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 逃跑未遂
    四周静悄悄的,这个时间大概宾客也走的差不多了,待在这样的房间里,莫燃顿时没来由的紧张起来,她当然知道成亲要洞房的,但是情况特殊,她今天下午都来得及去想,结果一觉醒来就已经这个时候了。

    虽然身体上还残存着酒精的不适,但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特别灵光,莫燃只靠着香案站了一会就光速冲向了门口,不管怎么说,这洞房她是不能待着了。

    正要拉开门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从这出去遇到人的几乎太大了,随即转身奔向了朝北的窗户,掀开一看,外面是一排芭蕉树,莫燃顿时就明白了,这房间虽然变大了,但位置还是在她原来的院子,看来她之前不是做梦,在融合狱火鬼车的时候她应该的确是把房子烧了,这房子是重建的

    莫燃也管不了其它,翻身就像跳出窗去,只是脚刚踩上窗沿,身后却传来拖拽的声音,原来是那长长的披风和裙子卡在了香案边上,这么一拽,好像被塞进桌角下去了。

    莫燃隐隐听到有人走来,晋入元婴期之后,六识更加灵敏,很轻易的便能听到百米开外的动静,莫燃来不及去慢慢整理,当即拽下了披风,可裙摆依旧紧紧的卡在那。

    她倒是很想撕了了事,可一想这衣服都是三位娘亲一针一线缝的,莫燃就下不了手了,索性反手在身后鼓捣了一会,衣服上的绳结便被解开了。

    莫燃正手忙脚乱的脱衣服的时候,房间的门却冷不丁的开了

    莫燃动作一僵,感觉脑子里一阵眩晕,现在坐在窗户上,出不去也下不来,只能看着好几层朦胧的红绡帐外,男人们先后步入,步履轻盈的走了过来。

    刚刚还凉爽的屋子里顿时闷的厉害,男人们停在她跟前,上上下下的瞧着她,最后是苏雨夜弯腰捡起来莫燃刚刚仍在地上的披风,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柔软的面料,挑眉一笑。

    “莫燃小朋友,是不是急坏了?自己先脱成了这样?”

    不,不是这样的,莫燃想摇头,可是在八双眼睛‘原来如此’的一致认同下,怎么都摇不动了。

    柳洋两步窜到了莫燃跟前,伸手搂住她,笑嘻嘻的看着莫燃脱了一半的裙子,“你今天真主动,太让人意外了,可我还是想亲自脱你衣服呢,亲爱的‘相公’,我们都是夫妻了,以后这种小事也都交给我来做好吗?”

    莫燃僵硬的看着柳洋,眨了眨眼睛,干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那怎么不好意思呢?这可是天经地义对了,怎么坐这了呢?窗户这虽然也不错,但大婚之夜,我们还是先试试那张床吧,至于别的地方嘛,来,日,方,长。”

    说着,柳洋就要抱莫燃起来,可莫燃抓着窗沿,愣是没有动。

    在柳洋正要询问的时候,莫燃终于看了一眼众人,犹豫道:“那个”

    “那个什么?”鬼王微笑着问。

    莫燃顿时噎住了,这是连句话都不让说吗

    “我错了。”莫燃道。

    而这时,柳洋慢慢掰开她抓着窗棂的手,抱着她走向那张红彤彤的大床,而莫燃盯着窗外的芭蕉树,眼睁睁的看着张恪的手轻轻一碰,斜支着的窗户便啪的合上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莫燃被放在了床上,仰头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男人,慢吞吞的拉起了自己的衣服,虽然也没露,但被这些妖孽看着,总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亲爱的主人,你怎么会错呢?”鬼王笑道。

    “不不不,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莫燃谦虚的表示。

    “哦。”鬼王看似宠溺的认同了莫燃的话,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亲爱的主人错在何处?”

    莫燃想了一会,硬着头皮道:“我错在洞房花烛之夜,不应该因为想醒酒就出去散步,更不应该看后院风景好就打算抄近路,实在不成体统。”

    男人们悠悠的笑开了,鬼医转身走开一会,回来的时候端了一个盘子,上面放着茶壶,但只有一个杯子,鬼医倒了茶,给莫燃递了过去,淡淡的表示:“醒酒的。”

    莫燃不疑有它,端起来就喝了,唐烬接过了莫燃的空杯子,看似随意的嗅了嗅,蓝眸溢出一丝笑意,她看向莫燃,“小情人,本来我们应该喝合卺酒的,可你都说了是你娶我们,所以那些规矩也就不是规矩了,这个合卺酒也就免了。

    你这‘醒酒药’都喝了,我们该办正事了,毕竟良宵苦短,不能辜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