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 莫云枫苏醒
    莫燃回去的路上都还一直在想着花如君和花良玉兄妹两,总觉得这样的组合很是怪异,她今天在茗园的时候仔细探查过他的气息,完全与凡人无异,再看他的身体状况,他可能真的是一点修为都没有了,就这样还能养成如此淡然的性子,也是罕见的很了。

    而花如君虽然比花良玉小的多,但是却非常护着花良玉,花良玉稍微一点情绪波动都能引起花如君的主意,今天云曜几次说到花良玉的身体状况时,花如君都满脸的不满,只是云曜神经可能真的太粗了,没有发现。

    直到家门口莫燃才停止了思绪,刚一进门就询问莫羽飞的情况,可青满脸笑意的说道:“羽飞醒了,但是江潮说他现在不宜见到太多人,我们还没有去看他。”

    可青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他也很希望莫燃的家人们醒来,好像从他们被带回宅子里一来,羽飞就盼着,那是一种很奇特而久违的感觉,像是很久以前在族群中时凝聚,他好像也在看着这个家一点点的被凝聚起来。

    莫燃顿时去了莫羽飞的房间,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隐约听到里面的人在说话,莫燃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却听到莫羽飞道:“那我们先在在哪里?姐姐为何变化那么大?我生病了怎么也没看到爹爹和娘亲他们?伊伊呢?”

    江潮的不疾不徐的笑道:“你姐姐是变的漂亮了许多,但是我没有变吗?”

    避重就轻的话,江潮很容易把人的思绪带跑,尤其是像莫羽飞这样单纯的孩子,他很快就道:“江大哥的变化也很大,江湖第一美人实至名归,只是你们莫非找到了什么仙丹,才会变化如此之大?”

    江潮却笑道:“是啊,羽飞要不要也来一颗仙丹?容颜不老,长生不死。”

    莫羽飞似乎想了想,然后道:“哪有这样的仙丹?可若是真的有,我一个人容颜不老,长生不死有什么意思?若是没有爹爹娘亲和姐姐妹妹,我什么都不要。”

    江潮轻笑出声,“那若是你们都可以长生不老呢?”

    莫羽飞又想了想道:“那当然好,只是”

    江潮却打断了莫羽飞的只是,道:“没什么可是的,你不会失去你最重要的人,这就够了。”

    莫羽飞也笑了笑,“好像的确如此。”

    正在这时,莫燃推门走了进去,见是莫燃,莫羽飞的眼神亮了一瞬,“姐姐,你果真还在!”

    莫燃不禁笑道:“我当然在,我都说了不会走,我什么时候说过空话?”

    莫羽飞却是下一秒就拆穿了莫燃的话,“姐姐常说空话,每次走的时候就会跟爹爹说下次回来就不会走了,可每次都做不到,爹爹习惯了,我也习惯了。”

    “呵呵”江潮笑了笑,莫燃却是惩罚性的揉了揉莫羽飞的头,莫羽飞一根经,他不是故意拆穿莫燃的话,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再说他也真的在怀疑莫燃承诺的可信度。

    “这次姐姐指天发誓,一定是真的。”在江潮的笑声中和莫羽飞略显无辜的眼神里,莫燃无奈的说道。

    莫羽飞笑了,他忽然看了看窗外,“姐姐,我想出去走走,我一定躺了很久了吧?我现在感觉很好,一直躺着反而难受。”

    莫燃顿了顿,她肯定不是不想让莫羽飞出去,只是这里完全陌生的环境,她害怕刺激到他,便道:“羽飞,你先告诉姐姐,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

    莫羽飞皱了皱眉,他道:“我记得,可我感觉有些事情记不清了,而且脑海中还会闪过断断续续的画面,刚刚睡着的时候我还做了一个噩梦,好在好在那只是梦。”

    莫燃却是问道:“羽飞梦到什么了?”

    莫羽飞脸色不太好的说道:“我我好像梦到莫家庄出事了,我们都都死了,爹爹,三位娘亲,伊伊,还有姐姐可怎么可能呢?我睁开眼就看到了姐姐。”

    说着,莫羽飞的脸色忽然变的惨白,身体也有些发抖,紧锁着眉头,像是沉浸在那个梦里一样,“可,可是那个噩梦怎么那么真实?好多黑衣人”

    莫燃顿时握住了莫羽飞的手,“羽飞,你不是做了噩梦,那些都是真的,真的发生了,我们都死了,莫家庄也没有了,可我们都活了,重生了,不知你和姐姐,还有爹爹,三位娘亲,还有伊伊。”

    莫羽飞一脸惊恐的看着莫燃,脸上已经褪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他不停的摇着头,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在脑海中不停的闪过,那是噩梦,可梦中的一切都真实的可怕,那疼痛是真是的,鲜血洗刷过身体是真实的,绝望也是真实的。

    莫燃只紧紧地抓着莫羽飞的手我,少年瑟瑟发抖的样子让她心中沉重不已,鬼医曾经也问过她,要不要抹掉他们的记忆,可她想都没想就否定了。

    那是他们共同的记忆,快乐的不能忘记,痛苦的也不能,莫家的人都不是弱者,他们能挺的过来。

    “可是可是莫家庄的人都死了,莫家庄没有了”

    “伊伊就死在我旁边,我救不了她,她哭的很伤心,她一定很害怕,我什么都做不了”

    “那天是姐姐继任庄主的日子,是谁要灭我莫家庄?那些黑衣人都是谁?”

    “人死了怎么可能复生?姐姐,你别骗我,我们是不是都死了?我们是不是在阴间重聚了?”

    “爹爹呢?伊伊呢?”

    莫羽飞断断续续的说着,即便头痛欲裂,还是不停的回忆着,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恍如隔世,可又清晰的如昨天一样,双手无意识的攥紧了莫燃。

    许久,他看向莫燃,双目赤红,可那里面充满着希望,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姐姐,我信你的话,你告诉我,我们到底是死是活?”

    莫燃的心好像也被揪了起来,“羽飞,我们活着,姐姐活着,你也活着,爹爹活着,伊伊活着,三位娘亲也活着,姐姐也可以指天发誓,姐姐说的是真的。”

    “是,是吗”莫羽飞眼神复杂,有千千万万的疑惑,也有千千万万的放不下,说完,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一软,又昏睡了过去。

    莫燃急忙查看了一下,发现他经脉稳健,只是忽然记起了前世的事情受到了刺激,乏力昏睡了。

    莫燃慢慢松了手,她给莫羽飞盖了被子,却忽然觉得有些沮丧,坐在床上看着莫羽飞发起了呆。

    “在担心吗?”江潮忽然道。

    莫燃点了点头,“对,很担心,羽飞是这样,伊伊呢?她胆子很小,爹爹和娘亲们呢?”

    当初她重生在华夏,可对于前世的事情,她用半年的时间才慢慢走出那个噩梦,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大了找家人和复仇这两件事情上,可羽飞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

    江潮走到莫燃身边,“你是当局者迷,你怎么能用自己跟他们做比?你重生时一无所有,也一无所知,可等到他们醒来,你已经把什么都准备好了,用不了多久,他们会走出来的。”

    莫燃不禁看了看江潮,“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江潮笑了,眼角的泪痣一晃,清冽而睿智在,“你现在的表情,任谁都能猜到你之所想吧?”

    “那不一定”莫燃道,不过,她差点钻了牛角尖,被江潮一番话及时拉了回来,也对,如果他们想要莫家庄,那就再建一个莫家庄,不论如何,他们一家人团聚了

    莫羽飞这一觉也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不过他已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莫燃也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再受刺激了。

    正在这时,离火忽然推门进来,火红色的眼眸看着莫燃,开口便说了一句让莫燃没法淡定的话,“你父亲也醒了。”

    莫燃楞了一下,然后几乎是风一样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就出现在了莫云枫的房间里。

    从门口走进去也不过几米的距离,莫燃却走的五味陈杂,看到那双熟悉的沉稳中带着眼里的眸子,莫燃高兴,也委屈,从不觉得过往的一切苦,不觉得那么多次的生死一线可怕,在此时,她却忽然觉得害怕起来,她那么多次、那么多次都差点坚持不下去

    “爹爹”莫燃唤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却是说不下去了,她害怕下一秒就做出扑到父亲怀里哭这种丢脸的事情。

    莫云枫看着莫燃,眼神复杂,却也带着一种平静,他道:“你小时候那个道士说你一生坎坷,我本也不信,可我现在信了,可莫家的劫却应在你一个人的身上,是爹爹没保护好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