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 甲鱼汤引起的混战
    莫燃怀着一种万分悲愤的心情喝下了那些平时她闻都不会闻的补汤,每喝一口都觉得跟吃毒药的似的,如果让莫云枫郑雨薇他们看见了,一定要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他们可是最清楚,他们这个女儿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是碰都不会碰的。

    而这时,莫燃正在盯着面前仅剩的甲鱼汤,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郑雨薇和琪琪格南琴一个善医,一个善毒,莫燃从小尝过的千奇百怪的草药不知道有多少,但也从来没有什么抗拒,却唯独受不了甲鱼汤。

    有一次在酒楼里,旁边一个桌子的人点了这道菜,莫燃开口就道:“和这种汤?别是那不行吧?那可是大事,掌柜的你们这里还有多少驾驭,给这位公子全炖了!”

    莫燃那时候十六岁,正是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的时候,什么人都敢惹,而且这话也不是开玩笑的,她把剑指着掌柜的让他找她的话去做。

    莫燃那天是心情不好,又见到了她最讨厌的菜,当时就觉得什么都不顺眼了,掌柜的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吓得赶紧照莫燃的去做了。

    可点甲鱼汤的那桌人却不是好惹的,他们只是点了一道菜而已,平白无故被人嘲笑了不说,还敢雪上加霜的侮辱,这明摆着是挑事的。

    那几人见莫燃只是个小丫头,本想让她道个歉了事的,可莫燃不想息事宁人啊,当时就猖狂的笑:“我给你们点了那么多甲鱼汤,也得有几十辆银子了,这赔礼道歉还不够吗?你们几个身体就算再亏,这一顿补也够你痛快一回了吧?难道要让我帮你们把嫖姑娘的钱也给足了才算诚意?”

    几个大男人被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孩这么挑衅还能忍住不怒的话,那就真不是男人了!其中一人当即抽出剑扬言要替她父母教训她,莫燃就怕他不动手,而结果也可想而知,莫燃几岁的时候就能伤了漠北的圣主,被说这些还未扬名的江湖小辈。

    就算后来那几个人一起上,也别莫燃打的站都站不起来,莫燃当时还踩着那几个人的背看着他们喝下几十盅的甲鱼汤。

    这件事也在莫燃无法无天的行径上狠狠的添了一笔,据说被江湖人常常提起。

    莫燃不喜欢甲鱼汤,更不喜欢甲鱼这种东西,以至于在她的影响下,莫羽飞和莫伊伊也对甲鱼深恶痛绝,可她现在却要喝下这盅甲鱼汤吗?

    这让她回想到了前世逼那几个人喝那么多甲鱼汤的事情,竟然有种天道好轮回,这回轮到她的感觉!

    “你看着它它也不会自己跑到你嘴里啊,闭着眼睛很快就喝了。”这时柳洋说道,从前面莫燃的表现来看,这几道菜都是她不喜欢的,而留到最后的这道甲鱼汤显然就是她最讨厌的。

    柳洋也很佩服,苏雨夜怎么就知道这些都是莫燃不喜欢的了?刚刚还一心想让莫燃吃点教训,也发泄一下他的闷气,可看到莫燃此时阴晴不定的脸,顿时又不忍心了。

    他拿起筷子一挑,忽然把那甲鱼从汤里挑出来了,现在就只剩下汤,应该不止于那么难以下咽了吧?

    可柳洋哪里知道,莫燃讨厌甲鱼哪有那么简单?以前莫燃有段时间很喜欢养鱼,花了很多心思搜罗了许多名贵的鱼,后来在一个鱼贩子手里买到一只稀有的据说是金头龟的乌龟。

    莫燃宝贝的很,结果养了几天之后发现她池子里的鱼都不见了,再后来她才知道,她买来的乌龟根本就不是金头龟,而是一只跟金头龟长的很像的甲鱼!

    那只甲鱼吃了莫燃苦心养了三四年的鱼,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重要的是,从来都只有莫燃坑骗别人,这一次却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简直是奇耻大辱!而她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那个骗她的鱼贩子!

    从此莫燃才对甲鱼有种‘不共戴天’之仇。

    “要不然我喂你?”柳洋又道,看着莫燃越来越黑的脸,心里更不确定了,现在惩罚莫燃的那点念头几乎都被她吓没了。

    柳洋舀了一勺汤,刚递到莫燃嘴边就被莫燃打翻了,那勺子摔倒地上立刻就碎了,这小小的动静别人注意不到,张恪和苏雨夜确定是发现了。

    苏雨夜挑了挑眉,他的小朋友貌似发脾气了啊

    莫燃把头转向柳洋,“柳洋,这汤你帮我喝了吧?”

    柳洋下意识的点头,“好!”

    可他刚把手伸过去,苏雨夜就用筷子把他敲开了。

    莫燃又看向张恪,“张恪,你帮我喝吧?”

    张恪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莫燃,“喝是可以,但我不白喝。”

    莫燃立刻问道:“怎么就算不白喝了?”

    张恪云淡风轻的说道:“苏雨夜要惩罚你,我要是喝了,他就会整我,我既打不过他,也防不了他,我可能会头破血流,还会被他扔到龙隐里闭关。”

    闻言,莫燃只是道:“你不用说了,只要你肯喝,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张恪盯着莫燃,瞳孔急速收缩,“任何?”

    莫燃没有回避,她点头,肯定道:“任何!”

    那双狭长的眼眸中有点点碎碎的疯狂,可能就像当年逼着那几个大男人喝完那些甲鱼汤一样,当时她什么都没有想,但如果他们不喝的话,就算拆了那个酒楼,就算打断了他们的手脚,用灌的也一定要让他们喝完!

    张恪的声音低沉,进一步确认道:“那如果是让你嫁给我呢?”

    莫燃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的,“嫁!”

    张恪那双温柔平静的眼睛也疯了,他出手如电,瞬间抓过了那盅甲鱼汤,不料在收回来的时候却被人丝丝扣住了另外一边,柳洋恶狠狠的盯着那白瓷的汤盅,“莫燃,这种好事你怎么不早说!”

    张恪和柳洋当然谁都不会放手,谁也没想到莫燃会因为一盅甲鱼汤说出这样的话,只几个眨眼的功夫,两人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招了,而那汤盅也不知道换过多少次手了,每次都是刚刚得手就被抢去了!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有架回家打行不行!”被波及的秦歌一脸莫名其妙的喊,万分奇怪柳洋和张恪怎么会这么不知轻重,竟然在这种场合就打起架来!

    “这话不能好好说!”柳洋把身前碍事的桌子一踢,整个人站起来,全力去攻张恪。

    “这架的确不能拖回家再打。”张恪也道,随即也踢翻了桌子,两人打的越来越投入,似乎是在席上太束手束脚了,已经飞快的移到了宽敞的大厅中央。

    这回这动静可是把众人弄的一脸懵,眼瞧着两人都踢翻了桌子,又打的难舍难分,那些舞姬们见着情形,抱着头就跑开了。

    花梓轩脸上笑的尴尬,因为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自己人会突然打的这么凶狠,而且两人证来抢去的似乎是一个汤盅?

    花梓轩见苏雨夜坐的纹丝不动,心想苏雨夜都不管,那应该就没事吧?不过为了缓解尴尬他还是清了清嗓子,扬声道:

    “咳,柳兄、张兄,你们要实在喜欢这汤盅唐家必定不会吝啬多送二位一些的!”

    此时笑的高深莫测的唐甜也附和道:“没错,别说是汤盅,就是甲鱼汤,你们想喝多少我也可以无限量的提供。”

    而莫燃此时却忽然道:“诸位误会了,刚刚我们不是迟到了吗,张恪和柳洋说是要切磋一局,给大家陪个不是。”

    花梓轩意外的看了莫燃一眼,“原来如此那我就安心了,张兄和柳兄身手竟如此了得!你们瞧那汤盅,只不过是寻常材质而已,若是经旁人这么拉扯,早就震碎了。

    可即便二人招式如此不温柔,这班上竟然一滴汤都没有洒出来,可见二人的功力收放的多么谨慎!”

    花梓轩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两人的招式了,招招狠戾,都是朝着死穴去的,好像要弄死对方似的,他心里是怀疑那真的是在切磋吗?可也是真的沉浸在两人精妙的招式当中,只觉得异常惊艳!

    许多招式让人看着都头皮发麻,神识中竟然也跟着动了起来,仿佛将自己也掺入其中,拆解二人的招式,只觉得受益匪浅!

    而那整晚都在埋头喝酒的雷霆此时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提着一壶酒靠在了大厅的石柱上,近距离的看着张恪和柳洋的打斗,一只眼睛被黑布罩着,另一只眼睛却熠熠生辉!

    “张恪,你非要跟我抢!”柳洋忽然低吼道,打了这许久,他渐渐感觉到了跟张恪之间的差距,张恪这半年来一直跟着苏雨夜,他知道龙隐内的小世界度日如年,可功力却是日进千里,张恪自己又是个狠的,现在不管是修为还是功法都领先他一步。

    他可不甘心输掉,可又不能化出本体尽全力打,只能继续低吼,“你脑子那么好使,莫燃对你又心软,你把这次机会让给我,你一定还有办法!而且,我一定全力扶做二房!”只停顿了一秒,柳洋又咬牙道:“是三房!”还有个白矖呢!

    柳洋真的算是‘能屈能伸’的人了,打不过求人这种事也能做出来,不过张恪也算是‘铁面无私’了,一点都没动摇,而且攻势更猛,在一个虚招之后,脚下一晃,在柳洋只顾下盘的时候,手臂却是一震,将柳洋震了开去!

    揭开盖子,张恪就着那汤盅就要喝下,可凭空飞来两道人影,同时打向那汤盅,只眨眼的功夫,形势顿时彻底变了!

    却见张恪、唐烬、苏雨夜三人分立,却各自都用能量缚住了那汤盅!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刚刚张恪和柳洋打的时候众人就已经看的激动不已了,还真当成了切磋,喝彩声一浪接着一浪,而现在又多了个唐烬和苏雨夜!

    唐烬是唐家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公子,又是兽宗的前任大弟子,他的传言不少,可能看到他出手的机会却是不多,雷家和花家的人们私心里也好奇的很,都想看看唐烬是不是真对得起那名声。

    而苏雨夜,形三族就来了那么几个人,如果能一一摸个底岂不是妙哉!

    “呵呵,你们争来抢去,害的我也想尝尝这汤有什么特别了。”唐烬忽然笑道,说话的空隙还对莫燃飞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苏雨夜也笑了笑,“这汤是我点给莫燃喝的,你们若真想喝,我可以再给你们点一模一样的。”

    唐烬可惜的摇了摇头,“我看只有这一盅与众不同。”

    张恪看了看两人,“呵,莫燃不愿意的事情你们是逼不来的,她对我承诺的事,就算落在你们手里,她也会赖账的。”

    三人谁都不松手,即便谁说的都有道理,什么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就是!

    三人毫无征兆的打了起来,没一会,柳洋重整旗鼓,也加入了混战!

    这一番缠斗让众人更是大开眼界!四人皆是出手如电,如此换乱的情形下,前后左右甚至随时都防不胜防,可四人竟然都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厅中的许多人都不禁站起来观望了,而那雷霆更是早就扔掉了酒壶,浑身散发着低沉的戾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四人的打斗。

    “咳,咳,莫燃,这是怎么回事?”秦歌凑到莫燃跟前,柳洋有时候会胡闹也就罢了,但这种场合断然不会脑子打结,张恪和苏雨夜就更不会了,现在唐烬也去凑热闹!

    结合以往的经验,会让这些人混战的原因往往只有一个,那肯定是莫燃了!

    莫燃摇了摇头,淡定道:“不知道。”

    秦歌又道,“切,骗谁呢?这好歹当着外人呢,你一声令下,他们还能不回来?”

    莫燃又摇了摇头,不过确实笑了,“我只是让张恪喝个汤而已,是他们自己想抢的。”

    秦歌看了看莫燃嘴角的笑,不知道怎么就打了个寒颤,他反应是迟钝了点,又不是傻,见着情形,缩着脖子躲到苏文哲那里去了。

    得,他也不劝了,反正跟猴子一样表演的人又不是他!

    而这时,唐甜端着酒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了,她旁边的美男被仍在了原地,唐甜往莫燃跟前一坐,倒了酒递给莫燃,呵呵的笑道:“莫燃,你许了什么好处?连我家舅舅都着急了。”

    莫燃看向唐甜,呲牙一笑,“我说,张恪要是喝了那汤,我就嫁给他。”

    唐甜惊讶的大张着嘴,酒都忘了喝,半晌,她指着莫燃道:“这么禽兽的话你都说得出来!那他们今天晚上不得打个你死我活?这宴会还能不能继续了?你其实是来砸场子的吧?”

    莫燃却道:“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

    唐甜不禁道:“你这尊铁菩萨,任他们用尽手段也不肯动心,现在为了一个甲鱼汤就能把自己卖了?早知道这么容易,我让舅舅给你送一座甲鱼山!”

    莫燃却盯着唐甜,眼中那闪烁的危险让唐甜浑身一凉,这才发现莫燃整个人都怪怪的,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不禁在她眼前晃了晃,“喂,你还是莫燃吗?”

    莫燃端起酒喝了,看了看此时已经有点明朗的战局,柳洋和张恪有点力不从心了,几次被挤开但很快就又回去了,唐烬和苏雨夜两人就胶着不下,更别说再加上张恪和柳洋了。

    见莫燃不说话,唐甜又道:“这明显是分不出胜负了,摔了那汤盅不就好了,这样大家都得不到。”

    而莫燃却忽然狠狠的看向唐甜,那突然的一眼竟然有点狰狞,真把唐甜吓了一跳,“不摔就不摔呗,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莫燃却开口了,低低的声音道:“要是敢摔了,以后谁都别想进北苑的门!”

    莫燃大概真的是疯了,宁肯卖了自己,也要逼别人喝下那碗甲鱼汤,那是她上一世就埋下的执念,谁也不能打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