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 最奢侈的地方【二更】
    ♂!

    莫燃回到家时,把淫时雨三人拴在了海棠树上,不一会听到动静的可青就迎了出来,有点惊喜的说道:“莫燃你回来了!”

    莫燃点了点头,奇怪的说道:“家里就你一个人在吗?”

    可青道:“不,鬼王大人,鬼医大人,离火大人也都在呢,其他人都在佣兵工会。m. 移动网”

    莫燃又问:“那他们三个呢?”

    可青却略带小心的说道:“都在暗室。”

    莫燃正要回房,闻言忽然回头,“都在暗室?干什么?”

    可青道:“鬼医大人已经开始了,鬼王大人和离火大人在给他护法。”

    已经开始了!莫燃愣了一下,却是很快就明白了可青的意思,他是说,鬼医已经在开始复活她的家人了!她走的时候他还在准备,没想到已经开始了!

    莫燃顿时就要拔腿跑去房间,正要进门的时候忽然回头对可青说:“那三个人是毒门的人,你离他们远点,也别给他们吃饭。”

    “好。”可青连连点头,眼看着莫燃急吼吼的消失在了门口,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莫燃如此失态的样子呢,很快,他回头看了一眼莫燃带回来的三个人,不由得皱了皱眉,人世诸相他见过不少,可像眼前这三个另类的,他还是头一回见,也太……磕碜了,这得上辈子干了多少坏事,这辈子才长的这么扭曲啊。

    一个涂脂抹粉不男不女,一个形似老翁驼背拄拐,还有一个形若大象眼似铜铃,面目皆是不善,可请没有靠近,刚才莫燃可是说了,他们都是毒门的人,他听莫燃的话总没有错。

    “嗯嗯嗯……”桃花苏耸动着身体,试图引起可青的注意,见可青看了过去,他用自己被绑住的手指了指他的嘴。

    可青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并不犹豫的说道:“你们就乖乖待着吧,解开也没用,走进这间院子,就算你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

    说着,可青拐了个弯去厨房了,这几天他都没事情做,莫燃不在的时候也基本上不会有人回来,可今天莫燃回来了,晚上大家肯定都会回来,他要做的事情可多了……嘿嘿,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热闹而充实。

    另一边,莫燃一路奔进了暗室,刚下楼梯便看到禁闭的石门和一左一右护法的两人,鬼王和离火,两人坐的都很随意,鬼王支着一条腿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离火则是盘膝坐着,抱着双臂,膝盖上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

    “我闻到了主人的味道呢。”闭着眼睛的鬼王忽然说道,那嘴角一勾,睁开眼睛,并没有半分睡意,满是慵懒,一双眼睛漫不经心的看向了莫燃。

    莫燃没工夫去管她是什么味道,开口便问:“几天了?里面什么情况?”

    “五天了。”鬼王也没卖关子,直接说道。

    离火则道:“一切顺利。”说着瞥了一眼莫燃,火红色的眼眸淡淡掠过,反而闭上眼睛靠在那不说话了,若非莫燃对里面的人太过紧张,他一定会嫌恶几句,也不看看办事的人是谁,鬼医出手,他和鬼王亲自护法,想不顺利都难!

    莫燃心中一算,五天,那正好是她离开后第二天开始的!

    鬼王走到莫燃身边,拉着莫燃坐下,不过这暗室是用石头砌成的,四下空旷的很,鬼王是席地而坐,而莫燃则是坐在了他腿上,被鬼王揽入了怀中。

    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莫燃还想着这次回来复活她家人的事情就要开始了,她心里一直悄悄紧绷着,也一直期待着,可回来之后骤然听到,已经开始了!

    直到这个时候莫燃刚才那又惊又怕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心道别太紧张了,鬼医一定不会出错,更何况还有鬼王和离火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

    其实护法也用不着他们两个,而且就算不问,莫燃也能猜到,这五天他们两人一定都没离开过,莫燃不禁有点感动,于是道:“多谢你们了。”

    离火没说话,鬼王却是笑道:“不必见外,都是一家人。”

    那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微微的笑意,莫燃脸色却是一黑,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鬼王怀里!而且是如此暧昧的姿势!

    莫燃正要站起来,鬼王却早有准备一般按住了她,一只手环着那盈盈一握的细腰,笑道:“亲爱的主人,你这一去也辛苦了,反正现在你也无心别的,就这样休息一会吧,这里简陋,我怀里可是最奢侈的地方了。”

    莫燃顿时道:“这么奢侈的地方,我不敢坐。”

    “呵呵,亲爱的主人,正好相反,这个地方,你想坐多久就坐多久,而且,只有你能坐。”鬼王却是说道。

    莫燃不禁回头看了看鬼王,他半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轻盈慵懒,眼角的泪痣和嘴角的笑却是妖气横生,莫燃顿时又转开了视线,神色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有点想骂人。

    她发现她已经习惯鬼王这个妖孽的存在了,现在看着他,竟然有种越看越顺眼的感觉!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鬼王这种人,她永远都不能掉以轻心!被美色迷惑的下场一定很惨!

    唐烬有句话也许说对了,距离产生美,几天没见,之前她还一心想着怎么躲避鬼王,现在却真的……有点想他……是怎么回事……

    鬼王忽然在莫燃身上罩了一件披风,也把莫燃游离的神志给拉了回来,莫燃道:“我不冷。”

    鬼王却自顾自的整理了一下披风,把莫燃整个人都捂了起来,末了才道:“帮你去去味道。”

    “我身上能有什么味道?”莫燃不由的说道。

    鬼王想了想道:“三生花的味道,海水的味道,还有点劣质的药香。”

    莫燃抽了抽嘴角,得,鬼王这不是给她去什么味道,一张口就把她这几天做的事都说出来了,“你……长了一个将军的鼻子。”

    鬼王只是笑了笑,并没在意莫燃意有所指的话,他道:“看来主人此去束河码头一趟收获颇丰啊。”

    莫燃点了点头,收获的确还挺不错的……

    莫燃的确没有心情去做别的事情了,也守在了暗室门口,坐在鬼王腿上,刚开始挺担心这厮动手动脚的,可慢慢的发现他还挺规矩的,一本正经的扮演着奢侈的椅子,莫燃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了。

    莫燃转头看了一眼离火,倒是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顿时唤出了小黑。

    “莫莫。”小黑唤了一声,莫燃却是看着他,然后指了指离火的方向,小黑回头一看,顿时也明白了。

    此时离火也睁开了眼睛,有点疑惑的看向小黑,而小黑笑了笑蹲下身去,“离火。”

    离火一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莫燃,他应该也发现小黑的不同了,之前魂落身上的戾气是一点都不见了。

    “离火,你大可不必跟他作对,你跟他之间本来也没有仇怨。”小黑忽然说道。

    离火睁大了一双红眸,诧异的望向小黑,“你……魂落,哥?”

    小黑笑了笑,那声音忽然变的有点沧桑,“好久不见了,离火。”

    离火怔愣了好半晌,然后有些惊喜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绽放在那张扬的脸上,格外的耀眼,莫燃默默的看着,她还从来不知道,离火那么刻薄的人也会有如此璀璨的笑。

    “哥,你真的回来了!”离火说道,而小黑则是点了点头,这样看上去,还真的挺容易分辨,小黑确实有大哥的风范。

    离火很激动,虽然他一直口口声声道,不管是小黑还是魂落,都是他哥,可以前的小黑和魂落对他的态度却也只能说不冷不热,小黑是不懂,魂落却是不在乎。

    可在离火的记忆里,之所以他对魂落那么执着,就是因为他在天界最单纯,最称得上快乐的日子,就是跟魂落度过的,那时他们会一起饮酒,谈论三界大小事,那是魂落四处征战,离火坐镇青门,虽然相聚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即便如此,也足够让人执着怀念了。

    所以,离火当然不希望他的哥哥天真呆滞的小黑,更不希望他是满腔戾气的魂落,如今的感觉再熟悉不过,他有血,有肉。

    离火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半晌,握拳捶了捶小黑的肩膀,道:“回来就好,别说那些该不该的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我要做的事情,更何况,我也拜他所赐封印了这么多年。”

    莫燃扭回了头,有点为小黑和离火高兴,她真的很希望小黑有除了她以外的世界,否则那太沉重,也太寂寞,她也怕自己担不起……

    鬼王却忽然低下头来,在她耳边道:“亲爱的主人,我可没有什么兄弟。”

    那口中呼出的热气钻进莫燃的耳朵,莫燃下意识的一躲,浑身都颤栗了一下,莫名的酥麻,莫燃定了定心神才道:“可你有鬼域。”

    鬼王若有所思的看着莫燃,忽然伸手慢慢揉搓着他的耳朵,“可我现在想要的就只有你,哪怕不要鬼域了。”

    莫燃拿开了鬼王的手,心中暗骂她的耳朵怎么这么敏感,再揉下去她的腿都要颤了,“我不信,鬼域是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的吗?你要真是这种人,我也……”

    莫燃陡然刹住了,差点一口气抖出来。

    “你也如何?”鬼王却立刻追问,“怎么不说了?”

    莫燃这才道:“我也……我也看不起你!”

    鬼王却是轻轻一笑,忽然低头在莫燃耳朵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主人,听说说谎的人鼻子会变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