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4. 你我,不分彼此
    莫燃的怒气也被瞬间激了起来,瞬间祭出了灭神剑,离心却拦住了莫燃,“别冲动,等他们。”

    莫燃看向离心,抿唇道:“师傅,我不能等。”

    莫燃的眼中并无退缩之意,更无商量的余地,她知道离心的意思,不过是让她等着花凌月跟唐玥薏两败俱伤,到时候这笔账,多半也要记在花家和唐家之间,她也不必担心树敌。

    可现在,花凌月是要让唐玥薏死!若唐玥薏不敌花凌月,真的会连累唐甜吗?她不能冒这个险!她一定要拿到唐玥薏的心血!

    “对不起,师傅。”莫燃有点歉意的说,收下她这个徒弟一定很无奈吧,还没学艺就先树敌。

    离心放下手,笑了笑,“别说对不起,你若想做就去做吧。”

    莫燃感激的点了点头。

    洛川感慨的说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离心瞥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羡慕的样子,视线移到他的白须,笑道:“你确实老了。”

    洛川不服道:“我这是为人师表该有的样子!谁像你,你看你看看,看你惹的那些情债!我徒弟不嫌弃就不错了!”

    离心却道:“我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魅力打了一点而已,你羡慕不来的。”

    洛川气的指着离心道:“这些年你的我修为涨没涨我是不知道,但这脸皮是一天天的厚了!过些日子,莫燃得先跟我回天一门,跟着你,指不定学了你的不正经。”

    离心立刻道:“学你清心寡欲吗?修为不长,还越来越无趣,再说了,莫燃何须学我?她自己便很有天赋。”

    闻言,洛川也顿时想到莫燃那些个男人了,而且,他的另一个徒弟还心心念念的往上凑呢,一时间语塞,最后只憋出一句,“那更不能跟着你了!”

    聂狰见两人又吵起来了,环着胸道:“今天这事情难以善了了,你们若没准备,怕是要误了大事了,争那些还太早了。”

    离心却勾了勾唇角,那清淡的眉间竟然有些狠意,道:“准备?怎么会没有?只是被愚弄了这么多年,就算不能善了,也要当场解决。”

    闻言,聂狰顿时笑了,洛川也嘲笑他‘装的挺像’。

    离心可不是软柿子,只是人在高位,顾忌的也多了,若还在年轻时,大概也会不计后果的一较高低了,他们自然看的出莫燃是为了唐家的那个小辈,修道者多寡情,能为朋友做到如此地步,他们欣慰都来不及,怎么会怪罪?

    若失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还有他们吗。

    而此时,莫燃走到童鹤面前,问道:“前辈,若是,有诅咒石,唐甜身上的诅咒可以解吗?”

    童鹤有些惊讶,“你是说,诅咒石?你拿到了?”

    这诅咒石是天地养成的灵石,本身便蕴藏着庞大的诅咒之力,是每个修习诅咒术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莫燃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她拿到的,但有就是了。

    童鹤道:“若有诅咒石,便没什么诅咒是不能解的,只是,依然要拿到那毒妇的心血。”

    “那,我懂了。”莫燃点头,她看了看唐甜,道:“你听到了吗,你的诅咒可以解。”

    唐甜抬眸看向莫燃,眼中猩红一片,她恨,她对唐玥薏的恨,根本不是杀了她就能消除的!唐玥薏从来没有把她当人看过,但她却不知道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扭曲的人人性吗?

    呵,真可笑,她连跟她同归于尽的本事都没有。

    唐甜开口,嗓子像是被灼伤一样,哑声道:“我想让她死。”

    莫燃点头,掷地有声,“那就让她死。”

    停顿了一会,莫燃握了握唐甜冰凉的手,道:“她死,但你会活着,我不是帮你,我就是你,我杀了她,就是你杀了她,唐甜,我们,不分彼此。”

    唐甜紧绷的眼眸有丝丝松动,她几乎入魔了“好,不分彼此。”

    莫燃松了唐甜的手,飞身加入战局,强势的隔开了唐玥薏和花凌月。

    花凌月那诡异的白瞳转动,一只眼森森的看着莫燃,“你又想做什么?别以为身后有三个师傅就能干涉我花家的事情!快让开!否则被怪我不客气!”

    莫燃却冷笑一声,“花家主,你不好好养伤吗?花家若没有家主,你还如何对我不客气?”

    花凌月怒目相向,被莫燃的态度激的气血翻涌,他堂堂花家家主,这辈子栽的最大的跟头,也不过如此了!她这儿是在提醒他,他败在她手上的事情!“你别太狂妄!若不让开,我先杀你!”

    莫燃却道:“你可以先杀我,但是我并不想奉陪,所以,花家主还是让让吧。”

    花凌月用剑指向莫燃,恨一个黄毛丫头竟然也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由不得你!”

    他正想动手,一人却忽然落在了他面前,两指轻轻松松的夹住了他的剑,笑道:“花家主,我妻子都说了,她不奉陪,若你非要打,我陪你如何?生死不论,怎样?”

    来人笑的一派风流惬意,蓝眸微漾,这一出手却是令人大跌眼镜!他是真的徒手接住了花凌月的剑!而此人,正是唐烬!

    赫森、敖放一行人尤为惊讶!为何,唐烬此时的气息如此深不可测?!他们跟唐烬算不上熟,但也不陌生,他何时有如此厉害的身手了?

    再者,唐烬也是莫燃的夫君,但是莫燃都跟唐玥薏势同水火了,唐烬却跟没事人似的,就连在这种情况,竟然也是站在莫燃那边的!

    再看此时的唐玥薏,盯着唐烬的眼神都要冒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