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 未了的心愿
    本以为,他们之前争那甲鱼汤也是提醒她某些事情而已,没想到这次他们来真的了。

    同时喜欢几个男人,同时跟几个男人生活这种事情,接受是一回事,**裸的实现是另一回事,莫燃在这巨大的冲击中慢慢回神之后,忽然就淡定了。

    有人已经为她解决了困局,她没理由不高兴啊。

    莫燃慢慢放下了手,看着面前的七人:“所以,你们真的要一起娶我?”

    七人点头,但很快意识到莫燃可能看不见,却听鬼王道:“我是想让亲爱的主人只做我一个人的女人,可我想让他高兴。”

    其他人不用说莫燃也知道他们是默认了。

    莫燃却忽然说道:“可你们见过谁嫁人会嫁七个的?”

    此言一出,七人的心都被吊了起来,只听苏雨夜阴恻恻的笑道:“莫燃小朋友,结婚不是儿戏,千万别任性哦。”

    莫燃笑了笑,然后在众人惊讶的注目中忽然扯下了自己的盖头,眯着眼看到七人脸上微微变化的神色,她当然听得出苏雨夜的威胁,而且她很清楚,她要敢说个不字,可能天会塌吧。

    “主人”白矖唤道,眼眸低垂着,有些脆弱的痕迹。

    莫燃打断了白矖的话,笑道:“白矖,别紧张,我还没说什么呢我只是想说,今天这情况,不应该是我娶你们吗?我没办法嫁给七个人,可我娶七个人没问题吧?”

    闻言,七个男人悠悠的笑开,众宾客却是瞠目结舌了,纷纷看向莫燃,他们发现,平日里那个低调的女子稍微盛装打扮一下,却是有着令天地为之失色的资本!

    银发胜雪,红色的喜服衬托的那个女子娇艳而高贵,像是怒放的玫瑰,艳压群芳,一颦一笑间带着醉人的风情,光是听着看着,好像都有些晕乎乎了。

    在场的宾客都是基本上都是莫燃的朋友,对于七个新郎基本上不了解,可刚刚就已经被震撼了一把了,没想到莫燃平日里那么神秘,突然高调一下,却是同时与这七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成亲这种大事!

    可现在看到那一个新娘和七个新郎站在一起,就算心里觉得这事离经叛道,可竟然也觉得美好的很,真是怪了

    张恪慢慢笑了,“只要是结婚,谁娶谁也没什么重要,所以,莫燃,我们是不是该拜堂了?”

    “嘿嘿,对啊对啊,只要是结婚,别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柳洋也跟着说道。

    莫燃笑了笑,转头看向坐在堂上的爹爹和娘亲,视线却是一转,环顾周围,看到云曜兴奋的跟她招手,唐甜也是一脸笑意,他们是在为她高兴吧。

    沧月国的太子夫妇和离巳,离巳抱着双臂,小小的脸上却带着几分欣慰的笑,莫燃总是喜欢把疯老九的表情和这个小世子的表情混合一下,结果就是、忍俊不禁。

    厉剑,还有银色闪电的几个成员,连副团长展擎也来了,其实莫燃只跟厉剑联系稍密,厉剑虽然跟莫燃很熟,但对她的私事是一丁点都不知道,所以见到这阵仗的时候着实吓的不轻。

    临野向她微微颔首,莫燃已经很久没见临野了,但是对临野却很有好感,这人真实坦率,是个很称职的城主,何况莫燃还是席泽城的记名长老,她一直在云都,倒是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个身份了。

    风修永和离战星站在一起,离战星还是那般少年英才,满目的活力,他似乎对七个新郎格外感兴趣,因为那其中不仅有他的前大师兄,其他人也是深藏不露的强。

    唐甜、唐锦文就不必说了,他们可是唐烬的家属,不过奇怪的是,唐烬成亲这可算具有爆炸性的新闻了吧,可就是这么大的事情,唐家却只来了唐甜和唐锦文,莫燃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唐烬一定不会带她不想见到的人来。

    还有花良玉和花如君,花良玉没有再戴着那纱帽了,他微微笑着,他现在已经是深藏不露的雪鹿了,可今天不知道为何那脸色还跟‘病’着时那般苍白,迎上莫燃的视线时,虽然他笑容更大了,可莫燃总觉得那笑容很是牵强,心想难道他回到花家之后遇到麻烦了?

    莫燃的视线定格在几个特别的人身上,嘴角的笑容不自觉的扩大,一身粗布衣裳的鬼母,气泡开叉几乎开到腰际的艳三娘,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判官,被艳三娘抱在怀里捂着嘴但努力挥舞着莲藕臂的婴童。

    他们也来了啊,慕容安真心高兴,今天的确是很重要的一天,若是放在世俗界,结婚确实是一生之中的大事,她从世俗中来,自然也这么想,在这样的一天见到他们出现,莫燃当真有种圆满的感觉了,原来她心里追求的圆满,比想象中的简单多了。

    若非他们帮她下了这个决定,准备了这个惊喜,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觉悟。

    视线一转,停在一个清秀的男子身上,他虽穿着一身得体的衣服,却跟他本人的气质很不相符似的,看起来就像是偷了别人的衣服一眼,那人环着双臂,神色复杂的跟莫燃的视线捧在一块,只一瞬间,那人做了个鬼脸。

    莫燃朝他笑了笑,又挑了挑眉,她现在没法过去询问,但至少认出他了,那人脸色有所缓和,微微抬起了下巴。

    此人正是星圣,他是危月使,却是苏雨夜的跟屁虫,想来苏雨夜来须弥界的时候他也一并来了。

    说起来,如果真要盛大的婚礼,七个男人绝对有自信办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那不是莫燃想要的,也不是莫云枫和郑雨薇他们想要的,所以,今天请来的宾客当真都是莫燃的朋友,这样看来,当真像是莫燃娶亲,而非嫁人了。

    最后,莫燃看向气氛比较沉默的右边,江潮、离火、小黑、血杀、厉鸣犴、欲秋,小黑在笑,离火表情则很漫不经心,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一般,血杀掩藏了一身煞气已经不宜,就别指望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有所表现了。

    厉鸣犴最直接,一张脸黑到了底,周身弥漫着生人勿进的低气压,莫燃不禁冷汗了一下,这厮不要拆了她的堂屋就算给面子了。

    江潮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裳,宽袍大袖,袖口和衣摆上都用银线绣着祥云图案,低调却高洁,手里握着一把折扇,面上的表情淡淡的,可脸色不知为何苍白着。

    江潮其实并不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只因莫燃曾说过,他穿白衣的时候活像个神仙,莫燃记得他当时是十足的赞美的,说他封神俊朗、天人之姿,天下绝对没有第二个江潮。

    可她那么用心的夸了之后,江潮就再也不穿白色的衣服了,他说白色的衣服太喧宾夺主,莫燃一直没懂他的意思,只觉得江潮这人太完美主义,细细追究他的细节,绝对能累死个人。

    只是可惜,她再也没有正儿八经见过江潮穿白色的衣服,如今再次见到,莫燃还是感慨的很,男子如玉,谪仙之姿,超若之气度,没有人能把潇洒和精致诠释的如此淋漓尽致,还是那句话,这世上,绝对没有第二个江潮。

    莫燃的视线移开,不曾见到江潮握着折扇的手微微泛白。

    她看向自己的七个夫君,摸了摸下巴,突然笑道:“我的新娘们,为夫还有一个心愿未了,如若不解决,这亲便成不了,不知道你们可否给为夫一点时间?”

    闻言,众人不禁大笑起来,莫燃说‘娶’七个夫君也就罢了,如今这样称呼,实在有点挑战男人的底线了,也不知道她那脑子里怎么想的,那七个美如冠玉可每一根头发都透着狷狂的男人,哪里跟‘新娘’相配了?

    艳三娘几乎要忍的抽搐了,阴童则直接笑的喘不上气来,他们都是知道真相的人,自然那冲击就来的更猛烈了,就连判官都没忍住侧过头去咳嗽了几声。

    鬼王笑了,嘴角高高的翘起,半垂着眼帘,眼角的泪痣摇曳着,妖气冲天,“亲爱的主人,你随意,只要你今天能心甘情愿的把这个堂败了”

    话虽如此说,可却有种强烈的不安因此传递到了莫燃身上,被莫燃强硬的压下了,既然这办法是他们想的,今天她说什么也不能留遗憾。

    也好在在场的宾客都是莫燃的朋友,否则若是在大街上,鬼王这样子也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无知少女了,甚至这婚礼能不能顺利举行也许都是个问题。

    “呵呵,夫君有什么心愿就快说出来,吉时不可错过哦。”柳洋从善如流的说道,那声‘夫君’叫的缠绵悱恻的,莫燃的心脏都跟着颤了颤。

    莫燃镇定了一下,然后转身向右边走去,一步一步走到了江潮面前,而江潮看着莫燃慢慢接近,握着扇子的手悄悄的收紧,面上却是从容不迫的笑,“难道你的心愿跟我有关?”

    莫燃看了看他,忽然身手按在了江潮的嘴角,“别笑了,你笑的好难看。”

    江潮依旧笑着,“不会吧,我一直都这么笑,大概是你眼里有了更好的风景。”

    莫燃盯着江潮,心里很疼,江潮的笑让她更疼,说实话,她一直都觉得那些要死要活的爱情简直像笑话一样,即便自家的爹娘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可她依旧觉得飘渺而不真实。

    跟江潮十几年的友谊,莫燃觉得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她曾对这个认知兴奋不已,无意识的追着江潮的脚步,江湖上莫燃和江潮的传言不知道有多少,她从来不感兴趣,她只是觉得跟江潮在一块待着舒服。

    她甚至想着,这样的朋友,她要一辈子都这样,世俗约束吗?那算什么?只要她不成亲,江潮也不找女人,他们就可以永远都不变。

    而江潮心无旁骛的性子也让她放心不少,可自从她‘死’后,她曾经美好的憧憬都没了,她以为她一生都会活在阴暗中,再也不会跟那些谪仙一样的男子相知相伴了,即便疼,可她还是强迫自己去忘了。

    可直到重新回到大齐王朝,重新见到他,莫燃才知道所谓‘忘了’是多么可笑,这个人,她永远都忘不掉,所以在得知江潮愿意跟她来须弥界的时候,她心里的兴奋也许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

    莫燃一直觉得她跟江潮真的是朋友,是那种她想要把臂夜谈、同被而眠的朋友,很多时候她都想过为什么江潮不是女人,这样的话就少了许多顾虑,对于她心里有点幼稚的占有欲,莫燃也努力的克制着,否则真怕自毁形象。

    莫燃从没想过江潮会喜欢他,或者她会喜欢江潮,这很不可思议,可的确如此,也许是‘友谊’的定位在心里太根深蒂固了,以至于她从来没有想歪过。

    就算来须弥界之后江潮有过许多次反常的地方,莫燃也没有当真,以为他只是凑热闹,开玩笑。

    可她也不想想,谁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你穿这白色的衣裳真是美极了,我今天才算领会,百花岁岁开,千古一江郎,虽然是大齐女子对你的追捧,但也的确有理,只是她们把你比作花,但放眼大齐,恐怕没人能把你这朵花摘走吧?哈哈”

    莫燃说着,眉宇间是意气奋发,天真大胆。

    众人虽然能听懂莫燃的每一句话,也知道莫燃这是在夸江潮,的确如此,那男子的气质的确是少见了,可两人的气氛却奇怪的很,好像生成了某种无形的屏障,圈出一个小世界,那个小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

    柳洋撇拉撇嘴,很不服气,为什么莫燃的心愿是江潮

    苏雨夜微微笑着,下意识的一插口袋,才发现今天穿的是喜服,并不是他习惯的军装,莫燃小朋友,‘挑食’可是坏习惯呢

    也许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莫燃在拜堂之际跟江潮说了这样的话,可只有江潮知道,莫燃这些话,跟许多年前在大齐王朝时说的一模一样,一字不落。

    江潮眼神便的深邃了些,他盯着莫燃,说不出话来,或者说,他害怕事与愿违。

    莫燃却是接着说道:“这些话我曾经对你说过,你知道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吗?因为我发现,自从我夸过你之后,你就再也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

    所以我就在仔细的回想我那天的话,一字一句的,我想知道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但是一直都没想明白,这件事几乎成了我心里的未解之谜,可谁能想到,你今天又穿着这样的白衣出现了。”

    众人的八卦之心突然被点燃了,怎么一件衣服还有这样的故事,而且看上去莫燃跟这个江潮怎么更有故事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