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
    不愧是不灭期的修者,离心和聂狰很快反应了过来,聂狰顿时道:“乖徒儿,你有多少个夫君为师倒是……不会说什么,只是太过沉迷男色的话……总归不……”

    “哈哈哈哈……”不等聂狰斟字酌句的说完,离心便大笑起来,然后很是欣赏的说道:“好徒儿,你倒是有点本事,有趣有趣,不用等斗霊大会结束,你先带你的夫君来见见为师,既然是你的心里的人,为师一并指点指点。”

    聂狰看了离心一眼,刚刚要说的话也咽回去了,颇有几分攀比的意味,转而说道:“乖徒儿,拜师是大事,就算暂时不能举办拜师典礼,但为师见见你父母也是应该,你早作安排吧。”

    莫燃抽了抽嘴角,看着两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知道自己是不能说一个“不”字的,“……好,那二位前辈,江潮的比赛……”

    “噢——”离心点了点头,朝空中一挥手,打开了隔音结界,沉稳的声音道:“台上谁是童鹤的徒弟?”

    听到贵宾席上传来的声音,观众席的吵闹声顿时小了许多。

    而江潮抬头望向空中,道:“正是在下。”

    离心又问:“童鹤现在何处?”

    江潮道:“家师仍在孽海,而且家师让我带句话给几位前辈。”

    离心轻轻笑了笑,“哦?童鹤说什么?”

    江潮道:“家师说,当年是几位前辈送他到北丘岛,如今五百年期限已到,几位前别忘了该去接他了。”

    “哈哈哈……”离心顿时大笑,“这话果真是那童鹤说的。”

    众人正奇怪江潮跟离心的对话怎么如此怪异时,却听离心又道:“比赛继续吧,大家也听到了,童鹤还在北丘岛等我们去接呢,斗霊大会明确禁止毒门、蜘蛛门、恨离门之人参加,却没有禁止童鹤的徒弟参赛这一条。”

    江潮遥遥拱了拱手,似乎在表示感谢,而擂台上那两个主持人听到离心都说话了,顿时宣布继续比赛。

    离心重新设下了隔音结界,然后看向莫燃,“为师现在更期待你的其它夫君了。”

    莫燃摸了摸鼻子,没有说什么。

    江潮和陈治的比赛开始了,莫燃看的目不转睛,江潮这人身上本就没什么戾气,他属于杀人都不见血的那一类人,危险都藏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而这种平静跟那杀气四溢的陈治一对比就更明显起来就更加明显了,陈治的修为本就是元婴期二层,加上魔魂级的霊战斗合体,杀起来更加有种横扫千军的气势!

    可江潮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真正的攻击,他身上唯一有点血腥气的大概就是那血红色的权杖了,他连连使出诅咒,面对陈治的进攻也始终在防守,好多次他从陈治的巨剑之下堪堪避开,莫燃都替他捏一把冷汗。

    诅咒之术很厉害,但厉害之处在于它很邪门,可诅咒之术炼的是神识,在一对一的正面打斗中一点都不占优势。

    可江潮很快,也很灵活,更重要的是,不管看上去他的处境有多危险,他的脸上一点都不见慌乱,只是神情专注的连续打出诅咒。

    “有本事你别躲!”陈治大吼一声,他的打法很刚猛,可每次杀招都差那么一点点,也是很憋屈。

    他已经叫骂了许多次,可每次江潮都不予理会,这一次,江潮却在空中急停站立,白衣猎猎,他笑了笑,“该结束了。”

    “早该结束了!”陈治凶光大放,似乎生怕错失这良机一般,巨剑生风,怒吼着砍向江潮!

    而江潮却忽然举起那血红色的权杖,嘴唇开合几下,却见那权杖之上晕出一大圈血红色,那红色之中有夹杂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像是网一样迅速的飞向了四周,将陈治包围了起来!

    陈治也看到了这般变化,可也只需瞬息的功夫他的巨剑就能把江潮批成两半,他丝毫没有停顿!

    众人都屏息看着,在他们看来,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似乎就要结束了,而赢的一方也自然是陈治了,至于那飞一般蔓延的符文,众人也只当江潮是“垂死挣扎”了。

    “轰——”

    只听一身巨响!陈治那一剑对着江潮当头劈下!可竟然并没有伤到他分毫!而是被一个弧形的结界挡了下来,元婴期的全力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巨大的能量向四周震了开去!?一击不成,江潮未动,陈治还想举再砍!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陈治却是诡异的向后飞去!

    咚的一声!那陈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把巨剑脱手,他身上覆盖的铠甲也在瞬间消失,那霊似乎回到了他的契约空间,而陈治的手脚都呈一种很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瞧着陈治的惨状,纷纷看向从容落在地上的江潮,看着他结束了战斗合体,收回了权杖,一袭白衣孑然而立,出尘脱俗。

    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个连衣角都纤尘不染的公子,几乎废了他的对手!

    看陈治的模样,四肢像是碎成了软体动物,若不赶紧医治,真的会废的。

    观众席中顿时一片喧哗,叫骂声和赞叹声都分不清楚哪里是哪里了。

    离心看了莫燃一眼,“这小子下手挺狠。”

    莫燃平静的说道:“若是我,我不会比他仁慈。”

    离心道:“你还挺护短。”

    莫燃却是冷笑了一声,道:“陈治若想让我脑袋开花,我只是断他手脚,那我已经很仁慈了。”

    观众席看到的只是陈治的惨状,可若是他刚刚那一剑砍下去,后果又会如何?

    离心挑了挑眉,转过身去。

    江潮走下擂台之后莫燃就没心情再看比赛了,寻了个空隙就溜走了。

    莫燃本想回北苑等江潮的,只是走在半路,一辆马车却是停在她面前,江潮掀开了车帘,笑道:“夫人这么急,失去找我吗?”

    莫燃白了他一眼,拉着江潮的手上了车。

    马车里,莫燃坐在江潮对面,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等着他主动交代。

    而江潮闲适的靠坐着,此时微微一笑,道:“夫人,今天斗霊大会你我各赢一局,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莫燃没有说话,仍旧看着他,而江潮也不恼,“不庆祝也罢,你今天喜得三位师傅,这个总可以庆祝吧?”

    莫燃仍旧没有说话,而江潮笑了笑,这时,马车正好停下了,江潮先下了车架,伸着手等莫燃。

    莫燃耸了耸鼻尖,闻到一丝酒香味,走出去一看,却见这马车并非停在北苑门口,而是江潮之前带她来过的那个酒馆。

    这酒馆平时就安静,今天更是一个人都不见了,不过这朴素的院子门口挂着红灯笼,门上贴着红对联,竟然别有一番味道。

    “夫人,你忍心让为夫一直等着?”却听江潮说道。

    莫燃这才把手放在江潮手里,也说话了,“能不能叫名字?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江潮的手放到了莫燃腰间,“真的吗?我摸摸。”

    感觉到那只手别有意味的摩挲,莫燃当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抓住江潮的手狠狠道:“江潮,你正常点!”

    江潮没再乱动,就着那姿势搂着莫燃走进门去,“我哪里不正了?我们刚刚成亲五天,现在正应该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莫燃,你现在这样才叫反常,你如此冷淡,我真要怀疑……”

    “江潮大哥你回来啦,必定是凯旋吧?”正说着,却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一个少年推门出来,脸上杨着笑,在看到莫燃时那笑意大了一些,脆生生的唤了一声,“嫂子你也来了!

    莫燃僵了一下,而那少年已经走到了面前,自顾自的说道:“嫂子,那日你们大婚的时候我也有去的,只是没有留在那吃喜酒,不然这酒馆没人照料,不过那日你们的喜酒都是我送过去的呢。”

    “宣洺……”莫燃唤了一声,她记得这个少年,却被这少年满眼的欢喜弄的有点懵,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稳重的不像个少年,第二次见他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江潮的关系,他对她没什么防备了,这一次再见,简直像羽飞看她的模样了。

    “宣洺,你先去,我跟你嫂子还有些话说。”江潮及时救了莫燃。

    宣洺似乎很听江潮的话,“好,我这便关了门,反正今天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客人了。”

    不一会,莫燃来到了她来过两次的房间,江潮一进门便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先坐,我都会告诉你。”

    莫燃坐下,而江潮拿出一小坛酒,那酒正是女儿红,他道:“宣洺酿的酒很好,这是我特意让他酿的,我们的喜酒。”

    莫燃脸上皱成了一团,“你该不会早就料到我会跟你表白吧?”

    江潮笑了笑,“我这辈子,最患得患失的就是你,如若你不承认你喜欢我,那这女儿红、就是你们的喜酒。”

    莫燃撇了撇嘴,“别说的这么可怜,你什么时候吃过亏?我承认喜欢你才是……”

    “才是什么?”江潮抬眸问道。

    才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自取灭亡、永无翻身之日!

    但这等示弱的话莫燃是不会说出来的,“……没什么,别岔开话题,你该说童鹤、宣洺,这都是怎么回事了。”

    江潮也没追究,揭开了酒坛上的封泥,给两人都倒了酒,这才道:“童鹤是我师父,也是当日在莫家庄变故之后告诉我你还没死的人,我是在来须弥界之后再见到他的,应该说,是他找到我的。

    童鹤还有一个徒弟,是我的师兄,这家酒馆是他早就经营的,在我来到云都之后,他就把这家酒馆给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