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 如愿以偿
    莫燃无意识的拽了拽领口,不解的问:“还有谁是禁兽?你是怎么知道的?”

    鬼王却是看着莫燃的领口,慢慢笑了笑,“不舒服吗?亲爱的主人?”

    莫燃摇了摇头,“没有啊,就是太热了。”心里盘亘着一个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为什么会有禁兽一说?那些还没有被妖禁封印的妖兽,莫非都会走到那一步吗?

    她倒是想问,可最终都没有说,毕竟六族妖兽中还有张恪、苏雨夜,她是绝对不会想封印他们的。

    鬼王唇角一勾,再说话时似乎又多了几分轻快,“我是比你知道的多一点,但是谁是禁兽有什么重要呢?反正你以后也不会见到他们。”

    “是吗?”莫燃怀疑的问。

    鬼王笃定的点头,倒是让莫燃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也许真的是她想多了。

    “谢谢你们”莫燃道。

    鬼王却道:“我们做这些可不是为了要你一声谢谢。”

    莫燃立即点头,“我当然知道,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能表达我复杂的心情了。”

    鬼王哧的一声笑出口,“说不出来的话,为什么不用做的?”

    莫燃愣了一下,下意识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鬼王手指轻弹,只见四周的帐钩一晃,那红绡帐顿时垂了下来,将大床四周都围了起来,烛光透过红纱,更暗了一些,也更旖旎。

    只是一层薄薄的帐子,可却好像隔开了一片真空的天地,好像更热了。

    莫燃有点反应不过来,但身体却满满滑了下去,抓着被子往上拽,紧紧的捂着自己,“那早点睡吧,晚、晚安”

    莫燃绷着神经等了一会,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反对她,没人说话,但她却看到他们几个都躺下了。

    莫燃觉得奇怪,看了看左边的鬼王,又看了看右边的苏雨夜,两人注意到她的眼神,苏雨夜只是笑问:“不是说要睡了吗?晚安。”

    莫燃惊奇的看着苏雨夜温和的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是真的。

    这不是做梦。

    今天晚上真的可以消停了。

    莫燃郑重的告诉自己,不免深深的松了口气,也来不及思考他们九个人大被同眠如何的诡异,强迫自己快点睡觉。

    说来也奇怪,虽然自己不久前刚刚睡了几个小时,可闭着眼睛催眠了自己许久之后,还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只是莫燃睡的并不安稳,很热,很渴,好像又回到了前几天喝着药睡着时的感觉,可又有点不同

    紧紧抓着被子的手渐渐松开了,莫燃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大大的床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着,她似乎听到有人在轻轻的笑,还有人在小声说话,可她听不清楚,也清醒不了,心里越来越焦虑。

    她开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迷迷糊糊的想着早知道这么难受,睡之前她就先脱了衣服了,她是怕男人们兽性大发,可他们明明很规矩,只是吓唬吓唬她罢了。

    过了一会,怎么都无法脱下裙子的莫燃难受的在枕头上蹭,忽然腰上横过来一只手臂,轻易的将她翻了个身,那人似乎笑了笑,然后慢悠悠的给她脱起了衣服。

    意识到有人在‘帮’她的莫燃满意的笑了笑,还顺从的抬起半身,伸胳膊抬腿,等到摆脱那长长的裙子之后,莫燃终于舒服了。

    有人在她耳边问了句什么,莫燃没有听清,但为了表示感谢,莫燃含糊的说了句话,可其实也就是哼哼了几声而已。

    本以为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可事实上没舒服多久,燥热的感觉重新袭来,而且更加汹涌!莫燃深深的皱着眉头,焦躁的拽自己的衣服,里衣远没有裙子那么繁琐,莫燃轻而易举的将衣服撕了下来,皮肤接触到柔软微凉的丝绸床单,可一点都没有缓解她的热。

    她难受的滚来滚去,无意间触到一丝冰凉,莫燃如获至宝,反手紧紧的抓住,整个人都顺势靠了过去,那似乎是不知道谁的手,可莫燃根本无暇细想,小手跟蛇似的,钻进了那人的袖口,想最大程度的接触那冰凉的触感。

    所以在被衣服卡主的时候,莫燃想都没想的暴力解决了,只听几声撕拉的声音,莫燃似乎知道自己把人的衣服撕了,哼哼了几声,她想说以后一定赔,也不知道那人听到了没有。

    脸蹭在那人的胸膛,莫燃舒服的直想叹气,这么滑,还这么凉,比睡在床上舒服多了。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身下的这个身体被她悟热了,她渐渐不舒服起来,也就渐渐不听话起来,身体不断的扭动,而那人的身体也紧绷起来,胸膛变的如铁一般。

    莫燃正想离开这个身体,可一只手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猛的吻上了她,撬开了她的唇舌,他的动作粗鲁带着几分急切,莫燃想把那作乱的舌头推出去,可却意外跟他纠缠了起来。

    奇怪的是,她竟觉得他口中甘甜清冽,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热,可她心中那股燥热和干渴却消停了许多,似乎是因为舒服了,莫燃渐渐主动起来,回应着那个绵长的吻。

    忽然,背上也爬过来一只手,紧接着一个身体靠了过来,他似乎轻哼了一声,把她的身体抱在了床上,手指轻轻一挑,那横在腰间的红绳便解开了,那同样是专门为大婚准备的肚兜轻飘飘的落下,被挑拨的感官让莫燃越来越身不由己,喉咙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呻吟,想说的话都被一直吻着她的人堵住了。

    身上的手越来越多,莫燃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灵魂像是被放逐在海山小船,忽高忽低的飘荡着,时而兴奋莫名,时而怅然若失,心里好像总有个难以填满的黑洞,可她又找不到在哪,越是兴奋,越是空虚。

    耳边好像始终都有人在说话,莫燃努力的摆脱那梦魇一样的黑暗,对耳边的人求救,“好难受”

    她的求救似乎管用了,一只冰凉的手摸到了她的嘴边,将一颗丹药塞进了她的口中,那人的手指都带着一丝清冽的药香,莫燃舌头卷上那手指舔了舔,感觉到那人僵硬了一瞬间。

    “怎么还不醒?我可不想在她不清醒的时候”

    莫燃听到有人在说话,这次却是听清了,她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幽暗的眸子,那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嘴角眉梢都渐渐爬上了笑意,眼角那颗泪痣妖异的晃着,让刚刚清醒的莫燃一阵目眩神迷。

    “亲爱的主人,你终于醒了呢。”鬼王低沉的声音说着,他轻轻一提,莫燃被抱在他面前,一个炙热的吻落在她嘴角。

    身上一丝不挂的触感传到莫燃的脑海,她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现在似乎是光溜溜的趴在鬼王身上!莫燃僵硬着身体,还没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马上就发现了另一件让她非常崩溃的事情!

    鬼王的双手横在她腰上,那她腿上的手是谁的?肩膀上炙热的呼吸又是谁的?她僵硬的转了转头,那一双双眼睛就像昼伏夜出的狼,暧昧的烛光下泛着野性的幽光。

    “不、不是睡觉吗?”莫燃几乎要哭了,她是做梦了吗?做了这么香艳的梦?

    肩膀上被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柳洋笑呵呵的说道:“对啊,本来是要睡觉的,可是你不想睡,脱光了骚扰我们的,相公。”

    “骚、骚扰?”莫燃不可置信的问,还她自己脱光?怎么可能?

    柳洋慢悠悠的点头,“对啊,我们都可以证明,你一直在说你很热,很难受。”

    莫燃看到一个个妖孽沉默的点头,只觉头晕,她是热来着,是难受来着,但不至于去这么骚扰他们吧?这哪是骚扰,这是送死啊!就算她神志不清,也不至于这么想不开吧!

    “那”莫燃咽了咽口水,思考着全身而退的可能性。

    而不等她说话,鬼王便再次堵住了她的最,唇齿间不甚清楚的话音传出:“亲爱的主人,你都已经如此求欢了,我岂能不满足你?”

    她没有求!莫燃想大声的、理直气壮的辩解,可一个吻,再加上四处点火的手,很快莫燃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只是在情浓之时,莫燃脑海中灵光一闪,含糊着问:“你们是不是、给我吃什么东西了?”

    可惜没人回答她。

    ------题外话------

    正直的司机萌有话说:

    不要怀疑,这是开往幼儿园的车,快车都是精分的二萌开的,但一趟车不容两个司机,那个老司机只能去开野车了,至于野车的番号,相信身经百战的吃瓜读者都懂的,不懂的读者嘛我也不告诉你,听话,做个纯洁的孩子,我们一起校车好吗,约好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