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黑猫的身份!
    “然后呢?”莫燃问道。

    “没有然后了。”江潮淡淡道。

    “你当我傻吗?之前那块珊瑚石是怎么回事?”莫燃道。

    “呵呵,这是两码事,我自然不会放在一起说。”江潮笑了笑,端了酒杯靠在那里,闲适而散漫,“那块珊瑚石本来是我师兄拿去送人的,在这放了一天而已,而且,也正巧让我知道了龙殒之焱的下落,本来那晚就是要告诉你的,没想到一下子就隔了这么久。”

    莫燃也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们两人不欢而散,珊瑚石的事情就被她抛在脑后了,如今再次听到它的消息,莫燃不禁追问,“龙殒之焱在何处?”

    算一算,四十九天的周期也快到了,莫燃知道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异火的下落,近来一直没有消息,原来是江潮已经找到了。

    “就在孽海,师傅的北丘岛上,斗霊大会再过七天也结束了,到时候我们立即前往北丘岛。”江潮道。

    莫燃摸了摸鼻子,总觉得江潮已经安排好了,这让她很不好意思,可正在这时,江潮扣着手指在莫燃头上弹了一下,不轻不重的,莫燃捂着被弹的地方看先他,却听江潮道:

    “我可不是白忙活的,你总该想想怎么报答我吧?”

    这话一出,莫燃刚刚那点不好意思顿时没了,神经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她最近被要’报答’的次数太多了,而且都是要肉偿,她已经再也单纯不起来,根本不会以为江潮的’报答’会是什么容易做到的事。

    江潮好笑的看着莫燃一脸警惕的样子,就算他真想做点什么也不会说了,他道:“你的灭神弓呢?”

    莫燃怀疑的看了看江潮,见他好像不像是岔开话题,就祭出了灭神弓,一瞬间,腥煞的黑气飞快的蔓延,飞窜的戾气在木质的家具上留下细小的刻痕。

    虽然灭神剑的威力也不弱,可灭神弓到底是原型,比剑的形态更加霸道!

    江潮没有试图靠近灭神弓,只是又问:“你的猫呢?”

    莫燃闭了闭眼睛,将黑猫从三藤戒中弄了出来,她挠了挠黑猫的头,那黑猫才慢慢睁开眼睛,那漆黑的眼里还有点刚刚睡醒的惺忪。

    莫燃不禁再次感慨,能在灭神弓面前这么淡定的人估计没有,而猫、估计也就这么一只了。

    “喵——”那黑猫叫了一声,爪子挠了挠眼睛,似乎在问叫他干什么。

    莫燃指了指江潮,“是他找你。”

    黑猫这才看先江潮,黝黑的眼睛望着江潮,而江潮与他对视了片刻,心想若这黑猫现在以人形示人,这双眼睛应该也不会变,必定依旧古井无波。

    江潮道:“你是不是知道”

    正说着,那黑猫却是轻巧的一跳,瞬间站在了灭神弓的弓头之处,那尖锐的爪子扣在那金色的晶石上一撬!那晶石便落在桌子上,咕噜噜的滚到了江潮面前停下,做完了这些,那黑猫有跳回了桌子上。

    也就眨眼的功夫,那黑猫蹲在桌子上,探头舔了舔莫燃杯子里的酒,似乎觉得味道不错,舌头一卷,便都喝了,完了还看向莫燃,似乎想再来点。

    可莫燃现在哪里顾得上它?这黑猫突然抠下来一颗晶石,这晶石是用来封印灭神弓的力量的,第一次抠掉的时候灭神弓的反应并不大,可这一次,灭神弓却好像发疯了一样!莫燃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汹涌而出,像是被压抑许久的火山一样!亟待喷发!

    莫燃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控制灭神弓,可那弓身还是疯狂的抖动着,大有下一刻就脱手而出的架势!那属于法器的戾气更加凶猛,眨眼间便将屋子里的摆设都切割的面目全非!

    莫燃知道不能耽搁,来不及说什么,眨眼间便消失了!

    江潮坐直了身体,看着对面空了的座位,知道莫燃是进了三藤戒,眉心微微皱了皱,他拿起那颗金色的晶石,有点不悦的看向那只黑猫,“你不该自作主张。”

    黑猫看向江潮,那黝黑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闭上眼睛不再理会江潮。

    江潮把他的神色看的清清楚楚,眼中的温度也冷了下来,他手指一弹,那金色的晶石瞬间化作了一缕流光,飞出了窗外,不知落向何处,“它跟她比起来,它只不过是一个石头而已,可她是我的命。”

    那黑猫这才睁开眼睛,有点诧异的看向江潮,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窗外,它还记得莫燃之前哭的撕心裂肺的,说她有多爱江潮,说她有多对不起他,它不明白爱到底是什么东西,可莫燃哭成那个样子它却是一点都不愿意看到。

    是这个江潮太弱了吗?保护不了她吗?如果他再强一点,莫燃就不会被欺负了吧?可这个江潮,显然辜负了他一番良苦用心了。

    不过,不是还有几个男人吗?他实在不懂莫燃有什么割舍不了的。

    正在这时,有人忽然推门进来,人还未到,那低沉的笑声便传了过来,“呵呵,这可是好东西,丢了可惜,若是让亲爱的主人知道你这么败家,不知会不会冷落你几天啧,我真不该捡回来。”

    话音落下,人也到了跟前,却是鬼王,他手里把玩着一颗金色的晶石,正是江潮刚刚扔出去的那个。

    鬼王坐在莫燃刚刚坐的位置,懒懒的看着黑猫。

    “你可以不还给他。”来人并不只鬼王一个,这话却是魂落说的,他靠在屏风门上,刚靠了一会,那木质的门便传出细微的响声,是刚刚灭神弓造成的,魂落顿时闪开了,四下一看,也就江潮和鬼王坐着的软榻还完好无损,他索性一脚踩了上去,盘膝坐下。

    鬼王笑道:“那可不行,若叫他反咬我一口,说我抢他的东西,我岂不是更亏?”

    魂落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鬼王,然后道:“也是,是你活该,莫莫最不信你。”

    鬼王笑了笑,并不争辩。

    而魂落对面又坐下一人,张扬的红色衣摆扑在榻上,他关注的是那只黑猫,此时嘴角一勾,“稀奇啊,你竟然没死。”

    这说话的人正是离火,此时,江潮、鬼王、魂落、离火围着一张矮桌而坐,而那桌子上蹲着一直黑猫,迎着四人透彻的视线,黑猫显的平静而稳重。

    魂落伸手,似乎想拎起黑猫,不过被它轻松躲过了,以前魂落认不出它,如何做它都不会介意,可若是认出来了,那便不同了。

    魂落盯着黑猫的眼睛,“不是没死,是装死,堂堂战神,装死了这么多年,确实是奇闻一件。”

    鬼王随手一扔,将那金色的晶石扔给了江潮,眼眸一掀,笑道:“若是青门知道刑天没死,说不定会把那个老家伙炸出来呢。”

    江潮看了看手中的晶石,终是收了起来,他看向黑猫,问的直接,“你为什么在三藤戒里?”

    若是莫燃在这里,必定要吓一跳了,可惜没有第五个人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况且,就算有人在场,听到战神,听到刑天的这样的字眼,除了付诸一笑,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吧。

    魂落却又道:“我跟关心,刑天竟然是妖呢,自古人能修习妖魔道,谁能想到你刑天是妖,却修习了人道。”

    话落,离火却是嗤笑一声,“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不修妖刀,若是战场上相见,用一只猫的样子出现,若是我,我也会害羞呢。”

    黑猫蹲在桌子上,看了看四人,忽然一闪身消失了,不远处一团黑影闪过,眨眼间却是出现一人,那人长身而立,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衫,他微微抵着头,修长的手指插入发间,似乎有点烦恼自己的长发。

    而在他身后,那墨色的发瀑布般垂了下来,又像小傒一般蜿蜒了老远,竟不知道多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