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2. 九层峰,兽宗坊市
    莫燃被几个弟子簇拥着离开首峰,沿途遇到的弟子们都在好奇又兴奋的讨论,占梅似乎有些骄傲的样子,在莫燃身边道:“今天真是好运,正值我们当值,师叔,大家都想见你呢,掌门还未曾收过徒弟,就你在云都的表现,兽宗上下都是服的。”

    莫燃怀里抱着黑猫,口中不停的重复着,“班门弄斧而已”“那次状态好,我也不太清楚”“有机会一起切磋”之类的话,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实则被左右的人一直吹捧,莫燃脚下都有点虚了。

    “真没想过我们的师叔会是个仙儿一般的绝色女子,还如此好相处”

    闻言,莫燃小小的后悔了一把,现在装高冷好像也来不及了。

    眼前忽然掠过一大片黑影,却是一直苍鹰从头顶飞过,俯冲到了山下,莫燃驻足看了看山间随处可见的妖兽,还有许多妖兽背上是有人驾驭的。

    莫燃不禁问道:“这些妖兽都是有主的吗?”

    占梅道:“是啊,师叔是不是觉得很特别?兽宗本来就不像别的门派,这里除了人还有妖兽,门中御兽的守则便是化敌为友,并肩作战,当年我刚进门派的时候根本不懂,后来才隐隐明白了些。

    以前一直觉得只要是妖兽便是敌人,可后来才发现,也不尽然,起码在这山中不是很和谐吗?”

    说着,占梅觉得自己扯远了,想着莫燃刚刚进门派,指不定以为她在大放厥词呢,英气的脸转向莫燃,道:“关于御兽,掌门定会为师叔亲自授业,我也就不卖弄了。”

    可占梅的言语却是让莫燃稍稍有些意外,她问道:“莫非兽宗上下弟子都是如此?”

    占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莫燃还是在说刚才的话题,便道:“是啊,兽宗的弟子都是修习兽宗的功法,这些功法多与妖兽有些关系,若执迷不悟,修炼之路也长远不了。”

    莫燃挑眉道:“就比如离战星召唤的虎?”

    占梅笑道:“是啊,占星天分很高,他的‘兽王之怒’若是使出来,打败同境界的修者都不成问题。”顿了顿,占梅佩服道:“师叔不愧是师叔,见到兽宗这般气氛一点都不奇怪呢。”

    莫燃笑道:“那只是因为,我正好喜欢这样的气氛。”

    莫燃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山中恢弘而古朴的建筑,亭台楼阁,长梯相连,错落有致,旁边的弟子看到什么都会给她解释一番。

    “门派中有九层峰,这首峰居住的都是门派中德高望重的师长,还有少数天资卓越的弟子,第二层峰,则是内门弟子所在,第三层峰是门派中的一些机关楼阁,历练场所,还有切磋之地,地四五六七层峰,都是外门弟子所在。

    而第八层峰是专为妖兽开辟的场所,也是练习御兽之地,而第九层峰,则是兽宗的坊市,是对外开放的,所以即便平日里门派不许弟子轻易下山,可坊市内也很热闹,比别的门派活跃多了。”

    “可不吗?要我说,兽宗是五大门派之中最有灵性的门派,不像别的门派那般拿着端着,累得慌。”

    “今年门派的交流会设在了我们兽宗,所以这几日大家都在积极准备呢。”

    莫燃这时打断道:“是什么样的交流会?”

    一个男子道:“这样的交流会每年都会有,但多半是副掌门主持的,可今年是掌门亲自主持!五大门派的会派长老和各家的得意门生来此讲道,为的是交流道法,互相促进。”

    莫燃点了点头,笑道:“听起来挺好玩额。”

    一人立刻附和,“当然好玩!参加交流会的都是各大门派中的佼佼者,这些人到哪里都是发光的,能不好玩吗?”

    莫燃不禁看向说话的男子,调侃道:“我懂,你们必定也在交流会的人选当中,受人追捧,风光无限。”

    那男子见莫燃一笑倾城,更别说还如此灵动,不由的红了脸,“莫师叔过奖了,往年兴许我们还能嘚瑟一下,可今年,必定你才是万众瞩目之人,再加之我们兽宗是主场,我们当然也与有荣焉。”

    说着说着,他们已经来一个竹林之中,走不多久,便看到一个木质小楼坐落其中,战门先行上前开了门,莫燃走进一看,屋内简洁大方,一楼是宽敞的客厅和书房,卧室在二楼。

    占梅捧起了桌子上的东西递给莫燃,是一套衣服和一块灵玉。

    “衣服是内门弟子的道袍,这灵玉是九层峰的通行证,师叔你可拿好啊,九层峰之中,三层以下的弟子是绝对不能到三层以上的。”

    莫燃接过,拿起那领域一看,是一个乳白色的长方形玉石,被做成了一个腰坠,莫燃看向几人的腰间,果然这几个人都是九层峰的弟子。

    “多谢。”莫燃说道。

    而占梅也道:“师叔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这是我的传讯晶石,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叫我。”

    莫燃点了点头,目送着几人离开了。

    莫燃这才走上楼去,二楼的卧室很宽敞,而且颇有格调,屏风之后是一个露天的阳台,而站在阳台上,透过稀疏的翠竹,却是能看到纵深几千米的九层峰!

    正在这时,九层峰之中从下而上忽然亮起了光!以红色的烛光为主,人影绰绰,好不热闹,莫燃嘴角不禁染上了笑容,她提起了怀里的黑猫,道:“兽宗果真有趣,有世外之静,又有烟火人气,我有点喜欢这里了呢。”

    “喵”黑猫的爪子扒了扒眼睛,懒懒的睁开,呦嘿的眸子渐渐清醒过来,他仔细看了看,山还是山,楼还是楼,他不太明白有趣在哪里,不过,莫燃既然说喜欢,他就得好好挖掘一下才行

    轻盈的跳到了栏杆上,黑猫垂手望着九层峰,莫燃看它小小黑黑的一团,蹲在那很是可爱,还以为它也喜欢呢。

    转身走回房,抖开了那紫色的道袍,内门弟子的道袍也讲究的很,大小上身自动会调整,而且轻便防尘,莫燃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慢慢换上,又把那枚灵玉系在了腰间。

    转身正要去把黑猫抱回来,可走了两步发现,那小小的一团就蹲在屏风上,睨着光,莫燃只看到一个黝黑的轮廓,招收让它下来,“走,我们出去转转。”

    黑猫一跳,轻松落在了莫燃的肩膀上。

    若无其事的走了几步,莫燃忽然站住,皱眉看向黑猫,“你刚才没看到什么吧”她是真不把它当妖了,换衣服这种事竟然忘了回避。

    “喵”看见了。

    可莫燃看到黑猫摇头晃脑的,竟以为它真的是在摇头,“那就好”

    黑猫蹲在莫燃肩膀上,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脑海中想的却是那曲线柔美的背,又不是第一次见可是有点想舔呢他是不是饿了?

    九层峰的人并不多,可当莫燃从天梯下到八层的时候,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许多人都是擦肩而过之后回不过神来似的外后看,一个男子对同伴道:

    “内门弟子何时出现如此惊尘艳艳之人?我怎么从未见过?”

    “莫说是你,我也没见过啊”

    “喵”黑猫也好奇的看着这些人,他们看着莫燃的眼神可真奇怪

    莫燃也发现自己的容貌似乎太引人注目了,翻出了一条手帕绑在耳后,挡住了半张脸,虽然效果不是很大,但好歹屏蔽了一些想探究的人。

    九层峰大的很,莫燃原本就不是来熟悉环境的,她直奔了第九层而去,闲来无事,她倒是想逛逛坊市了,而且,既然兽宗的坊市对外开往,那消息肯定也不闭塞,兴许还会有意外收获呢。

    一直到第九层,莫燃才明白所谓的‘热闹’远比她想象的还要繁荣,道旁的树上挂满了照明的烛火,星星点点很是漂亮,那光亮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一眼望不到头。

    而坊市的摊位一个紧挨一个,莫燃恍悟,这开放的程度高的很啊,在这坊市之中,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外来的人!她本来还以为,是兽宗的人占主体呢。

    莫燃一边走一边逛摊位,凡是看到她的摊主,都在很积极的向她推销东西,而且往来的人间道她也异常客气,甚至是相当恭敬了,尤其是一些穿蓝衫道袍的弟子,有几个还远远跟在她身后,她问询之时,摊主还没报价,那些蓝袍弟子便跑过来解答了。

    莫燃的视线扫过他们腰间的蓝玉,想到刚刚在在七层以下多数是这样衣着的弟子,顿时明白,这些人大概就是外门弟子。

    莫燃淡淡的说了一句,“别跟着我。”

    旁边的人一听,忙点头哈腰的散了,莫燃面无表情的转头,只想着攀附内门弟子,那副小人嘴脸实在倒人胃口。

    许久,莫燃停在一个种类比较齐全的摊位,她指着一个雪地巨蛙的妖丹问道:“这可妖丹怎么卖?”

    那摊主堆满了笑容,拿下那颗妖丹放在莫燃眼前,“这可是九十二星的雪地巨蛙,极品!您给一百五十万金币,这妖丹就归您了。”

    莫燃摸摸算了一下,竟然价格并不坑。

    她拿起了一个玉瓶,见瓶子上写着‘抑春丹’,正在想着这是什么丹药的时候,那摊主立刻热情道:“这抑春丹是炼丹工会的杨副会长不久前刚刚研制出的,现在别的地方都还没得卖,也只有在兽宗的坊市才能见到了。”

    莫燃挑眉,顺着他的话口道:“这丹药有何特别之处?”

    那摊主道:“仙子您不知道吗?看来您一定是潜心修炼,闭关许久了吧?呵呵,这丹药是‘打春丹’的升级版,打春丹是抹掉了妖兽的发情期,对妖兽有轻微的伤害,兽宗的弟子都心疼自家妖兽,而这抑春丹只是延迟了发情期,而且并无任何伤害,兽宗弟子最近都抢着买呢,当然抑春丹要比打春丹贵些,要十万金币。”

    十万金币还真不便宜呢如果兽宗弟子真的给自家妖兽买的话,那真是很大方了。

    不过,延迟发情期却是很奇特的药呢。

    又看了看种类繁多的铠甲之类,竟多数都是为妖兽设计的。

    莫燃忽然明白为何兽宗的坊市如此火爆了,这里有许多东西,是绝大多数坊市根本不会见到的,品阶各异的妖丹,在别的城池,九十星的妖丹都能在拍卖会拍卖了,可在这里却是寻常摊位就能见到的,而且价格很实在,这应该是买去给妖兽晋级用的。

    还有专门给妖兽的丹药,专门给妖兽的法器,怪不得吸引这么多人来,这些东西别的地方买不到啊。

    最后莫燃只买了一瓶抑春丹,她得回去研究研究

    莫燃挠了挠黑猫的下巴,黑猫舒服的伸长了脖子,却听莫燃道:“我要是来这里卖东西,是不是也很赚啊”

    “喵”要钱干什么?

    莫燃当然没听懂那猫叫,只是若有所思道:“干大事怎么能没钱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啊”

    “喵”黑猫低头舔了舔莫燃的手,又想到那雪白的背,舔了一会莫燃就把手拿开了,黑猫有点意犹未尽,他好像真的饿了。

    正在这时,前面忽然聚集了许多人,几乎挡住了路,莫燃溜着边走,人群却忽然涌动起来,从里面冲出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身上穿着兽宗外门弟子的道袍,衣服上滚了不少泥土,还沾有不少血迹,被四个大汉追着踢打,而他只抱着头求饶。

    “四位大爷别打了,我把东西都换给你们了,我真不是偷!我只是借您的丹药一用,等我有钱了立马就还!我的妖兽等着我回去救命呢!”

    莫燃被挤在了角落,还想着这是不是一出狗血的欺负弱小的戏码,可其中一个大汉道:“上次你小子也是这么说的!上上次还是!老子都几十万金币的丹药都赊给你了!你小子还了吗?

    这次还想骗老子?我看你就是个惯偷儿!丢兽宗的脸!”

    而有些围观的兽宗弟子,似乎还有认识那人的,非但不帮忙,还厌恶道:“这人真是丢死我们兽宗弟子的脸了!当年跟人比试时受伤,修为从元婴期跌到了驭火期,而且再也没长进过,从内门弟子变成了外门弟子,骨气也没了,成天就知道坑蒙拐骗,打死他得了!”

    本来那四个大汉还有顾忌,毕竟是在兽宗的地盘上,听到有人这么说,顿时下手更重了,而地上的男子只蜷缩成一团求饶,好不容易挣扎着跑了几步,又被一脚踢在地上。

    他口中吐出一口血,正好溅在了莫燃脚上,他从混乱的腿中抬头看去,一双被打肿的眼睛看见了莫燃,迟迟不肯低下头去。

    莫燃也看到了他,面容污垢不堪,可一双眼睛却无所谓一般,跟嘴里没出息的喊叫一点都不一样,看着他嘴角不停的涌出血,却还是直直的望着她,莫燃忽然一手震开了那四个踢打的大汉。

    “住手。”莫燃淡淡的说了一句。

    也没见莫燃做什么,只看到那四个大汉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哀嚎,半晌爬起来,见到出头是内门弟子,吓得赶紧点头哈腰的解释:“仙、仙子是这小子屡次偷我们东西,我们才下手的,他太可恶了,我们”

    莫燃却直接打断,“别说了,他欠你们多少钱?”

    四人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人犹豫的说:“八、八十万金币。”

    莫燃随手扔出一个储物袋,“把钱数一下,人我带走了。”

    那大汉打开储物袋一看,惊讶道:“不用数了,一定够,一定够!”

    说完就夹着尾巴跑了,心想那个倒霉的小偷竟然有内门弟子罩着?差点捻成大祸!好在那个仙子没有追究

    其他人也不敢看热闹了,纷纷散去,只有刚刚爆料的外门弟子走上前来,是个瘦高的男子,只是面相丑陋,酒槽鼻很是恶心,他状似好心道:“仙子,您别被他骗了啊,他就会装可怜!”

    那人还想说什么,莫燃一张口,吐出一个“滚”字,那人浑身一哆嗦,被莫燃的威压逼的往后退了几步,弯腰道:“好,我马上滚,马上滚。”

    很快,周围便清净了,地上的人也爬了起来,也不在乎浑身的脏,只把嘴上的血一抹,嘿嘿一笑,那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更难看了,他吊儿郎当的拱手道:“多谢仙子搭救,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后会有期!”

    莫燃却稍稍释放出一些威压,恰到好处的控制住了他继续走的步伐,那人背对着莫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迈开脚步走,可满头大汗了都没走出一步,可他并没有求饶,只是在挣扎。

    莫燃轻笑一声,“刚才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从内门弟子变成外门弟子所以一蹶不振了?现在连我的威压都挡不住,怎么不求饶了?你求我一下,我大概就让你走了。”

    那人虽然异常煎熬,可依然嘿嘿笑道:“仙子竟然也有这种爱好,但是我今天玩够了,您还是找别人吧。”

    莫燃看着他僵硬的背影,过了一会,嗤笑一声道:“行尸走肉罢了。”

    那种眼神,她懂,身上的疼根本不算什么,灵魂上的疼才要命,他能对四个鲁莽的大汉磕头求饶,却不能对她弯腰,与其说刚刚趴在地上是在看她,不如说是在看她的衣服,他渴望这样的衣服。

    内门弟子到外门弟子,天差地别的待遇,接受不了吗?

    兴许是自己绝望过,知道那种绝境下的黑暗,她手里有救赎的力量,所以总是试图抛去绳索,若他不愿意被救赎,她就当多此一举了。

    那背影更僵硬,充满抗拒的嘲讽道:“仙子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莫燃一脚揣在了他膝弯上,趁着他跪在地上的时候,顺手拿走了他腰间的东西,是个储物袋,那人恶狠狠的抬头看莫燃,而莫燃掂了掂手里的储物袋,道:

    “你一边被人打,一边还能从路人身上顺这么多钱,装傻好玩吗?不过不管好不好玩,我都懒得陪你玩了,就当日行一善吧,这钱,肯定够八十万了吧。”

    说完,也不管那人喊着要储物袋,莫燃慢慢走远了,而过了许久,那男子才揉着膝盖慢慢站起来,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一脚狠狠的揣在了树上,“自以为是!你他妈以为你是谁!”

    “行尸走肉,行尸走肉?”

    “你他妈才跟我装傻!”

    “老子储物袋里一百八十万都够了!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