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 谁去?
    洛川又急了,似乎完全不想听童鹤继续说的样子,聂狰也皱起了眉,不悦道:“童鹤,所以你的办法就是让我们放它出来?”

    童鹤冷哼了一声,“它自己出来和你们放它出来,意义完全不一样!当然,如果凭你们几个能杀了它,那当然最好了!”

    杀了是绝对不可能的!当年在那只鳌重伤的时候天界都没能杀它,更何况现在?

    明阳忽然道:“此事为何不早点禀知天界?”

    童鹤睁开眼,阴暗的视线扫过明阳,很快又闭上了,“闯祸谁都会,可谁喜欢收拾烂摊子?”

    明阳面色也有些不虞,莫燃不由的想,这童鹤还真会得罪人。

    花凌月看向聂狰,手插在口袋里,左眼一边白,转动时说不出的诡异,声线依旧冷冽,“聂掌门,你可有办法收服它?”

    聂狰很凝重的摇了摇头,那只鳌是神,就算他精于御兽,强行给这么高修为的妖兽打入契约,非但契约不了,还会被反噬,他这条老命也得送出去。

    这时,童鹤又道:“这都几天了,难道你们还没有想好吗?这个禁咒已经在消耗我的修为了,若你们拿不定主意,我便先行逃命了,到时候我与九族再无牵扯!你们休想再请我!”

    “老鹤,当时是你发重誓守住北丘岛一方太平的,你要是敢现在跑,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有本事你跑啊!”洛川蒲扇指着他道,本就心烦意乱,听到童鹤这么难听又威胁的话,洛川恨不得扑上去先跟他打一场。

    “哼,可我也说了五百年,如今时限已到,你不知道吗?”童鹤毫无压力的说道。

    洛川正要继续喊回去的时候,离心忽然低吼道:“别再吵了!”

    离心不灭期九层的威压忽然散发开来,让众人都是一凛,心中都是一警,却见离心上前几步,对童鹤道:“你说的倒是容易,就算是放出那家伙,谁能移开龙殒之焱?”

    “确实,龙殒之焱乃先天异火榜排名第八的火焰,我们不可能横穿龙殒之焱。”聂狰也道。

    “那当然了!所以说你们以为我在跟这只老鹤吵着玩吗?让我们下去,那不是获得不耐烦了吗?”洛川也不由的道。

    童鹤却是依旧刻薄的说道:“以前知道北丘岛有龙殒之焱的火源,你们说碍于封印不敢妄动,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你们可以收服如此霸道的异火,三会那老不死的手里有的不过也只是轮回之火,谁若得了这龙殒之焱,便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了,怎么,离皇,聂掌门,洛真人,花家主,明校长,你们、怕了?”

    空气一时安静了下来,被童鹤点名的几人面色都有些异常。

    莫燃不由的挑了挑眉,心想童鹤虽然是在用激将法,但不得不说,那句‘天下第一’似乎让几人都心动了,确实,龙殒之焱所代表的意义不仅在于修为,还有声望,谁不希望在须弥界功成身就、永垂不朽?

    若大道有成,飞升仙界,那与他们而言,虽不是与须弥界死别,但也差不多是永别了,不过就是求个身前圆满,身后美名了。

    更何况,离心已经是不灭期九层前期,距离归仙境也不过一个小境界的距离,可就是这一个小境界,如果是筑基期,几个月便突破了,但放在不灭期,这一个小境界,很有可能就是大道路上一道翻不过的天堑!

    别说几个月,就算是几年,几百年,几千年,直至寿元耗尽,也许都过不去!

    而离心,在这个境界停留了已经六百余年。

    修为越高,寿元便越长,可在归仙境之前,修者寿元的大限是三千年,据说离心已经是须弥界难得的天才,早在四百岁的时候就已经晋入了不灭期,一直高居须弥界的高手榜,可是事实上,他在不灭期已经停留了快两千年。

    这个在不灭期之前坐了火箭晋级的离皇,在这个境界却并没有保持那个速度。

    这些年这些顶尖强者基本都不问世事,潜心修炼,也难怪今年会一同出现了,原是为了北丘岛和封魔古迹

    这时,童鹤又加了一把火,“我的禁咒能送你们进去,但你们要拖延的太久,我的修为可经不起耗。”

    几人的眼神都有些波动,离心看向童鹤,“此事,我一人去足矣。”

    童鹤终于正眼看向离心,声音虽依旧难听,可那语气却不死方才那般轻蔑,反而带着些敬佩,“离皇,不愧是王。”

    洛川没有再扇那把滑稽的大蒲扇了,此时皱着眉道:“老家伙,此事系我们年轻时许诺王三族,若我们不去,岂不是失信于人?此事若不提也就罢了,我们如今人都在这里了,还怎么能装作不知道?你这老家伙,莫不是想看我们日后生了心魔,误了飞升?”

    离心却道:“并不是你们失信于人,而是没有必要一起去,若这件事能做成,一人便成了,若做不成,去多少人也成不了。”

    聂狰刚刚还算冷静,此刻却是有些怒的样子,刚硬的脸上写满了不悦,“离心,收服异火并非修为能决定的,意念强大,如莫燃这般小辈也照样能做到,就算你修为最高,你也无法代表我们所有人,此事事关我们几人的生死,也事关须弥界的安稳,就算你想一人承担,我直话直说,我也不敢交给你。”

    离心看向两人,“那你们,莫非想让所有人一起去送死。”

    洛川却哼了一声,“是不是送死还不知道呢!你想成为天下第一,想飞升天界,老夫还想呢,我若收服了龙殒之焱,以后再也不怕三颠的轮回之火了!”

    就在三人争辩的时候,明阳淡淡的表示,“皇命难为,我必会前往。”

    “我亦同去。”连花凌月也说道。

    莫燃旁观着这几人,也大概明白了几人的意思,看来关于北丘岛封印的鳌,在须弥界也颇有些故事,不管离心是为了保全众人,还是真的为了收服异火然后求得飞升的契机,亦或是两者皆有,离心这份从容和笃定都让莫燃敬佩不已。

    还有洛川和聂狰,就算两人都口是心非,话虽难听,却都是一腔与离心共患难的好意,都说大道无情,人情更寡,可这三人,却让她看到了另一番豪情。

    莫燃倒是相信明阳的话,他若是去,可能真的是皇命难为,可她却有些意外花凌月也能表态同去。

    也就在她意外的时候,又听花凌月道:“聂掌门说的没错,收服异火看的并不是谁的修为高,而且聂掌门也提醒了我,三位的爱徒莫燃天赋异禀,同时收服了轮回之火和犼火,龙殒之焱如此难得,不如让她一同领教领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