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 青明剑阵,比试风波
    莫燃身上的伤并没有大碍,睡了一觉真的好了,她心里想着不敢耽搁交流会,醒来后第二天就去交流会了。

    交流会的地点设在了九层峰的浮云斋,背靠点翠苍山,居高临下,颇有遗世独立之感。

    一路走来,清亮的早晨也被众人的视线给点燃了一样,一直到了浮云斋才稍稍清净点。

    浮云斋四面通风,宽敞的很,仙剑门的副掌门还没到,各家弟子正围成许多小圈兴致勃勃的讨论,有些发现的莫燃的人立刻投以惊艳的视线,小声问这个没见过的首宗弟子是谁,毕竟前三天一直都没这个人。

    “风师兄,那个女子是谁啊?”一个神音派的女子问风修永,虽极力掩饰了,可语气还是莫名带着些酸味。

    风修永回头一看,见是莫燃来了,笑容忽然大了一些,对身边的几个女子道:“她就是我们掌门的弟子,莫燃,失陪了。”

    从进了浮云斋他就被一群女修者围了起来,眼神不时瞟向坐在窗台上的离战星,苦于无法脱身,正不耐烦的时候莫燃却来了。

    “哎,风师兄!”那女子娇声喊道,有点不服的哼了一声,“不就是掌门弟子吗?不知轻重,怎么没被通天塔里的冥狼吃了!”

    要说莫燃跟冥狼一战的事情,现在兽宗上下早就人尽皆知了,这事太稀奇了,读者耳朵都能听到!

    曹惜灵就站子她旁边,听到这话,垂下眼走开了,蠢货,小看那个女人,最后只会死的渣都不剩。

    “莫燃,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风修永来到莫燃身边,见她气色不错,很是惊讶,那天在通天塔见到莫燃的人也不少,都传她伤的如何严重,没想到只用了三天就再见到人了。

    说话间,离战星也跳下窗台走了过来,风修永不由的笑了笑。

    莫燃瞥了两人一眼,找了个地方先坐下了,“怎么,连你们也觉得我一命呜呼了?”刚才路上那些弟子见到她时惊恐的反应,就跟她诈尸了一样。

    风修永笑道:“怎么会?我只是诧异你恢复的这么快,你能来当然好了。”

    而离战星则是满眼的好奇和崇拜,紧挨着莫燃道:“莫燃,你是怎么想到去通天塔十九层的?”

    莫燃无语道:“就那么想呗,看到就去了。”

    离战星却道:“你的想法跟我们一定不一样,要不然兽宗从来没人去过,可你就去了,害的我也想”

    他的话还没说完,风修永就沉声道:“你想都不用想!”

    离战星看了看风修永,“大师兄,我只是随便一说,怎么会真的去?我有自知之明,再说了,通天塔十九层如今已经是禁地的,就算我真想去也不可能了。”

    莫燃顿时抬眸,“什么?禁地?”

    离战星点了点头,“你不知道吗?那天你出事之后,掌门就下令将通天塔十九层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准上去了。”

    莫燃一愣,不是吧,这样她以后真的没机会再上去了?

    正在这时,仙剑门的副掌门来了,众人顿时回到了各自的坐位。

    莫燃在天一门的人里面找了找了,很快就看到了厉鸣犴,可她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莫燃顿时有点惊奇,这厮竟然没发现她?

    众人行礼之后,那副掌门便开始讲御剑之术了,他讲的并不是平日里大家都接触的,而是许多御剑的蹊跷之处,还会用许多著名的剑法讲解,莫燃听的认真,心想真没白来。

    “剑阵的核心是人,修者的能力决定了他能驾驭的剑的数目,所谓阵,自然多了奇门遁甲之术若要破解剑阵,一则要破阵,二则要破剑,若非高等级的剑阵,则通常个个揭破其中之剑方可”

    仙剑门弟子习的是剑阵,而其中以‘青明剑阵’最为出名,而在众多弟子当中,轰烈就是那个佼佼者,他的剑阵已经有八只剑。

    “有谁想要尝试一下剑阵,可与我派弟子切磋,不足之处我来为你们点出。”那副掌门说道。

    好像这才是一堂课中的重头戏,众人的耳朵好像也瞬间竖起来了。

    仙剑门的弟子中走出一人,那二十个内门弟子,清一色都是修习青明剑阵。

    “我愿一试!”离战星走了出去。

    莫燃看了他一眼,离战星真的是个战斗狂人,不管什么场合,只要是比剑,他从来不会犹豫。

    仙剑门的弟子祭出了他的剑阵,是五把剑,只会起来缥缈灵动,变幻莫测,离战星似乎不是他的对手。

    果然,又过了一会,胜负已分,莫燃心想离战星求生之心太重,而剑阵则是多变,他的打发太过单一,若对手不是用剑阵,那他倒可能赢的利索。

    而仙剑门的副掌门也道:“你若看不破剑阵的变化,那必定会被剑阵所困,剑道需要一边打,一边悟啊。”

    离战星虚心受教,行礼之后便回来了。

    都已经坐下了,离战星才道:“青明剑阵实在难解,我遇到好多回了,每次都不得其法,让我悟,如何才能悟出来?”

    他并不是不赞同那副掌门的话,只是那些话对看不明白的人来说,就如镜中花是中月,跟没说一个样,瞧离战星郁卒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吃过青明剑阵不少亏了。

    前面又上去两人,这一次去的是天一门的弟子,而仙剑门的弟子用的是六把剑的剑阵。

    莫燃看了几眼,转头对离战星道:“剑阵的核心是人,即便都用青明剑阵,每个人手中的变化也各有不同,仙剑门的弟子所练的剑阵都是从一把往上长,不同的数目,又是新的变化,你没攻破一只剑,就是新的一轮变化

    可这剑阵之中,必定有一把剑是不变的,你若想动摇青明剑阵,必定要先找到这把剑。”

    离战星思索着莫燃的话,那双星眸越来越亮,半晌激动道:“我知道了,必定是他最先练的那把!所有的变化,都是围绕着那把剑!”

    莫燃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离战星不可置信的问莫燃,“你怎么会知道的?你遇到过青明剑阵吗?原来你的剑术真的这么厉害了为什么你一说我就懂了,而王副掌门说的我却不懂?”

    莫燃瞥了他一眼,道:“他说的也没错,剑阵就是多变,你不能只看到它的威力,要找它藏在其中的规律,否则,即便你知道要怎么打,也依然找不到青明剑阵的头把剑在哪里。”

    “不行,我还要试一试”离战星咕哝了一句,得到莫燃的指点,他现在只想立马实践一下,眼睁睁的等着前面两人打完了,他由跳了出去。

    “你不是刚刚打过吗?怎么,还想输一遍啊?哈哈哈哈”有人顿时起哄,兽宗的弟子也有点不忍直视,这三天他们已经输了不少了。

    “小师弟快别打了,抽空师姐陪你练练。”一个仙剑门的女子笑道。

    “要不,仙剑门就让一局?要不然兽宗多难看啊,哈哈哈”

    “我们那是输得起,用不着谁让!你当我们是落霞宗呢?”

    “我们落霞宗怎么了?交流会上不比炼丹炼器,否则你们四个门派加起来也比不过我们!”

    说着说着,众人几乎吵了起来,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指手画脚的就差打起来了,还是那王副掌门释放出威压,让一群人安静下来,他们怎么比都行,就是不能混战。

    离战星已经抱着剑在那等了好半天了,此时才道:“再比一次,仙剑门没有人敢应战吗?”

    一个女子顿时飞身而出,正是刚才扬言要陪离战星切磋的女子,她道:“小师弟,那我陪你打一局,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离战星取出了剑,星眸变的专注,“来吧。”

    那女子的剑阵也是五把,距离刚刚离战星那一场比试才只过了一场,众人都以为这一次的结果也没什么悬念,只是没想到,两人交手之后竟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结束。

    离战星跟开了窍似的,虽然依旧攻势猛烈,但却也在迂回,节奏比刚才慢了许多,主动权也迟迟掌握在他手里,一时间众人也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有些奇怪的琢磨起来。

    连王副掌门都有些意外。

    过了许久,离战星竟隐隐占了上风!两人修为相当,各有所长,可离战星似乎要破了她的剑阵了!

    突然,只听‘蹡’一声!一把剑从剑阵中飞出,直直的射一个柱子上,剩下的四把剑忽然凌乱的飞舞起来,那女子连忙稳住了四把剑,忽然间飞身后退,把剑都收回了轮海。

    那女子叫停,扬声道:“不必再比了,是我输了。”

    离战星脸上扬起一个笑容,唰的收剑入鞘,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回到座位,也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趴在莫燃桌子上道:“我好像知道如何破解青明剑阵了!不过我的确太急躁了,慢慢打也别有一番成就”

    莫燃推离战星,可推都推不动的,顿时一阵无语,就你这急性子,能真正慢下来,再等几百年吧!没看到别人都瞧着吗,能不能先闭嘴啊!

    果然,刚刚那仙剑门的女子忽然朝这走了过来,询问离战星道:“小师弟,刚刚第二场比试你有如神助,该不会,这位女子就是那个‘神’?”

    离战星抬头看了看她,竟耿直道:“她是我师叔,掌门的弟子,你若说她神,她的确挺神的,今天第一次见你们青明剑阵就知道如何破解,怎么了,你该不会还想跟我莫师叔切磋一下?”

    莫燃真是连堵他嘴的机会都没有,就那么噼里啪啦的说完了。

    等离战星看向莫燃时才发现莫燃的眼神莫名的阴森,他还奇怪这是怎么了。

    离战星可不知道莫燃怨念的想法,他倒是觉得,她的身份光明正大,在此次兽宗二十人当中,更算是头一人了,当然有必要让大家都知道。

    另外,莫燃只是想听,想看,不想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时候就随便出手,可这种想法离战星是绝对体会不了的,在他看来,巴不得多一些跟他切磋的对手呢。

    “原来是莫师叔,久仰大名,那日听说您跟冥狼一战,我心里很是敬佩呢,斗霊大会之后,盛传莫师叔有一招‘破空斩’堪比神迹,我无缘得见,可惜的很呢。”

    那女子顿时拱手道,态度倒是大方,话音一转,继续道:“我跟林师弟剑法不算精致,不过您第一次便能瞧出破解之法,也实在惊人,我自知没有资格请战莫师叔,倒是很期待您与我的同门师兄师姐切磋一番呢。”

    此人话说的倒是挺漂亮,放着这么多人的面,莫燃若不应战,倒是对不起兽宗十九个弟子期待的眼神了。

    莫燃笑了笑,道:“交流会自然以交流为主,我也自然乐意切磋,只是,兽宗的弟子唤我师叔也就罢了,你们便免了吧,叫我一声莫燃就好,否则我这个师叔、可就是以大欺小了。”

    那女子忍不住笑了,立刻改了称呼,“不瞒你说,我叫着也别扭,你比我还要小许多呢。”

    两人倒是相谈甚欢,不过确定了莫燃的身份之后,众人都不太淡定,毕竟这几个月来,她的惊人之举是一件接着一件,不少人可是有见到偶像般的惊喜呢。

    “原来你就是莫燃,可愿试试青明剑阵?”这时,却听那王副掌门说道,他也挺好奇,能被聂狰、洛川、离心三人争抢,最后一起收徒的人到底有何过人之处的。

    若是旁人提出,莫燃还能推说身体尚未痊愈,可王副掌门开口,她拒绝了可就不太好看了。

    莫燃起身道:“愿意领教。”

    众人顿时有些兴奋起来,莫燃站了出来,仙剑门必定要派一个可以与之匹敌的对手!

    果然,一个男子旋身而出,气宇非凡,面容俊朗,气息内敛,颇有些小成之相,一双眼眸神采奕奕,“在下洪烈,请姑娘赐教。”

    莫燃拱手,“不敢当,我早就听说过仙剑门的洪烈一手青明剑阵出神入化,无人能破,还请公子手下留情了。”

    两人都是各自掌门弟子,最合适不过了。

    莫燃祭出一把七品上等灵剑,并没有用灭神剑,灭神剑杀戮太重,根本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而洪烈一出手便唰唰唰的祭出了剑阵,八只剑,换换的围绕在他身旁,气息一瞬间延伸出来,让众人都把心提了起来。

    洪烈手中掐诀,八只剑顿时齐刷刷的飞向莫燃,莫燃灵活的移动着脚步,那轻盈又诡异的步伐实在让人看不清楚,可却无不惊叹于她应对起来的游刃有余。

    这一组比试,显然比刚才三组都有看头!众人不时讨论着两人的招式,他们实在太快了,稍微一个不注意可能就错过了什么精彩的瞬间。

    那王副掌门也看的很认真,他发现,莫燃是真的懂剑,而且破解剑阵很是犀利,那些看似凌乱的应对,其实她每一次出手都在试探!轮流摸着八只剑的规律,他也不由的心想,青明剑阵变化无穷,她真的能记下来吗?

    莫燃虽然是第一次见青明剑阵,可却不是第一次见剑阵,莫云枫的剑意在大齐王朝时候就已经超绝,更是遍识天下剑谱,自然也包括剑阵。

    剑道与剑术之间,只隔着一个‘道’,若剑术辅以修炼,剑道大成也不奇怪,就好比莫云枫,虽然修炼了不久,可他的剑术已经在同境界中少有敌手了。

    莫燃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况且她认真起来的时候,谁也无法打断,这青明剑阵,她不仅要找到破解之法,还要反制于人!

    洪烈的剑阵的确高明,杀机四伏,让人防不胜防!八只剑不停的变换着位置,众人不禁议论着,这要是换做他们,三头六臂都应付不了啊!

    仙剑门的弟子眼放红光,从一开始莫燃就一直被剑阵所困,只是被动出手,都觉得这一场是洪烈胜出无疑了,这两人身份摆在那,胜负也更有代表性。

    反观兽宗就紧张了,都为莫燃捏一把汗,此时竟然想起给莫燃找台阶下了,“莫师叔重伤未愈,这场不能算”

    不管别人怎么想,莫燃反正是听不到,神识运转的飞快,忽然间感觉到了一丝刺痛,才想起她的神识还未痊愈,真是有些勉强了。

    可莫燃这个时候也断然不可能认输,咬牙继续,她已经锁定了两把剑,就等着最终确定了!

    而在剑阵又变化一次之后,莫燃瞳孔一缩,身形诡异的一闪,穿过一层剑阵,长剑飞快抛出!

    “叮!”的一声,只见剑阵之中飞出一把剑,飞快的盘旋在空中,似是失去了控制,嗡嗡的震动了半晌,差点冲出窗口!却是洪烈将它收了回去!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剑阵忽然唰唰唰的移动到了莫燃前方,八只剑泛着银光,嗖嗖的盘旋在空中,而莫燃扶手而立,面上一片从容。

    “这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眼花了吧?那剑阵被、被莫燃控制了?怎么可能?那可是青明剑阵啊!她怎么可能会!”

    众人激动的占了起来,连王副掌门也瞬间过来,竟脱口问道:“谁教过你青明剑阵!”

    众人这才肯定,莫燃是真的控制了晴明剑阵,那八只剑当中,有一把完全不一样的剑,明明是莫燃那把七品灵剑!

    就连洪烈也反应不过来,眼中风云变幻,胜负已出,他输了,而且输的一塌糊涂!可他不明白,莫燃是怎么做到的!本以为稳操胜券,却没想到反转的如此突然!

    洪烈不甘的拱手,“是我输了,但能否请姑娘解惑,你如何能套走我的剑阵?”

    莫燃收回了自己的剑,而剩下的七把剑也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莫燃先是对王副掌门道:“前辈误会了,我不曾偷学过青明剑阵。”

    那王副掌门老脸一红,也发现自己言语有失,但认错什么的,不可能的。

    莫燃也懒得计较,看向洪烈道:“阁下剑意超群,名不虚传,我虽第一次见青明剑阵,可我养过鸽子。”

    “养鸽子?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洪烈问道,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他们在比剑,那跟养鸽子有什么关系?

    莫燃却笑道:“对,就是鸽子,每天早晨鸽子都喜欢绕着我的山庄飞几圈,这些鸽子我都是精心养育的,最担心山上有什么野鸽子。”

    那洪烈更加奇怪,脸色都有些不好,“姑娘,我并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养鸽子的。”

    莫燃却道:“阁下别急啊,我就是在回答你的问题。”

    有人觉得有趣,高声问道:“姑娘,那你说说,为什么怕野鸽子?”

    莫燃朝说话的人笑了一下,虽是无心之举,那个男子却激动的脸都红了,莫燃道:“诸位大概是没怎么见过鸽子,这鸽群飞的时候喜欢一个跟着一个,前后连成一片,如此一来,带头的鸽子就只管重要了,它不飞错,别的鸽子也就不会凑。

    可若是碰到野鸽子,往这鸽群里一钻,它又不知道我家在哪,带着后面的鸽子一通乱飞,后面的鸽子自然一个跟着一个,这一个野鸽子,就把鸽群都带跑了。”

    众人都只听到了趣味,觉得新鲜的很,可莫燃话音一转,却是对轰烈道:“青明剑阵怕是一样的道理吧,一把剑跟着一把剑,我剔除了你带头的剑,整个剑阵没了头,便被我这把野剑给带跑了。”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接着忍不住的震惊!他们眼中几乎没有破绽的青明剑阵,原来就是这番道理?进莫燃一讲,众人都有醍醐灌顶之感!连仙剑门二十个弟子和王副掌门也暗暗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