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7. 回到正轨【二更】
    晚饭后,莫燃跟自家爹爹单独聊了许久才离开,这也算是莫家的传统了,每次莫燃外出回家,莫云枫都会当面‘教育’很久,为的是看看莫燃长进了没有,闯祸了没有,收心了没有。

    虽然现在莫云枫能给莫燃的教育很少了,可在莫家,莫云枫永远是莫燃的父亲,他永远比别人更清楚、也更心疼莫燃,现在莫云枫不会板着脸‘教育’莫燃了,两人聊起来比以前不正经了许多,尽闲扯些没用的。

    看着天色不早了,莫云枫把人放走了,“得了,你走吧,否则那几个小子该来抢人了。”

    莫燃嘿嘿笑着告辞了,“在走之前,我还有一件事得征求一下爹的意见。”

    莫云枫喝了口茶,瞥向她道:“什么事还吞吞吐吐的?”

    莫燃道:“是这样,不久之后须弥界肯定不安生,我想着,让羽飞和伊伊去兽宗或是天一门,一来门派中强者云集,比别的地方都安全,二来,羽飞和伊伊也应该趁早接触系统的修炼。”

    她自己是一通没头没脑的摸索,索性没有跑偏,可莫羽飞和莫伊伊与她不同,莫家在须弥界也算走上了正轨,断不能再这样将就了。

    莫云枫心中欣慰又骄傲,现在的莫燃,即便不用他时常叮嘱眼观全局,她便总是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安排妥当了,在大齐时,他一直想看到莫燃独当一面的样子,可当真看到的时候,他又时不时的恍惚,若她还能像以前一样四处游荡,偶尔才想起回家该多好,起码那时她活的潇洒。

    莫云枫轻轻拍了拍莫燃的肩膀,“你想的很好,我跟你二娘说一声,她必定也不会有异议。”

    莫燃笑了,“那好,我先走了。”

    走出院子,却见莫羽飞单腿支着靠墙站着,低着头有些走神,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

    “羽飞,你在等我?”莫燃出声道。

    莫羽飞立刻抬头看过去,往前走了几步,“是啊,许久不见姐姐了。”

    莫燃看了看跟自己并肩走着的少年,竟然有一天轮到她抬头看着自家弟弟了,一时间有点不高兴,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眼看着就要变成真正的男子汉了,以后这孩子要是不需要她了,她得多难受啊。

    “的确,许久不见,羽飞已经是翩翩公子了,须弥界的女子都热情的很,遇到俊俏的男子都是往上扑的,羽飞能不能应付得了?”莫燃有点担心的说。

    大齐民风虽然开放,但跟须弥界那可就没法比了,莫羽飞从小就是个闷葫芦,跟女孩子讲话眼睛从来不乱瞟,更别说逗女子玩笑了,他是能不见就不见的。

    以后难道她还要分心保护一下莫羽飞的贞操?

    闻言,莫羽飞的脸顿时红了,那一抹红放在一本正经的年轻的脸上,实在可爱的很。

    莫羽飞略显窘迫的说:“姐姐,佣兵团里都是男人,我还没遇到过你说的那些女子。”

    其实莫羽飞说谎了,须弥界的女人他已经领教过很多次了,不论是油腻的中年大婶,还是看似天真的萝莉,都是一掷千金的模样,好像有钱就什么都能买到一样。

    刚开始他还本着不对女人动手的原则忍了,可后来亲眼看到秦歌把一个女子打成猪头之后,一派淡然的告诉他,“在这里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强者和弱者。”

    后来他渐渐学会了,他对着那些搭讪的女人露出杀意,她们便不再往上扑了。

    莫燃却不放心的追问:“若是遇到了怎么办?”

    只一瞬间的功夫,莫燃似乎想到了很多事情,如果莫羽飞真的遇到狂蜂浪蝶怎么办?若不是狂蜂浪蝶,羽飞遇到真心喜欢的女孩子怎么办?那个女孩子会是什么身份,会不会善待羽飞?

    “我又不是小孩子,任人欺负的,姐姐你想的太远了。”莫羽飞道。

    莫燃忽然甩了甩头,“也是,我真的想的太远了。”

    莫燃有点心慌慌的,觉得自己有点太护崽子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她这么想不是在杞人忧天吗?

    莫羽飞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看看莫燃,莫燃不禁道:“羽飞有什么话要说吗?”

    莫羽飞摇了摇头,“没有。”

    莫燃笑了,“那你怎么一直看我?”

    莫羽飞挠了挠头,“习惯了,我就是这样看着姐姐长大的。”

    “噗嗤”莫燃没忍住笑出声,停下来笑了好一会,伸手要去摸莫羽飞的头,才发现这个动作如今做起来有点费劲了,而莫羽飞顿时低下头凑了上来。

    莫燃揉了揉他的头,顿时也释怀了,不管莫羽飞个子长的多高,年龄长了几岁,他都是她的弟弟,怎么会变呢?

    莫羽飞一直陪着莫燃走到她的院子才停下脚步,“明天见,姐姐。”

    莫燃点了点头,轻快的走进门去。

    成亲时卧室里的喜帐和红烛早就拆掉了,可那张大的夸张的床还是红的那么张扬,莫燃推门进去之后,脚步不由的就慢了下来,眼神不着痕迹的掠过房间里的人。

    鬼王靠坐在床上,隔着红绡帐,莫燃看不真切他的模样,柳洋趴在窗口拨弄着窗外的芭蕉叶玩,张恪坐在窗口把玩着一个黑白格的魔方,苏雨夜站在书案后面奋笔疾书,江潮靠在一旁看着苏雨夜写下的内容。

    看起来挺和谐的,若纯粹当做一副美人图来看,莫燃恐怕要眼花缭乱了,这几男人,卸下了生人勿进的强悍,安静起来的时候各有各的可爱,实在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见莫燃进来,柳洋先探出头看她,扬着笑,道:“莫燃,再过十几天,这个树上的芭蕉就能吃了。”

    精美的图被柳洋这声音打破了梦幻,莫燃走到窗边,掰了一根芭蕉下来,扒着吃了,“现在也能吃,已经不涩了,只是有点脆而已。”

    柳洋盯着莫燃嘴唇,嘿嘿一笑,“我也想吃。”

    莫燃正要再摘几个,柳洋却阻止了她,指了指她口中的,“我觉得这个就是最好吃的。”

    莫燃把手里剩下一半的芭蕉递给柳洋,可柳洋却嬉笑着凑了上来,“不对,我是说你口中的才是最好吃的。”

    莫燃飞快的咽下了嘴里的芭蕉肉,然后把手里的芭蕉塞进了柳洋嘴里,紧接着往旁边走去,可身后有人抓住了她的手,张恪淡淡的问:“你去哪?”

    莫燃满头黑线,他怎么就知道她要走呢?转过身去,莫燃试图拿开张恪的手,“我能去哪啊?当然是去三藤戒啊,我们都风尘仆仆,早点洗洗睡吧,累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

    张恪狭长的眼眸盯着莫燃,薄唇勾笑,“你说的对,只是我们的卧室就在这里,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张床睡我们几个绰绰有余,我们成亲才多久,你这是要分居?”

    莫燃立刻摇头,她怎么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就算她真的有,也不会表现出来啊“怎么会呢?张恪你开的什么玩笑,什么分居啊?我是我是要去三藤戒泡个澡解解乏啊。”

    张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莫燃也跟着点头,眼神真诚,“是啊,还能怎么样是吧?”

    张恪笑了笑,“果然,白矖想的很周到啊。”

    莫燃还没反应过来张恪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白矖手臂上挂着一条毛巾从浴室走了出来,一直停在莫燃跟前,碧绿的眸子与莫燃视线相接,嘴角带起一丝笑意,麻木的脸如施展了魔法,每一丝微小的表情都泄露着诱人的艶醴,“主人,我准备好了热水,加了许多解乏的灵药,你回来的正好。”

    说着,白矖把手伸到了她的衣服上,解开了她领口的扣子,莫燃猛的从美色中回神,往后跳了一下,白矖没来得及松手,拽着那衣领一扯,又崩开了一个扣子,扯开的领口露出了里面橘色的小衣细绳,还有橘色衬托下更加白矖的肌肤。

    只是稍稍泄露春光,可衣衫不整,本就引人遐想的很,更何况放在几个禁欲许多天的妖孽身上,这一点小性感,足以打破几人的淡定了。

    “你干什么?”莫燃匆忙拢了拢领口,下意识的问。

    白矖被莫燃的举动逗笑了,可依旧道:“当然是给主人宽衣,难道主人想穿着衣服泡澡?”

    莫燃也无语了,这都是什么啊,她想泡澡,可也不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啊!别问她为什么知道他们一定会看着,这不是明摆着吗?

    莫燃一本正经的重新穿好了衣服,然后道:“你们也挺累的,既然都准备好了水,那你们在这泡,我去三藤戒,谁都不耽误。”

    说着,莫燃便想溜了,可有人比她更快!

    鬼王一下子贴在了她的身后,手掌慢慢摸索着环住了莫燃的腰,那暗示又暧昧的动作,让莫燃顿时僵住了身体,鬼王却笑道:“亲爱的主人,这个房间的卧室也够大,我们一起洗岂不是更不耽误?不仅不耽误,我们还能做点别的。”

    那句‘做点别的’带着热气悠悠的钻入了莫燃的耳朵,莫燃的耳朵敏感的很,顿时浑身一哆嗦,欲哭无泪,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装傻了?

    而鬼王忽然将她抱了起来,像抱小孩子一样托着她的膝弯,一步一步的朝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还道:“前几日无聊,我还特意搜集了一些按摩的手法,一会帮你按按。”

    “谢谢谢啊”莫燃无力道,她趴在鬼王肩膀上,看着白矖步步紧随,看着柳洋关了窗户冲刺过来,张恪也放下了魔方,就连苏雨夜也停了手里看起来很重要的字,一边脱去一丝不苟的军装外套,一边走了过来。

    江潮看了看莫燃,视线相对,莫燃差点以为找到救星了,结果江潮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也晃了过来。

    而这时鬼王还满是笑意的说:“你我不必言谢,只是那按摩的手法挺别致的,对姿势的要求比较高,不知道亲爱的主人能不能做到。”

    莫燃似乎听到他语气里隐隐的期待?下意识警惕道:“什么姿势?”

    鬼王停顿了一下,解释道:“就是身体的柔韧度,亲爱的主人,不必担心,有我呢。”

    莫燃总觉得不能放心,她知道这些妖孽要做什么,他们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可是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最后莫燃只能绝望的提议,“能不能不要一起来?”

    这问题也耳熟的很呢,鬼王把她放在地上,身后便是雾气缭绕的浴池,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红色的花瓣,鬼王笑了,扑面的妖气,“亲爱的主人,你说这句话的样子,很可口呢。”

    莫燃心里一凉,知道没有希望了,几个妖孽都走了进来,透过朦胧的雾气,一个个若无其事的脱衣服,莫燃实在想呐喊一声“别脱了”,这画面实在有点震撼,她根本抵抗不了

    ------题外话------

    要过年了啊感觉今天没过似的,一眨眼又长一岁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