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克星
    莫燃看着厉鸣犴,过了一会说道:“你说的也没错,放着你不管的确有点太冒险了。”

    厉鸣犴嗤笑了一声,“那也没见你怎么积极的来找我。”

    莫燃道:“就算我不找你,你这不还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吗?”

    厉鸣犴那眼神顿时就暗了下来,阴沉沉的要吃人似的,“你就吃定了我会没底线的帮你是不是?”

    莫燃谦虚的笑了笑,“不敢不敢,我真没这么想,我只是琢磨清楚一件事,如今青门谁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你把离火放出来都波澜不惊,要么是青门出了问题,要么就是你的问题,我还没那么自恋,敢把堵住放在你对我的错爱上面,呵呵”

    厉鸣犴咬牙道:“错爱?那你还真是谦虚。”

    莫燃只是笑了笑,而厉鸣犴接着又道:“你把我想的太无私了,我早就说过,只要你肯相信我,你从我这里得到的话肯定都是实话。”

    厉鸣犴那野兽一样的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莫燃,生怕漏掉她丁点的情绪波动似的,其实厉鸣犴早就被莫燃锻炼的气都生不起来了,软硬不吃,别人她都能接受,唯独对他,跟防贼似的!

    他喜欢她,追她,就差把一颗心掏出来给她看了,可每次都被气的吐血,每次他咬牙离开的时候都在狠狠的想着,如果她不来找他,就别想他回头!结果左等不到右等不到,他也被磨的没脾气了,三番四次的自己送上门,已经习惯打脸的滋味了。

    莫燃笑了,“其实这件事也简单,你先拿出点诚意来,我相信你也不是问题。”

    厉鸣犴道:“我的诚意还不够吗?如果我没诚意,你现在还能这么潇洒吗?”

    莫燃干脆明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最感兴趣的是,青门莫家,还有你厉家,还有如今的青门太子,你只需给我透个底,我就相信你的诚意。”

    厉鸣犴气的直咬牙,看着莫燃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还不能把她怎么样!“莫家早就不存在了,如今的青门就是太子的天下,厉家就是太子的左右手,太子现在正在找莫家和六族妖气的痕迹。

    你真的以为你行事那么天衣无缝吗?要不是我给你清理了那么多尾巴,你都不知道被杀了多少回了。”

    莫燃稍微有点意外,挑眉道:“这么说,你还一直在暗中保护我?”

    厉鸣犴有点恼羞成怒了,“你说呢?!”

    本来做这些都是厉鸣犴心甘情愿的,他保护自己的心爱的女人,本来就天经地义,也无需人尽皆知,可他现在才发现,这些事情他要是不说,莫燃就永远都看不见!就算她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糊涂!

    遇到这种魔女,他就是想绅士,想浪漫都不行

    莫燃顶着对面无限哀怨的眼神,依然淡定的问道:“那青门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

    厉鸣犴眯了眯眼,道:“你。”

    莫燃顿时指着自己,“我?找我干什么?”

    厉鸣犴长腿一翘,“我口渴了,肚子也饿了,吃饱喝足之后才能继续聊。”

    莫燃盯着他,转而立刻吩咐车夫去酒楼,厉鸣犴却道:“酒楼的饭我吃不惯。”

    莫燃问道:“那哪里的水和饭才入得了你厉大爷的口?”

    厉鸣犴道:“你们家的水,你们家的饭。”

    莫燃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带着厉鸣犴回北苑了。

    也许厉鸣犴是发现了院子里的冷清,就问道:“你什么时候成孤家寡人了?”

    莫燃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闲吗?”

    厉鸣犴嗤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闲了?”

    两人到了海棠苑,莫燃径自去了厨房,而厉鸣犴在海棠树下站了一会,跟到了厨房门口,倚在门口看着莫燃挽起袖子摘菜。

    厉鸣犴愣了好一会才忽然反应过来道:“你这是要亲自为我下厨?”

    莫燃道:“是啊,看不出来吗?”

    厉鸣犴顿时不说话了,可也倚在那不动了,眼睛一直随着莫燃转,看着她摘好了青菜,切好了西红柿,煮好了面

    两碗面端上了桌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莫燃坐下之后自己先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这西红柿面应该是她最拿手的饭了,在莫家村的时候学的,可自从有了可青之后,她就再也没下过厨了。

    这几天连可青都没影了,莫燃只得自己下厨了。

    “你怎么不吃?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给你下毒。”莫燃抬头说道,却见厉鸣犴只看不吃,又怀疑是不是他嫌弃她招待的太简陋了,“可青不在,我们家的饭就这样,你别想反悔。”

    厉鸣犴抬头看向莫燃,忽然笑道:“这是你做的,就算有毒我也吃。”

    这次换莫燃愣了一下,她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吃饭。

    “还有吗?”厉鸣犴忽然问道,莫燃一看,却见他已经吃完了,连汤都没剩下。

    莫燃抽了抽嘴角,“没有了。”

    “以后还有吗?”厉鸣犴又问。

    莫燃道:“可青做的更好吃。”

    厉鸣犴顿时没了兴趣。

    莫燃给厉鸣犴倒了水,厉鸣犴不禁道:“怎么这么寒酸?连杯茶都没有。”

    莫燃指了指自己的被子,道:“我这个主人喝的不也是水吗?这里就这条件,你爱喝不喝。”

    其实莫燃也是忽然意识到,北苑的人们是真的消失了好多天了,她也真的忙了好多天了,以前热闹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冷清了才突然发现,原来她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轮到自己泡茶的时候,茶具都找不到。

    厉鸣犴端着杯子喝了一口,道:“我也没说不喝你是不是要参加斗霊大会?”

    这人的话题转移的太快,莫燃砍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厉鸣犴道:“那你就要小心了,青门大概是发现找六族妖气的去向无异于大海捞针,就转移了视线,放在了霊上面,青门已经肯定莫家后人出现了,找不到人,但能找到霊,你若再召唤一个霊出来,谁也保不了你了。”

    莫燃惊讶的看着厉鸣犴,“你不是在开玩笑?”

    厉鸣犴哼了一声,“但凡我能解决的事情,还用告诉你吗?”

    莫燃沉默了一会,她召唤霊真的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吗?可是她已经决定参加斗霊大会了

    过了一会,却听莫燃道:“你这算是给我当间谍了吧?”

    厉鸣犴道:“何止是间谍,我为了你做了青门的叛徒。”

    话虽这么说,厉鸣犴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莫燃则是无言以对,像厉鸣犴这样的人,有人敢用他也是了不起

    两人面对面坐了很久,莫燃都有点想赶人了,可厉鸣犴却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他今天下午过的挺惬意的,虽然莫燃还是在不停的气他,但他明显感觉到,这次见她的时候轻松多了,莫燃潜意识里似乎对他不是那么抗拒了,这个发现让他隐隐高兴,却没表现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鸣犴忽然说道:“其实,你做我的女人,把我变成你的人,这不是永绝后患吗?对你来说还百利而无一害。”

    莫燃瞧着他,而厉鸣犴勾唇笑着,邪气肆意,莫燃却道:“你说的没错,你这张脸不错,身材也不错,能力更不错,对我来说的确是百利而无一害,可是我不喜欢你,这些就都没用。”

    在莫燃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厉鸣犴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可那话音一转,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厉鸣犴皱眉看着莫燃,他终于肯定,莫燃是真的不一样了,以前他也被拒绝过无数次,但以往她只是故作强硬而已,每次都拒绝的那么激烈,就像排练好一样。

    可这一次,她很平静,平静的让厉鸣犴心慌。

    厉鸣犴忽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前倾着身体,高大的身影笼罩在莫燃头顶,他狠狠的说道:“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谁?是鬼王?还是白矖?还是鬼医?还是你那个老相好江潮?”

    莫燃抬头看着厉鸣犴,并没有被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到,她今天之所以能够如此坦然的面对厉鸣犴,也是因为她突然明白,喜欢跟不喜欢不是她自我暗示的结果,爱与不爱她也能分的很清楚。

    她以前害怕厉鸣犴强硬的攻势,害怕那种热情,可现在她明白了,付出的一方很苦,她不会再嘲笑厉鸣犴强横之下的柔软,但也不会给他不该有的希望。

    “我表现的很明显吗?”莫燃问道。

    厉鸣犴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莫燃的意思,气的差点掀翻了桌子!感情她是都喜欢吗?!他胸膛快速的起伏着,眦红了眼,好像随时都可能把莫燃拎起来打一顿似的。

    许久,厉鸣犴才猛地一拍桌子,来回踱步了起来,“他们天天缠着你,我就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他们勾引你,你喜欢他们也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介意,总有一天我会亲口听到你说你喜欢我,说你离不开我的!”

    莫燃就看着厉鸣犴神神叨叨的说了半天,给她撂下几句狠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盯着门口,心想他不会被她逼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