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 被成亲!
    陈倚素把那闪瞎人的头饰放在了梳妆台上,莞尔一笑,“成亲能让我们忙碌?当然是自家女儿了。”

    莫燃觉得头有点晕,看着三位娘亲脸上的微笑,不可置信的说道:“可是伊伊才十五岁啊,你们要比她嫁给谁?不用这么着急吧?”

    头上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郑雨薇无奈的看着她,“你想什么呢?伊伊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嫁人?要成亲的人是你。”

    莫燃这次觉得更晕了,她忽然站起身,晃到了床上,面朝下栽倒下去,一把抓起了被子蒙在头上,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一定是没睡醒,一定是又做梦了,她没急着成亲啊,怎么总是梦到成亲这种事?

    头上的被子忽然被毫不留情的掀开了,琪琪格南琴环着双臂站在床前,“别装睡了,快点起来,都说了时辰不早了,不要等着新郎官来了你还是这副样子。”

    “时辰?”莫燃呆呆的望着琪琪格南琴,艰难的说道:“三娘,你不是故意吓我吧?我要嫁给谁?我怎么不知道?”

    琪琪格南琴拽起了莫燃,“你好好想想,你都许诺了谁?”

    莫燃一脸的懵,“我没许诺过谁啊”

    琪琪格南琴却摇摇头看着她,“别骗自己了,小燃,我早就跟你说过,男人不能睡,暧昧不明那是最好的状态,一旦睡了就甩不掉了,事已至此,该负责的时候也不能推脱”

    “等等等等新郎是白矖?”莫燃赶紧打断了琪琪格南琴的话,吃惊的问。

    “你只睡了白矖?”琪琪格南琴也吃惊的反问。

    “不然我还睡了谁?!”莫燃隐隐觉得脑子里有根弦悄悄的绷断了,无端的生出强烈的不安。

    琪琪格南琴、郑雨薇、陈倚素三人忽然相视一眼,那眼中闪过的交流让莫燃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趁着三人陷入某种疑惑的时候,莫燃悄然起身,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的时候,却听郑雨薇忽然说道:

    “这个房间外面有结界,你出不去的。”

    莫燃僵硬的看向郑雨薇,不死心的试了试,神识蔓延开去,结果当真在外面碰到了结界,那结界的力量强的很,起码她是闯不出去的。

    莫燃顿时扑到了郑雨薇的身上,“娘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就要成亲了?我们才刚刚团聚,我也还很小啊,你是我亲娘啊,你怎么舍得我嫁出去?”

    这哪里是惊喜?这分明是惊吓好不好!吓的她三魂六婆都要飞出体外了好不好!成亲,那是她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啊!

    她还没有闯过这个大好的世界,她还没有走遍大山大河,还没有历尽沧桑,还没有阅尽繁华,怎么能这么快就把自己交代出去?

    相夫教子?三从四德?想想都头皮发麻!

    “成亲了有什么不好?我们早想看你成亲了,更何况,你嫁人了又不会跟我们分开,以前在大齐王朝的时候我们就想物色一个能入赘莫家的男子娶你,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后来不提了,现在不正好合适吗?”郑雨薇把莫燃从身上扒下来,颇为冷静的给莫燃讲道理。

    莫燃不明白白矖给自家娘亲灌了什么迷药,竟然一点都不心疼她的亲闺女了,莫燃立马换了一个人求助,她看着陈倚素,忧伤的说:“二娘,我成亲了羽飞和伊伊怎么办?他们还小,不等他们长大成人,我怎么能成亲?”

    陈倚素摸了摸莫燃的头,温柔的笑道:“小燃,你怎么反而糊涂了?这里不是大齐王朝了,就算你嫁为人妻也不需要相夫教子,你还可以看着羽飞和伊伊长大。”

    莫燃一噎,不信邪的看向琪琪格南琴,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道:“三娘,我的大好人生,就终结在了二十二岁了是吗?”

    琪琪格南琴最看不得莫燃这样蔫蔫的可怜样子,顿时说道:“小燃别怕,成亲也没什么,你要是放不下外面的花花世界,可以继续去浪啊,只要别被姑爷发现就是了”

    话还没说完就遭到郑雨薇和陈倚素的眼神攻击,琪琪格南琴也意识到自己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似乎不恰当,很快补充道:“小燃,三娘是过来人,爱情这个东西奇怪的很,就算外面的花花世界再精彩,可能都不及你家里那位的一丝一毫了,别担心了,反正你要是不开心的话,三娘也有办法让你再恢复自由身。”

    “三娘”你可真是我的好三娘,这亲一旦成了,她还有可能恢复自由?

    莫燃被再次按在了梳妆太前,看着站在身边的三位娘亲,莫燃很奇怪她们是怎么被新郎收买的,毕竟,莫燃很有把握,在她们眼里,什么条件也比不上她的感受来的重要。

    “那,新郎是白矖?”莫燃又一次问道。

    “是啊。”琪琪格南琴点头,一边回答一边在思考着怎么给莫燃盘发。

    听到肯定的回答,莫燃忽然沉默了。

    见她安静了,三人反倒奇怪的看着她,郑雨薇忽然问道:“小燃,你该不会真的不想成亲?”

    陈倚素也道:“你若真的不愿,就算了。”

    琪琪格南琴则道:“这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惊喜,你要是不喜欢,也没什么必要继续,小燃,你可是我们的宝贝女儿,你要是不点头,谁也不能娶你。”

    莫燃抬头,从镜子里看着三人,道:“不,我愿意成亲。”

    看着三人不确定的眼神,莫燃叹了口气,说实话,刚刚听到这个“惊喜”的时候,确实吓的她差点魂不附体,可这半天却是冷静下来了,成亲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她是有点留恋花花世界,她曾经觉得,不游戏人间简直对不起天地父母,她倒是有踏月随风的不羁,倒是有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的意兴,只是那些都只能想想,真要让她去做,才真的是意兴阑珊。

    唐甜不知道带着她去了多少次那风月场合,可不管景再好,人再绝,她都能从头到尾冷静的看着,所以莫燃也早就在心里无限可惜的哀叹过了,她就不是那块料。

    那,成亲就成亲吧,她也不想吊着爱她的人了。

    “你们已经准备好了?”莫燃问道。

    “嗯,这些天所有人都在忙你的婚事,肯定要准备万全了。”陈倚素说道。

    “这么大的事你们真忍得住,那所有人都会到吗?”莫燃顿了顿又问。

    “呵呵”琪琪格南琴却是笑了一会,“放心吧,你希望看到的人都会到的。”

    莫燃一时被噎住了,她看向琪琪格南琴,她眼中的戏谑莫燃看的清清楚楚,她希望看的人?“三娘,你怎么知道我希望看到谁?”

    琪琪格南琴却有点顾左右而言他的嫌疑,“好歹是大婚,你的朋友我们肯定也会帮你通知到的啊。”

    莫燃这次真沉默了,那真要写写你们的周到了。

    “这喜服是我们帮你缝的,其实以前我们早就给你准备了一份,只是那一套用不上了来穿上吧。”郑雨薇拿起了那件华丽的喜服,一件一件的帮莫燃穿。

    莫燃知道,以前备的那件在莫家庄她的思绪被拉回来,张开了双臂,看着郑雨薇新的给她穿上那些复杂的衣服,忽然有点想哭。

    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可莫燃使劲睁大了眼睛,没有让眼泪流下来,不禁有点嘲笑自己,怎么越来越感性了?

    郑雨薇好像很多年没有给她穿过衣服了,在莫燃眼里,郑雨薇就是皇后,而且是垂帘听政的那种,二娘说的对,她就算嫁人了也代表不了什么,他们仍然会生活在一起,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可是,她却忍不住的伤感,因为不能不承认,成亲意味着她真的长大了,不能像伊伊一样继续在她们面前撒娇,不能跟她们吐苦水了,那意味着,很多事情也许都要改变了。

    而改变,总是让人焦虑,她不想改变

    “我就说这腰不能锁死吧,就算是喜服也不能那么死板,否则可惜了小燃这么好的身材。”琪琪格南琴满意的说道。

    莫燃从镜子里看去,却见她腰的两侧其实是镂空的,正好露出弧度完美的腰线,裙子很长,是鱼尾的造型,郑雨薇将最后一件红色的披风扣在她肩上,裙子和披风的摇曳在身后,鱼尾裙摆上用金线绣着线条简单的翅膀,华丽中带着一丝张狂。

    “这是鬼车?”莫燃隐约觉得那长着翅膀的图案有点熟悉。

    “是鬼车,就是那个生生死死都在追逐着火焰的妖兽,当年那个算命的说什么不好,非要说你命火太旺,你爹爹也太草率,若是给你取个带水的名字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受苦了?莫燃莫燃、没有浇熄了那团火,反而烧的更旺了,这鬼车要是真有灵力,希望它能保你不被火折磨。”

    琪琪格南琴一边说着,一边整理好了披风的下摆,顿时将那张狂的金线遮住了,大红色之下皆是艳丽和温柔。

    闻言,莫燃便知道三位娘亲并不知道真相,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放心吧,这火是来保护我的,不会伤害我的。”

    莫燃的头饰只是一个简单的凤冠,那凤冠是银色的,而且很轻,莫燃松了口气,摸了摸那个精致的凤冠,“还好还好,若真像别的新娘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换好了喜服,整理好了头饰,妆容也被琪琪格格南琴强制画好,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莫燃楞了一下,而琪琪格南琴也诧异道:“时辰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