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赠心法
    莫燃兀自处在震惊中,却没有看到鬼王戏谑的眼神,灭神弓上封印重重,谁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全部的封印,而那‘器灵’也是在那次紧急状况下出现一次,谁知道下次出现会是什么时候。

    许是在安慰莫燃,鬼医过了一会说道:“如果注定该出现,你现在想再多也无用。”

    “呵呵……”莫燃却是一笑,“你这样也算是在安慰人吗?”

    鬼医竟然点了点头。

    莫燃莞尔,“反正都是我占了便宜,由此带来的一切意外,我都乐于接受,不管是器灵还是别的。”

    闻言,鬼医深深看了一眼莫燃,便打算走了,莫燃笑言鬼医当真是有事说事没事转身就走,他明明会觉得无聊,可即便有大把的时间,也更喜欢像岁月一样静静的沉淀,也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能够解他无聊的良药。

    就在莫燃打算送鬼医出门的时候,鬼王却先一步站了起来,“那我就去送送无涯。”

    莫燃便收住了脚步,心想也是他们是有话说,莫燃自是不会傻到凑上去听。

    鬼王送鬼医出门,二人站在电梯口,那光可鉴人的电梯门上映出了两人修长的身影。

    “不好笑吗?无涯,我怎么不知道灭神弓还有器灵?那就这样哄着她,当她是三岁小孩吗,就算是三岁小孩,也总有长大懂事的那天,你说会不会……现在她有多信你,以后就有多不敢信你?”鬼王邪倚在墙上,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懂的话。

    “你太小看她了。”鬼王却罕见的回了一句。

    鬼王却耸了耸肩,“那样更好,我当然希望她更优秀。”

    电梯还没上来,鬼医却是一闪身用消失了,鬼王瞥了瞥墙角一闪一闪的监控,低声道:“好歹也送你一回,你却偏偏不走正道。”

    说着一挥手,那监控立刻滋滋冒起了烟,他则径自回去了。

    自那日鬼医突然来了莫燃公寓一次后,再也没有过来,莫燃继续修炼起来,不过几天便又晋级了一次,从筑基期一层后期晋级到了筑基期二层前期。

    这天,莫燃正要出门,鬼王却从里面走了出来问:“你是要去见那几个小孩了?”

    莫燃有点黑线,虽然他每次都这么说,但还是顺口纠正了他,“我要去见苏文哲。”

    “在我眼里他们就是小孩。”鬼王无所谓的说道。

    莫燃自然转移了话题,一个上古的鬼王,他们跟他一比,自然小的不能再小了,“你有事吗?”

    “有啊,在家里待着多闷,亲爱的主人,你能带我出去转转吗?”话虽这么说,可他已经顺手拿了一件外套,悠悠的走到莫燃跟前了。

    莫燃奇怪的看向鬼王,她经常会去见苏文哲他们,鬼王应该是知道的,但这是他第一次提出要同去,莫燃问道:“为什么?”

    “亲爱的主人,难道你不愿意吗?”鬼王顿时说道,那语气中带这些叹息的味道,半垂着眼帘,就连那褐色的泪痣都好像染上了遗憾一般。

    莫燃眉心跳了跳,美人计什么的,最不道德了!但莫燃是不会那么轻易投降的!

    “只是因为闷吗?”莫燃又问,她始终记得,九眼村鬼王刚刚出现的时候,分明对张恪露出过杀意!

    “也罢,主人三番四次问我,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就是让我待在家里呗,我不去就是了。”鬼王作势往回走。

    莫燃却道:“我没说不可以,你想去就一起去。”

    鬼王脚步一转,顿时返回来了,外套挑在肩膀上,凭地邪气,“呵呵,我只是去见见那几个小孩,好歹是主人的朋友,我又不会把他们怎么着是吧?我又不是地缚魔那种低级的杀人狂魔。”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鬼王看似在开玩笑,可鬼王这种人不会说废话,即便是玩笑,也是因为洞悉了莫燃的想法……

    结果便成了莫燃和鬼王一同出现在了楠山公馆,莫燃门口等过一次之后,柳洋很快就给她单独办了一个会员,而对于天仙似的莫燃,楠山公馆几乎无人不知,只是莫燃从不在意而已。

    因此莫燃很顺利的带着鬼王一起进去了,看到走在莫燃身后的男子,苏文哲、柳洋、秦歌都很惊讶,那分明就是鬼王!

    “等了很久吗?”莫燃先打破沉默,三人这才把视线从鬼王身上移开,柳洋道:“不久,先进来坐吧。”

    “这是鬼王,你们已经见过了,不必那么拘束。”其实莫燃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鬼王这个人太神秘了,身份也太特殊了,莫燃没法介绍太多,就连名字,莫燃也下意识的没有说,因为她隐约觉得,鬼王本人不会愿意让别人知道的。

    但鬼王却知道她所有的事情,尤其是最近她在做的,所以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回避。

    “没错,你们没必要拘束,我是莫燃的霊,朝夕相处,日夜不分,说到底是一体的,你们就当我不存在,聊你们的便好。”鬼王把外套搭在沙发上,慵懒的靠在那里,丝毫没有表现出对他们谈话的好奇,好像真的只是要当一个背景而已。

    只是那似笑非笑的嘴角,模糊不清的语意,听在莫燃耳中还好,毕竟她已经习惯了鬼王的说话方式就是这样的,可柳洋的脸色却瞬间有点发白,随即又有点转黑,苏文哲和秦歌的眼神则有些古怪了。

    朝夕相处?日夜不分?一体的?这才多久?就已经这么熟悉了?要不是了解莫燃,光凭他这么一番说辞,再加上他现在已经是莫燃的霊,他肯定会想歪!

    随即,柳洋那双晶亮的眼睛也有些发暗,在莫燃和鬼王之间看了看?之前因为莫燃自己说,鬼王跟她不是一路人,她只是把他从霊界召唤出来,仅此而已,他便一直很放心。

    可再次见到鬼王,却莫名的有点担心了,这都快两个月了,鬼王怎么还一直待在莫燃的公寓里?那真的是朝夕相处了!就算不是一条路,将来也指不定不会交叉!

    而且看鬼王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省油的灯!让他成天待在莫燃身边,真的不会反让他近水楼台吗?

    “柳洋你在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了。”苏文哲忽然推了推柳洋,“还以为你搞什么深沉,原来就是走神了。”

    柳洋这才回过神来,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你们刚才说到哪了?”

    秦歌道:“在说怎么去西南镇,来之前你不是说有办法吗?”

    柳洋耸了耸肩:“我的确有办法啊,再过二十多天,西南镇的各大门派就要公开遴选新弟子了。”

    闻言,苏文哲和秦歌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苏文哲道:“去门派锻炼是一定会的,但家族不安排,我们怎么好走?如果现在去说,家族肯定不会同意。”

    柳洋却嗤笑了一声,“苏小三,说你笨吧,你有时候还挺聪明,说你聪明吧,有时候就转不过弯来,现在做事情还能指望家族吗?我们现在能自由出入老宅就不错了。

    想要名正言顺的待在西南镇,进门派是唯一的办法,而且,我们得先斩后奏,反正以家族现在对我们的防备,只要我们去了西南镇,再多的解释都没用,可到时候,家族也不可能从门派要人了。”

    “你还真敢想,这么一来……也许,咱们就回不来了。”苏文哲说道。

    三人的脸色都有点沉下去,莫燃看着三人,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四大家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无端的生出了嫌隙,以他们四人的聪明,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这样糊里糊涂的下去。

    往好的方面想,也许并没有什么阴谋,只是单纯不想让小辈参与而已,如果往坏处想,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一直没有消息,也许真的有阴谋在前面等着他们。

    可无论如何,亲自去一趟神之囚牢,他们才能真正放心!而如果是后者,他们也许就真的回不来了,这一离开家族,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于四个从小在家族里养尊处优长大的少爷来说,没有纠结就怪了!

    柳洋捏了捏拳,那张总是阳光的脸上带着些晦暗,“就算回不来,也要去找到答案,不是吗?”顿了顿,柳洋一笑,只是那笑容没什么温度,“苏小三你当然可以考虑留下,毕竟没有音信的不是苏家老爷子。”

    苏文哲皱了皱眉,“柳洋你他妈会不会说话?疯了吗?”

    柳洋自是没有回话,因为他想要的答案已经有了,苏家向来都很中立,不管在什么方面,也许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苏家的动静仍然是最小,而苏文哲也是他们几个里面最自由的人了。

    在与地缚魔一战的时候,苏文哲能舍命跟他们并肩作战,这一次定然也不例外,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选择放在他身上一定是最煎熬的。

    一时之间,几人都是沉默,当了许久背景的鬼王却是忽然开口,“你们说完了吗?”

    却见他歪着身子,几乎是半躺在沙发上的,好像当真没有参与也没有听他们的话似的,太阳晒着,他好像光顾着昏昏欲睡了。

    莫燃回头看了鬼王一眼,却见他眼眸半睁,似乎有些半睡半醒的样子,那声音也有些刚醒的沙哑,“怎么了,你想回去了吗?”

    这一瞬间,莫燃竟觉得自己也是带出个小孩来似的,这话就好像在催促她该回去了……

    “呵呵……”鬼王似乎怔了一下,却忽然笑了,“那倒不是,如果你们说完了,我倒是有点小事要说。”

    几人都看向鬼王,莫燃问道:“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鬼王直起身来,慢慢伸了个懒腰,微微掀开眼眸看向对面的柳洋三人,不疾不徐的说道:“喔,你们三人既然是妖神族的血脉,我倒是能解开你们的封印,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多此一举呢。”

    闻言,包括莫燃,几人都是诧异!虽然从地缚魔那里知道了他们的身世不太寻常,但此事他们也无法跟家族的任何人求证,更别说解开封印了!鬼王现在却说,他知道怎么解开他们的封印?

    柳洋愣过之后当先问道:“当真?”

    鬼王点头,“自然当真。”

    “可有什么条件?”苏文哲却问道,柳洋说他有时候很聪明,一点都不假,在他们都应该为这个消息而激动的时候,他却能这么快的回过神来,想到说出这话的人是鬼王,他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

    鬼王微微挑眉,“既然你们希望有,那我就想一个。”他说的很是随意,好像完全是为他们考虑似的,的确,如果那么简单的就得到了解开封印的办法,这个人情岂不是欠下了?

    苏文哲微微凝眸,才觉得鬼王的确不简单,他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而且,为什么有一种鬼王很好说话的感觉?是错觉吧……

    过了一会,鬼王遗憾的摇了摇头,“现在想不到呢,这样吧,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情,日后办到就是。”

    “为什么一定要放在以后?如果你要我们去做无法办到的事情,我们也要做吗?”柳洋看向鬼王,莫燃忽然发现,柳洋平日里虽然贪玩,但是也许从小是吃熊心豹子胆长大的,不管面对谁,从来都不露怯。

    “你们有做不到的事情吗?”鬼王看似随意的说,可那轻轻掀起的嘴角却是带着一丝浑然天成的狂傲,而被柳洋三人看在眼中,那便是**裸的挑衅了。

    “嗤……当然有,如果你叫我们去死,那就恕我不能聪明了。”柳洋却道。

    “嗯……可是,我真的有可能让你们去死,那么,是交易失败了吗?”鬼王微微沉吟后却是笑道。

    莫燃顿时皱起了眉,她看向鬼王,鬼王几乎是瞬间也看向了莫燃,把莫燃的不悦清楚的看在眼里,“亲爱的主人,你好像不太高兴我这么说,那你是不是要让我闭嘴?”

    莫燃的眉头皱的更紧,鬼王的行事她完全拿捏不准,而今天来这里,他也果然不是闲的发慌。

    过了一会,莫燃的眉心见见平展,她微微垂眸,“当然不是,我知道你在说笑,可他们三个会当真的。”

    鬼王挑眉,嘴角的笑意更大,“果然是亲爱的主人比较了解我。”说着,他看向柳洋三人继续道:“解开封印这种事,对于你们来说可能很大,可对于我来说,也就微不足道而已,实在不需要拿条件来换。”

    说着,鬼王抬起手,只微微弹指,三道光束没入了柳洋三人的眉心,正是解开封印的心法!

    ------题外话------

    妞儿们平安夜嗨皮!圣诞嗨皮!

    咳,今天只有一更了,明天二更(⊙v⊙)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