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 拜堂
    莫燃把江潮拉进了新郎的行列,众人不免起哄唏嘘,这新郎可是变成八个了!莫燃向赞礼示意可以拜堂了。

    莫伊伊捧着牵红笑嘻嘻的递给了新娘和新郎们,想必江潮那一端也是刚刚紧急加的。

    只听赞礼高升喊道:“一拜天地!”

    莫燃和男人们对着堂外轻轻鞠躬。

    “二拜高堂!”

    转过身去,莫云枫脸上带着感慨又欣慰的笑,郑雨薇也是满面笑容,莫燃仔细看着爹爹和娘亲,又看向站在旁边的二娘和三娘,缓缓摆下。

    “夫妻对拜!”

    莫燃跟自家男人们面对面,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令人目眩神迷的笑,正要拜时却感觉手中的牵红被拽了一下,抬眸一看,却是鬼王,他嘴角噙笑,眼皮掀起,露出那双深邃的眸子,如夜般漆黑的颜色中闪烁着浓浓的笑意,就那么盯着她,缓缓拜下。

    莫燃也躬身拜下,不禁有些好笑,同时心中竟一片平和,前所未有的安定的感觉。

    她好像有点明白婚礼的意义了。

    “礼成!送入洞房!”

    赞礼的任务是完成了,可现实情况却让令人为难了,本来新娘只有一个,可现在‘新娘’可是八个,所以送入洞房、到底是送谁进洞房?

    “这洞房、莫非也是送八个新郎去?”唐锦文不禁笑道。

    “那怎么行?我们都没怎么见过这八位新郎,怎么能让他们轻轻松松在洞房等着?”厉剑立刻道,开什么玩笑,怎么能放过那八个男人!

    众人正忙着讨论到底是应该送谁入洞房的时候,却见莫云枫站起来道:“呵呵,小燃与我这几位女婿已经在诸位的见证下喜结连理,他们相爱比什么都重要,今日来的都是小燃的好友,也不必拘泥,送入洞房这个环节也免了吧,只要大家都高兴!”

    “莫叔叔说的极是,我们正想与新郎新娘都畅快一聚,缺了谁也不尽人意呢。”唐甜拱手笑道,众人也纷纷称是,这个环节自然就免了。

    在许多人围过来的时候,鬼王抢先一步将莫燃搂在了怀中,在她耳边道:“为什么不把所有的环节一并免了,直接入洞房?”

    莫燃瞥了鬼王一眼,见他笑的妖气横生,那喟叹的语气颇有些暧昧,她笑着道:“娘子这么着急吗?”

    鬼王嘴角的笑意更加深沉,热气洒在了莫燃的耳迹,“是啊,急不可耐,相公。”

    莫燃是想调戏一下鬼王,可她怎么忘了,这厮的脸皮没有最厚,只有更厚,那声‘相公’叫的那么荡漾,莫燃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大姐姐!”终于等到了礼成,婴童也终于能挣脱艳三娘,从众人头顶飞了过来。

    而莫燃在看见那圆圆的一团飞过来的时候,来不及管鬼王,下意识的伸手抱去,把婴童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嘴角也不禁绽开一抹微笑。

    “呜呜大姐姐,童童终于见到你了!童童好想你呀!”婴童说话的时候,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当真快溢出泪水了,说着还在莫燃脸上‘啵’的亲了一口。

    莫燃也捏了捏阴童的脸蛋,笑着表示:“我也很想你,既然都来了,不如就在这里多待些时日吧。”

    “好啊好啊!童童也想!”阴童满心欢喜的说道,征求的看向鬼王,可这一看才发现他敬爱的鬼王大人虽然笑容满面,可那慵懒的神情却实在有点吓人!呜呜怎么回事?今天可是鬼王大人娶大姐姐的日子,他不是应该心情大好吗?

    “鬼王大人,可不可以”虽然觉得鬼王的眼神不对,可阴童仍然觉得现在机不可失,起码有莫燃撑腰。

    而鬼王慢慢伸出手,捏着他的帽子把他从莫燃怀里抓了出来,笑道:“以后再说。”

    说着,轻轻一甩,阴童又被仍回了艳三娘的怀里,而鬼王轻轻擦了擦莫燃的脸,就是阴童刚刚亲过的地方。

    莫燃不禁有点鄙视鬼王如此小心眼的行为。

    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不多,可基本上都是莫燃来须弥界之后认识的朋友,趁着今天高兴,众人在席间更是无话不说,而且惊奇的发现他们真的发掘了莫燃的很多面。

    比如她不胜酒量,比如她性情直率,偶尔的话语更是有几分天真稚气,莫燃平日的举止几乎滴水不漏,给人的印象都是几近完美,有些让人不敢亵渎的味道,可今天才发现,她竟有那么无话不谈的一面。

    众人最好奇的当然是八个新郎了,逮着他们不停的灌酒,而男人们也当真从头奉陪到了尾,只是即便他们被众人轮番的缠着,可那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莫燃,也始终有一两个人守在莫燃跟前。

    不为别的也得给她挡着酒,莫燃那是真不胜酒量,他们可不想等着喜宴结束之后,莫燃也被灌的不省人事。

    “我这酒可是敬莫燃的。”厉鸣犴端着两杯酒,在递给莫燃的时候被张恪拦下了,而厉鸣犴立刻就缩回了手,一双凌厉的眸子锁定着莫燃,低沉的声音说着。

    “莫燃以茶代酒。”张恪简单却直接的表示,给莫燃的杯子里添了茶。

    厉鸣犴没有立刻说什么,那双眸子却好像两块磁石,像是要将莫燃吸进他的眼中一般,半晌才道:“我们相识这么久,你结婚这么大的事,光是喝茶怎么够?”

    他是直接对莫燃说的,完全忽略了张恪,而张恪挑了挑眉,他也看向莫燃,轻笑道:“你要喝吗?”

    莫燃看了一眼张恪,他嘴角的笑很温柔,可那挑眉的动作却有些意味深长了,莫燃知道,他这是让她放清醒点呢,厉鸣犴跟别人可不一样,说白了就是让她别招惹他。

    莫燃之前也喝了不少酒了,头本来是有些晕晕的,结果被张恪这么一看,愣是看的清醒了不少,张恪当然知道厉鸣犴对莫燃的心思,以前他管不了,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可是莫燃‘明媒正娶’的,而厉鸣犴却跟‘贼心不死’的小三似的,他得防着。

    莫燃举了举茶杯,“实在不好意思,我不胜酒力。”

    厉鸣犴笑了笑,眼神有些邪气,也有些张狂,他只是举着杯子,一言不发的看着莫燃,那样子好像莫燃不喝那酒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似的,就那么沉默的对抗着。

    再过一会别人都得发现这的奇怪了,莫燃只得放下了茶杯,接过厉鸣犴递来的酒,同时在桌子下面按住了张恪的手,示意他没事。

    “恭敬不如从命,这酒我喝了。”莫燃轻扯嘴角。

    “别急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若想再喝一杯也没关系。”厉鸣犴却是说道,在看到莫燃停下动作之后,嘴角高高的掀起,邪气四溢,“这杯酒敬你新婚愉快,只要是你高兴,你结多少次婚都没关系。

    反正,你以后必定会再嫁我一次,哦不嫁也没关系,没有婚礼也无妨,反正我会一直、一直纠缠于你。”

    说完,厉鸣犴猛的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随即那双眼眸炙热的看着莫燃,她可真是给他准备了异常惊喜,成亲?她竟然真的成亲了!她对那几个男人倒是深情的很。

    她对江潮说得出那么肉麻的话,却对他的深情置之不理,从婚礼开始到现在,他的肺都快被气炸了!他还曾一度想过,他会不会是第二个‘江潮’,成为这不在计划内的第九个新郎,可他真是他妈想多了

    他很想一甩头走掉,可硬是从头看到了尾,心好像被凌迟了一遍,疼的没知觉了,以后,还能有多疼?还能有多无奈?他认准的人,绝对不可能放手,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绝不

    那双野兽一样的眸子闪烁着疯狂的漩涡,他看着莫燃放下了酒杯,她没有喝,可他并不介意,他又不是真的要灌她酒,事已至此,他怎会看中这种小事。

    张恪皱了皱眉,他觉得厉鸣犴这是挑衅,冷笑一声,正要说话时,莫燃却捏了捏他的手,然后先道:“厉鸣犴,今天,你别捣乱。”

    厉鸣犴却笑了笑,不屑的表示:“我还不至于这么无聊。”

    他说他不会捣乱,而他也的确没有捣乱,或者说捣乱‘未遂’,他是不会做什么没品的搅局之事,但之后就去灌男人们酒了,只是他一个人灌八个人,当然未遂。

    宾客一直到了深夜才渐渐散去,莫燃虽然撑了很久,可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她还是一头栽倒在苏雨夜怀里,醉的不省人事了。

    于是莫燃早早就被送回了洞房休息,可男人们仍然被缠着,等到宾客散尽的时候,男人们自然马不停蹄的奔入洞房了。

    海棠树下,有几个人还没散,却是北苑的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