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9. 惊喜?
    鬼王吻了吻莫燃的手,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亲爱的主人,你若是忘了我,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

    莫燃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好像忽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记忆一片空白,她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火海,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好像她一直都是生活在这样的火海中,她喜欢这些跳跃的火红色,她仰头,发出的是一声尖锐而兴奋的嘶鸣,翅膀稍一拍打,火焰就像是浪潮一样掀起。

    她是狱火鬼车,她沉睡了许久,终于醒来了,她要离开这里,她要去找更多美味的火焰,她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可是,为什么感觉还是忘记了许多事情

    而此时躺在鬼医怀中的莫燃,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突然,在她身上毫无预警的窜起一团火焰!随之出现的是浓浓的煞气!

    只是,还没等那火焰蔓延出去,鬼王张手一挥,一团黑气包裹着那火焰,就像是被放在真空罩之中,那火焰以极快的速度萎靡,不过眨眼的功夫就退回了莫燃的身体。

    “亲爱的主人,你欠了这么多的债,怎么一个都记不住”鬼王轻轻的说道。

    “狱火鬼车的能量太强。”鬼医带着凉意的声音响起,似乎在陈述,也似乎在为莫燃辩解。

    “狱火鬼车刚刚苏醒,莫莫的神识被压制的太狠了。”小黑说道,一双紫眸注视着莫燃,生怕错过莫燃醒来的瞬间,虽然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可他相信莫燃一定能醒来。

    那鬼车在火海中肆意的翱翔,她想冲破这个虚无的壁障,去真实的世界里,可有一股力量禁锢着她,她怎么都出不去!

    为什么要拦着她?是谁敢拦着她!她是狱火鬼车,谁有资格拦她?!

    她开始变的暴躁,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火雨,当真如炼狱一般!

    “没人拦得住我!不可能!挡我者,死!”

    她嘶吼着,变调的声音带着令人震颤的杀气,仿佛要将这个世界都一并吞灭一样。

    明明是她的声音,为什么却这么抗拒?她要杀人,是要杀谁?她并不想杀

    一边暴躁着,一边焦虑着,无意识的发出尖锐的声音。

    而此时莫燃的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浸透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

    白矖转身进了一侧连同的浴室,在浴桶中放好了热水,又回来去抱莫燃。

    只是正要抱起她的时候却被鬼王按住了,“我来。”

    白矖没有松手,“如果她醒着,会选谁?”

    白矖的话引来鬼王危险的一瞥,“她昏迷了,没得选,就算她醒着,选了也没用。”

    说着,鬼王挡开了白矖,在他回鬼域的时候让白矖钻了空子,只是他一直不能释怀的事情,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让他嚣张了。

    白矖眼神一凛,又去抱莫燃,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较起了劲,只是还未分出胜负,眼前一花,莫燃已经不见了。

    二人转头看去,也只看到鬼医抱着莫燃走进浴室的背影,还有那些看似从容,实则一个比一个快的男人们。

    二人相视一眼,又各自厌恶的分开了。

    浴室本就小,这些男人都进来就更拥挤了,他们都在担心着莫燃,可在鬼医慢慢脱去莫燃的衣服时,众人都有些不淡定了,视线不受控制的向莫燃身上看去。

    似乎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了,鬼医并没有把莫燃的衣服都脱光,留了里衣,就那样将她放进了水里,只是一入水中,那洁白的里衣被水一泡,跟透明的也没什么两样了,单薄的衣料贴在身上,反而更多了几分半遮半掩的风情。

    玲珑的体态暴露无遗,莫燃软软的靠在木桶上,毫无防备的样子实在太诱惑。

    不知道是谁先咽了咽口水,那微小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中被放大开来,柳洋小声说道:“那个狱火鬼车,它要是敢占据莫燃的身体,我就、我就”就怎么样,却是半天都没说出来。

    他们谁都不能把狱火鬼车怎么样,能战胜的它的人就只有莫燃,时间在漫长的煎熬中一点点过去。

    她真的是狱火鬼车吗?脑海中渐渐出现断断续续的画面,却无法连贯起来。

    巨大的妖兽在火海中穿梭,它似乎也在跟自己较劲,身体不停的火海中摔打,可它的身体并非实体,被打散之后很快又聚拢起来。

    它想冲出这片火海,而在浴桶中的莫燃也被火焰包裹了几次,可每一次都被鬼王及时的压制回去了,浴桶中的水都被蒸干了好几次。

    狱火鬼车越来越暴躁,杀气越来越浓,它恨那个禁锢它的人,恨不得冲出去杀了他!

    可脑海深处却生出强烈的反抗,不行,不可以,他是鬼王,不能杀他。

    等等,鬼王?那是谁?她应该认识吗?

    脑海中零零散散的画面越来越多,两种声音开始交替着出现在她耳中——狱火鬼车、莫燃。

    莫燃,莫燃?对!是莫燃!她是莫燃!是莫家庄的莫燃,是莫家村的莫燃,是莫云枫的女儿,是莫羽飞的姐姐!

    她就是莫燃,不是什么狱火鬼车!她是鬼王的主人,是妖禁的主人,她睡过白矖,伤过江潮,看过唐烬洗澡,还有你色诱过鬼医。

    莫燃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而她的身体也忽然从那巨大的妖兽中分离出来!纤细的人影站在空中,与那巨大的妖兽对峙!

    鬼车,这个传说中的妖兽,差点吞噬了她的意识!

    莫燃喊道:“你是鬼车,我是莫燃!可笑,差点被你得逞!”

    那巨大的妖兽嘶鸣着,声音冲充斥着强烈到撼动这个空间的不甘!。

    莫燃眉头深锁,意识前所未有的清醒,她知道为什么鬼医在她临睡前非要让她一直重复那些话了,他是怕她忘了,还特意选了那么‘有特点’的几件事来刺激她。

    不过,不得不说,还挺好用的

    眼神看向那只巨大的妖兽,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莫燃忽然闪身冲入了那篇火海,身体融入了那妖兽的之中,本来都非实体,可莫燃却感觉,身体好像被注入了另外一种能量,胸口压抑着,好像有一股强劲的力量亟待冲破身体一般!

    而同一时间的外界,莫燃身上再次冒出一阵火焰,只是那火焰并非前几次那般,这一次一出现便带着摧枯拉朽之势,直冲天际!房顶都瞬间被烧的一点痕迹都没有了,整个房子烧毁也就眨眼的功夫!

    远远的看着被火焰包裹的人,虽然眼前的一切瞬间面目全非,可他们都笑了,她做到了。

    意识渐渐回笼之后,莫燃开始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喝了药之后,差点就醒不来了,那个狱火鬼车呢?好像融入她身体里了,可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奇怪的是,她晋级了,而且是记忆中最离谱的一次晋级,在她昏迷的时候,她的修为直接从融火期一层晋级到了元婴期一层!

    莫燃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盘膝而坐,内视着自己的经脉,经脉果然更宽,轮海中灵力也更加浩瀚,最重要的是,神识明显强了太多!

    融火期到元婴期,一整个境界!莫燃有点被惊到了,她可这嗑药了吗?是因为这几天喝的那些血一样的药吗?

    想到这个,莫燃瞬间睁开了眼睛,可身边却没有鬼医,她不是说让他别跑吗?

    不过,这好像不是她的房间?

    这布置倒是挺喜庆的,这被子还是鸳鸯戏水的,这床幔还是大红色的,这烛台还是龙凤红烛,这梳妆台竟然也都是金灿灿的新娘首饰。

    这会是谁的风格?莫燃想了半天,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正要下床,却忽然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了,莫燃抬头看去,却见她家三娘穿着一身紫色紧身连衣裙走了进来,肩膀上还披着一件质地极好的披肩,精致的发型,艳丽的妆容,无不让人多看几眼。

    琪琪格南琴对自身的要求很高,穿着和妆容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艳而不俗,浑身都带着一股神秘感,莫燃很佩服自家三娘这种生活态度,琪琪格南琴的本事被她学了个**不离十,却唯独没学到打扮自己这点。

    “醒了?那就快起来吧,时辰不早了。”琪琪格南琴一边说着,一边把莫燃拽下了床,不由分说的把她按在了梳妆台前。

    莫燃透过镜子看着琪琪格南琴,不由的说道:“三娘,别费劲了,我都这么天生丽质了,你再打扮一下,我大门都出不去了。”

    “哈哈哈”琪琪格南琴笑着揉了揉莫燃的脸蛋,“没错,这张嘴还是你的。”

    莫燃道:“嘴当然是我的,我身上没个零件也都货真价实,倒是你们,这些天都去哪了,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们啊。”

    琪琪格南琴拿起了梳子,一边给莫燃梳头一边笑眯眯的,“有人给你准备了惊喜,所以我们都得配合了。”

    “惊喜?什么惊喜?”莫燃疑惑道。

    正在这时,房门再一次被推开,来的人是郑雨薇和陈倚素,郑雨薇手里捧着大红色的喜服,叠的整整齐齐,可仍然可见夺目的华丽,陈倚素却是端着一个盘子,那上面放着的是华丽的头饰。

    “娘,二娘,你们这是干什么?是谁要成亲?”莫燃不禁奇怪道,又想起这房间像是早就布置好的,她怎么到了人家新娘的房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