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 恶魔
    血杀把皇上平放在了地上,莫燃快走了几步过去,视线在皇上身上停留了一会,确定他只是晕过去了而不是死了,这才看向血杀,只是在她看去的时候,血杀正好带上了面具,若无其事的放下了手。

    莫燃盯着血杀的面具看了一会,突然好奇他面具下的脸了,毁容了?还是多吓人,要不然刚刚皇上的神色怎么那么惊恐?

    莫燃问道:“他怎么了?”

    血杀捡起了地上的两半玉如意,顿了一下还是塞进了皇上的手里,然后道:“他很好,醒来之后他可以继续修炼,会很顺利的晋级到历劫期,修为也会增长的很快,只是,他修为增长的越快,寿命就越短,归仙境是极限,只需要二十年不到的时间,但他会下地狱的,永世不得轮回。”

    顿了顿,却听血杀接着道:“他想死,想来生与我母亲再见,但这一辈子就够了,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都不舍得去找我母亲,她有新的生活,可能还会有更爱她的人,更美满的家庭,普通的,幸福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就是不能有他,永生永世不再见。”

    莫燃听着,明明那么平静的语气,却听得她遍体生寒!她发现血杀总是颠覆她的认识,当他觉得他并没有危险性的时候,他却忽然把完全陌生的一面呈现在她面前!

    明明已经打断了皇上的闭关,他第二次晋级失败,怎么说都不可能再有机会了!可血杀竟然如此肯定的说他醒来后顺利晋级?而且还会在二十年内晋级到归仙境?!

    这是如何可怕的速度?放眼须弥界,根本没有归仙境的修者吧!常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他如何如此信誓旦旦?!

    还有,什么叫永世不得轮回?真的会永生永世不再见吗?!

    云仙和玉山两人也是诧异的相视一眼,莫燃都惊讶的事情,他们两个就更惊讶了,或许根本不会相信吧!

    莫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宽敞的洞府中好像变的寂静起来,没来由的紧绷,莫燃扯了扯嘴角,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晋级这么快该不会就是掌握了什么邪术?蜘蛛门的吗?难道你也命不久矣?呵呵不要想不开吧,有什么是不能大家一起解决的,永世不得轮回什么的,这太邪门了吧”

    血杀站起来,高大的身形使得压迫感更甚,高高竖起的长发,还有那张扬的红色绸带,那双好像更加魔魅的异色瞳孔,无不在他身上交织出一种致命的危险,莫燃一时间有点迷惑,好像从未看懂血杀的感觉。

    “我不会入轮回,不是不能,而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也不由任何人,你不懂吗?你也非轮回中人。”却听血杀说道。

    莫燃舔了舔唇,挑眉道:“这你都知道。”

    血杀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皇上,道:“他爱我母亲,但他也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力,他选择了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就跟他无关了,人不能那么贪心,对不对?”

    莫燃心中的惊讶在无限制的扩大,现在的血杀就像俯瞰众生的魔鬼,他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拿着苹果,诱惑匍匐在他脚下的人,选择了权杖,他势必会站在权力的巅峰,但代价是万劫不复

    “你说的没错,但你是怎么做到的?”莫燃笑着问道。

    血杀也笑了,“因为我是魔啊,他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他,只是需要用一些东西来换而已。”

    莫燃又问:“魔都是这样吗?”

    血杀摇了摇头,“大概只有我是这样吧。”

    莫燃盯着他的双眼,“那如果我跟你交换呢?”

    血杀道:“你想要什么?”

    莫燃想了想道:“我想要的太多了,关于我的家人,关于我的爱人,关于我自己,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你给得起吗?我换得起吗?”

    血杀却继续笑,“我能给你,但你能说得出来的,并非你真正想要的,你要换吗?”

    莫燃道:“那总得让我知道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血杀道:“比如你的眼睛,你的修为,你的寿命,甚至你的灵魂。”

    莫燃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呵呵笑道:“不了不了,这个买卖不划算,我不换,以后你也别跟我提了,我这人没什么定力,经不起考验”

    血杀盯着她,一黑一红两只瞳孔愈发深邃,也愈发魔魅,他忽然道:“现在怕了吗?”

    莫燃愣了一瞬,然后摆手道:“不怕,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之所以会栽在你手里,是因为他有**,有迹可循,可我不是,我想要的并不需要假手与你,我也不指望有捷径可走,我不找你,你也不能奈我何,我说的对不对,血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