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 焚毁归魂殿
    ♂!

    232。就爱上 。。

    又战将近一个小时,才解决了那只血蜘蛛,离心挖出了它的妖丹,只是那妖丹之中的灵力也与众不同,就算再毒的妖兽,妖丹也是纯净的能量源,可血蜘蛛的妖丹却充满了煞气,可想而知,这妖丹中的能量根本不能被人或者妖兽所用。

    “把这家伙带回去吧,扔给兽宗,蜘蛛门竟然养出这么邪门的东西,让兽宗去费脑筋吧。”

    离心说道,三人飞身落在门口,看着几个年轻人,只有唐玥薏对莫燃多看了几眼,她是最清楚事情始末的,现在看到莫燃安然无恙,不禁说道:

    “人们都说进了蜘蛛门就跟进了地狱一样,我看也不尽然,不是有人完好无损的从里面出来了吗?”

    这是明着在指莫燃,离心和洛川顺着唐玥薏的视线看了看莫燃,而莫燃这个时候也没装糊涂,上前道:

    “晚辈莫燃见过三位前辈,今天晚辈本来是被投入了蜘蛛门的地牢,只是没想到今天是蜘蛛门血池开启的日子,只有两个人看守地牢,我和花良玉才侥幸逃出来。

    也多亏了三位前辈前来相救,否则晚辈今天可能命丧于此,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唐玥薏看了一眼白矖和他搀扶着的花良玉,笑吟吟的说道:“你的运气果然不凡,随随便便就撞上了蜘蛛门血祭的日子,而且防御如此薄弱,就连巨塔和血蜘蛛,也成功的躲过了,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只有驭物期的修为却还活的如此滋润了,原来全靠运气。”

    一番话说的莫燃无言以对,她看着唐玥薏,慢慢笑道:“那多谢唐家主指点了,我也总算知道我为什么作为云岚国的使者独自来到蜘蛛门换花良玉却大难不死了,原来是我运气好,呵呵……”

    莫燃又不是泥捏的,她不主动找麻烦,但是也不是任人扣帽子的,明知道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很奇怪,那全是血杀暗中运作的,可唐玥薏这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岂不是会把莫燃和蜘蛛门联想到一起?这锅她可不背。

    三言两语说明白了她的身份和所作所为,离心和洛川这才看了看莫燃,离心笑道:“原来你就是来救花良玉的人,有点胆色。”

    “前辈谬赞了。”莫燃不卑不亢的说道,惹的离心多看了两眼。

    莫燃也算是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风流皇帝,洛川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唐玥薏虽然修为上乘,但是作为唐家的掌舵人,一直都带着家主的气势,离心早已不在帝位,气息内敛,却别有一番气质,至于长相……一对细长的眼眶,的确有几分多情。

    唐玥薏始终站在距离离心比较远的位置,眼神语言都是零交流,虽然没有见面就打起来,但不友好绝对是真的。

    “去看看归魂殿的血池,血蜘蛛都死了,这归魂殿便叫他蜘蛛门开不下去罢!”离心说道。

    众人当然听离心的,又返回了殿内,走了不久之后,碰到了花凌月,花凌月那棺材一样的脸在见到他们时顿时变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在见到花良玉时就变了脸色,一言不发的提着剑走到了白矖面前。

    在看到花凌月的纱帽不见了之后眉心微微皱了皱,脱下了外衣,兜头罩在了花良玉身上,然后把花良玉抗在了自己肩上,他看了一眼莫燃,开口便道:

    “你想要什么谢礼?”

    莫燃本想说不需要什么谢礼的,再说她心里有鬼,花良玉被绑架也有她的原因,自然不会主动提什么,但是想到花凌月在朝天殿给她的下马威,今天这是来了血杀的地盘,若真的到了蜘蛛门的地盘上,她未必能全身而退。

    话音顿时一转,问道:“我想要什么花家主都能兑现吗?”

    花凌月面无表情,可眼神瞧着莫燃,莫燃站在他的右边,看到的正好是那只没有眼珠子的眼睛,白惨惨的一片我,有些瘆人,“你说的出口,我便兑现得了。”

    莫燃笑道:“我一点都不怀疑花家主的信誉,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惊魂还都未定,花公子也需要快些回去医治,等回到云都,我再告知花家主如何?”

    花凌月似乎笑了笑,但是那样诡异的眼睛配上并没什么温度的笑容,看上去并不美好,花凌月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随后向离心几人微微颔首道:“巨塔已死,良玉体弱,我便不陪几位去血池了,花某先行告辞。”

    离心几人自然不会拦着,便目送花凌月先带人走了。

    莫燃觉得有点可惜,她倒是想直接把花良玉弄回去,但是花凌月太不好搞定,只好再花一些心思了。

    倒是离心,忽然看着莫燃笑了笑,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了,那看穿她似的一笑,着实让莫燃有点摸不着头脑。

    一路上他们当然见到了之前打斗过的痕迹,别的还不算什么,但是水池那死的人不少,而且修为都不低,离心和洛川看莫燃的眼神便有点意味深长了。

    再到血池门口那两只小了许多的血蜘蛛,还有死在血池内的几百门徒,修为不等,但驭物期和元婴期的修者也有上百,就这样毫无反抗一般的死了,就算是淡定如离心几人,也相当诧异。

    一下子杀了这么多门徒,怪不得归魂殿空了!离心指着那些尸体问莫燃:“这些人也都是你杀的?”

    莫燃点头,“我来时他们都在修炼,并无还手之力,说来并没有费多少力气。”

    莫燃算是解释过了,她可不是单挑了这么多人,可离心和洛川还是对视一眼,离心背着手在一堆尸体中走上台阶,同时道:“小姑娘谦虚了,水池那些女人修为不俗,还有门口那两只血蜘蛛,都不是简单的关卡,你能走到这里已经不易。

    世人都不知道血池是个什么样子,就算进来了,也断然不敢轻举妄动,你却当机立断的杀了这多人,若没有实力怎敢如此?呵呵,小姑娘师从何处?”

    被当世第一高手夸了,这该是无上的荣耀吧……莫燃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装傻充愣了,毕竟她也要解释归魂殿这么多人是怎么死的,况且该展示实力的时候也不能犹豫。

    莫燃道:“回前辈,晚辈的功法乃是家传,修为也是家中长辈指点,未曾拜师学艺过。”

    “哦?”离心诧异回眸,“那你家在何处?”

    莫燃稍稍低下头,“本来在沧月国,但是如今已经迁往云都。”

    前半句自然是假的,但是后半句却是真的,莫云枫他们醒了之后莫燃就真的有家了,现在他们都在云都,她的家自然也在云都了。

    离心不禁笑道:“我沧月国这是痛失人才啊。”

    说罢没声了,负手绕着那偌大的血池观察,倒是洛川一抚胡须,笑呵呵的对莫燃道:“小姑娘,玉不琢不成器,你天分如此之高,几个月后各大门派收徒,想必一定会考虑天一门吧?”

    莫燃有点意外的看向洛川,老头子一脸笑容,倒是很和蔼的样子,没有传闻中那般凶神恶煞,只是这相当于直接命令她去天一门的话,还真有点不符合一派掌门的威严。

    莫燃在稍微一愣之后马上道:“那是当然!天一门乃六大门派中的翘楚,我若求学,自然首选天一门。”

    老头子似乎挺满意,笑道:“放心吧,以你的天分,要进天一门肯定没有问题。”说着,他忽然指了指身边跟着的厉鸣犴,“那不如先认识认识吧,也许以后他就是你的师兄了,厉鸣犴……鸣犴,日后收徒之时,你记得多多关照这位小姑娘。”

    莫燃对老头子一厢情愿的热情有点不知所措了,你一个不灭期的高阶修者,高冷一点,不理她该多好,竟然还强行收徒,若是几个月后她不去天一门,岂不是得罪了他?

    而厉鸣犴,抱着一把剑始终都是那般吊儿郎当的模样,从这次见到莫燃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似的,此时被自家师傅推上来,也只不咸不淡的叫了一声,“小师妹。”

    莫燃抬头看他,却见他嘴角轻撇,有点嘲讽的感觉,当初莫燃跟厉鸣犴相识就是在华夏的天一门,那时莫燃还真是厉鸣犴的师妹……

    莫燃硬着头皮道:“不敢当。”

    洛川却在一旁笑的相当满意,好像天一门这个新徒弟是没跑了一样。

    结束了尴尬的介绍,洛川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离心唤去了,莫燃满头黑线的站在一旁,反正有那三个人在就没她什么事,但是莫燃却忍不住的琢磨起这三个人了,传说果然不靠谱,真正见到的时候,一个人一个样……

    离心、洛川、唐玥薏三人联手把血池个毁了,血池中间的那个红色的石雕血蜘蛛破碎的时候,血池内的鲜血忽然下降!十几米深的血池最后空空如也,几人仔细一看,才发现血池的确连着外面的湖水,现在整池的水都被染成了浓稠的猩红色。

    水池中隐藏的那些小蜘蛛都漂浮了起来,活跃在那猩红的水中。

    巨塔死了,归魂殿的门徒也都死了,归魂殿的圣物同样死了,归魂殿算是彻底完了,最后他们在离开的时候还放了一把火,彻底烧了归魂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