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 躺在我身上
    江潮转着酒杯,嘴角噙着一抹笑,慢慢道:“这个世界上,也许很多东西是不能比较的,我对你的感情也许你觉得重了,也许你觉得还不起了,可在我看来,如果不能陪你,也许才是我的末日。”

    莫燃愣愣的看着江潮,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惊到了。

    过了一会,江潮倾身,一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却是捏着莫燃的下巴,故作轻挑的左右看了看,半晌笑了一声,“以前当真没有发现你这么招蜂引蝶,也没有发现我否则早点让你成了我的女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现在这么多情敌。”

    莫燃的脑瓜子机械的跟着江潮的手转,可此时却瞪大了双眼,显然是听懂了江潮的话,她断断续续的说道:“江、江潮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不不不,不用再说了,我们喝酒吧。”

    说着,莫燃摸索着去拿酒壶,可手中不稳,差点摔了,还是江潮接了过去,不疾不徐的给自己倒了酒,却没有再给莫燃添,莫燃眼看着他惬意的干了,正想说他这是看不起她吗?

    却不妨江潮半跪了起来,捏着她的下巴忽然凑近,那张俊美的脸瞬间放大,莫燃只觉唇上一热,嘴唇被一根舌头撬开,温热的酒被渡了过来,腥辣的液体到了喉咙,偏偏江潮的舌头还流连在她口中搅动,‘咕咚——’,她只能将酒咽下。

    还没来得及感受腥辣的感觉,就被那越来越热烈的吻扰乱了思绪。

    “嗯”莫燃轻轻呻吟一声,身体热的厉害,这个吻又时轻时重的挑逗着她此时异常放松的神经和敏感的身体,江潮低垂着眼眸,眼角的泪痣似乎不再那么清冽,隐约有些暗沉,那双清淡的眸子也变的浑浊起来,幽幽的望不到底。

    听到那一声撩人的呻吟,江潮忽然抱住了莫燃的腰肢,稍一用力便把她从对面抱到了自己腿上,长袖铺开,他吻的愈发深入,愈发缠绵,而莫燃在被移动的时候短暂的清醒也很快又消失在了这用力而深情的一吻中。

    莫燃的手不自觉的爬山了江潮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喝的酒太多了,连心脏都灼烧着,呼吸急促,有些口干舌燥,她下意识的回应起来,纠缠着江潮的舌尖起舞,而江潮一震,不知道为何忽然吻的凶悍起来,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衣带轻解,外衣被退了下去,莫燃不知道何时被放在榻上,江潮的手生涩而温柔的探索着,他的唇终于离开莫燃的唇,沿着那天鹅般的颈印下一个个湿热的吻。

    莫燃喘着气,视线中出现一片火红的色泽,模糊的脑袋在过了好久才想起来,那是龙殒之焱的结晶,而她今天晚上是来找江潮喝酒的。

    “江、江潮”莫燃唤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江潮正剥下了她的里衣,浑圆莹润的肩膀和美好的**展现在自己眼前,江潮咬上肚兜上那根纤细的丝带,鼻子里似有若无的应了一声。

    却听莫燃又道:“不要”

    那差点解开的蝴蝶结停在了下来,江潮的动作也都骤然停下,过了一会才撑起身体,幽深的眼睛眼睛望着莫燃,那张脸有些紧绷,“为什么?”

    莫燃看着他,不躲不闪,甚至没介意自己现在几乎不着寸缕,苦笑道:“我害怕。”

    是的,她害怕,害怕失去这个知己,害怕越过这道禁忌,她和江潮就再也不是从前了,更害怕爱情经不起风吹雨打,到那时,她就真的失去江潮了,彻彻底底的。

    江潮眼神暗了暗,他俯身在莫燃的眼睛上亲了亲,“害怕我离开你?”

    莫燃的心口没来由的疼,她只是害怕,迷糊的脑袋里划过白矖的身影,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潮,却还是觉得视线模糊的很。

    江潮伸出舌头,舔过她眼角的泪水,原来她什么时候哭了吗?

    “这么不愿意吗?”江潮问道。

    莫燃想说不是,可怎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闭紧了眼睛,任凭心中狂乱的思绪发酵,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是江潮咬了她,紧接着又是轻轻的一吻,极尽珍重,刚刚被脱下去的衣服又被一件件的穿了回来,直到穿好了所有的衣服,江潮把莫燃拉了起来。

    “我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求欢,但是被拒绝了。”江潮支着一条腿,淡淡的说道。

    莫燃睁开眼睛看他,“一定是她有问题,竟然你拒绝这么完美的你。”

    江潮点了点头,“她还不够爱我,但我可以等,等到她甘愿躺在我身下为止。”

    莫燃苦笑一声,“万一她做不到呢?”

    江潮明知故问:“做不到什么?”

    莫燃道:“躺在你身下。”

    江潮眉毛一挑,笑道:“那就躺在我身上。”

    莫燃一怔,心中五味杂陈。

    两人差点擦枪走火,可却在关键时刻停了,而且好像没有发生过那么香艳的插曲一样,两人接着喝酒,只是之后那空气中却始终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苦涩。

    有心事的人更易喝醉,以至于没人劝酒,莫燃也把自己喝趴下了。

    江潮看着趴在桌子上已经熟睡的莫燃,轻笑一声,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盖了上去,自己则是又喝了许久,看着窗外皓月当空,低声呢喃,“我怎么会让你做不愿意的事?一点点都不可能”

    说罢,江潮走过去抱起了莫燃,在她熟睡的脸颊吻了吻,“我要等你毫无顾虑的爱我,我等得起”

    可他是人不是神,伤心了也会疼

    江潮抱着莫燃出门的时候,宣洺好像知道他要走了一般适时的出现了,他好奇的看了一眼被江潮抱在怀里的莫燃,却没有多问,只是道:“江潮大哥,你要走了吗?”

    江潮点了点头,“这里就交给你了,文柏师兄来了之后让他把屋里的东西带走。”

    宣洺下意识道:“什么东西?”

    江潮道:“他知道是什么东西,顺便告诉他,我不需要,我会亲自去取的。”

    宣洺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迷迷糊糊的点头了,反正他原话转达就是了,一直看着江潮抱着莫燃走远了,宣洺才收回视线,心想着那个女子跟江潮大哥的关系果然很不一般

    北苑已经一片黑暗,江潮直接送莫燃回了她的房间,帮她脱掉鞋子和外衣,盖了一床薄被,才慢慢退了出来。

    关好门一转身便看到幽灵一般出现的鬼王,鬼王堵在门口,两人没什么交流,一个不让,另一个人也不退,许久,鬼王才掀起眼皮,懒散的看了一眼江潮,“你可真是个君子。”

    那带笑的声音,听不出是什么情绪,也不知道是夸还是贬,江潮只是淡笑着回应,“过奖了。”

    莫燃似乎太低估众人对她的关注了,她自以为没惊动任何人的‘逃跑’殊不知就跟掩耳盗铃似的,这一整晚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多少人跟着没睡,反正现在都能放心了,只是某个罪魁祸首现在已经睡的天昏地暗了。

    莫燃应该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处境,其他男人们则更清楚,在发现莫燃偷偷出去‘约会’的对象是江潮的时候都在忍不住的紧张,毕竟这些人心里都清楚,莫燃估计对江潮没什么抵抗力,如果江潮真的对莫燃做点什么,那他们真的只能咽下这口老血了

    只是,鬼王看着江潮,第一次发现他的对手并非那么简单

    莫燃这一觉并没有睡的太过,第二天早饭的时候便醒了,刚醒后坐在床上,宿醉后脑子里还有些迟钝,过了好一会才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天哪”莫燃抓着自己的头发,顿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果然是酒壮怂人胆,她江潮天哪让她醉死算了

    过了许久,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莫燃才慢吞吞的下了床,穿好衣服开了门,却见苏雨夜衣着整齐的站在门口,墨绿色的军装穿的一丝不苟,过于高大的个子在莫燃身前投下人形的阴影,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莫燃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这种感觉太不好了,长得高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苏小叔,早啊。”莫燃笑道,咧开了整齐的白牙。

    苏雨夜也笑着瞅她,手自然的往口袋里一插,懒散中带着些痞气,“莫燃小朋友早。”

    莫燃只跟着干笑,“苏小叔这是专门来叫我去吃饭的吗?真是辛苦您了,我们走吧,我正好肚子饿了。”

    莫燃试图从旁边出去,可苏雨夜却没让路,轻笑一声道:“莫燃小朋友,叔叔是不是没跟你说过,小朋友不要学人家夜不归宿?”

    莫燃满脸黑线,可看着苏雨夜脸上的笑又不自觉的瘆得慌,心想她爹爹的话她从小都没听多少,干嘛一听到苏雨夜的话就有点怂了?而且,看样子,她昨天晚上偷跑出去的事东窗事发了?

    莫燃抱着一丝侥幸呵呵道:“我、记得啊,所以我这不是很规矩吗?”

    苏雨夜看着莫燃,两秒钟后,才似笑非笑的说,“江潮都交代了,难道是他说谎了?”

    莫燃一愣,“他交代了什么?我们只是去喝酒,别的什么都没做!”

    苏雨夜看着莫燃急于解释的样子,挑眉,“江潮就是说你们喝酒喝到半夜,说你估计起不来,我不太相信就来叫你,听你的意思,你们昨天晚上不只有喝酒而已?还做了什么别的?”

    莫燃简直快要哭了,一大早的为什么要让她这么费脑筋?“不不不,是喝酒,但我也没有夜不归宿啊”

    苏雨夜却道:“这还不够严重吗?难道你还想彻夜不归?不听话的小朋友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莫燃忍不住说道:“苏雨夜我可不是什么小朋友了”

    苏雨夜轻笑了一声,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莫燃注意到他的动作,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身子,那样子像是在防备苏雨夜突然打她似的。

    苏雨夜看了看自己的手,好笑道:“你以为我会打你?”

    莫燃当即摇头,“怎么会呢?苏少将怎么会做这么有失风度的事情呢?这次是我错了,绝对没有下次了苏少将日理万机,我们也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去吃饭吧?”

    莫燃告诉自己,忍住,千万要忍住,忍一时风平浪静,看来昨天晚上她出去喝酒的事情败露了,她还是态度好一点,打发一个是一个吧。

    毕竟她的酒量摆在那里,不良事迹也人尽皆知,昨天晚上的事情最好小事化了吧

    苏雨夜帮莫燃整理了一下头发,颇有些温柔的样子,同时不经意的说道:“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儿上,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这么揭过了,今天晚上有个宴会,你跟我去。”

    莫燃顿时奇怪的看着苏雨夜,这厮刚来云都就忙着参加宴会,这动作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而且为什么要叫她去?

    莫燃咳嗽了一声道:“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不管是不归还是晚归,都是不应该的,跟朋友出去喝酒不行,出去应酬就更不好了,所以我觉得我今天就在家里待着,况且我今天晚上还有点别的事,以苏小叔的魅力,没有我在,你一定可以发挥的更好是吧?呵呵”

    苏雨夜就那么听着莫燃说完,反问一声:“说完了?”

    莫燃点了点头,而苏雨夜道:“你会为我着想我真的很高兴,但你放心吧,你一个人的时候我不放心,但有我监护的情况下,当然不必顾虑,所以你只只管放心答应就好了。”

    莫燃却是嘴角抽搐,无语的看着笑的一派轻松的苏雨夜,所以他一大早的堵在这里,软硬兼施的威胁了她半天,最后还是让她晚上去陪他参加什么宴会?

    有昨天晚上的前车之鉴,她今天晚上出去就能一帆风顺了?

    苏雨夜算是给莫燃打过预防针了,所以从卧室到海棠院,莫燃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她家爹爹娘亲们倒是并无异样,自家弟弟精神好的很,一张紧绷的小脸是怎么都藏不住的跃跃欲试,早饭过后他就可以去探索这个世界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莫云枫他们也在场的原因,莫燃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被集体‘教育’,一众男人表现的都很自然,其乐融融,只有张恪在看到苏雨夜和莫燃一起出现时微微挑了挑眉。

    莫燃眼神扫过江潮,江潮正好也看了过来,他很自然的说道:“怎么不坐?”

    莫燃顿时坐下,心里想着的却是昨天晚上两人在软榻上旖旎的画面,顿时整个人都有点不自在了,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都在场的时候,莫燃只觉得自己真的做了红杏出墙的事情

    可就算是红杏出墙,她出的也是白矖的墙,干嘛有种同时出了好多人的墙的感觉?

    “没有醒酒吗?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主人。”白矖说道,同时伸手在她脸上试了试温度。

    莫燃的思绪被打断,敏感的一躲,在看到眼前的人是白矖的时候,莫燃只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死一死了,她已经有了这么完美的男人,竟然还管不住自己!

    难道她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女人?

    莫燃狠狠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脑子里的东西甩出去一样,然后忽然在白矖嘴上亲了一口,那‘啵’的一声很是响亮,末了莫燃还道:“看到你就醒了,早,亲爱的!”

    在莫燃的话音落下之后,偌大的饭桌上要多安静有多安静,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她,男人们脸色各自阴晴不定,莫云枫和郑雨薇几人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女儿这样,在他们还不怎么适应他们的宝贝女儿有了心上人的时候,骤然看到她这么主动的亲白矖,那感觉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莫燃亲完之后也有点愣,她完全是被自己逼成这样的,像是非要证明自己不朝三暮四一样,可亲完之后才发现场合似乎有点不对

    可她也只是一愣,很快就恢复了自然,她亲的是自家男人,又不是别人,有什么好尴尬的?

    而白矖却是笑了,露出了今天唯一让莫燃顺心的笑,美人一笑,瞬间驱散了心里盘亘了许久的阴霾,白矖抱了抱莫燃,在她发顶轻轻一吻,“早,主人。”

    过了一会,莫伊伊忽然两只手捂上眼睛,咯咯的笑,“羞羞脸,姐姐跟白矖哥哥这么大了还亲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