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 父子,仇人【二更】
    莫燃在看都这两只椒图的时候就有点蠢蠢欲动,它们是被封印在这里的,她最近都在练习封印术,可也一直停留在熟悉六字真言的层面上,还没有什么实践的机会。

    这个封印虽然针对的是灵魂,但却并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封印术,六字真言中“释”字诀针对的是灵魂,释字诀最难,但这两只椒图的封印还够不到那个层次。

    龙族的妖气被封印之后,龙属的妖兽自然也好过不了,这两只椒图多半不是真心在这里‘守护’的。

    莫燃皱眉只是因为听到他们的封印是青门仙客设下的,并不是破解不了,她看着那女子说道:“我说了,我可以解开你们的封印。”

    那女子刚刚萎靡的神色顿时亮了起来,“你是说真的?”

    莫燃点头,“你再问十遍,这也是真的,本来我打算放你们走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你们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活,不过,如果要活,就要成为我的契约兽。”

    “休想!”那男子想都没想的吼道,而那女子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思考。

    “好,我选择活着,做你的契约兽!”半晌,却听那女子肯定的说道。

    “云仙!”那男子不可置信的喊道。

    而那女子看向男子,有点苦涩的说道:“兄长,我们被锁在阵法中已经有几万年了,我们是龙子,并非看门狗,没有什么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的了”

    其实那女子还有话没说,莫燃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神秘莫测,不管是她的功法还是言语间流露出的见识,都让她叹为观止,虽然她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外界了,但识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做人类的契约兽很冒险,也许会生不如死,但对方是这个女子的话,她愿意冒这个险

    那男子虽然不愿意,但似乎很听女子的话,只抿紧了唇没有说话。

    莫燃这才收起灭神剑,走到石门前,观察起了门前的阵法,原来那阵法藏在石门和门口的两尊石雕椒图之间,莫燃手中掐诀,默念释字诀,几秒钟之后,果然见两只石雕之上浮现出封印的纹路!

    莫燃紧接着打出一连串手印,末了低喝一声“破!”

    却见那石雕之上的金色纹路忽然消散!两只巨大的石雕也同时出现裂痕!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两只椒图不可置信的相视一眼,那女子傻傻的说道:“你、你真的解开了我们的封印!”

    说着,却见那女子身形一闪,巨大的本体消失,变成了一个身形纤细的美女,只是女子脸色苍白,仍然身受重伤。

    而这时,血杀也松开了男子的脖颈,那男椒图也化出了人形,依然裸着上身,匆匆去扶着女子。

    莫燃走到二人面前,“你们的封印解开了,那么、你们准备好做我的契约兽了吗?”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点头,不过却是一脸从一个火坑跳入另一个火坑的绝望。

    莫燃把两人的神色看的真切,却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你们的神识不要抗拒我,否则只会自讨苦吃。”

    两人点头,莫燃这才划破了手指,沾着血点在了女子的额头上,默念契约心法,过了一会,金色的契约纹路笼罩在两人之间,澎湃的契约之力在一人一兽体内循环,那女子本来被破空斩重伤,此时受损的经脉不但飞快的修复,灵力还在飞速的运转,隐隐有失控之势!

    怎么、怎么竟有种晋级的感觉?!那女子心中惊疑不定,可很快收敛心神,运气调息,灵力冲击着境界,她毫无预警的晋级了!从三百一十三星晋级到了三百一十五星!

    契约结束之后,睁开眼睛的女子几乎震惊的无法说话了!她被封印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三百一十三星的修为,几万年来修为根本没有增长过,她的心态也几乎成了一潭死水,可没想到就在刚才、她竟然连续晋级了两星!

    可莫燃此时却很平静,契约完女子之后便再次沾血去契约男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女子的晋级,男子有些激动,契约时神识比女子还要放松许多,契约过程更顺利,而在契约完成后,男子也晋级了两星,现在的修为是三百二十二星!

    “主人。”

    “主人。”

    两人先后唤道,刚才被契约时的绝望情绪被晋级冲散了大半,这一声主人喊出来也不是那么难了。

    “你们叫什么名字?”莫燃问道。

    那女子道:“我叫云仙,兄长名叫玉山,刚刚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主人见谅。”

    莫燃摆了摆手,道:“我没放在心上,你们去打开阵法。”

    两人点头,一起走过去破阵,不一会金光一闪,石门上的阵法便消失了,云仙不由的说道:“主人,若皇帝死在里面,栖隐山的老祖们立刻就会知道的,我们到时候都跑不了”

    莫燃笑了笑,挺高兴云仙用了‘我们’二字,不过她没说什么,只是看向血杀。

    而血杀更直接,双手贴着那厚重的石门,缓缓推开了!

    云仙和玉山似乎也看出莫燃是尊重血杀的决定,两人于是跟在莫燃身边,也不多言,反正它们已经是莫燃的契约兽,是生是死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石门甫一打开,莫燃便看到了盘膝坐在聚灵阵当中的皇上,几人进去之后,石门又在身后缓缓合上了,不过洞中很是宽敞,而且墙壁上到处悬挂着长明灯,视线好的很。

    血杀慢慢的走向皇上,只见他伸手轻轻一挥,那聚灵阵便发出砰的一声,破了,灵气四溢,而皇上的皱了皱眉,气息变的紊乱起来,却见他变幻着手势,似乎在努力稳定自己的灵力。

    “来者何人!你们可知动了朕,你们必定有来无回!”皇上低沉的威胁传来。

    没有人说话,血杀依旧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而皇上低吼了一声“大胆!”,便见他口中喷出鲜血,气息凌乱之极,双眼泛红,无比凶狠的盯着一步步走向他的血杀!“你是谁?!”

    “你不配知道。”血杀冷声说道。

    皇上盯着血杀,一双眼睛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满目的鲜红!这是他第二次冲击历劫期了,竟然被打断了!栖隐山的隐秘和安全根本毋庸置疑!可是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那血红的双眼看向一旁,在看到莫燃的时候猛地一睁!“你、你是莫燃!阵把皇宫和十二都交给你了,你不要告诉朕,你来这里只是来看望朕的!”

    莫燃抱歉的笑了笑,“皇上,你的皇宫和云曜现在都很好,我跟你也无冤无仇,今天我纯粹是陪朋友来的,你有什么话就对他说吧。”

    说着,莫燃指了指云曜,而皇上冷笑一声,“你到底是谁?你想要什么?”

    血杀这才缓缓抬起了头,直视皇上的眼睛,当那一红一黑两只异色瞳孔映入眼帘的时候,皇上嘲讽的脸色顿时破碎了!他怔怔的望着血杀,仿佛被静止一般,半晌才不可置信的说道:“云浅你是云浅!我的儿子,你还活着!”

    皇上显得很激动,不顾此时重伤的身体,挣扎的站了起来,急切道:“你竟然还活着!盼儿呢,你母后呢?她现在在哪?!”

    血杀却一挥手,掌风将皇上狠狠的带倒在地,“别叫我母亲的名字,你不配!”

    皇上吐出几口鲜血,抬头时却不是立即发难,而是接着问道:“你没有死,盼儿也没有死对不对?她怎么不来见我!她在哪?”

    血杀又挥出一掌,这一次皇上被掀飞在了墙上,又狼狈的摔了下来,可在他撑起身体的那一瞬间,第一时间还是在问:“盼儿在哪?”

    眼看着血杀一点没留情的摔打着皇上,莫燃一动不动,可却有点诧异皇上的执着,在她印象当中,这个皇帝很城府,而且心中藏着许多事情,莫燃觉得他绝对是惜命的人,起码不会像现在一样明知道多说一个‘盼儿’就会招致血杀的掌风,可依然没有改口。

    莫非这皇上还爱着他的皇后?

    自从魔后消失之后,他后宫的确一直无主,可他派出去的杀手也的确从须弥界追到了世俗界,魔后也的确是被他逼死的,要不是魔后用自己的命换了血杀的命,血杀也活不到现在。

    眼看着皇上真要被血杀弄死了,莫燃却无话可说,好在血杀忽然停手了,他站在皇上眼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冷的不可思议,“你的记性不怎么样啊,你派人杀了我的母亲,你的杀手没有向你回禀吗?”

    皇上趴在地上,他在晋级过程中被打断,经脉大乱,但即便他晋级了也绝对不是血杀的敌手,此刻赤红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呕血,狼狈的样子根本没有了皇上的威仪,“不,不可能!她怎么会死?我派人送你们出去,何时斩尽杀绝过?我那么爱她,怎么可能舍得让她死!你是骗我的!盼儿一定好好的活在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血杀扔出一个东西,掉在皇上面前,他动作慌乱的捡起,却是碎成两片的玉如意,血杀的声音更加阴森,“如君之意,永不相见。”

    这是他母亲的遗言,他带到了

    皇上捧着那两片玉如意,拼凑在一起,双手颤抖着,一遍一遍的呢喃着“不可能”。

    莫燃皱了皱眉,她真的以为血杀是来杀人的,可怎么会演变成这样?皇上和魔后之间的感情似乎还挺复杂的,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皇上现在的悲恸也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这让她更加无法插手了。

    下意识的看向血杀,却见血杀忽然擒住了皇上的脖子!

    莫燃不禁向前一步,而血杀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停住了,却见血杀另一只手缓缓的摘下了他的面具,他蹲下身直视着皇上,道:“害怕吗?你放心,我不杀你,因为母亲让我别找你报仇,可我也不能放过你,不然你高枕无忧的做你皇帝,我母亲却永远回不来了,这对她多不公平。”

    莫燃是站在血杀后面,她只能看到血杀的背后,还有那只落在地上的面具,看不到他脱下面具的脸,所以也无法理解为什么皇上在血杀摘下面具之后一脸的惊恐,却见皇上死死的抓着血杀的衣服,有些嘶哑的声音喊道:“你应该杀了我!这才是对你母后最好的交代!”

    血杀慢条斯理的摇头,“我不杀你,我答应过母亲的”

    而皇上忽然挣扎了起来,可血杀扼住了他的脖颈,任凭他怎么动挣扎都是无用功,过了一会,却见皇上的眼神渐渐涣散,随后便垂下了头,整个人都没了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