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 所谓宴会
    从浴池里到床上,莫燃从来不知道男女之事真能如此抵死缠绵,相比起第一次的生涩和拘谨,这一次了两人之间多了太多心照不宣的默契,契合的一塌糊涂。

    而白矖不知道是不是恶补过什么‘功课’,一边埋头苦干,等她稍微清醒的一点的时候就一脸妖艳的缠着她,莫燃暗自感叹,她的眼光果然还是很毒的,早在第一次见白矖,虽然这厮脸上都是麻木,可她还是觉得那眼角艶醴的很

    只是,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她的床上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

    以至于云收雨歇之后,白矖一脸餍足的揉着她的腰,她瞧着那双碧绿色的眸子,竟有点意犹未尽了

    被自己的想法吓的一个激灵,莫燃匆忙移开了视线。

    “主人,我们再来一次吧?”白矖慵懒而诱惑的声线在莫燃背后响起。

    闻言,莫燃刚刚放松的神经顿时有些紧绷,摸了摸发痒的鼻子,莫燃道:“别了还是,我可不想这么早的榨干你。”

    “呵呵”白矖笑了笑,莫燃控制住了回头去看的的**,却听他又道:“主人,你要是有这个本事,我很乐意配合。”

    虽然是开玩笑,但莫燃还是听出些挑衅的味道,莫燃坚定的忍住了,她所谓的榨干可真不是什么不可描述的香艳事儿,白矖的体质特殊,虽然他再三强调过莫燃拿不走他多少修为,可莫燃不信。

    她刚才瞥见白矖一脸的苍白,还没仔细看就被白矖掰过了身体背对着他,莫燃知道白矖这会儿是回过了神,可她还是不可抑制的鄙视了自己一下,她就像许多小书里写的吸人阳气的妖精,她是真怕自己把这么优秀的白矖给吸干了。

    而白矖此时却有点哭笑不得了,难道这个曾经他认为的优势以后就变成了他性福的绊脚石?

    莫燃干脆把头埋进了枕头里,裹了裹被子闷声不语了。

    白矖依旧慢条斯理的给她揉着腰,揉的莫燃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不过迷迷糊糊的,总觉得忘了点什么事。

    “主人。”白矖唤了一声。

    “嗯”莫燃懒洋洋的应道。

    “我来的时候,你跟我说有正事,现在还有吗?”

    “”这话在莫燃昏昏欲睡的脑袋里转了好半晌,忽然,莫燃睁开了眼睛,颇有些悲凉的喊了一声,“有!”

    瞧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莫燃,白矖垂下眼笑了笑,然后问道:“是什么事?”

    莫燃道:“我苏雨夜说晚上有个宴会,让我陪着去”

    白矖道:“就这事吗?”

    莫燃点了点头,心下却是愈发凄凉,上次在莫云枫面前调侃了苏雨夜一回,苏雨夜像是忘了,可今天早上他可是专门叮嘱过的,她必须去!

    莫燃不由得响起在无双城连吃了好多天的猪脚汤和盐水虾,她真的不想再吃第二次了!苏雨夜折磨起人来,都是让你防不胜防的软刀子,莫燃真的不想得罪那只变态的老狐狸!

    “没关系,我知道那个宴会,现在苏雨夜还没走,主人起床吗?”白矖却是云淡风轻的说道。

    莫燃顿时问道:“你知道?”

    白矖点头,“嗯,苏雨夜跟我说过。”

    闻言,莫燃忽然扑棱起来,却忘了自己现在浑身**呢,这一激动不要紧,把白矖也赤条条的晾在了空气里。

    莫燃一回头就看到某个妖孽侧支着身体,盯着她的背瞧,莫燃嘴角一抽,又赶紧倒了回去。

    拽起了被子,白矖倒是一笑,凑过去在她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莫燃目视着那个诱惑的背影大喇喇的走到衣柜前披了一件衣服,然后取出另一套衣服送到她的床前。

    白矖是要服侍莫燃穿衣服的,但是被莫燃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美其名曰她还不想丧失掉这点基本的自理能力,其实是有点受不了白矖低眉顺眼的模样,他一口一个主人的叫着,莫燃没有被大齐王朝的封建思想腐蚀,却是快被他叫的真觉得自己是‘大爷’了,脑子一热,差点就乐不思蜀了

    “干嘛穿这种衣服?”等收拾好了,莫燃提着曳地的裙摆问道。

    白矖则道:“今晚是宴会,你穿别的反而会奇怪。”

    莫燃觉得有道理,暗想白矖怎么什么都知道?枉她之前还做贼心虚的想着怎么跟白矖告假,早知道这样,她刚才也不用白白牺牲了咳,虽然也不是白白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要走的时候,莫燃还问白矖。

    白矖不知道怎么笑的有些戏谑,只是一闪而逝,却听他道:“主人,我不去的话,你可能会好过点。”

    莫燃没太听明白,但急着走了,反正白矖都知道了,那么,那个宴会应该就是很正式的宴会了。

    莫燃提着裙子跑出去的时候,苏雨夜就站在门口,北苑的门虽然算不上恢弘,但也相当气派了,这个时候早已月上当空,而且今天晚上的月色还不错,清冷的银辉洒下来,落在那背对着她的修长的身影上,在地面上投下一个旖旎的影子。

    苏雨夜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把修长的腿展露无遗,此时手插在口袋里,闲适的看上去就是在门口赏月的。

    莫燃脚步却是一顿,明明是在自家大门口,可苏雨夜往那一站,怎么就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而且,就算她稍微迟了一点,苏少将也不必这么给面子的站在这等啊?

    那莫名其妙的压力是从哪跑出来的?莫燃好不容易跑到这来,忽然就有种掉头往回的冲动

    不过,在她还没有把这个计划从设想阶段付诸行动的时候,却听苏少将开口了,“莫燃小朋友,终于记得今天晚上有约在身了?”

    莫燃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呵呵笑道:“苏苏小叔,我记得,我一直都记得,就是有点小事耽搁了,我错了,我真错了,苏小叔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

    “呵呵”苏雨夜笑了笑,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眼神上下一扫,发现莫燃竟然是特意打扮过的,莫燃对自己的装扮一向不上心,但今天能有这样的自觉,苏雨夜还是很满意的。

    虽然等了很久,但看在莫燃认错态度特别诚恳的份儿上,苏雨夜已经原谅了她大半,不动声色的上前拉起莫燃的手,正要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是忽然定格在莫燃的脖子上,随即一双墨眸飞快的阴沉下去。

    莫燃是明显感觉道面前的人从春风和煦到北风阵阵的转变的,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变脸,莫燃完全反应不及!

    “莫燃小朋友,你是说,有点‘小事’耽搁了?”那‘小事’二字咬的极重,莫燃看他吓人的脸色,顿时有种他已经看穿的感觉,可她怎么会说实话?只闭着嘴点了点头。

    苏雨夜却忽然抽出手,手指停在她的脖子上,把那蕾丝堆积的领口向下拉去,看着那一串红印暧昧的延伸下去,手指在一个个印子上慢慢滑下去,眼神慢慢幽暗。

    这一系列动作轻挑极了,可偏偏苏雨夜的表情截然相反,那样子好像比任何时候都紧绷和深不可测。

    莫燃不自在的退后一步,苏雨夜的手悬空,苏雨夜的眼神这才重新看向莫燃,可一言不发,弄的莫燃一头雾水,她扯了扯自己的领口,心想难道她穿错衣服了?

    “不然我换一套衣服?”莫燃忽然说道。

    苏雨夜却是问道:“你刚刚跟谁在一起?”

    莫燃道:“白矖。”

    闻言,苏雨夜抿着唇,那一身军装在这个时候显的格外有令人窒息,两人大眼瞪小眼很久,就在莫燃觉得空气都要凝固的时候,苏雨夜忽然上前一步,揽住她的腰,“走吧。”

    莫燃看了看苏雨夜,一脸的莫名其妙。

    门口听着一亮非常豪华的马车,而且大的很,莫燃不禁道:“到底是什么宴会,这马车是不是太夸张了?”

    然而,不用苏雨夜说什么,莫燃很快就知道这辆马车一点都不夸张了,因为在她打开车门的时候就傻眼了,瞧着里面坐姿各异的美男,莫燃顿时有种炯炯有神的感觉。

    感情不只苏雨夜一个人在等她,还有这几个!而且,她也突然明悟了为什么白矖那么放心了,他应该早就知道今天晚上的宴会根本不是她和苏雨夜单独去吧?

    “啊,莫燃,就算女孩子出门要打扮,你是不是也太久了?你都已经这么美了,就给别的女孩留条活路呗”秦歌打了个哈欠,他都在这马车上小睡了好久了。

    “你说什么呢?我们家莫燃打扮打扮怎么了?我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柳洋动作极快的把莫燃拉到自己边上坐下,起来的时候还踢了秦歌一脚。

    秦歌咒骂着回踢了一脚,“你也就嘴硬。”人莫燃现在可是白矖家的。

    马车已经平稳的走开了,莫燃看了看对面抱着双臂从刚才就陷入沉思的苏雨夜,又看看了左边的秦歌和苏文哲,再看看紧挨着自己的柳洋和张恪,终于问道:“今天晚上是什么宴会?”

    “隐三族和暗三族要见个面,你不知道吗?”秦歌说道。

    莫燃顿时脸黑了一下,她看了看苏雨夜,早上神神秘秘的,害她胡思乱想了许久!

    不多久,马车在一个灯火通明的酒楼门前停下,苏雨夜几人还有莫燃下车的时候,几乎一路上都被投以极为惊艳的注目礼,很多人都在惊叹的讨论着他们是谁。

    毕竟最近云都汇聚的才俊太多了,像苏雨夜几人如此出众的男子,四人走在一起简直是就是无形的致幻药,不知道迷幻了多少女子的心。

    而走在他们中间的莫燃,跟几人保持着异常契合的气场,不娇柔,但也不妖艳,却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一般来说,被男人包围的女人总是像女王或者孔雀一样,骄傲的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却不知道同时也在强调着她的独特,被同为女人的观众狠狠的嫉妒着。

    可莫燃似乎有所不同,当众人意外的看着那个绝色的女子一步步消失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们倾慕的男人们也不见了,而她们为什么都在羡慕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觉得就算追上去她们也没戏!

    宴会厅设在顶楼,莫燃一边看一边想着,这么招摇的地方,在云都十有**是唐家的了

    不一会,几人从直梯上下来,步入宴会厅,正在热闹的大厅因为他们几人的到来而渐渐安静了些,只剩下丝竹之声,还有中间圆形舞台上一群曼妙的舞者扭动的腰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