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2. 殉情?
    因为晚上不宜赶路,所以推迟到了第二天早晨,一大早莫燃一行便再次由蝠龙载着前往封魔古迹,只是队伍中多了两个人,童鹤和他的大弟子狄昂。

    在天黑之前,他们总算赶到。

    蝠龙停在了一座雪山的山顶,一行人落在地上,而那蝠龙啼叫一声,飞向了一处巨石之上,跟另一只蝠龙站在一起,看来,那只蝠龙就是唐玥薏他们的坐骑了。

    莫燃环顾一周,目之所及都是耀眼的雪白,寒风凛凛,人迹罕至,没有什么特比的地方。

    莫燃不禁问:“封魔古迹就在这里吗?”这里看上去什么都藏不了的样子。

    离心道:“就是这里,跟我来吧。”

    离心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却是绕到了一处悬崖,往前便再没有路了。

    莫燃站在狭窄的石头上,望着前方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下漂浮着厚厚的雾气,莫燃将脚边的一块大石头踢了下去,却如石沉大海,久久没有回音。

    “前辈,莫不是,封魔谷就就在这悬崖下?”这时,苏雨夜问道,前面已经无路可走,离心总不会是带错路了吧?

    却见离心点了点头,“没错,封魔古迹就是在这悬崖下。”

    对于知情的几人来说,自然是淡定,可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这地方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了,这么深的悬崖,任谁也不会轻易下去冒险。

    更何况,世人都以为封魔古迹应该是一处地势开阔的战场呢,谁知道会是在这深山老林里。

    这时,离心看向众人道:“先下去吧,悬崖下有瘴气,你们现在就服下解毒丹,还有些雪鹰,也不可大意。”

    说完,离心其它几个高阶修者便先跳下去了。

    莫燃也要下去的时候,苏雨夜却是先一步扣住了她的腰,把落后一步的柳洋气的不轻。

    “这种小事,我又不是不会跳。”莫燃不禁说道。

    苏雨夜却道:“正因为是小事,才不需要你动,叔叔抱着你不好吗?”

    莫燃正要说话,苏雨夜却忽然抱着她跳了下去,猛的灌了一肚子的凉风,呛的直咳,她双手环上苏雨夜的背,逆着风看向苏雨夜,“你怎么也不说一声?”

    苏雨夜挥手打开了俯冲过来的雪鹰,垂眸看着莫燃,嘴角勾了勾,“很突然吗?莫燃小朋友,你做任何决定的时候,不一样不会说?”

    “我什么时候擅自做什么决定了?”莫燃下意识的问道。

    苏雨夜却道:“契约元炽的时候,放走沐风的时候。”

    莫燃顿时惊讶的看着苏雨夜,有些无语,“元炽那是我必须得契约的,由不得我挑,放走沐风是我们去北丘岛本来就要做的事,还用我说吗?再说,我也是被一起困在阵中的!”

    苏雨夜就淡定的看着莫燃,等她说完之后才慢慢道:“那给沐风吹曲是怎么回事?叔叔好像都没听过你吹什么曲。”

    莫燃正要解释,却忽然奇怪的看着苏雨夜,“你偷听我跟沐风说话?”

    苏雨夜挑了挑眉,“偷听?莫燃小朋友,你是不是用错词了?”

    看着苏雨夜似笑非笑的眼神,莫燃不知怎么就理直气壮不起来了,明明就是偷听,哪里错了?心里斟酌了一下,苏雨夜这般阴阳怪气的,是吃醋了?

    轻咳一声,莫燃道;“不是吹曲,吹阴阳笛那叫吹曲吗?”说着,莫燃忽然笑道:“不过我也会吹一些曲子,改天吹给你听别说以后会不会再见到沐风了,他被关了这么多年,一旦出来,还不是天高海阔,任他逍遥了。

    就算会见到,我是那种随便给人差遣的人吗?苏小叔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给他吹什么曲的!”

    苏雨夜始终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莫燃小朋友是越来越会讨好人了,这话说的,滴水不漏,让人听了如何不高兴,而这明艳又讨喜的笑,让人端不起来

    莫燃正琢磨着苏雨夜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却不防苏雨夜忽然低头吻上了她的唇,舌尖飞快的探入她的口中,勾着她的唇舌厮磨。

    突如其来的吻让莫燃有些措手不及,若是浅尝辄止也就罢了,可苏雨夜的吻暴风雨一般,那不加掩饰的热情让她有点眩晕。

    苏雨夜平日里看上去禁欲的很,可只有莫燃知道,脱了这身军装,绝对是活脱脱的禽兽!

    一吻好不容易才结束,苏雨夜抵着她的头,嘴角的笑更加痞气了,“莫燃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的味道,一旦尝了,就停不下来了?”

    莫燃舔了舔唇,看着苏雨夜一本正经的问,莫燃颇有些语塞,她自认嘴上功夫也不差,可被调戏的时候怎么就毫无还手之力了?

    “那不行,苏雨夜,我们现在是在跳崖。”莫燃最终装傻一般的说道。

    苏雨夜轻笑一声,“莫燃小朋友,你是越来越不解风情了,以前,你还不是这样。”

    莫燃想了一下,以前她是什么样?以前她也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荤素不忌,可今时不同往日了,就算她说她性冷淡,那几个妖孽怕都会把她按在床上没日没夜的‘治’,她要稍微撩拨一下,那她还有安宁日子过吗?

    所以她知道了,不是她嘴上功夫不行了,是她的对手太变态了,虽然怂了点,但是管用啊

    “我不解风情不重要,不还有你呢吗?”莫燃厚着脸皮说道。

    “呵呵,莫燃小朋友,你心里在想什么,以我不知道吗?”苏雨夜笑着,在莫燃心里嘀咕的时候,他很快又道:“你,还是在床上的时候比较诚实。”

    暧昧的眼神和语气,让莫燃很快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顿时不自在起来,色厉内荏的强调:“苏苏苏苏雨夜,我们现在是在跳崖!”

    苏雨夜若有所思的点头,“没错,我们在跳崖,我现在抱着你,像不像殉情?”

    “殉什么情?”莫燃道。

    苏雨夜却忽然很感兴趣的挑眉,“是殉情,若真的跟你死在一起,那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视死如归,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莫燃愣了一下,苏雨夜这是在表白吗?怎么这么突然?

    正在这时,苏雨夜忽然卸去了周身的结界,也收回了灵力,紧紧抱着莫燃,任由两人的的身体在重力的作用下飞速的坠落。

    莫燃吓了一跳,抱紧了苏雨夜,耳边风声呼呼,她哭笑不得,喊道:“苏雨夜,你该不会真的想跟我殉情吧!”

    苏雨夜却再次低头吻上了莫燃,以后炙热的吻,虽然急速坠落,可莫燃心里却丝毫不怕,只是忽然有种这世上只剩他们两人的感觉,苏雨夜心里的兴奋和热情清晰的传达给了她。

    莫燃不禁觉得好笑,苏雨夜明明那么高深莫测的一个人,却会因为一个忽然的想法兴奋不已,像个孩子一样

    莫燃慢慢回应起来,主动去触碰苏雨夜的舌尖,结果一吻愈发不可收拾。

    许久,苏雨夜慢慢结束了这个吻,意犹未尽的在莫燃唇上轻啄了两下,然后快速整理了一下莫燃的衣服,也就在此时,周围的雾慢慢薄了,再后来完全散了。

    苏雨夜抱着莫燃顺利落在地上,很是可惜的说:“真不想停下来。”

    “什么不想停下来?这悬崖可真够深的,竟然用了这么久。”柳洋走了过来,眼神落在莫燃脸上的时候顿了一下,忽然脸色一沉,凶狠的看了一眼苏雨夜,伸手擦了擦莫燃的嘴,“我在崖间也遇到不少雪鹰,却没想到还有蚊子,莫燃,你要是跟我一起,就不会遇到那该死的蚊子了!”

    江潮几人也看了看莫燃,见她眸中泛着水汽,嘴唇红红肿肿的,面色都有些异常,唐烬甚至移动身体,挡住了莫燃。

    莫燃本就有倾城之姿,可也只有他们知道,她动情的时候何止倾城?简直能叫人恨不得死在她身上,见这般情形,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苏雨夜刚刚做了什么。

    被几双眼睛一起盯着,崖底的冷风一吹,莫燃也清醒了,顿时左看右看的,就是不直视任何人,都怪苏雨夜,她可什么都没做。

    “呵呵”苏雨夜低声笑了,似乎在笑莫燃这般鸵鸟的模样,果然还是动情的时候诚实。

    “你们来的可真够晚的!”这时,忽然有人喊道,莫燃拉开唐烬一看,却见说话的人正是唐玥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