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提条件
    第二天一早莫燃就进了宫,云曜正在有条不紊的主持斗霊大会的事宜,现在的须弥界,只要不是孤陋寡闻的修者,都已经知道了离心、洛川等几大顶尖强者都到了云都。

    这些天云都的修者蠢蠢欲动,斗霊大会还没开始,广场上已经自行组织过好几场了,而且关于今年都斗霊大会的胜出者,在私下都已经有了许多传言,赌坊更是已经早早开设了赌局,只莫燃所知道的人就有云岚国二皇子云毅,七彩雪狼佣兵团的少主敖放、银色闪电佣兵团的副团长展擎、席泽城城主临野、兽宗风修永和离战星、花家天才花如君。

    还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莫燃却是只闻其名不识其面了。

    云曜好像在忙碌中找到了节奏,这些天虽然忙的脚不沾地,但已经能够妥善处理、处变不惊了,再说了,莫燃不在的时候唐甜一直在充当他的左右手,处理起这些琐事,唐甜显然比莫燃更手到擒来。

    莫燃去见云曜的时候他正面对着一大堆的折子发呆,直到莫燃故意咳嗽了一声云曜才惊醒一般正襟危坐,在看到来人是莫燃的时候,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不自在的样子,“莫燃你来了啊”

    “在想什么呢?”莫燃不由的问道。

    “没、没想什么啊”云曜支支吾吾的说道。

    莫燃不由的笑道:“十一,你可一点都不会说谎,说谎的时候眼睛不能乱眨,也不能结巴,眼睛要直视我,还要笑。”

    云曜却道:“我也不是对谁都如此,若是面对外人,你说的那些我也会。”

    莫燃挑了挑眉,忽然道:“那你该不会是在想花家的那个小天才?”

    莫燃话音刚落,云曜脸上飞快的浮起一抹可疑的红晕,急忙否认,“关她什么事啊?你怎么忽、忽然提起她了!”

    莫燃不由的笑了,云曜表现的太明显了,根本不用猜,这个年纪的少年,一脸放松和失神,除了那个让他一见钟情的花如君,莫燃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云曜被莫燃的笑弄的尴尬不已,想解释却越解释越乱,最后还是莫燃看他窘迫的样子,主动开口道,“喜欢便喜欢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趁她最近都在云都,你多去找她玩就是了。”

    云曜看着莫燃,半晌却是沮丧的往后一靠,“她似乎并不喜欢我,我抽空去找过她,可她都不见我,后来我也没时间去了”

    莫燃一顿,看清了云曜眉宇间的失落,想着他现在正在监国,确实不是想什么时候玩就能玩的。

    虽然莫燃是开云曜的玩笑,可是一个少年情窦初开这种事情,她还真出不上主意,正沉默着,却听云曜又道:“我只是想亲近她而已,从小到大我宫中都不敢留宫女,也没有宫女敢来我宫中,生怕惹祸上身。

    我没怎么跟女孩子玩过,可花如君很特别,她很厉害,也很大胆,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我跟她玩肯定不会被父皇教训

    不过花如君好像因为她哥哥的事情对我很有成见,现在见都不愿意见我,莫燃,女孩子都这么任性吗?”

    莫燃看着云曜,没想到云曜是这么想的,只是她挑了挑眉,这话她要怎么接?她虽然不是孩子了,可她要站在她的角度告诉云曜该怎么跟女孩子相处吗?

    过了一会,见云曜迷茫又执着的态度,莫燃只得说道:“对待任性的女孩子”看着云曜的眼神亮了起来,莫燃继续顿了顿继续道:“你就要有长远准备,找她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一百次”

    云曜顿时问道:“她不会觉得我烦吗?”

    莫燃道:“那就要你动脑经了啊,想一些她不会烦的理由。”

    云曜想了一会,似乎觉得有道理,忽然笑了,“你说得对,我前两次去确实太突兀了,而且听说花良玉还病着,我真是笨”

    听到花良玉的消息,莫燃忽然道:“花良玉还病着吗?”

    云曜道:“是啊,但是我也没见到他。”

    莫燃又道:“要不这样吧,今天我跟你去一趟,去看看花良玉,你也去看看花如君。”

    云曜下意识道:“我前天专门去了,可花家人只说花良玉在养病,不宜见客。”

    莫燃却笑道:“你今天带着我去,不要用平辈的身份去看,就以云岚国太子的身份去,就说是专门去帮忙医治花良玉的。”

    云曜一顿,忽然大笑抚掌,“哈哈,对啊!我怎么忘了,莫燃你可是七品炼药师啊!就算是他花家,也不见得有你这么厉害的药师!”

    莫燃和云曜当即去了驿馆,这驿馆莫燃以前也来过一次的,上次还只有沧月国太子夫妇,不若现在这般热闹,现在沧月国和雪霁国来的王族和几个世家都下榻在这里。

    花家的人在看到云曜穿着朝服就过来显的有点犹豫,而云曜当做没看见一般直接道:“你去通报一声,就说本太子带着七品药师前来看望花公子。”

    闻言,那人惊奇的看了看莫燃,因为云曜身边跟着的只有莫燃,莫非她就是那个七品炼丹师?说实话,七品炼丹师比太子的名号可好用多了,就算是庞大如花家,也不会轻易怠慢。

    那人忙带路去了,而早有人匆匆跑进去通报了。

    云曜一边走一边忍不住感慨,“我要学的东西果然还有很多”

    莫燃不由的看了他一眼,“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云曜笑了笑,“听到你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就是很踏实。”

    莫燃趁着空闲问道:“这些天你的那些哥哥们还安分吗?”

    云曜皱了皱眉道:“安分,特别安分,我都有点奇怪了,那几天五哥一直明嘲暗讽我不参加斗霊大会,想用激将法让我参加,可这两天忽然没动静了,上朝的时候也不怎么说话了,我还正弄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呢”

    莫燃挑了挑眉,这倒确实奇怪了,虽然不知道云韦是收敛了还是在暗地里筹备着什么,但她基本上可以肯定,他转变态度一定跟那天晚上她和血杀先后威胁有关系

    两人在前厅稍坐片刻之后,只听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既然是炼丹师,为何不直接请来?简直无礼!”

    随后便听到一个男子认错的声音,很快,少女大步走来,虽然小小年纪,却行走如风,颇有几分潇洒了,来人正是花如君。

    在见到云曜之后,花如君草草行了个礼,很快便看向莫燃,脸上的尊敬在看清莫燃时顿时变了,脱口道:“怎么是你?”顿了顿,她不怎么相信的问道:“莫非你就是那个七品炼丹师?”

    云曜倒是没在意花如君的态度,上前道:“花小姐,莫燃的确是七品炼丹师。”

    花如君还是不信,“你的丹师徽章呢?”

    炼丹师都会在炼丹工会注册等级徽章,因为炼丹工会在须弥界是最权威的炼丹机构,没人可以造假。

    莫燃当然没有什么徽章,而且七品丹师的身份也是假的,可她骗人是一回事,被人质疑是另一回事,瞧着比她低了一个头的花如君如此自傲的态度,莫燃嘴角一翘,笑的有点讽刺。

    “花小姐,我没有听错吧?你让我带着徽章招摇过市?”

    虽然丹师的确有认证的徽章,可一个七品丹师又不是满大街都有的,三国之内都是屈指可数,口碑比徽章还要好用,花如君若是不知道,那只能怪她孤陋寡闻了,而她开这样的口,就是瞧不起人了。

    枉费莫燃刚刚还想着,花如君虽然任性,但很识大体,可现在看来,更像个不讲理的小孩。

    不等花如君接话,莫燃继续道:“呵呵,徽章我还真的没有,花家的门槛我是进不了了,我这就走,十一也走吧,你不是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吗?花良玉的病不看也罢,都是十几年的旧病了,好药吃不得,普通的药也没效果,左不过是等死罢了,我早就说过,你不必惦记这件事了,你我已经救过花良玉一次了,花家不念我们的情,你这回死心了吧?”

    云曜有点茫然的跟着莫燃往出走,可还没走出前厅,便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二位留步。”

    莫燃站定,回身看去,却见花凌月从堂后走出,不知道是早就来了,还是恰好赶到,总之,他听到了莫燃的话,眼神看向莫燃,开门见山的问:

    “听你的意思,你知道如何医治良玉?”

    莫燃不语,若是换做旁人,见到花凌月,可能瞬间一切坚持都没有了,可莫燃却不疾不徐道:“是。”

    花凌月微微眯着眼睛,早在第一次见莫燃的时候就觉得她很不简单,这等从容不迫的气质,可不是见过世面就能炼出来的,除非她是傻子,否则修者对于强者的畏惧是天生的,可显然她不可能是傻子那么,有可能相反,她是绝顶聪明!

    聪明也好,他不用多费口舌,便又道:“你想要什么条件?才肯医治良玉?”

    莫燃顿时笑了,“花家主,你这是第二次许我条件了,在归魂殿的时候,你已经许过一次了,这个花家主应该不会忘记吧?”

    花凌月道:“当然,你现在就可以一起提。”

    莫燃当真沉吟片刻,然后道:“好,我也不喜欢拖拖拉拉,我现在就提,不过,我只要一个条件,说实话花良玉的病我也很好奇,医治他是云曜拜托我的,所以我不要你花家主什么。

    而上次的条件嘛斗霊大会期间,我希望花家主能够保护云曜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也许还得劳烦花家主亲自出手。”

    “莫燃!你在说什么!”闻言,最惊讶的当然是云曜了,跟花凌月这样的高人要一个条件,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也许从此飞黄腾达了也说不定!可莫燃竟然只是让他保护他?

    莫燃看了看云曜,示意他稍安勿躁。

    而花凌月端详了莫燃一会,那只纯白的眼球看着人的时候很是诡异,可莫燃丝毫没有异样,淡定的等着他的回复。

    半晌,花凌月略带轻蔑的说道:“第一,你只有一次机会,反悔无用,第二,你若医不好良玉,我会让你死。”

    莫燃撇了撇嘴,并没有被他的威胁吓到,更不觉得失去这样一次‘抱大腿’的机会有什么可惜,花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她可不打算抱着,花凌月明显看不起她,强行贴上去也只是热脸贴冷屁股而已。

    可斗霊大会期间说不准会出什么意外,她没有明面上可以活动的人,宫里的人也靠不上,说实在的,拜托花凌月保护云曜比她暗中派人要好用多了。

    若是让花凌月为她做什么事情,他就算做了也是施舍,可若是为云曜做些什么,也算不得他花家‘纡尊降贵’。

    她退一步,既是不屑,也是成全,更是不为自己树敌,何乐而不为?

    想着,莫燃低笑了一声,“花家主,我说出口的话,从来不会反悔,至于花公子的病您这么说,我倒是不敢医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