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 往死里打
    那女子却看着莫燃冷哼了一声,“你也知道它是我的妖兽,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又急个什么劲?”

    莫燃皱眉看着她,又看了看那头已经跌跌撞撞的暴风狼,心情一瞬间跌到了谷底,再这样下去,要么是这只暴风狼死,要么是她低头妥协。

    可她不会妥协的,那就要让那头暴风狼死吗?莫燃早就知道人类和妖兽之间的冷漠,但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接的看到,激烈到她心中惊涛骇浪!

    “住手!”只听一声浑厚的低喝,白衣宽袍的六长老旋身落下,挥出一道水墙,将冲过来的暴风狼挡住了。

    六长老看了看浑身带血的暴风狼,扬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的就见血?”

    莫燃还没说话,神音派的女子便上前道:“六长老,刚刚莫燃和她的妖兽忽然攻击我的暴风狼,若不是您及时来制止,我的暴风狼怕是已经死了。”

    这摆明了恶人新告状!

    莫燃沉声道:“这么多人看见了事情的经过,你说谎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离战星站出来喊道:“明明是暴风狼发了疯似的攻击莫燃,你劝都不劝一下,被打成这样也只怪你的暴风狼技不如人!”

    神音派的其它弟子也站出来说话,“是那个紫发的妖兽先拔了暴风狼的獠牙!”

    兽宗的人立马反击,“那也是她先口出讳言,暴风狼挑衅在先!”

    “在你们兽宗的地盘上,当然什么都是你们兽宗说了算,你们是欺我神音派人少吗?”

    “这里又不只神音派和兽宗两派,还有其它门派,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们兽宗弟子行的正坐得端,何曾欺负过你们?”

    “你们现在这样不是欺负又算是什么?!”

    两派弟子吵的不可开交,冲突从两人之间上升到了两个门派,其它门派的人虽然知道事情经过,却也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而吵来吵去,六长老也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了,沉声低吼道:“不要吵了!再吵就都给我下山去!”

    六长老的威压蔓延开来,众人瞬间都噤声了,六长老道:“交流会上有你们切磋的机会,其余时间的切磋都算作个人行为,你们两个,如果谁还有不满,可约好私下解决,现在我要讲道,所有人,给我回到坐位上去!”

    其他人都回到了浮云殿内,只剩下莫燃和神音派的女子。

    莫燃一双眼眸沉沉的,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没有进去完全是因为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而神音派的女子却是因为莫燃留下,她也硬撑着留下了。

    “你们二人,要约战吗?”六长老问道,这长老也是个急脾气的主,不是他不袒护莫燃,而是这么做的话,既袒护了莫燃,又袒护了兽宗,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两个女子约战,赢的肯定是莫燃。

    莫燃回过神来,不屑道:“长老,她打不过我,约战有意义吗?”

    那神音派的女子似乎被这句话给激怒了,顿时撂下狠话,“打不打得过要打了才知道!你等着吧,战帖随后奉上!”

    说罢,那女子怒气冲冲的进殿去了。

    六长老走过莫燃身边时,严肃的表情下藏着一丝滑稽的笑,一闪而逝,伸出手隔空指了指莫燃,真有你的,身为东道主,更是掌门的弟子,莫燃下的战帖怎么看都是欺负人,可要是对方下战帖,那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莫燃耸了耸肩,看似轻松,可心里的沉重却一直没有消失,她想,如果不今天这样的交集,对这个世界所谓的契约,她也会一直保持‘不苟同’的态度,但也只约束自己就够了,可她没想过,真正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她根本做不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魂落小心的跟在莫燃身后,小声问她:“莫莫,你不高兴了吗?”

    莫燃回头看了他一眼,小黑一直都很敏锐,竟然能察觉到她心里的波动,她说道:“我只是太失望了。”

    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对自己的失望。

    魂落道:“莫莫别不开心,我知道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莫燃垂眸,道:“走吧”

    六长老相安无事的讲道,众人听的也津津有味,许久,只听六长老道:“御兽之术与契约的不同之术在于,御兽是让妖兽的兽性软化,让它们相信人类是无害的,契约征服的是特定的妖兽,御兽却不分对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始之前的不愉快,神音派有意无意的跟六长老抬杠,此时一个女子嬉笑着说道:“那我懂了,御兽就是催眠,让那些妖兽放松警惕,然后出其不意的打下烙印,说的好听点是征服,说的难听点不就是骗吗?”

    此言一出,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接茬就道:“那兽宗弟子岂不是一群江湖骗子?哈哈,想想就觉得可笑”

    六长老忽然瞪向说话的人,威压直直的笼罩在那人身上,那人扛不住这般威压,冒着冷汗趴在了桌子上。

    六长老威严怒斥:“你们都是五大门派精心挑选出来的佼佼者,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你们的门派,堂堂兽宗,岂是你们能出言调侃的?”

    那人慌忙道歉:“弟子知错了,是我口无遮拦,还请六长老恕罪,不要跟弟子一般见识。”

    六长老不容置喙的说道:“交流会是让你们取长补短,若存心来捣乱,我兽宗随时可以请诸位下山!以后再不许踏入兽宗半步!”

    说罢,六长老才突然收回了威压,而那人又连连保证,这才作罢。

    如此一来,神音派也收敛了许多。

    六长老接着道:“御兽除了烙印和契约之外,还有战斗时的合作,主人需非常了解妖兽的特性,合作起来才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今日你们都带着自己的妖兽,接下来便给你们相互切磋的机会,只是要注意,点到为止。”

    众人立马有点兴奋起来,浮云殿内肯定施展不开,众人顿时移步到殿外的广场上,五大门派的弟子围圈席地而坐,各为阵营。

    从那日仙剑门讲道开始,五大门派切磋时都变成了战略比拼,讲究点将出马了,以至于接下来这几天五大门派的排名浮动的很激烈,众人都才说,这一次交流会结束,往年那毫无悬念的名次可能要在今年终结了。

    因此,在坐下的时候,莫燃、洪烈、厉鸣犴、项白蕊、苗思雨都被让在最前面。

    离战星问莫燃:“莫燃,今天我们怎么打。”

    前几日莫燃都是被拱上来的,出谋划策也只是为了尽责而已,可今天,莫燃嘴角一扯,拉开一个霸气的笑,“往死里打,你们都听好了,今天是兽宗的主场,一局都不能输。”

    众人一愣,瞬间有点热血沸腾,一局都不输啊!真能做到吗?那会不会有点太威风了!

    风修永道:“有几个人恐怕过不了。”

    莫燃知道他说的是哪些人,不慌不忙道:“古有田忌赛马,以上驷对中驷,以中驷对下驷,再以下驷对上驷,如此三局两胜取胜,我们只用前两条便可保证不输,修永,如果洪烈和苗思雨出手,这两人交给你,离战星、占梅、良喆,那几个人与你们修为相当,可他们的妖兽不行,交给你们

    剩下的人,都拣软柿子捏,剩下厉鸣犴、项白蕊,还有天一门的常无命,若这几人出手,都交给我。”

    离战星不由的笑了,道:“莫燃,专挑软柿子捏?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话虽如此说,可离战星分明很兴奋。

    莫燃却道:“大家的妖兽和实力都摆在这,谁都可以挑软柿子捏,问题是,谁知道谁是软柿子?我看等到最后他们输光了,也反应不过来怎么输的。”

    占梅也笑的贼兮兮的,冲莫燃竖起了大拇指,“看不出来啊莫师叔,您才是宰人的大户啊,我反正服气了,等您吩咐,您说怎么打,我就怎么打。”

    往年轮到兽宗的主场,他们是生怕落下口舌,别说是挑软柿子了,几乎相反,那是专挑硬柿子捏的!

    开始的几场算是热身,结果也并无例外,都是兽宗赢了,然后其它四个门派开始发力了,风修永和洪烈交手,虽然有悬念,可风修永还是赢了。

    “良喆你去,用黄沙蝙蝠对付他的雌火牛,在黄沙结界里雌火牛就相当于瞎子,先把他的雌火牛踢出来你就赢了”

    “用八目鳗对镰尾熊,八目鳗找机会魅惑一下镰尾熊,那头熊肯定反应不过来”

    “闪电斑豹对巨木兽,巨木兽太慢了,速战速决一定能赢”

    一场场切磋赢下来,兽宗众人看莫燃的眼神简直是在看女神啊!被她指点一下,打起来就跟开了挂似的,从来没有过的利索!

    虽然六长老是兽宗的长老,但也尽职尽责的及时指出了输赢双方的不足,他道:“跟妖兽配合,最重要的是相互弥补,相互配合,要放心把战斗的节奏分享给自己的契约兽。

    兽宗弟子每一场都能克制你们的契约兽,你们也并不全是输在契约兽,你们也没有为自己的妖兽掩护好”

    莫燃心想,六长老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看他们听不听了。

    一直输了很久之后,其他门派终于开始反思了,无论他们怎么安排,都输给了兽宗。

    天一门的阵营,一个弟子忍不住摸着下巴道:“厉师叔,那莫师叔都赢了多少局了,她也是我们的亲师叔啊!不就是没拜祖师呢吗,怎么差别这么大呢,咱们一直输下去是不是太没面子了?您和常师兄要不要去给咱们挽回点形象啊。”

    厉鸣犴看了看常无命,“你去吗?”

    常无命眉毛一挑,肯定道:“看来你是不打算出手了那这样的话,我怎么着也得领教领教吧,机会难得呢。”

    说罢,在一片安静中站了起来,因为此时已经没什么人请战了。

    常无命走到了空地中央,对着莫燃一拱手,笑道:“常无命请战。”

    莫燃打量了他一眼,这个常无命啊,这么多天来还是第一次出手,众人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常无命本来就是五大门派中最令人忌惮的弟子,因为他的修为已经是历劫期一层,碾压了在场所有的弟子!

    一般来说,只要他出手,那肯定是赢的。

    天一门的服饰很特别,白袍外罩着一层红衫,精干不失热情,常无命身形修长,长相也是属于那种坏坏的公子模样,带着些轻挑,可又不失稳重,很受女子们的欢迎,而此刻,连兽宗女弟子都不禁惊叫起来,在意识到他是要请战兽宗之后,赶紧收敛了。

    莫燃走了出去,也笑道:“愿意领教。”

    常无命笑了,果然如他猜测的一般,不管是他或者厉鸣犴出手,都会是莫燃应战,有趣,厉鸣犴似乎完全不会跟她动手呢

    常无命瞬间召唤出了自己的妖兽,只见一对金色的翅膀腾的张开!遮住了广场上方的烈日。

    莫燃抬头一看,却是一只金羽兽!长着一对耀眼的金色翅膀,身体似虎,可却是一张人脸!这竟是一只半兽!

    半兽也是妖兽,天生有人类的部分形态,很是罕见,它们的修为也普遍很高,就眼前这只金羽兽,修为已经是三百六十星了!

    众人都知道常无名有这样一只金羽兽,但还不曾见过,此时都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回该是常无命赢了吧?”

    “那还用说?肯定是啊!”

    兽宗的弟子也有点担心,金羽兽和常无命都太强,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到‘一局都不能输’了。

    “莫师叔,不召唤你的契约兽吗?”常无命问道。

    莫燃看了看魂落,魂落也看着莫燃,紫眸眨了眨,没有本体是不是不太威风啊?他本体就长这样怎么办却听莫燃道:“他就是我的契约伙伴,不用召唤了。”

    常无命看了看魂落,笑道:“恕在下眼拙,实在看不出他是什么妖兽,能不能请莫师叔告知?”

    莫燃却笑道:“你不如直接问我,他到底是不是妖兽。”

    他们察觉不出魂落的气息,估计不少人不信魂落是妖兽,以为他是人呢,常无命只笑不语。

    而莫燃伸手一挥,金色的契约纹路在她和魂落之间显现出来,众人方才惊讶的承认,原来那紫发紫眸的男子,真是莫燃的契约兽!

    “哎呀,该不是要输了吧。”常无命一模下巴,显而易见,魂落的修为比金羽兽高多了,“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嘛。”

    说罢,常无命祭出了剑,旋身攻向莫燃!

    那金羽兽也嘶吼一声,一并攻来!

    莫燃和魂落同时迎战,魂落灵活的与金羽兽周旋,看起来游刃有余,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修为本就没有悬念,可众人发现,莫燃对上常无命同样游刃有余!

    莫燃越级挑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丝毫没有拖沓,更没有隐藏实力,因为从今往后,她就是要坐实了强者的位子!

    莫燃用的依旧是七品灵剑,只是灵剑之上覆了一层异火,威力生生翻了好几倍!而且莫燃的招式也霸道的很,每一次出手都有摧枯拉朽的气势!动如雷霆!

    常无命也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天才,越打越认真,因为他发现,传言不虚,莫燃的确有让人惊艳的本事!

    金羽兽想帮助常无命,可被魂落牵制的死死的。

    莫燃越打越快,凌云步早已快的人目光跟不上,不断的在常无命四周闪现,竟让人不辨真假!常无命的眼神越来越沉,他使出了一招‘八方风雨’,这招几乎从无败绩!

    周围风声阵阵,空气好像扭曲成了一个漩涡,莫燃置身其中,突然,无数箭矢下雨一般向她刺来!

    莫燃察觉到这一招的威力,也不敢大意,长剑在身边一扫,经脉中的异火疯狂的涌出!磅礴的能量遍布周围,待那无数箭矢冲进异火的能量中后,一阵激荡!

    众人屏息等待,其实也不过两三秒而已,只听‘轰’的一声!那异火炸开,莫燃完好无损的出现!

    那八方风雨那般凌厉而玄妙的招式,竟然在那异火之中消于无形了!

    常无命飞身落在了地上,喊了一句:“不打了,我认输了!”

    很快,金羽兽也远远飞走,盘旋在远处的天空。

    众人很是惊奇,常无命竟然认输了!这还没打完吧!

    可常无命自己却清楚的很,他打不赢了,他已经用了八分力,可莫燃怕是才用了五分!那异火诡异的很,八方风雨不惧水火,那是被莫燃的力量抵消掉的,那得是多强的力量!

    有趣有趣,元婴期的修为能有这般可怕力量,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莫燃落在地上,魂落也紧随着出现在她身边,可他怀里却是抱着一堆金灿灿的羽毛,看着莫燃邀功道:“莫莫,这羽毛堪比利刃,能做暗器呢,还漂亮,可惜没多拔一些,给你拿着用。”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羽毛的确挺好看的,可你也不看那金羽兽是有主的,你当着常无命的面拔人家的毛,是不是太嚣张了啊

    “小黑这毛不能拔,你去还给它。”莫燃道。

    魂落道:“都拔下来了,它也不能装回去啊。”

    莫燃气这厮实在不开窍,装不回去也得还啊!

    可没等她说话,常无命却是大笑道:“莫师叔不必还,那是你们的战利品,我也觉得那羽毛跟莫师叔很配呢,若你喜欢,我亲自拔来送给你。”

    空中的金羽兽一听,浑身一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