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3. 厉字号牛皮糖
    那九公子却依然笑的勾人,“三件事可并做一件事。”

    莫燃态度更冷,道:“不瞒九公子,我这人脾气好,可一旦让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我脾气可就不那么好了,你要的这三样东西,哪件不是被小心翼翼供起来的宝贝?

    通天塔的塔眼、五宝池的池底莲盘,都算得上门派的镇派之宝了,离家宗庙玄天镜,那镜子照的是一个皇族的运势,你让我去偷这三件东西,怎么不直接让我上天摘星下水揽月呢?那样还容易点。

    再者,离心、聂狰、洛川是我师傅,你让我暗度陈仓,偷自家师傅的东西?我在九公子眼里,原来就是这等下三滥的形象?

    你现在让我怀疑,还是杀了你比较轻松啊。”

    说着说着,莫燃却是笑了,那是气笑的!眼前这人胃口可真大,也真敢开口!

    那九公子却脸不红气不喘,脸上愉悦的笑容好像就没有停过,“哈哈,我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跟姑娘讲话真是乐趣无穷,也怪我,怪我没有把话说清楚。

    这三样东西对兽宗、天一门和离家来说都丢不起,我也并不是要霸占着三样东西,只是借来一用,只要姑娘偷出来,我三日后一定奉还。”

    他有多高兴,莫燃就有多不高兴!“九公子的话才说的漂亮呢,偷出来,还得还回去,你是觉得堂堂兽宗和天一门还有雄踞一方的帝国都是草包?还是把我当神了?可以来无影去无踪?”

    那九公子笑趴在了桌子上,半晌轻声道:“姑娘,这件事不难办到,我会提供给你准确的消息,和准确的动手时间,你也可以及时送还回去,这三样东西对我有大用,我不会开玩笑的。

    这件事也并非今天就让姑娘决定,姑娘可以慢慢考虑,在此期间我会一直在寒水城的,姑娘可以随时来答复我,今日不谈了,免得让姑娘生厌。”

    莫燃站起身,干脆道:“告辞。”

    那九公子诧异的看向莫燃,“姑娘就这么急着离开?”

    莫燃面无表情道:“不是九公子说今日不谈了吗?”

    那九公子却哭笑不得道:“姑娘真是冷情,你我都如此坦诚相对了,也算是朋友了吧?除了那些不愉快的正事,我们不能闲话别的吗?楼里轻松,姑娘何必急着回兽宗?”

    莫燃道:“九公子这话不对,我们还不是朋友,除了一场还没谈拢的交易,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九公子摸了摸自己腿上盖的毯子,笑道:“好吧,姑娘还在气头上,我便不留了,我给姑娘准备了一些礼物,还望姑娘喜欢。”

    说着,他把一个储物袋放在了桌子上。

    莫燃瞥了一眼,都没看是什么东西就拿走了,离开花楼之后头也不回的往兽宗去了。

    拿人手短什么的,那也是要分人的,今天晚上被一只老狐狸戏弄了半天,拿多少东西都补不回来!

    一路上想着捕风堂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为什么会知道如此隐秘的事情?实在有些神秘了,还有,那九公子让她偷东西,除了生气之外,她更好奇,他拿它们干什么用?

    不过,她今天也有收获,原来暗三族也是有靠山的,而且这个靠山也是仙界!那么,这个须弥界哪里还有什么净土?都染上了仙界的味道。

    而她下午还在纠结的兽宗,也在其中!兽宗以御兽见长,也以御兽立派,注定跟妖兽分不开,若真与妖域对立,这个兽宗、也就不是她想守护的兽宗了!

    若始终坚持契约是并肩作战而不是奴役,才是她倾心的兽宗,若日后因为立场而改变了原则,她也宁愿、背弃自己的誓言!

    起码,她也解开了一个心结。

    夜早就深了,莫燃回到自己的竹屋,也不开灯,直接上了二楼,一边解衣服一边往浴室走去,衣服扔了满地,莫燃也没心思管,**着身体泡进了水里,才感觉放松了些。

    “玖我怎么不问问他是谁?真是气糊涂了。”莫燃双臂搭在浴桶边缘,越想越觉得今天被动的很,她不了解捕风堂,更不了解那个九公子,连反击都有些无力。

    “阿嚏”

    忽然响起一声软软的喷嚏,莫燃往下一看,却见黑猫嘴里叼着她的衣服,在她看过去的瞬间,又打了一个喷嚏。

    黑猫叼着衣服轻轻一跃,轻盈的落在浴桶边缘,嘴里叼着东西,只能喉咙里发咕噜咕噜的声音。

    莫燃有点奇怪的看着黑猫,“你怎么了?”

    “咕噜咕噜”你去哪了?这衣服味道怎么这么呛人?

    莫燃见黑猫叼着她的衣服甩来甩去,还以为他是来送衣服的,身后接过衣服又仍在了一旁,“真是贴心啊,不过这衣服脏了,一会我要换一套,你去柜子里帮我拿新的。”

    “喵”黑猫转身奔向了柜子,叼着干净的衣服返回来,依旧站在木桶边缘,晚上有些发绿的眼睛探究的看着莫燃,你该不会去找男人了吧?还去花楼那种地方?

    莫燃当然听不懂黑猫在叫什么,如今对他是越来越放心了,连洗澡都不避着。

    黑猫则是自己漫无边际的脑补了,莫燃去找男人了,因为她的男人们都不在身边?人类的**都这么强烈吗?

    想着想着,黑猫的视线从莫燃脸上移开,划过天鹅一般的颈项,纤细的锁骨沾了水滴,犹如清晨的嫩叶盛了露水,颤巍巍的引人呵护,胸前隆起的山丘,只露出一半美好的弧度,剩下的部分都埋入水中,随着晃动的水面,旖旎诱人。

    夜色根本阻挡不了他的视线,水下纤细的腰肢,交缠的双腿都让黑猫口干舌燥。

    “喵”无意识的叫了一声,嘴里叼着的衣服顿时都掉进了水里,黑猫一愣,跳下去去捞,身体沉入水中,不一会就被一双手抓了上来。

    可那也不妨碍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陌生又诱人的身体在视线里一寸寸划过,四肢扑腾着,放开他!他还想再看一会!

    爪子不知道蹬到了哪里,只觉得软绵绵的像是踩到了棉花,低头一瞧,又看到了那两座看起来味道很不错的山峰舔一舔没关系吧?脑子里想着,行动更快,长长的舌头一卷,把上面的水都舔走了,猫眼一亮,果然很好吃!

    “嘶”莫燃却轻轻吸了一口冷气,毛舌头上的倒刺,冷不防还挺疼,可看着已经成了落汤猫的一小只,蓬松发亮的毛都湿成了一团,看上去竟莫可怜很,便不忍心训他了。

    莫燃把衣服也捞出来扔一边,无奈道:“你是来捣乱的吗?再去拿一套。”

    黑猫落在地上,浑身一抖,身上的水顿时干净了,他回身看了看莫燃,心想莫燃竟然没揍他,他这只猫是不是当的太成功了?

    脑海中晕晕乎乎的想着刚刚那极具冲击性的画面,叼来了衣服之后就蹲在椅子上等,结果想的太入神了,回过神来的时候莫燃已经穿好衣服清爽的站在他面前了。

    刚刚他错过了什么!

    接下来的两天,聂狰召集副掌门和所有长老商议,派出几人下山协助寒水城布下了御魔结界,莫燃去观摩了,但用不着她出手。

    这天,九层峰充斥着一股异样的躁动,所有弟子,不管男女,都精心打扮了一番,莫燃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各种散发在空气中的荷尔蒙。

    “呵呵”莫燃靠在一尊石像上乘凉,忍不住的笑,哎呀,这样的气氛才比较有人情味啊,她是不能去招蜂引蝶了,不过看着大家这么卖力的展示自己,感觉也不错呢。

    四下找了找,又没见到黑猫身影,这都不知道几天了,黑猫最近不嗜睡了,一天到晚见不到猫影,不知道迷上了什么新鲜事物,那天她还见到一只大白猫在她竹屋外面晃悠,难道有女朋友了?

    “莫燃,你怎么还在这?”一个人忽然从背后跳了过来,却是离战星。

    莫燃瞥了一眼,见风修永也从后面过来,显然是跟离战星一起来的,莫燃道:“那我应该去哪?”

    离战星道:“你不去山门迎接其它四大门派的客人吗?”

    莫燃道:“九层峰一半的弟子都去了,缺我一个吗?大家热情那么高涨,其它门派绝对能宾至如归。”说着,莫燃不由的问道:“该去的是你们吧?神音派必定会第一个到,一大批美人已经在路上了,你们不去讨美人欢心吗?”

    离战星抱着双臂想了想,道:“我更期待仙剑门的人来,还能跟他们比比剑,神音派的女子柔婉动人,精通乐器,师兄弟们觉得美妙绝伦,可我只觉得枯燥难忍,我肯定不喜欢娇滴滴的女子,让我心仪的女子,最好是能跟我切磋剑法的。”

    莫燃看了看一旁的风修永,忽然又笑道:“如果只是比剑,你找个男人岂不是更好?”

    风修永虽淡定,此时也不由看向离战星,而离战星则惊讶道:“你这话怎么说?若是找双修伴侣,我怎么可能找男人?”

    莫燃笑了笑,“你还知道双修伴侣?我以为你只知道比剑呢。”

    离战星显得不是很感兴趣:“我当然知道,我还年轻,不好好锤炼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

    莫燃又看一眼风修永,没说话了,而风修永的样子,似乎有些失落呢,离战星根本就是个还没长大孩子,心思单纯又执着,满脑子只知道练功、练剑,风花雪月什么的,跟他毫无关系。

    只是他身边早早就守着一只大灰狼,莫燃实在有点担忧,这家伙以后会不会被啃的渣都不剩

    又吹了一会风,莫燃三人便进了大殿等候了。

    没过多久,殿外便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一群人分作几波先后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群女子,个个风姿卓越,正是神音派的弟子们。

    神音派的服饰也很柔美,白衣外披着一件蓝色的薄纱,腰间缠着细带,远远走来,身姿窈窕,纤腰楚楚,一群人更是养眼,其中有个人还是莫燃认识的,正是斗霊大会进入前二十的那个女子,似乎叫做曹惜灵。

    曹惜灵不知怎么很快就发现莫燃了,视线交汇的一瞬间,原本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很快就错开视线了。

    这是、怕她?莫燃心想着,怕就对了

    殿内的人起身相迎,莫燃也不例外,看了看神音派的几个长老,神音派是女派,极其注重女子的体态容貌,这些长老看上去都是年轻貌美的样子,可实际上,至少也有一千岁了。

    然后进来的是仙剑门的弟子,男女皆有,一个个意气风发。

    随后是落霞宗,早就听说,落霞宗的弟子眼都是朝天看的,如今一见,果然如此,那种目无旁人的骄傲似乎也是门派传承的精神啊

    最后进来的是天一门,带队的是门派的长老,从人群进来的瞬间,莫燃已经感觉到那两道野兽一样的视线了,抬眸望去,厉鸣犴站在人群里,那双犀利的眼眸直直的锁定了她,见她看去还勾唇笑了笑。

    又来了莫燃心里顿时跟塞了块大石头似的,沉甸甸的,对厉鸣犴,反正她是没辙了。

    移开了视线,眼不见为净。

    虽说这一次交流会五大门派的掌门都会出席,可今天无人都没出现,只是五大门派的弟子相互见面,又由兽宗的六长老宣布了之后为期一个月的交流项目,这五大门派的交流会便正式开始了。

    欢迎会虽然盛大,可参与交流的,每个门派也只有二十人,总共也就一百个弟子而已。

    今天来的人都是贵客,住处都被安排在了九层峰。

    莫燃刻意等着众人都散了,才晃悠回自己的住处,可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厉鸣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副等了很久的样子。

    莫燃停下脚步,“你不去找你新家,赖在我这干什么?”

    厉鸣犴哼了一声,“我才刚来,什么叫赖?”

    “就是赖。”莫燃面无表情的强调,上前开门,她没力气去赶他了,这块牛皮糖,一旦沾上就甩不开了。

    进门之后莫燃也不管他,径自上了楼,往环廊的椅子上一躺,拿起之前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看了。

    厉鸣犴在楼下绕了一圈,又把二楼也参观了一遍,拖了一把椅子坐在莫燃旁边,凑过去看莫燃的书,过了一会道:“有什么意思,等一个月后跟我回天一门,我带去你去五宝池,虽然那里禁止出入,不过我经常偷偷跑进去洗澡,有机会我们一起。”

    元老莫燃看的正是讲五大门派的书,而她现在正在看那个五宝池呢,她是想研究研究那九公子要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听厉鸣犴这么说,莫燃移开了一些,道:“那不可能,没这个机会。”

    厉鸣犴道:“干嘛把话说的这么绝,万一以后就实现了呢。”

    莫燃索性不理他,自己,可厉鸣犴不消停,继续道:“一个月后我们回天一门,你一定会跟着回去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房间,就离我不远,我们很快就能一块修炼了,对了,你叫一声师兄给我听听”

    “这几天在兽宗待的习惯吗?莫羽飞和莫伊伊我已经安顿好了,对了,伊伊真乖,她已经会叫我姐夫了。”

    莫燃顿时看向厉鸣犴,“你怎么这么幼稚?”

    本来还想感谢一下他安顿好羽飞和伊伊的,毕竟他的办事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可听到后面那句话却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厉鸣犴双手垫在脑后,笑的很自得,“我并不觉得,慢慢的全世界的人都会承认我是你的男人,包括你。”

    ------题外话------

    厉鸣犴:有机会一起洗澡,笔芯

    吃瓜读者:吼呀吼呀!

    二萌:有机会一起洗澡,笔芯

    吃瓜读者:奏凯!

    莫燃:有机会一起洗澡,笔芯

    江江苏苏柳柳大鬼王大鬼医恪恪白白唐唐厉厉小黑杀杀玖玖:吼呀吼呀!

    刑天:喵喵喵!

    乐疯的吃瓜读者:呱呱呱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