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你是猪脑子吗?
    这时,却听那蛇精女人尖叫一声,面目狰狞,她看了一眼眨眼间死去的那么多人,身体扭曲着,声音在圆顶的房间内不停的回响,阴森而愤怒!

    而在那声音过后,却见剩下的十几个女人飞快的移动起来!以一种很诡异的队形,三三两两不断的交叉,让人分不清方位。

    莫燃站在正中,冷静的观察着,神经也紧紧的绷了起来,对战高阶修者的时候,取胜的关键便是快,现如今这十几个元婴期的女人,她们已经有了应对她的策略,莫燃也只能随机应变。

    虽然麻烦了点,但莫燃还不至于被这十几个女人困住,她只是比较奇怪,她们皮肤表面长出来的那层黑色的绒毛是什么东西,竟然坚硬的很!

    她们似乎也意识到莫燃的灭神剑诡异的很,也在想方设法的避开,打斗之中,不知道是谁的手在莫燃胳膊上抓了一把,那指甲像刀子一般锋利,莫燃瞥了一眼,却见一片黑色在手臂上蔓延,只是蔓延到臂弯的时候停住了,手臂上也有些酸麻。

    莫燃眯了眯眼,却没有再理会了,看来这些女人的指甲上有毒,只是对她同样不起作用,而刚刚得手的女人也很意外,慕容安竟然百毒不侵?可这血蜘蛛之毒,就算是毒门的人来了,也要万分小心才是!

    用毒不成,又出于忌惮灭神剑,十几个女人不再敢贸然往前,那蛇精女人忽然将空中的绸带扯了下来,十几个女人同时抓在手中,灵活的舞动起来!

    忽然,莫燃的手臂被紧紧的缠了起来,莫燃正要用剑斩断,右手竟也被缠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双脚也被缠上,十几人凌乱的移动,那彩色的绸带密密麻麻的结起了网,不出一会,莫燃整个人几乎都要被缠成一个彩色的蚕蛹了!

    十几人口中念咒,那绸带越收越紧,窒息的感觉向莫燃袭来,那绸带之上浮现出明灭不定的符文,一时间莫燃竟然无法挣脱!

    “哈哈哈哈!这是我蜘蛛门的血咒,量你那黑剑再厉害,也斩不断这符文!”那蛇精女人大笑道,忽然将十几条绸带都收入手中,身形一闪,落在另一边,同时手中一甩,正要把莫燃拽过去的时候,绸带的另一端却是传来不可抗拒的阻力!

    那女人一瞧,这才发现是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抱着莫燃,那女人变回了正常的样子,不再是刚刚扭曲的模样,可脸色以后阴沉的厉害,她倒是想起来,莫燃还有一个同伙!

    而且,就在她们刚刚打的难分难解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已经把围上来的门徒都处理了!要知道,能在这个地方看守的门徒,修为至少是融火期的!

    这个男人,也非等闲之辈!

    “我劝你还是快点松手,否则,受苦的可是你这娇嫩的小情人儿!”那女人阴笑着警告,一边说,一边动了动绸带,那符文也跟着翻滚,很明显能看到一股能量沿着绸带推了过来。

    而唐烬只伸出手,不疾不徐的握住了几根绸带交汇的地方,那能量正好遇上他的手,停顿了几秒,忽然间慢慢散了!

    那女人惊骇不已!他如何能断血咒的能量!不由的惊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蜘蛛门与二位有何宿怨?”

    那蛇精女人自有计较,莫燃一个融火期一层的修者出手已是不凡,那么厉害的法器更是当世罕见,她倒是有几分见识,知道进退,今天情况特殊,血池开启,可用之人少之又少,刚刚制服了莫燃,又冒出一个这个男人,看来情况严重了,她还是先稳住对方为好。

    唐烬却是没有理会那女人,只是低头看了看莫燃,她被裹的紧紧的,只露出了头,银发如雪,脸色不善,却听莫燃道:“你看什么?还不快把这些该死的绳子给我弄断?”

    唐烬却低笑一声,不慌不忙,“我觉得她说的对,娇嫩的小情人儿,这绳子看起来好用的很,要不别别解开了。”

    看着唐烬脸上挑逗一般的笑,莫燃手脚东单不得,恨不得扑上去在那张俊脸上摇上几口,可莫燃终究是克制住了,她咬牙道:“你要是再不解开,我唤别人了。”

    唐烬嘴角一撇,很是扫兴,“小情人儿,你可真不解风情。”

    说着,手中忽然晕开一阵白色的能量,那能量纯净而庞大,只一瞬间,却见那盘旋在绸带上的无数符文猛的消散!那绸带也变回了平凡的布料,莫燃将剑刃一转,只听呲呲几声,那缠了满身的绸带纷纷落在了地上。

    恢复了自由,莫燃看向对面的十几个女人,道:“还有什么本事没使出来吗?”

    那十几个女人稍稍靠拢起来,戒备的盯着莫燃和唐烬,光是莫燃一个人便已经那么棘手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那蛇精女人沉声道:“也许我们拦不住你,可你们应该知道蜘蛛门有仇必报,日后不管天涯海角,你们必定不得安宁!可你们若就此打住,我保证将你们安全送出去,并且不追究今天的事情。”

    恩威并施?莫燃有点好笑的看着对面的人,“你都已经说了,蜘蛛门有仇必报,我今天可是杀了你们不少人,你觉得你说这话我还会信?”

    那女人当即道:“我可以发誓。”

    莫燃横剑道:“省省吧。”

    那女人脸色狰狞的看着莫燃,“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莫燃道:“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罚酒!”

    莫燃一闪身又攻了过去,这一次莫燃也已经熟悉了她们之间的配合,不等她们联起手来,她就已经打断了她们,又解决了几个人,最后,莫燃诡异的闪身到了那蛇精女人的面前,灭神剑幽幽的横在她的脖子上,那女人顿时动都不敢动了。

    她见识过灭神剑的威力,身体的蜘蛛甲还能抵挡一二,可脖子是她的弱点,这里的蜘蛛甲完全没有作用,这半晌竟然让莫燃发现了!

    只剩下五个人了,那五人似乎对蛇精女人在莫燃手上很是顾虑,几个跳跃停在了远处,不再上前。

    莫燃道:“告诉我,血池在哪里?”

    那女人虽然浑身僵硬,可依然冷静的质问,“你找血池干什么?”

    莫燃道:“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处境还有资格反问吗,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回答,要么死。”

    那女人却道:“你说错了,难道我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莫燃笑道:“差不多也是这样不过,你既然这么狡猾,干什么不行,非要待在蜘蛛门?你刚刚的样子真是恶心极了。”

    那女人不屑道:“只有你这种没经历过噩梦的温室花朵才会说出这种话。”

    莫燃也哼笑一声,“既然如此”

    说着,灭神剑一动,莫燃冷漠的推开了她,那女人捂着脖子,还试图自救,可最终也只能瞪着狰狞的眼睛死不瞑目。

    那女人一死,剩下的五个女人都有点六神无主,纷纷往后退去,莫燃提着剑往前走去,几个女人却忽然喊道:“我知道血池在哪里!我带你去!”

    莫燃问道:“在哪?”

    几人同时抬手一指,可笑的是,五个人指的竟然不是一个方向,五人的脸色顿时精彩起来,也就瞬间的功夫,五人同时转身便走!莫燃很快便追上了两人,刚刚解决,一回头,却见唐烬把剩下的三个也已经杀了。

    莫燃落在地上,不由道:“你没留一个?”

    唐烬却笑道:“留了啊。”

    说着,唐烬将在角落装死的一个女人拎了起来,“说吧,血池在哪?”

    这人是唐烬一开始就拎出来的那个,她根本不明白唐烬为什么没有杀她,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是因为‘美色’,眼睁睁的看着莫燃和唐烬两个人就收割了这么多性命,她已经吓的浑身哆嗦起来,颤抖着说道:“我带、带你们去,你们放、放过我”

    唐烬只不疾不徐的说道:“带路。”

    明明他的语气那么漫不经心,那女人却吓的没有了再谈判的胆量,哆嗦着在前面带路。

    刚走几步,花良玉却忽然出现,他凑到莫燃跟前,好奇的问道:“你隐藏了修为吗?”

    莫燃摇了摇头。

    花良玉愣了一会,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落后了一截,忙快走了几步追了上去,脑海中却不由的回想着刚刚战斗时杀伐决断的莫燃,那是一个融火期的修者会有的模样吗

    离开了刚刚的放假之后,那个女人踉踉跄跄的在前面带路,越走越慢,莫燃催了几次之后,她更是吓的浑身虚软了。

    莫燃抽了抽嘴角,这女人穿着暴露,衣不蔽体又瑟瑟发抖的样子,看上去别提有多可怜了,若不是她已经领略过她们人不人兽不兽的模样,真要被她这我见犹怜的模样骗了。

    这时,那女人忽然跪在地上,痛苦着说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很快就会到了,我以前是神音派的弟子,两年前斗霊大会的时候被抓来蜘蛛门,我也不想出卖自己,可如果我不这样做就只有死路一条,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莫燃低头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女人,她声泪俱下,满是悲切,莫燃往前了一步,刚刚伸出手,那女人却猛的抬头,动作飞快的袭向莫燃!

    “莫燃!”唐烬叫了一声,竟有些慌乱,事情发生在瞬间,他看到了那儿女人手中闪着青光的东西,可她没想到莫燃会对她伸出手!

    “莫小姐!”花良玉也惊叫一声。

    而唐烬已经飞快的将跪在地上的女人打飞了出去,伸手抱住莫燃,紧张的盯着她。

    “咳咳”莫燃咳嗽了两声,几乎要窒息了,她一手端着,另一只手又被唐烬勒在了怀里,苦不堪言,只得咬牙道:“唐烬,你是猪脑子吗?”

    唐烬忽然看到了莫燃手中的东西,一把精致的匕首,匕首上面缠着一根泛着青光的蛛丝,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恍然意识到他抱得太紧了,瞬间松了力道,却没有放开,他转过莫燃的身体,一双蓝眸沉沉的望着她。

    莫燃本想再骂几句,可是被眼前之人面无表情的脸弄的一怔,他现在的脸色跟那天被她下了药之后的脸色有的一拼,风流的人板起脸来,真的很吓人

    到了嘴边的嘲讽顿时改口了,变成了解释,“她她只是诱我放松警惕而已,她是毒蛇,我、我又不是农夫”

    刚刚那女人说的也许是真的,悲切也可能是真的,可一心向恶的人,只是想不择手段的活而已,她明显是不敢继续往前走了,语气浪费时间,不如解决了她一了百了。

    唐烬依然盯着莫燃,眼眸中的蓝色深不见底,看的莫燃一阵奇怪,不至于吧她怎么说也是老江湖了

    可莫燃也许不明白,不管唐烬再了解莫燃,对她再放心,在危险发生的瞬间,那种害怕担心到大脑一片发白,浑身都在颤抖的感觉到底有多糟糕

    直到此刻,唐烬抱着莫燃,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莫燃的话,他只知道,怀中的温度是真实的,怀中的触感是真实的。

    那双眼睛慢慢柔和了下来,渐渐变得清澈,湛蓝,看着那双眼睛,似乎就能看到碧空如洗,百花盛开,生机勃勃,纯净的令人陷落。

    唐烬取下了莫燃手中的匕首,将那根蛛丝挑开,又将匕首还给莫燃。

    莫燃愣愣的,唐烬维持着那动作几秒钟之后莫燃才恍惚着把匕首收了起来,不太适应的说道:“你还是不要变来变去的了,我、我不习惯。”

    她是真不习惯,‘白麒麟’这三个字,一直贯穿着她重生之后的路,她先遇到了灭之麒麟,后遇到了唐烬,白麒麟已经一分为二,灭之麒麟满身死气,唐烬一直以人形出现,风流纨绔,以至于她已经忘了,白麒麟乃世间至纯至瑞之兽,拥有不可思议的生之力,能令万物复苏、人心向善

    她刚刚看到的蓝色,应该就是白麒麟眼中本该有的颜色吧

    唐烬放开了莫燃,可却捧起了莫燃的左手,反复的揉弄着,莫燃正搞不清楚唐烬这是在抽哪门子风的时候,却见他忽然把掌心覆盖在了莫燃的掌心。

    而很快,在他离开的时候,莫燃只觉得掌心一片冰凉,随意一道细长的眼睛忽然出现在她掌心,但那双眼睛幽幽的睁开眼的时候,莫燃不禁惊道:“你干什么唐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