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 云浅
    莫燃真的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她是真没想到苏雨夜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而且,都已近过去这么长时间,苏雨夜说喜欢她,还真不是说着玩的?

    而在苏雨夜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的神色也精彩的很,看苏雨夜都有些意味深长,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就算是心照不宣的事情,苏雨夜如此明白的说出来,难道没考虑过会不会引起众怒?

    他们对莫燃是没辙了,只能惯着,等着,可对情敌有办法啊,起码找找茬撒撒气还是可以的

    莫燃瞪着苏雨夜,正觉得尴尬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东西跳上了她的腿,紧接着一声奶声奶气的“麻麻”叫的她手浑身都是一抖,低头一看,却见一对红红的眼睛正望着她,蔓延的好奇和欢喜,很快便蹦到了桌子上。

    小家伙真的很小,像是一个刚刚足月的婴儿,只是看样子却灵活的很了,而且,已经长了一头浓密的头发,比他的身体都要长,用一根绳子扎了起来,小小的长衫穿在小家伙身上很是可爱。

    “你叫我什么?”莫燃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暂时忘了苏雨夜。

    而小家伙马上又叫了一声,“麻麻!”

    瞧着小家伙一脸灿烂的笑,莫燃下意识的看了看张恪,那小家伙可不是人类,她也不可能凭空冒出一个儿子,那是只龙鱼,应该就是张恪曾经救下的那只,没想到已经破壳了。

    而且,这只小龙鱼已经有一百零二星的修为了,看来是继承了她母亲的修为,才这么小就已经化形了。

    “这是你捡的那个龙鱼?”莫燃问道。

    张恪点了点头,而那只小龙鱼在莫燃和张恪之间来回看了看,睁着一双天真的红色眼睛,似乎在努力理解两个大人在交流什么。

    莫燃感觉到众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她,尤其是她爹爹,那眼神满是询问,她赶紧道:“爹爹,这可不是我儿子,他是一只龙鱼,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化形了!”

    莫云枫刚刚的确是吃了一惊,此时问道:“他真不是我外孙?”

    莫燃哭笑不得,“当然不是!爹爹,要有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告诉你吗?”

    而这是白矖也道:“我可以证明,主人说的是真的。”

    张恪看了一眼白矖,然后淡淡的说道:“我也可以证明。”

    不知道这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戳中了众人的哪根神经,鬼王也道:“小燃的孩子怎么会是一条鱼呢?我也可以证明的。”

    唐烬拖着下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有点不真实,然后道:“没错,莫燃的孩子肯定不能使一条鱼。”

    莫燃刚开始还以为这些人真是热心的帮她解释,可越听感觉越不对劲,她一拍桌子,成功的打断了差点演变成的‘联名证词’,不可思议的看了看众人。

    所以这些禽兽的重点在哪里?她的孩子不会是一条鱼,那应该是蛇吗?是孔雀吗?还是说长着翅膀的不明飞行物,还是说应该是麒麟才对?!

    你们瞎证明什么?越说越乱!

    “麻麻”这时,那小龙鱼却是弱弱的唤了一声,他虽然听不太懂这些大人在说什么,但是他感觉到了莫燃的不悦,那红色的眼睛里有点失落,难道是麻麻不喜欢他?

    小龙鱼求救的看了看张恪,霸霸明明说麻麻看到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张恪抱起了那只小龙鱼,不由分说的塞进了莫燃的怀里,他道:“上个月就破壳了,还没有名字,他是你救下的,你看着办吧。”

    莫燃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恪,“老龙鱼可是让你养的!”

    张恪却道:“养大就行了,她又不会来验收。”

    “你可真行”莫燃道,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龙鱼,记得他还是个龙鱼蛋的时候活跃的有点过头,成天蹦来蹦去的,现在却这么乖巧,难道才出生一个月,就被张恪的淫威吓成这样了?

    莫燃对付小孩已经有点经验了,她摸了摸龙鱼的的头,小家伙立马笑了,小孩的情绪变的很快,在感受到莫燃的关心之后顿时没有刚才那么戒备了,一张嘴,“啵”的一声,吐出一个圆润的泡泡。

    莫燃顿时想起了还在三藤戒里睡大觉的另一只龙鱼,忽然不那么犯愁了,这两只龙鱼起码有个伴了。

    “给我抱、抱一下。”莫云枫忽然说道,看着自家女儿抱着小孩的样子,心里有点微妙,这要真是他外孙,那会是什么感觉

    莫燃正要把龙鱼递过去,可小家伙却一下子跳到了张恪怀里,口中喊了一声“霸霸”,似乎不愿意让莫云枫道抱。

    而莫云枫也收回了手,刚刚那点幻象立马破灭了,果然不靠谱,他爹时刻提醒自己,这已经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那小家伙看着挺可爱,可他已经是个一百多星的妖兽了,不是什么普通小孩,否则也不能这么灵活的跳来跳去了。

    而莫燃现在也不淡定了,她被忽然叫了麻麻也就算了,这小龙鱼乱叫什么,叫张恪霸霸?莫燃顿时觉得头疼无比,一个小龙鱼能懂什么?肯定是张恪教的啊!

    莫燃一整晚都在想着赶紧回来,可真回来了,却比在皇宫里还累,这都什么啊?能不能让人消停会

    早饭过后,莫燃去见了莫十一,也算暂时躲开了那些个让她窒息的男人们,虽然三个女人一台戏,可男人多了也都是戏,莫燃头一回认真的思考,她家里的男人是不是太多了?

    一路想了些有的没的,进了安顿莫十一的院子之后,莫燃顿时收回了飘忽的神智,一进拱门便看到蹲在正屋门口的两个人,正在无聊的画圈圈,不用想也是西西北北了。

    “门主大哥!”

    “门主大哥!”

    两人跳起来异口同声的喊道,两项略显呆滞的眼睛里放着光,似乎在惊喜血杀的出现,一人快速道:

    “门主大哥你可算来了,我和西西有听你的话,按时把莫先生送到这里来,但是他还是快死了。”

    西西也道:“门主大哥,莫先生要等着见你。”

    两人陈述着,他们对死的概念很模糊,因为他们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生活中最常见的也是死人,他们似乎并不能理解莫十一的死对血杀会有什么影响,只是一心想着完成好他吩咐的事情。

    可在他们说完之后,血杀却步履匆匆的进了房间。

    “门主大哥是不是不高兴?他都没有发现,我才是西西。”西西说道,两人平时很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可血杀刚才看都没看他们俩。

    “是不是我们做错什么了?”北北也道。

    两章一模一样的脸互相望着,可并没有从彼此那里得到答案。

    莫燃走过去道:“你们两个去别的地方玩吧,血杀很担心莫先生,没空陪你们玩。”

    西西北北看向莫燃,西西似懂非懂的说道:“我很北北也不想让莫先生死,可是我们两个救不了他。”

    莫燃笑了笑,安慰他俩道:“你们门主大哥知道你们两个尽力了,不会生你们的气的,乖,你们去别的地方玩,不用多想,但记住别被云都的修者抓住。”

    西西北北这才点了点头,“嘿嘿,他们才抓不住我们”

    说着,两人先后闪身消失了。

    莫燃走进房间,却见血杀坐在床前,周身的气息收敛的很干净,像是怕刺激道莫十一,因为此刻的莫十一修为几近于无,形容枯槁,瘦的简直快脱相了

    莫燃见到此刻的莫十一也吓了一跳,从血杀之前的描述中她并没有意识到莫十一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了!怪不得西西和北北会说他快死了,原来真的只剩一口气了

    似乎察觉到了莫燃的存在,莫十一睁开了眼睛,曾经那双满是英雄气的眼睛、此刻却昏黄着,像是随时可能熄灭的灯,他看到了莫燃,然后肯定的道:

    “你就是莫燃。”

    莫燃连忙点头,也走到床前,“十一爷爷,我就是莫燃,疯老九很快就到了。”

    莫十一昏暗的眼睛稍稍亮了一瞬,不知道是因为莫燃的一声“十一爷爷”,还是因为听到疯老九很快就能赶到的话。

    只见莫十一喘息了一下然后道:“你还是修炼了”顿了顿,然后说了一声“好”。

    他似乎没什么力气说太多的话了,短短几个字就要休息好半天,而血杀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莫燃看了看他,虽然那张黑色的面具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可莫燃还是察觉到了那微妙的伤感,有些沉闷。

    正在这时,空气中传来一丝波动,很快,唐烬手里提着一个小孩出现在房间,而那小孩正是离巳。

    “可以放老头子下来了吧!现在嚣张了?忘了当初老头儿我在八卦仙山怎么给你开小灶了是吧?”离巳絮絮叨叨的说着,那声音却是清脆的童音。

    在他们刚出现的时候,莫十一便挣扎着想起来,被莫燃和血杀按住了,而离巳也一瞬间闪身坐在了床上。

    一老一小相互看了一会,离巳先叹了口气,“老十一,你不用多说,我都知道怎么回事。”

    莫十一眨了眨昏黄的眼睛,似乎有点激动,而离巳轻轻按住他的肩膀,道:“当年你离开莫家村之后,我知道你去了哪里,你无非是想找到去须弥界的路,我想等着你自己撞了南墙再回去,没想到你却是另一番际遇,这大概就是天意”

    说着,离巳看了一眼血杀,一个半大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换做平时,怎么看都会觉得怪异,可是流淌在空气中的伤感却骗不了人,这是两个深谙世事的灵魂之间的对话。

    “老九”莫十一唤道,然后慢慢道:“莫家会回归的,对、对吧?”

    莫十一的眼睛发亮,枯瘦的脖子上绷起了一根根的经络,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分出这样的话,也万分期待着疯老九给他的回答,离巳却沉默了一会。

    莫燃看着都有些揪心,那仿佛是莫十一最后的心愿一般,就不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吗?

    半晌,离巳才道:“会的,一定会的!”

    莫十一顿时放松了许多,可也就是这一放松,口中顿时涌出许多鲜血,血杀竟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莫先生”

    莫十一撑着最后一口气,睁眼看了看莫燃,莫燃急忙凑了上去,而莫十一抓着血杀的手慢慢放到了莫燃手里,他道:“孩子,看、看好云、云浅”

    一瞬间,莫燃好像什么都明白了,莫十一声音虽然低,可她还是挺清楚了,云浅这个名字,不就是云岚国皇后的第一个孩子吗?也是传说中皇宫中的禁忌、第一个太子!

    那么,传说果然是有部分可信的,起码,血杀的确是魔族,而且,他今天早晨要杀五皇子的行为也立马有了根据!

    “莫先生!”血杀有些压抑的声音唤回了莫燃的神智,她垂眸一看,却见莫十一已经没了气息。

    疯老九叹了口气,明明在一个小孩子的壳子里,却很老成的背着手出去了,莫燃却是站在原地许久,血杀静静的,莫燃也不说话。

    直到许久过后,血杀道:“那年被皇宫的暗卫追杀,偌大的须弥界,没有母亲和我的容身之地,母亲冒险带着我进了界面裂缝,到了华夏,只是那时我还小,为了保护我不被界面裂缝撕碎,母亲折损了不少的修为。

    可到了华夏也没有摆脱杀手的追杀,母亲把她的修为给了我,她死在那些人的手里,是莫先生救了我,陪我走了十二年。”

    他讲述的很平静,可莫燃却能感同身受,在那种环境下的绝望,绝对不会如此轻描淡写。

    她初见血杀时只觉得那个男人像一个没有感情的野兽,他能徒手撕碎所有的人,却也能留着一双干净的手伸向莫十一,如今看来,血杀步步为营、杀伐决断,野兽的外衣下却藏着一颗温热的心,有血有肉。

    莫十一的死对他来说,远比她想象的伤感

    半晌都说不出什么话来,此刻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最后,莫燃轻轻碰了碰血杀的肩膀,留下一句话然后出去了,她说:“十一爷爷让我看着你,我答应他了。”

    在门口看到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栏杆上的离巳,拄着小脑海一脸的沉重,莫燃刚站定,离巳便道:“这就是莫家人,骨子里都想着重振莫家,即便他们根本不清楚莫家当年到底有多辉煌莫燃,如果我还有一点点犹豫,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也没理由犹豫了,否则,莫家人也许都会死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