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 雪玉,话别
    虽是有惊无险,可这样的惊吓,实在是难熬的很,唐烬握着莫燃的手不肯放开。

    其实莫燃并不知道,在她消失的时候,外面也不太平,唐烬变得很暴躁,铺天盖地的死气蔓延在周围,而唐烬当时的模样,简直与灭之麒麟时候一模一样

    他们找不到莫燃,也找不到进入封印阵的路,龙殒之焱的火源又不受控制,他们只得先出去了,只是还没等他们想出办法找莫燃,天地间异象频频

    先是大白天的阴气弥漫,一瞬间仿若夜晚,那阴气越来越重,让本就荒芜的北丘岛像地狱一般,再然后,一阵地动山摇,天边传来轰隆隆的闷响天空中出现许许多多的漩涡,风起云涌,持续了好久。

    一直等到那闷响结束,等到阴气退去,等到太阳再度出现,再往远处看时,却是,变天了。

    唐烬的异常被异象掩盖了,否则少不了一大堆麻烦。

    许是知道莫燃能安抚得了唐烬的情绪,其他几个男人便没有再上前,视线一致的转向了另一个人,也是莫燃口中的沐风。

    沐风抱臂而立,似乎在自行消化小奶娃跟这几个男人之间的关系,这个麒麟,莫非就是小奶娃的夫君那这条龙呢还有白孔雀雷鹏

    剩下的两人倒是人类,只是那魁梧一些的男子压制了修为,早已是归仙境了,是仙界的人

    另外一人气息有些奇怪,不是人,去也不完全是妖兽,莫非就是小奶娃口中的霊

    小奶娃果然不简单,看来狠招妖兽喜欢嘛,否则这几个妖族都是骄傲之极的种族,如何肯和一个人类为伍话又说回来了他不也不讨厌小奶娃吗

    而在众人眼中的沐风,穿着青色的长衫,墨发高高竖起,衣襟很是宽大,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看上去有些不羁,一双金瞳很是夺目。

    苏雨夜道“阁下就是坤门沐风”

    沐风也看向苏雨夜,“我是沐风没错,但以后便不是坤门沐风了。”

    苏雨夜笑道“那,我说一声恭喜也不失礼吧。”

    沐风点了点头,的确值得恭喜,既有他重见天日,也有他远离坤门,其实沐风还有许多不解之处,比如这几人当中,为何只有苏雨夜是龙神像白孔雀、雷鹏,本就是神族,可那两人的修为明显距离神还差远了。

    当然,最奇怪的莫过于白麒麟了,白麒麟从来都是远居深山,不问世事,他当这世上真有这般无情无欲的妖兽呢,却怎么都想不到他跟小奶娃成亲了。

    而且,白麒麟的气息混杂,道不像他曾见过的那般纯净了。

    不过,这些疑问他都压在了心中,世事变迁,他总会知道的。

    “原来三界地脉在这里”这时,唐烬说道,眼神看了看那残破的的石台。

    莫燃点了点头,“你们知道了吗”

    唐烬道“如何能不知天界和无间界都出现了,不仅我们知道,如今必定天下皆知,三界震动了。”

    沐风本来在想事情,听唐烬这么一说,回过神来道“对了,你快带着小莫燃离开吧,天界必定会先来查是谁破阵的,我这便回天界。”

    还好收的及时,差点就把心里的称呼叫出来了,若是让这白麒麟听了,怕是要平添误会了。

    这里确实不宜久留,一行人回到了岛上,北丘岛的诅咒已经没了,没有了阴森的气氛,但却改变不了这里已是一座荒岛的事实。

    沐风化出了本体冲了出去,弄出好大的动静,径自往西方去了,其实也不必如此,只是在帮莫燃掩护而已。

    莫燃出去之后,免不了一番解释,她当然没有两个封印阵的事情,只是说封印了鳌的阵法,她稍微帮了点忙而已。

    “你没事便好”离心盘膝坐在地上,脸色有些苍白,看来元气还没有恢复,不过那一向惬意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早前曾在某本书简中看到过,三界本是一脉相承,一直不以为意,却不想竟是真的,更没想到,地脉原来就在北丘岛上。

    如今封印阵已破,鳌回了天界,三界打通,我们此行,也不知是缘还是劫。”

    洛川也很忧心,闻言依然说道“如今想这些也没用了,当务之急还是先赶去封魔古迹,先加固安魂阵,才能赶回去主持大局。”

    聂狰也道“是啊,现在这个时候,封魔古迹更加不能出乱子了。”

    在几人商讨的时候,童鹤披着破烂的斗篷,虽然戴着帽子,那莫燃却能感觉道那视线是落在她身上的,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童鹤却好像都知道她做了什么一般,那种感觉让人不自在的很。

    这时,却听花凌月忽然道“那鳌真的答应不祸害须弥界吗他为何不亲口说,却只对莫燃说了”

    莫燃不禁看向花凌月,他的状态很不好,毕竟是被灭神弓所伤,莫燃知道,就算他用再好的丹药,也治不了他的伤,此时脸色发青,再加上那只诡异的白瞳,一代家主,竟有些恶毒的样子。

    莫燃不慌不忙的回道“花家主,若放他出来的人是你,他也会对你说。”

    言外之意便是,没有那个本事,就别说废话了。

    花凌月脸色更加阴沉难看,他在莫燃的话中听出了讽刺,讽刺他堂堂花家家主却落得如此凄惨,不禁痛恨莫燃伤他那一箭,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法器,竟有一股杀气流窜在他经脉中,怎么都驱除不了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须弥界若是遭受的无妄之灾,你便是罪魁祸首”花凌月忽然又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看向花凌月,在场的都是须弥界德高望重的顶尖修者,见花凌月如此,竟有点像狗急跳墙了

    莫燃也被气笑了,“花家主真会乱扣帽子,我是被你们带来的,也是你提议让我一同去破阵的,照你的说法,心怀不轨的人是你才对吧说不定你早就知道破阵之后会是什么后果,好栽赃给我花家主,莫不是太平日子过久了,你想看三界大乱了”

    用什么招数,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就像花凌月这种不讲理的,莫燃又不是不会不讲理。

    “你血口喷人”花凌月低吼,讽刺的是,话音刚落,他便喷出一口的血。

    明阳皱了皱眉,也开口道“花家主,你重伤在身,还是抓紧养伤吧,在去封魔古迹前,你必须恢复才行。”

    不用明阳吩咐,花凌月也立刻打坐疗伤了。

    莫燃这才转开头,迎上了一双干净的眼睛,只是那眼眸深处还藏着些复杂,是花良玉。

    他的确按照花凌月的要求去杀离心了,只是他输了,便没有继续,莫燃不知道那输赢是不是真实的,但她能想象到花凌月气急败坏的模样,他的要求必定是直到杀死离心为止。

    莫燃走到他面前,道“我不会放弃你其实你可以想想,你本来就不是轮回中人,花家也不是你的归宿,所以不必难过。”

    花良玉怔了一会,心中有些许一样,看着莫燃道“我不难过,只是,就这样去投奔你,不免有点落魄了。”

    莫燃却笑道“朋友本来就是落魄时用的,我不会看你的笑话。”

    花良玉也笑了,心中有些重见天日一般的开朗,“以后,叫我雪玉吧花良玉,以后便死了。”

    莫燃从善如流道“好啊,雪玉,比良玉更适合你。”

    因为众人要稍加整顿,没有立刻出发,相比而言,莫燃倒是最轻松了,吹奏阴阳笛的时候也只是消耗了一些灵力而已。

    在他们疗伤的时候,莫燃晃的远了一些,却见沐风负手等在那里,不禁道“你真的没走”

    沐风道“与我来说,来去也不过瞬间而已,总要跟你好好道别才是。”

    莫燃道“那再见了。”

    沐风顿时笑了,金色的瞳孔眯起,道“怎么如此寒酸没有别的嘱咐了吗”

    莫燃又道“你还需要我嘱咐吗若是有缘,三界再大,也会再见的,那就,彼此都好好活着吧。”

    沐风却道“我相信没有什么能打垮你的,我们也一定会再见的,若我无路可走了,还要来求你的保护。”

    莫燃笑了笑,知道沐风是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有走投无路的那一天,“好。”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沐风忽然道“总要分别的,爷竟然有点不舍了,若我有去处,必定邀你同去哦,还有那白麒麟,你夫君。”

    莫燃顿了一下,想着沐风原来以为唐烬是他夫君,虽然也的确是,但关于她不只有唐烬一个夫君的事,莫燃却没有专门提起。

    “好。”莫燃只道。

    沐风背着手走远了,可走了一段之后忽然回头道“下次见面时,记得给爷吹曲啊。”

    莫燃还来不及说她并没有答应,沐风却是忽然消失了,踏破虚空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