!”

    一听这话,那娇小的女子猛的一转头,看向了那被叫做锤子的男子,那锤子长的倒还可以,名字粗犷,可人却是有几分秀气,此时忽然被油万里拉下水,面对女子犀利的视线,锤子下意识的不停摇头。

    “你看上谁了!除了我,你还想要谁!”那女子忽然问道,当着如此多的人的面,那锤子试图安抚她,让她有话回头再说,可那女子却不听,继续逼问:“你说不说!要是让我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知道下场是什么!”

    那锤子打了个激灵,竟有点畏惧的样子,“小雷,我们闹着玩的,没有那回事……”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自己找!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抢我雷女的男人!”那娇小的女子说道。

    莫燃心想,刚才听众人提到过好多次雷女,原来就是这个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女子啊……而且那雷女和锤子的关系、似乎是情侣?

    正想着,雷女的视线在酒楼内转了一圈,竟然很快就锁定在了莫燃身上,小小的个子利索的一跳,下一秒就闪身到了莫燃跟前,她抬起下巴,有些犀利问道:“你就是那个女人?要抢我男人的人?”

    莫燃看了一眼酒保,那酒保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这酒肆里生面孔就莫燃一个,太容易被怀疑了……莫燃这才看向那女子,伸手一指,指的正是锤子,她道:“你的男人是他?”

    那女子眯着眼,但依然点了点头。

    莫燃道:“他们两个似乎的确是因为我而去切磋的,但是我没抢你的男人,也不想抢这样的男人,你完全误会了。”

    莫燃知道她怕是解释也没用,但还是说了,那女人听了,鼓槌在手中一转,却是不管不顾的断言,“那就对了,就算不是你抢,也是你勾引他的!今天你就别想从这酒肆出去了!”

    莫燃皱了皱眉,可是没等她再说话,雷女的鼓槌已经向她攻了过来!那鼓槌之上呲呲直响,泛着紫色,却是雷电一般的能量!

    莫燃默默的惊讶了一下,这个雷女修为是元婴期二层中期,这能量属性也是变异了的,竟然是雷!变异的能量霸道的很,战斗之中优势尤为凸显!雷电水侵不入,土挡不了,火烧不断,金克不住,就连木也收效甚微。

    怪不得众人提到雷女的时候语气间还有些顾虑,这女子人长的娇小,可能量却一点都不小!修为高,功法也是霸道,出皆是大开大合,很泼辣的打法。

    莫燃祭出一把匕首,两人瞬间便打了十几回合,众人一瞧,兴趣更浓,本以为是一场惨剧,没想到莫燃的修为还在融火期,与元婴期的修者交手竟然不慌不忙,丝毫不乱阵脚!

    这下可有看头了!

    “啧啧,有两下子啊!”那酒保也惊讶的说道,但更多的是兴趣。

    那雷女本来也以为只是教训一个小角色而已,没想到竟然这么棘手!莫燃的速度很快,快到让她都有些应接不暇!那匕首刺了过来,好几次都差点让她挂彩!

    元婴期跟融火期之间可是有着无法跨越的等级障碍的!她从来没听说过融火期的修者可以越阶打败元婴期的修者!可是当她越来越吃力的时候,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她遇到对手了!

    近战之中她竟然讨不到一丝的好!雷女眼神一变,两根鼓槌在手中猛的变换,紫色的闪电噼里啪啦的响着,在她面前结成了一张网,暂时逼开了莫燃,而在莫燃退开的那一瞬间,“咚咚!”两声!

    她反手敲在了那长长的鼓上,闷雷一般的鼓声再次响起,众人骂骂咧咧的捂住了耳朵,可看热闹的气氛却是更浓。

    莫燃站着不动,眯眼看着雷女一边跳着奇怪的步伐,一边围绕着她敲打,鼓声从四面八方传进莫燃的耳朵,时近时远,雷女的身影也越来越快,渐渐的,莫燃眼中好像出现了很多雷女的影子。

    她们做着一样的动作,好几面鼓都在不停的敲着。

    而此时,众人见莫燃一动不动,不由得有些失望,纷纷道:

    “雷女擅长的还是音攻,这雷音秘术,向来无人能破,看来今天也不会有意外啊!”

    “只是可惜了那个美女,唉……”

    “暴殄天物啊,早知道我先上去试试了!”

    众人一脸的失望,好像已经预测到了结果一样,热闹好像也就这么收场了,可就在这时,却听一阵尖锐的笛音穿透了厚重的鼓声,如闷雷之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让人的心脏都骤然紧缩了一瞬!

    “砰——”

    只见那雷女的身形忽然被甩了出去!砸在了一张桌子上,将那桌子砸的粉碎,那鼓声也戛然而止!

    众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忽然间的反转,只见雷女狼狈的躺在地上,她那鼓似乎被她收起来了,可鼓槌还紧紧的攥在手里,小脸皱成了一团,吐了不少血,看上去受伤不轻的样子,半天都没有从地上起来。

    “雷女输了?”

    “雷音秘术被破了?”

    众人惊讶的喊道,再看莫燃时,却见她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手里却是多了一个碧绿色的短笛,众人的眼神不约而同的在那短笛上多停留了一会,不用说,刚才那一声刺耳的笛音就是它发出的了!

    音攻遇上了音攻?莫燃竟然以笛音破了雷音秘术?

    那酒保忽然跑到了莫燃跟前,眼睛盯着她手里的笛子,都快放光了,“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莫燃没看他,可她却道:“我这算不算是过关了?”

    那酒保一笑,“算!肯定过关了!”说着,不禁对莫燃更是好奇,一般来岛上的生人,不管他身份如何,背景如何,如果没本事,在这里一定会血本无归的。

    只有用他们的方式打败这里的人,才能拿到这里的通行证,今天就算不是锤子搭讪她,不是雷女挑衅她,也会有别人找茬的。

    可如今莫燃已经打败了雷女,自然就是过关了,那酒保许是没想到,莫燃看上去年纪轻轻,人倒是挺通透的,竟然能看得清岛上的这种野路子。

    “她伤得不轻。”莫燃说道,无所谓同情不同情,只是陈述而已,因为这么半天了,那雷女还是没有爬起来,而且也没人上去帮忙。

    那酒保顿时说道:“伤的不轻那是肯定的,她刚才用的是雷音秘术,是她的看家功法,还没施展完,就被你的笛音打断了,此时多半是被反噬了。”

    莫燃看了看那个叫做锤子的男人,她问酒保,“他跟雷女是什么关系?”

    那酒保道:“未婚夫妻,不过两人七年前就是未婚夫妻了,现在还是未婚夫妻。”

    莫燃有点奇怪,因为那雷女明显很在乎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倒不像她一样在乎她,连她受伤的这个时候,那男人都只站在原地踟蹰,没有上去搀扶。

    莫燃不禁笑了笑,有点嘲讽的说道:“这样的男人,要来干什么?”

    那酒保诧异的看了一眼莫燃,然后道:“不是他不在乎雷女,是雷女撞上了不该撞的人,他要是过去,两人都得玩完!”

    莫燃皱眉,她看了一眼依旧四平八稳坐在那里的两个人,一个是唐甜,另一个是唐甜今晚约的人,而刚刚雷女砸坏的桌子,正是他们那一桌。

    听酒保的意思,唐甜对面的人似乎还很不好惹的样子……

    “我跟你说,你也走吧,今天这事就算在雷女头上了,否则你也会被连累,那人可不太好惹……”酒保在莫燃跟前,只是他的话音还没落,就看到莫燃已经直直的朝着那边走过去了。

    “喂你回来!”酒保急着喊了一声,只是已经没用了。

    莫燃一直走到雷女跟前站定,然后在她怒瞪的视线中蹲了下去,她朝着远处踟蹰不前的锤子看了一眼,然后说道:“那个就是你维护的男人啊,这种情况下连走到这里的勇气都没有,你是眼瞎了还是眼瞎了?”

    “你瞎说什么!”那雷女咬牙道,一开口又凸出一口鲜血。

    莫燃道:“听说他是你的未婚夫,可他似乎并没有把你当作他的未婚妻啊,今天可是他来搭讪我的,你都这样了,他还怕被连累,你们如此奇怪的未婚夫妻,我还是头一回见。”

    那雷女却喊道:“你懂什么!输了就是输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要么杀了我,要么等我伤好之后再战一次!”

    莫燃不禁道:“你打不过我,你又不是没发现。”

    那雷女却猛然瞪眼,“就算死,我也有办法让你垫背!”

    莫燃摇了摇头,本来是有点看不惯锤子懦弱的样子,所以才没忍住上前说了两句,没想到这女子也是个冥顽不灵的,便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莫燃站起身来,她这才看向唐甜和另外一个人,不卑不亢的说道:“真是抱歉,如果不介意的话,今天二位的酒钱我请,而且可以换个位子继续。”

    在莫燃说话的空档,雷女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捂着胸口往后退去,可在跟莫燃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是猛的在莫燃身后推了一把!

    莫燃没有防备她还会来这一手,踉跄了一下向前扑去,不偏不倚的倒在了面前之人的怀里,她第一反应不是看眼前的人,而是去看雷女,只见她快步迎上锤子,两人一起直接从窗户跳下去,一闪身就没影了。

    莫燃深深的皱眉,她还是算错了,这客栈中都是熟人,可竟然也有如此不要脸的人,不过,众人似乎对雷女和锤子这样的做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倒是比较好奇莫燃接下来能不能活命。

    看样子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们竟然并不意外,这到底是他们没底线,还是她还不懂他们之间的规矩?

    莫燃这才看向眼前的人,她终于见到了这人的正面,只是很可惜,这人脸上施了法术,这遮挡了他本身的容貌,这种法术也会用,因此一眼便能看穿,但她也无法看到庐山真面目了。

    “抱歉。”莫燃说道,正打算从他身上站起来,那人却是说话了,“正主已经跑了。”

    莫燃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了一秒才确定他是在跟她说话,正要说话,莫燃却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抱歉……”

    她可不是故意的,这人身上怎么这么香?

    可这一回,不用等莫燃挣扎着离开,那人已经松手了,不仅松开了手,还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拿出一张白色的手帕在他的衣襟上来回擦拭,那忙碌的样子就像是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莫燃差点也被扔到那一堆桌子碎屑里,看看站稳之后,看那人的反应,不由得有点无语,是嫌弃她打了个喷嚏吗?这人看上去是个挺高大的男人,可擦了那么熏人的香料,还如此洁癖,唐甜之前把这人说的多神秘,是否有点言过其实了……

    “本来,我只想让你陪了那把笛子就算了,可现在,把命留下再说吧!”那人忽然道,声音的温度瞬间降至零下,手中虚空一握,忽然便多了一把琴!

    那人一首抱琴,只用另一只手快速的抚琴,一连串带着杀气的音符毫无预警的向莫燃涌来!莫燃身形飞快的闪过,连连躲避着那人的音攻,瞬间便警惕了起来!

    这人很强!的确很强!音符如刀剑一般,瞬间便将她包围了起来,仿佛一瞬间将她拉入了一个他所营造的空间,四处都是杀机!

    莫燃看不到人,只能感觉到音符凝成的攻击密密麻麻的飞了过来,这人用的也是音攻,却比雷女强了不知道多少!雷女用的是功法,莫燃尚能摸清楚她功法的路数,可这人已经完全收放自如,一出手就是杀机!

    二娘曾经跟她说过,音攻最重要的是快,施展之人最高的境界便是无声,刚一拨动琴弦,已是人头落地,这便是快,毫无踪迹可循。

    可要破解音攻,也是一个‘快’字!要知道下一个音符是什么,才能断他的杀机,如果你始终慢于对方,就只能被掣肘,只能被动挨打,只能……等死!

    莫燃之所以能赢了雷女,就是因为莫燃比雷女快,她不见得对音攻有多大的造诣,可足够快就是优势!

    而此时,莫燃几乎就是在等死!那人似乎也抱着必杀之心,一点都没有手软,只不过几招的功夫,莫燃身上已经挂了不少的彩!鲜血凌乱的撒了一地,可她了;哎不急管那些,只能集中神石,追逐着那音符!

    众人一时都不说话了,静悄悄的,也没有人起哄了,酒肆里可是很久都没有出过人命了……而且,自从这人前年来过一次后,这是他第二次出手,可这一次比上次都狠了许多!

    刚才莫燃赢了雷女已经是意外,看来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啊!可惜,可惜啊……

    那酒保也是有点失望,本以为酒肆会多一个客人呢,毕竟这里的女客还是很少的啊……

    “你自己身上弄的那么香!害的我打了个喷嚏,我都还没说什么,你有什么好不满的!”莫燃喊了一句,众人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分神说话,而也就在她说话的功夫,那音符凝成的能量重重的钉入了她的肩膀,瞬间鲜血只直喷!

    众人心中因为莫燃捏一把汗,这个时候还讲这种道理干什么?不抓紧时间破解了他的音攻,小命都要没了!

    可莫燃很快又喊道:“真怀疑你是不是男人!没准是女的吧?所以才施了法术,换了身形,怕人认出来?还是说长得太丑?下手这么狠,难道是嫉妒我比你美?”

    说话的空隙,那人的音攻一下都没停,而且愈发密集,嗡嗡的琴声已经听不出旋律,只听得到刺耳的声音不断的叠加,莫燃虽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占了血也不是很明显,可此时衣摆却是湿答答的,移动间甩的血滴到处都是,伤口怕是数不清了。

    那酒保盯着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莫燃,不知道怎么想的,忽然扬声喊了一句,“好像是啊,哪里来的香味?我这鼻子也有点受不了了……”

    “啊?什么香味?我怎么没闻到?”有人问道。

    那酒保道:“你仔细闻闻就有了!”

    众人似乎是被那酒保提醒了,也不知道是无聊还是刻意,围绕着‘香味’讨论了起来,而过了一会,只听一声一阵笛声响起,那笛声很清脆,丝毫没有被琴声所淹没,反而越吹越急。

    不知道是夜凉了还是如何,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不一会的功夫,酒肆里便阴风阵阵,杀气森森,破有些可怕!

    众人也不讨论什么香不香了,只见此时莫燃已经不再狼狈闪躲,她长身立在墙根,身体靠在后面,似乎在找一个支撑,而与之相对的另外一人,依然单手抚琴,姿势没变,可那气氛却是不知道严肃了多少!

    琴声和笛声缠绕在一起,两股能量焦灼在二人之间,众人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实化的能量多么可怕!

    众人惊讶!简直瞠目结舌!他们多数人是见过那个男子动手的,就在前年这人第一次来的时候,一个人打了酒肆中几十人,不论修为如何,都被他打趴下了,从此那个角落就是他的,就算他不跟任何人有所交流,也没人敢说什么。

    他平时只是偶尔来,这一次动手也纯属意外,用了音攻就更意外了!也是今天众人才知道,原来他不仅修为深不可测,这一手音攻也是厉害的很!

    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本来就快要被他弄死的莫燃竟然反击了!她吹着那碧绿色的短笛,鲜红的血液顺着那笛子流了下来,跟不要钱似的,莫燃一张脸也在寻思的苍白着,可至少现在,她跟那个人的确处在使君力气的情势当中!

    那酒保一双眼睛亮的发光,他猜想莫燃刚才喊那两句话是想分散那人的注意力,而且看那人的情绪波动来说,似乎还奏效了,他才脑门一热也喊了一嗓子,被众人一起哄,那人似乎的确受到了影响,音攻最忌分神,一分神,容易露出破绽。

    而莫燃就是抓住了这瞬间的破绽,才有机会破解他的音攻!

    只是即便如此,莫燃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不知道是不是莫燃连续几次让他们意外,此时众人心中竟然有那么一点微小的希望,希望还会有奇迹出现,所以纷纷待在座位上没动,任凭酒肆内的气氛越来越诡异,他们也始终观战。

    而此时的莫燃却一点都不好受,音攻并非她的强项,更何况现在还要跟一个深谙此道的人比拼!身体的疼痛渐渐被她忽略了,毕竟比这痛不欲生的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

    她现在唯一的认识便是,要打断对方才行,对方的杀意太明显,这一较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她也管不了那么多,脑海中浮现控制阴阳笛的心法,阴阳笛,属阴时杀人,属阳时救人,莫燃心中念着属阴的心法,那阴阳笛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沉,明明清脆的声音,却令人听的毛骨悚然!

    在莫燃手腕和脚腕沉睡的藏音四弦环也悄悄的动了动。

    “铃铃铃——”

    一连串略显调皮的铃声过后,众人互换着眼神,都在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否则他们为什么听到了第三种声音?可也就是那一瞬间之后,声音便没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风忽然卷了过来!将酒肆的窗户拍的落了下来,窗沿悬挂的灯也都被熄灭了,酒肆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阴冷的气息更甚!

    众人纷纷去掀窗户,掌灯,也就是十几秒的功夫,当灯光再度亮起的时候,琴声和笛声也都戛然而止了!可就在黑暗与光亮交替的那一瞬,众人仿佛看到了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从窗户退了出去?!而且,方才感觉双脚被水草一般的东西缠绕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莫燃紧紧的握着阴阳笛,抬头看向对面的人,而对面的人也死死的盯着她,过了一会,那人忽然收起了琴,竟然大笑了几声,一闪身也从窗户消失了,只留下那猖狂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哈哈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

    莫燃皱眉,可身体却险些支撑不住顺着墙壁滑,那酒保飞快的跑了过去,本想接住莫燃,可有人比他快了一步,却是唐甜。

    唐甜架起了莫燃的一只胳膊,扶着她问道:“你怎么样?”

    莫燃道:“如你所见,还没死呢。”

    那酒保一看,顿时道:“原来你们认识啊……快别说那么多了,这美女血都快流干了,我看着都疼,你快带她走吧!”

    莫燃抬头看了一眼那个酒保,她道:“多谢。”莫燃谢的是在那种情况下,他竟然还会帮她,若不是他起哄,她也不会那么容易找到那人的破绽。

    那酒保摆了摆手,“别谢我,我可什么都没做,你们走吧,酒钱下次来了再给!”

    而这时,一人却是喊道:“她们的酒钱我给了!”

    莫燃勉强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胡子拉碴的,正是一开始跟锤子打架的人。

    莫燃没再说话,只是小声在唐甜耳边道:“走。”

    唐甜点了点头,直接召唤出了她的雀妖,带着莫燃跃出窗外,飞离了岛上。

    留在酒肆的人们顿时唏嘘不已,今天晚上可真是热闹的很!而且精彩程度爆棚!一时间有人后悔不迭,“刚才那美女叫什么名字来着?怎么也没问问?”

    “你还说这个呢!后来灯灭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是啊!我也没看到!眼睛就跟被人蒙上一样!真是邪门了,可我怎么感觉当时酒肆里多了什么东西?那个人不是很强吗?怎么反倒先跑了?”

    “我今天算是见到大阵仗的音攻了!听说神音派的音攻想来让人防不胜防,以前还一直想着就机会要见识见识,可如今看来,不见也罢了吧!方才那人的琴声自成领域,换做是我,必定命丧其中了!

    可最后他们竟然打平了?这到底是为什么?要不知道答案,我以后定然念念不忘了!唉!”

    “什么打成平手了?你没看到是那人先走的吗?也许是他输了!”

    “怎么可能?明明是那女子受伤更重。”

    “你还别不信……关键肯定就在那十几秒的黑暗中,肯定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对了!那个女子虽然没留下名字,可另外一人我倒是有印象,她应该就是云岚国唐家的二小姐,那雀妖我每年都能见一两次。”

    “唐家?”

    那边酒肆的人们热烈的猜测着,这边唐甜却是带着莫燃直奔唐家的宅子去了。

    唐甜把莫燃扶进了门,又小心的扶着她躺下,一边飞快的拿出许多丹药,一边小心的解她的衣服,“你今天这么做太冒险了,试探不成,连你自己也差点搭进去!”

    莫燃闭着眼睛,慢慢道:“起码我知道他只是个修为高了一点的人而已,并非天界之人。”

    唐甜不禁道:“你还怀疑他是天界的人?!”

    莫燃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她不能不怀疑,现在很多事情都没有头绪,既然这里有线索,她不如主动一点出击,找到什么算什么,这也算是投石问路了。

    虽然一开始是打算试探一下这人的能力的,可没想到,对方也在试探她!而且在后来,她已经有些失控了,阴阳笛和藏音四弦环……今天还是第一次配合杀人……

    若不是被人打断了,她也许都难以收场了!

    莫燃忽然道:“你别管我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唐甜却阴阴沉着声音说道:“今天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我都还没有问出他今天找我的目的,就被你搅和了,现在你还弄了一身的伤回来,我要不把你伺候好了,过几天回到云都,我怎么跟我舅舅交代!”

    莫燃不禁道:“你跟他交代什么?”

    唐甜道:“别人我管不着,就他一个我都交代不了!”

    ------题外话------

    嗯……万更补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