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 长青树,欲秋
    那人笑了笑,不疾不徐的道:“你已经复活了这长青木,竟然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我见过历代莫家的家主,都不曾见过像你这样的迟钝的。”

    莫燃皱眉,当然没有忽略他口中透露出的信息,“历代莫家的家主?可我并非莫家的家主,有话你不妨直说。”

    那人道:“有本事继承妖禁,这家主之位你还想推脱?自古一来妖禁不出世则以,一出现必定是改天换地的时代,莫家虽然破了,可有一人在,你就得做莫家人该做的事。”

    莫燃不禁哼了一声,“你把我引到这个岛上,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还轮不到你来说教我,你要么把话说清楚,要么就再见吧。”

    说着,莫燃站了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作势要走了,这人话里话外都是莫家,起码她是知道了,他也算是莫家人,不是来害她的,却是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那人笑了笑拦住了莫燃,“别急着走啊,话要一句一句的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你对莫家一无所知,说来话长,我必定要慢慢告诉你。”

    莫燃这才回头看向那人,那人虽是漫不经心的,但也比方才正经了许多,他指了指身后的树,道:“你不知道长青树?”

    莫燃摇了摇头,而那人接着道:“也对,长青树自古只长在仙界,而且是莫家的象征,莫家有言,长青树在,族门长青,只是在几万年前莫家破败之后,长青树也被斩断了仙根,掉落在这里。

    只是外人只知长青树是莫家的福荫,却不知道长青树本来就长自太古,比人类出现还要久远,是不死不灭的灵根,斩断了仙根只能让长青树休眠,却砍不死它,而复活长青树的办法就是用莫家继承人的血来喂养。”

    怪不得刚刚她被吸了那么多血,莫燃顿时问道:“莫家难道就剩我一个了?你在这等了几万年,就专门算计着我来呢?”

    那人却是笑了,那深邃的眼神里怎么都有点看无知小孩的感觉,“莫家当然不是只剩你一个人,可我所说的莫家继承人可不是谁都算的,看来,你已经契约了妖禁,却对妖禁一点都不了解。”

    “这跟妖禁又有什么关系?”莫燃问道。

    那人却是看了看小黑,说道:“魂落大皇子现在应该是你的契约伙伴了吧?”

    莫燃点了点头,心想对着人隐瞒也没什么意思,而那人又看了看始终垂手立在不远处的地缚魔,道:“魂落和地缚魔同为你的契约兽,想必,在妖禁的契约名册里,只有魂落没有地缚魔吧?”

    莫燃的眼眸暗了暗,她着实没有想到那人会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有人知道妖禁,但是肯定没人知道妖禁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妖禁总共有三卷,修炼篇、功法篇、契约篇,其中契约篇有一点很特别,在她契约小黑的时候,小黑的身影便被印在了长卷之上,包括鬼王、白矖也都在其中。

    莫燃曾经也好奇过,但并没有深究,这个时候被他提起,莫燃自然多留意起来,于是道:“你想说什么?”

    那人笑了笑,对于莫燃的警惕不以为意,“看来你并没有发现,长青树本来就是被妖禁契约的,你现在是妖禁的主人,用你的血,自然能复活长青树。”

    莫燃顿时闭上了眼睛,神识中打开妖禁的契约篇看了一眼,果然,长卷之上多了一棵树,旁边注明了那就是长青树!

    莫燃睁开眼睛,见那人还看着她,而且笑吟吟的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凡是被列入妖禁之中的大妖,只要妖禁不毁,就永远会被封印在内,永生不死。”

    莫燃愣住,她万万想不到妖禁的契约还有这样的约束,听起来跟一般的契约好像并没有区别,可有一天却是天壤之别!就比如小黑、白矖、鬼王他们的契约,因为现在莫燃是妖禁的主人,所以看起来是莫燃契约了他们,可如果莫燃有一天不是妖禁的主人了,他们也依旧会被妖禁封印!?就像长青树,即便妖禁多少万年都没有主人,它依旧庇佑着莫家!

    莫燃看了一眼小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半晌才道:“小黑,是我封印了你”

    妖禁,名为契约,实为封印!

    小黑望着莫燃,他道:“莫莫,你要驾驭妖禁,成为它的主人,永远不要丢掉,因为我只想跟着你。”

    莫燃沉声道:“好!”

    因为她想不到,如果她把小黑、白矖、鬼王弄丢了,他们三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小黑笑了,心满意足的笑,在他看来,只要是跟莫燃在一起,别的都不是问题。

    莫燃则是眯眼看向了对面的人,“现在该说你了吧,你是谁?”

    那人还没说话,小黑却是说道:“莫莫,我知道,他是三生蝶,是长青树的伴生兽。”

    莫燃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意味深长道:“原来如此”

    莫燃知道长青树,但一直以来也以为那只是传说而已在,没想到是真实存在的,长青树的花能令人返老还童,果能令人增寿三百,长青树花期常在,可结果却是千年一遇。

    三生蝶是长青树的伴生兽,生来便能看透一个人三生因果,而三生蝶以长青树的花为食,而且常年如此,三生树的花味道清淡,可三生蝶一直以此为食,从里到外都是那个味道,反而要比三生花的味道浓郁多了。

    怪不得莫燃刚见他的时候就被那味道熏的不轻

    “你那是什么眼神!”那人却是忽然变了脸色,薄怒的看着莫燃。

    莫燃耸了耸肩,“我的眼神怎么了?我只是感概,怪不得你如此风姿翩翩,原来是只货真价实的蝴蝶。”

    那人皱了皱眉,深邃的眼神怀疑的看了看莫燃,“我是三生蝶!不是普通的蝴蝶,而且我有名字,欲秋!”

    “欲什么?”莫燃问道。

    “欲秋!”

    “欲求什么?”莫燃掏了掏耳朵。

    那人脸色一黑,“是欲秋!你若是叫错了,小心我要你好看!”

    莫燃却是看着他道:“你现在的样子,倒是有点欲求不满的意思,你这名字叫的挺好。”

    欲秋的脸色更黑,气急道:“永世常青,不若一秋!你懂什么!”

    莫燃默默念了一遍,看了看长青木,挑眉道:“原来如此,那也还是欲求不满呗,作为一个长青树的伴生兽,你永远都不可能见到长青树枯黄的时候,死了这条心吧你就。”

    欲秋一甩袖子,那轻柔的衣料真如蝴蝶的羽翼一半,扇动起来别具美感,只见他旋身飞上了树干,隐在花叶之中,似乎是不想理会莫燃了。

    莫燃耸了耸肩,名字而已,怎么如此较真?不过莫燃可一点负罪感都没有,把她骗到这来,还让她吃了那么多苦头,她才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要生气也是她生气才对!

    莫燃看了看天色,这么一折腾,太阳都要落山了,可是这么大一棵长青树,她要怎么弄走?

    “既然是妖禁的契约之物,应该也可以召唤吧”莫燃不由的说道。

    “不许召唤!”刚刚还负气飞到树枝上的人突然说道。

    莫燃抬头,心中知道为什么,可依旧道:“怎么不许?这可长青树现在可是我的了。”

    欲秋从高高的枝头望了下来,“你要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你就召唤吧!我与长青树伴生已经十数万年,要不是我,你也复活不了长青树!”

    莫燃道:“那又如何?”

    “你”欲秋远远的看着莫燃,眉头深锁,而很快,地面忽然震动起来,只几秒钟的功夫,绵延几百米的长青树竟然凭空消失了!

    本来仙境一般的地方瞬间变的一片荒芜,欲秋身着华丽的羽衣飘然落下,脸色却很不好看,显然正在气莫燃说召唤就召唤了!

    “哼,女人就是女人,毫无气度。”欲秋忽然说道,他千辛万苦等来的长青树复活,本以为莫燃起码有青门莫家该有的风度,没想到如此小气!

    他伴生在长青树,绝对不能远离,可她将长青树召唤走了,难道要让他放低姿态去求她把长青树放出来吗?

    莫燃把手一翻,掌心却是出现许多乳白色的花朵,她笑道:“你不就是以此为食吗?以后我摘给你就是了,别有这样欲求不满的看着我。”

    欲秋却道:“你若再拿我的名字开玩笑,我就”

    “要我好看吗?”莫燃不慌不忙道,“我已经够好看了,我很知足了,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着,莫燃把手里的三生花递给欲秋,“你要不要?”

    欲秋皱眉看着莫燃,长青树被封印在妖禁中,可那也是他伴生多年的树,忽然离开了,就像夺去了他半条命一样,现在这一捧三生花简直像在侮辱他!

    欲秋打翻了莫燃手中的三生花,他气急了,可对于如何跟人讲理这件事,他完全不懂,尤其是遇上了一个故意找茬的人的时候,“你把长青树给我!”

    莫燃揉了揉自己的手背,拍的还怪疼的,“之前长青树之所以能藏在这里,那是因为它的仙根断了,可现在呢?你认为它还能待在这里?待在这里等天界的人再来斩断一次仙根吗?”

    欲秋一时语塞,却见莫燃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欲秋正欲挣脱,眼前却是一闪,眨眼间便是另外一番情形,长青树绵延数百米,青翠遍野,芳香萦绕,到处都是色彩艳丽的蝴蝶,欲秋有些意外的看向莫燃,“这是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