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
    莫燃和张恪依旧是从窗户翻回去的,偷偷摸摸也得有始有终,只是脚刚落地就迎面凑过来一个大脑袋,不由分说的把莫燃拽了过去,“晚上进门的时候我都说了让你等我,结果你还是跟张恪跑出去了,你偏心!”

    莫燃后仰了一点才看清柳洋的脸,这厮也有点脑筋,直到她们会送窗户进来,压根就守在这了。

    莫燃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来着,但是她没放在心上

    “你别闹。”莫燃低声道。

    “什么?你说我闹?”柳洋不可思议的问道,吊儿郎当的脸显得很是错愕,好啊,莫燃跟张恪私会就算了,他被放鸽子还被说闹?

    莫燃立马垫脚吻了吻柳洋的脸,“我给忘了,改天补上。”

    柳洋顿时乐了,指了指自己的唇,张了张嘴无声的说:“亲这里,就放过你。”

    看莫燃犹豫,他还指了指屏风后面。

    莫燃磨了磨牙,柳洋这是在威胁她,苏雨夜肯定在屋里,她要是不照做的话,柳洋就助纣为虐!

    而张恪瞥了这里一眼,已经转身出去了。

    莫燃勉为其难的亲了柳洋一下,嘴唇一碰,正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柳洋箍着她的腰拽了回去,深深一吻,舌头快速的在莫燃口中扫荡一圈,然后喜眯眯的退了出来。

    莫燃舔了舔隐隐发麻唇,“你属狗的吧”

    柳洋盯着莫燃的嘴唇,笑的很开心,“如果你是大骨头,我愿意做狗。”

    莫燃深呼吸了一下,柳洋却笑道:“别怕,你叫声

    叔叔,那个老变态就不会为难你了。”

    莫燃瞥了他一眼,“我要告诉苏雨夜,你叫他老变态。”

    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祸水东引?莫燃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柳洋顿时举起了双手,“别,我们才是一个战线的!”

    莫燃走出去,却见苏雨夜和张恪分作两边,张恪很淡定,毕竟张恪没柳洋那么怂,似乎并不怕苏雨夜的招数。

    苏雨夜一身军装穿的一丝不苟,长腿交叠着坐着,却偏偏生出几分痞气,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敲打着扶手,一下一下的,又优雅的很,看到莫燃过来,也只投过去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苏小叔,是张恪叫我出去的,我还想着你们也会一起去呢,结果你们没去,下次我一定问清楚。”

    在苏雨夜开口之前,莫燃先一步说道,一脸笑意的凑了过来,给苏雨夜到了杯茶递过去。

    苏雨夜接过了,道:“哦?我过来敲门的时候,你们没听到吗?”

    莫燃惊讶道:“啊?你来敲门了吗?我不知道啊,可能我们已经出去了吧。”

    话虽如此,可莫燃心里却想哭了,走之前敲门的人真是苏雨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只能死不认账了。

    “小朋友说谎鼻子会变长的。”苏雨夜笑道。

    莫燃立刻道:“我不说谎,你看我鼻子也没变长。”

    苏雨夜招了招手,莫燃疑惑的靠近了些,可苏雨夜还招手,莫燃又走了两步,心想再近就扑上去了

    可苏雨夜忽然凑上来在她身上嗅了嗅,含笑问道:“这脂粉味,去哪了?”

    莫燃撑着桌子看他,最怕的就是明知故问,她都叫了叔叔,根本没管用啊!

    苏雨夜演的一首好戏,莫燃可没那演技,只得招了,“我们去找那个九公子,在他那坐了一会,他说你已经去找过他了,我们就回来,其实也挺简单的。”

    “可是,我看你玩的应该挺开心的,楼里的绝色男人不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莫燃听的简直头皮发麻,他见了几个绝色男人啊?就那个九公子,连面都没见着,有张恪在,她有空去看男人?再说了,她很自觉的!

    莫燃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人品澄清一下,顿时道:“没遇到你们之前,我初吻都保存的好好的,遇到你们之后,这世上更没有能看的男人了,苏小叔,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苏雨夜默不作声的挑了挑眉,室内三人神色都变的怪怪的,很快,柳洋冲过来道:“那你的初吻是跟我吗好巧,我的初吻也是跟你!”

    莫燃脸黑了一下,又说了一遍:“你是狗吧!”

    柳洋却忽然大笑起来,啵的亲了一下莫燃,“我那是情不自禁,我的吻技不好吗?”说着,一点都不觉得丢脸的继续道:“没关系,莫燃,以后你陪我多练习练习好了。”

    莫燃推开了柳洋,而苏雨夜和张恪却神色各异,张恪是在想,当初在莫家村的时候还没有别的男人,那个时候莫燃都玉体横陈了,他竟然什么都没做

    真君子

    真后悔

    而苏雨夜却是在想,他以前真的高看那几个男人了,他以为莫燃早就被吃干抹净了,结果一个个光看都没下手,早知道他就不那么顾虑了。

    忽然发现气氛诡异,莫燃清了清嗓子趁机转移话题,“苏雨夜你们取什么消息?神神秘秘的,你们又在密谋什么?”

    苏雨夜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叫叔叔了?”

    莫燃咳嗽了一声,装作没听到。

    苏雨夜却道:“既然要去北丘岛,自然要知道北丘岛藏了什么东西。”

    莫燃心里呼了一口气,苏雨夜没有真跟她较劲,不过这警告也够惊悚的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师傅他们知道了北丘岛有龙陨之焱?”

    苏雨夜摇头,“不会的,江潮知道轻重,龙陨之焱的事一定只有我们知道,皇帝同意我们分头行动,一定也知道北丘岛有猫腻,离心、聂狰、洛川不会真的是去接童鹤出岛。”

    莫燃稍一思索,道:“你是说,有什么事情,是只有童鹤和三个师傅才知道的?”

    苏雨夜道:“至少,是只有几百年前的少数人才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