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 破阵,围困
    莫燃心中疑惑,虽然她通知了鬼王他们,但是他们应该不会现在就破阵进来……虽然心中好奇,可莫燃不禁提高声音道:“刚刚还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不可能有人破得了湖心阵,这打脸是不是打的太快了?看来,今天想让你死的人很多呢。”

    巨塔心中也困惑不已,心绪有意思不稳,只要湖心阵在,归魂殿就一定能保住,可怎么会有人来强行破阵?巨塔顿时意识到,今天怕是自己失算了,蜘蛛门四殿真正的位置一直都隐藏的很好,防御也很保险,可如今却里外一同失守!

    “怎么回事?!”据他忽然阴森森的问。

    “会殿主,今天回到殿内的门徒都是我亲自过问的,绝对不会留下尾巴!”

    “就只有一小队门徒前去与云岚国的派来的人接触,但派去的是一个很有经验的门吏,如果对方有诈,他是一定不会把人带来的!”

    “来人我已经扣到了地牢,是一个融火期一层的修者,绝对不会出错!”

    几人相继说道,都是在阵法中的黑衣人,莫燃却是稍稍看了一眼最后说话的人,听他的声音,那人可不就是那个七殿主吗?他……显然没有说实话。

    她已经来着这么久了,那七殿主应该已经听出她的声音才对,可他却什么都没说!就连她是男是女都模糊了!想到之前他‘不小心’在地牢内透露的信息,莫燃不禁琢磨起来了,难道这个人真的在帮她?

    “一群废物!都说绝对没错,那这个女人是凭空变出来的不成!”那巨塔吼道。

    “为什么我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莫燃悠悠的问道。

    而那巨塔猛的吼道:“女人!我改变主意了,等到阵法一开,我必定第一个撕碎你!把你的尸体扒光了挂在归魂殿的殿门上!”

    莫燃还没说什么,唐烬却是冷笑一声,“你大可以说的更狠一点,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最后都会应验在你身上。”

    “好大的口气!”那巨塔吼道,他努力的平复着呼吸,而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强烈的震动!同时伴随着一阵轰响!半晌才停止!

    莫燃看了一眼唐烬,心想难不成真的有人把湖心阵给破了?

    而也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交出花家小儿和云岚国使者,否则就先移平这座沙漠之城。”

    那人分明还在殿外,可那声音却好像清晰的在耳边响起,莫燃微微惊了一瞬,如此远的距离却能将声音控制的如此恰到好处,此人的修为……必定不低!

    是他破阵的吗?他是来找花良玉和她的?这倒是更让她意外了,如果有人会来找,那不应该是花凌月先来吗?

    却见那巨塔猛的抬起了头,眼神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莫燃清楚的看到了那张遍布伤疤的脸上满是震惊,“你是……离心!”

    那浑厚的声音却是忽然笑了起来,显然也听到了巨塔的话,“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过去四百年,你这只老蜘蛛还没死,看来注定我离某来灭你这只蜘蛛啊。”

    巨塔脸上的表情顿时狰狞起来,其他人也有些躁动着,血红色的阵法有些不稳定的波动起来!他们现在被阵法笼罩着,动不了更走不出来,但只离心二字,便足以让所有人心神不宁了!

    莫燃也很诧异,离心竟然来了!有花凌月和唐玥薏在云都,怎么说都用不着离心出马啊!而且,离心既然来了,那花凌月和唐玥薏是坐镇云都了?

    他们之间是如何沟通的,莫燃当真是想不懂了……

    可就在她如此想的时候,却听一个女人轻蔑而慵懒的笑,“别是不敢出来了吧?”

    莫燃还来不及惊讶,紧接着便是另外一个简洁而干脆的声音,“良玉莫怕。”

    是唐玥薏和花凌月!

    莫燃这回真是无话可说了,这三个人竟然都来了!怪不得二话不说就破了蜘蛛门的湖心阵,他们今天是冲着归魂殿来的啊!这三人是想端了这个殿啊!

    只是他们三人却没有进来,要么是不屑踏入邪教之地,要么是并不清楚归魂殿内已经被清理过一遍了……

    看着那血红色的阵法不停的波动,莫燃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忽然转身便走。

    唐烬有些疑惑的跟了上去,而巨塔也威胁道:“现在怕了?告诉你,我巨塔今日必定先送你去死,你跑不了的!”

    莫燃却冷哼一声,“你先给自己想想遗言吧,今天过后,世界上再也没有巨塔这个人了。”

    莫燃沿着来路往出走,刚走了不远,唐烬挥出一道能量,隔空又将地上躺着的那个女人尸体托了起来,莫燃不禁道:“你干嘛揪着她不放?”

    唐烬手指连着一道能量,飞快的挖了那女儿的眼睛,又将她的脸划的面目全非,这才反手一推,那女人便直直的飞进了石门之中,恰逢血池的阵法已开,那女人不偏不倚的落进了血池之中!

    唐烬这才转身拉着莫燃一闪身便消失了,而在下一瞬,巨塔狰狞着脸色站在原地的时候,发现两人一点踪迹都没有了,不禁愤怒的挥出一拳!

    一人上前提醒,“殿主,接下来我们如何?”

    巨塔阴沉着脸,“离心、唐玥薏、花凌月,这三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归魂殿一定都在他们的神识之中,妄动不得,可他们多半不知道我殿内的真实情况,我先去会会三人,你们一部分跟着我,一部分留下清点殿内的门徒,同时给我找到刚刚那个女人!如果……归魂殿不保,你们各自伺机脱身!”

    一众黑衣人立刻拱手,而巨塔眼眸深深的在这些手下身上巡逻了一圈,最终钦点了留下的人和跟他出去的人,很快就分头走了。

    而出现在另外一边的莫燃,盯着唐烬,想到他刚刚那么变态的行为,眼神有点古怪,可唐烬却轻轻扭开了她的头,道:“她想挖你的眼睛,想划你的脸,还想把你扔进血池,虽然她死了,可还是不能原谅……”

    莫燃一顿,回想了一下,好像那女人是这么说过,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尤其是那些人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时候……

    “呵,刚刚不是还说要杀巨塔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唐烬转移了话题,莫燃顺着他的话道:“今天归魂殿的一切都发生的很奇怪……只有我跟花良玉在这里,花良玉没能力把消息传出去,而我也并不知道这里在什么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都没通知外界,可离心、花凌月、唐玥薏三个人却赶来了,这三人一起出马,不闹出点动静都对不起天下人对三人的关注,今天归魂殿必定完了,可依我看,这根本就是有人早就安排好的,有人想让归魂殿毁在离心、花凌月、唐玥薏三个人手中,我当然就不用白费力气了……”

    唐烬挑了挑眉,笑道:“你说的倒是头头是道,那你说说,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莫燃道:“当然是因为这样合理,身为蜘蛛门四殿之一,归魂殿被当今三个高人联手灭掉,是个人都会信。”

    唐烬又笑,“不如,你直接说此人是谁吧。”

    莫燃却不说话了,心中基本上有了清晰的答案。

    见她不语,唐烬凑近了点,“就是你的那个老相……识,血杀?”

    莫燃没说话,但算是默认了,虽然一直以来都没见到血杀,但是只有这样好像才说得通,血杀不会食言,他不会真的绑架花家的人,更不会贪图那两千个霊,也不会明知是她来的情况下还骗她。

    这一路她基本上没遇到什么阻碍,只能说,在她来的时候,蜘蛛门的障碍都被血杀清除过了,她只需杀到血池便是了……

    莫燃一点都不怀疑血杀有这样的能力,在华夏分别的时候,血杀的修为已经是历劫期一层,他的修为增长的太逆天,这期间或许又提升了也说不定,他在巨塔眼皮子底下做这些,完全能够把自己藏的很好。

    只是,莫燃不太明白血杀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也许也只有见到血杀时当面再问了……

    “你们……你们跑的太快了……”这时,却见花良玉气喘吁吁的出现,他扶着墙,纱帽上的纱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的,偶尔夹杂着几声咳嗽,可见刚刚那一同跑让他挺痛苦的。

    “你没出去找花凌月?”莫燃问道,这个时候连花家主都省略了。

    花良玉喘着气道:“早晚会见到的,现在出去说不定是找死,更何况……”

    说着说着却是打住了,莫燃问道:“更何况什么?”

    花良玉本想说更何况莫燃让他暂时别见花凌月,而唐烬更是直接警告他别想逃回花家了,他还怎么出去?心里转了一圈,最终却是道:“没什么,你是为了找我而进来的,我自然不能独自一人出去……”

    莫燃道:“那就一起出去。”

    说着便往前走去,巨塔好歹是地头蛇,又是历劫期的修者,应该不会太快就输给那三个人的,趁此机会,她先搜一搜这归魂殿也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