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 猫胆包天
    37 om

    莫燃站在那里久久都没有动,小河一般的鲜血蔓延到了她的脚下,一双眼睛沉沉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视线中任珊珊往台下移动,莫燃才突然动了,手中的灭神剑一扔,唰的飞入地面,正好挡住了任珊珊的路,那黑色的煞气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围绕在她身边,任珊珊惊的退了好几步。

    莫燃一步步走了过去,重新拔起灭神剑,而任珊珊已经吓的脸色煞白,手里抖的几乎握了不了剑。

    “你是想让暴风狼跟我同归于尽?”莫燃面无表情的问,可那无形中的压迫却让任珊珊不敢直视。

    而莫燃并没有等任珊珊回答,说完便紧接着道:“契约之道是要尊重自己的契约伙伴,我不指望所有人都懂,但我也无法容忍有的人会这么恶毒,多亏了你,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有的人,根本不配给她脸,你不是想挑战我吗?现在可以继续了。”

    说完,莫燃忽然攻了过去,招式凶狠凌厉,铿锵的能量碰撞之间,任珊珊狼狈的边退便战。

    “等一下,我”任珊珊忽然大声喊道,可莫燃一脚过去,踢在了她的胸口,只见任珊珊吐出一口血,一口气都喘不上来,别说是说话了。

    而莫燃丝毫没有停顿,一剑一剑的逼近,一脚一脚的踢,任珊珊不停的在地面上翻滚,头发凌乱,脸上布满了血迹,站起来时几乎找不到方向,紧接着又被踢飞。

    任珊珊就像个球一样,在场上被踢来踢去,众人都有些不敢看了,神音派的弟子们则是不停的喊着让莫燃停下,任珊珊输了。

    可这挑战是任珊珊搞的,战帖上写的清清楚楚、生死不论,只要任珊珊不开口,这挑战就结束不了。

    “风修永,你快让那个疯女人停下来!快出人命了!”神音派一个女子向风修永求助。

    可风修永看了她一眼,凉凉道:“哪有什么疯女人,我看不到。”

    另一个女子连忙按住那人,对风修永说:“风修永,五大门派交流非同小可,就算是私下挑战,出了人命也是大麻烦,任珊珊家里是鹤城的城主,你们也不想看莫燃背上这桩大仇吧?”

    风修永笑了笑道:“莫燃是我们兽宗掌门的弟子,她的夫君现在是云都唐家的家主,战帖是任珊珊下的,任珊珊若不幸死了,就算是鹤城的城主,也没道理向莫燃寻仇,就算是寻了,你觉得莫燃会怕?”

    刚才那女子忍不住道:“你们不要太嚣张了!”

    风修永再温和的脸此时也是一沉,“给契约兽吃禁药这种事情任珊珊都做得出来,到底是谁嚣张?”

    最终还是神音派的项白蕊开口,“风修永,且不说谁是谁非,若任珊珊死了,对兽宗和神音派来说都不是件光彩的事情,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我会请长老让任珊珊返回神音派,退出此次交流,现在还请你劝一劝莫燃吧。”

    风修永却道:“我要如何劝?现在除非任珊珊认输,否则谁也阻止不了挑战。”

    项白蕊叹了口气,心知风修永是不想帮忙,现在哪里是任珊珊不肯认输?分明是莫燃不让她认输!每当她开口求饶的时候,莫燃一脚便踢的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更是只剩下半条命,毫无还手之力了。

    神音派的弟子们焦急的看着,其他弟子则是从刚开始的兴奋看热闹到了现在的惊讶,惊讶于莫燃的手段之狠!看样子,莫燃是想把任珊珊活活打死啊!

    他们是不知道莫燃为什么要这么做,挑战到了这个时候,也应该大方结束了,还以为莫燃跟任珊珊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暴风狼死了,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刚才气愤任珊珊不择手段、残忍都是真的,现在同情任珊珊也是真的。

    在他们眼中,妖兽终究是妖兽,一个可以随时被舍弃的存在,而人类的共性是同情弱者,此情此景之下,众人哪还会去想任珊珊的恶毒?

    可莫燃不是,她脚下沾满了暴风狼的血,一步一个血印子,她忘不了三天前暴风狼隐忍而不甘的眼神,更忘不了刚刚它眼里的空洞,清醒不过几秒,它一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时间去做它就要死的心理准备。

    她原本可以解除暴风狼和任珊珊的契约,可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

    她想杀了任珊珊,让她去轮回殿上对暴风狼解释,可她偏偏还有理智,若一剑解决了任珊珊,她让聂狰师傅如何面对神音派?

    所以她一拳一脚的打,恨不得让她生不如死。

    “助手!”

    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眨眼间就出现在擂台之上,一甩拂尘,一道雄浑的能量猛然逼来,莫燃抬起灭神剑斩断,停下来看去。

    来人是女子,倒是极为貌美,深灰色的道袍虽显得单调而老气,可一点都不影响她的美貌,一瞥拂尘搭在手臂上,下巴微抬,审视的看向莫燃,气息内敛,修为深厚。

    神音派的众弟子忽然喜出望外,纷纷行礼道:“弟子见过掌门!”

    此人的修为是不灭期二层,原来她就是神音派的掌门凤宜人。

    “兽宗弟子莫燃见过凤掌门,不知道凤掌门中途打断我们的战斗,有何指教?”莫燃微微拱手,面无表情。

    凤宜人道:“这是什么战斗?你这是要打死我神音派的弟子?”

    正说着,忽然有人隔空大喊:“咦?那里有什么热闹?咱也去瞧瞧。”

    声音落下,人也几乎到了,几个身影一并落在擂台上,这下所有弟子都弯下腰去行礼了。

    “弟子参见掌门!”众人齐声喊道,当然,不同门派的人参见的是他们各自的掌门。

    兽宗掌门聂狰,天一门掌门洛川,仙剑门掌门谭星,落霞宗掌门廉鸿渊。

    如此,五大门派的掌门却是齐聚了。

    “嘿嘿咳,乖徒儿这是怎么了?我当这是谁的热闹,感情我是来看自家徒弟的热闹来了啧,这股血腥,发生什么事了这是?”

    聂狰看了一眼洛川,一来了就跟莫燃套近乎,不禁道:“这是在兽宗,莫燃就是我徒弟,你别胡乱拉关系。”

    洛川瞥她一眼:“不管是在什么地方,莫燃是我徒弟还能有错?”

    两人一来一往,凤宜人却是沉声道:“你们要争徒弟去别的地方争,现在她把我神音派弟子打成这样,我今日来兽宗,聂正门就是这么迎接的?”

    聂狰笑道:“凤掌门息怒,且先弄清楚怎么回事吧。”

    不用聂狰询问,莫燃已经拿出了任珊珊的战帖,简单道:“神音派弟子任珊珊给我下战帖,还没结束,诸位掌门便来了。”

    聂狰接过那战帖看了一眼,随即洛川也拿过去一看,顿时道:“哦?这不清清楚楚吗?那个半死不活的姑娘就是任珊珊?挺有骨气的嘛,都成这样了还不认输,我看凤掌门你打断这战斗有些不厚道,你家弟子说不定宁死都不认输呢。”

    凤宜人被堵的说不出话,而台下有神音派的弟子顿时喊道:“明明是莫燃不让任师姐说话!她就是想杀了任师姐!”

    她的话音刚落,凤宜人一双眼眸就犀利的看向她,吓的她立刻弓下了身体。

    这时,凤宜人脸色不变,却不容置喙的说:“到此为止。”

    神音派的掌门发话了,还需要什么解释?没人能质疑她的强势。

    而聂狰却道:“凤掌门,这是私下挑战,如果你非要干涉喊停,起码也要守规矩吧。”

    凤宜人脸色稍变,而洛川也笑眯眯道:“那是当然,凤掌门明白的很,还用你这老家伙提醒吗?”

    凤宜人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只能怪自己的弟子不中用拂尘一甩,那倒在后面到现在都在装死的任珊珊被扔到了前面,“丢人现眼,还指望我给你善后吗?”

    任珊珊顿时跪下认错,她刚才是找不着北了,可这会早就被这阵仗吓清醒了,只是不敢起来见凤宜人而已。

    私下挑战被第三人打断,视作袒护一方认输,输的人要对赢的人磕三个响头,并发誓再也不挑战对方,见了对方也要自动退避三舍。

    这是誓言,不是玩笑。

    任珊珊转向莫燃,咬着牙磕头,头埋在地上上,眼中的阴毒疯狂的蔓延,等到磕完了头,又不甘心的发了誓,这下,她就是不想回神音派也得回了。

    莫燃却再也没有看任珊珊一眼,而是转身走到了暴风狼的尸体前,手中放出一簇轮回之火,那火苗沾上暴风狼之上一下子窜起,将暴风狼严密的包裹起来,只眨眼的功夫,那小山一样的尸体便平了,烧的什么都没剩下。

    暴风狼浑身是宝,可莫燃根本没打算把暴风狼的尸体交给任珊珊,她没有给暴风狼自由,可起码让它走的干净。

    任珊珊就是想骂莫燃,在看到那烈焰逼人的轮回之火时也噤声了,众人也忍不住惊叹,这是他们第一次见轮回之火!

    连看了半天热闹而一言未发的落下张掌门廉鸿渊的眼神也狂热了一下,如此强势的异火,无疑是没个炼丹师毕生的追求,不禁也对莫燃投去一些打量的视线。

    任珊珊挑战莫燃的事情过去了,莫燃在兽宗弟子的心里威望无疑更高了,众人私下谈起时除了敬意还多了一丝畏惧,也不知道是不是莫燃那日打任珊珊的画面太血腥,还有她站在轮回之火旁时的身影太强势。

    加上这些天交流会上莫燃的表现,崇拜莫燃简直成了一种风气。

    而那个任珊珊,那天下了擂台就直接被送回神音派了,一下都没停,似乎是凤宜人嫌她丢人。

    话说那个凤宜人也挺有故事,在须弥界的高手榜上排名第十,须弥界极少有的高阶女修者,更别说她还是神音派的掌门了,听说她的感情经历很丰富,当年为了争抢她的修者不计其数,听说其它四大门派的掌门都跟她有过纠缠呢。

    占梅跟她说这些的时候,莫燃是一点都没兴趣,连续几天都是落霞宗讲道,莫燃一次都没去,躲在竹屋自己炼丹了,遇到难题的时候鬼医当场就给她解决了。

    这天晚上,莫燃在地下坊市转了一圈,地下坊市热闹,甚至很嘈杂很乱,可对于莫燃来首却是个不错的散心地方。

    任珊珊是走了,可莫燃心里却打了个结,解不开了。

    “唉。”莫燃叹气,她自己也知道自己魔怔了,没有救暴风狼,就跟她亲手杀了一样,而暴风狼还不是最主要的,她觉得,她以后还会杀更多妖兽一样。

    这个世界的确是弱肉强食,可人是吃人,妖兽却是受人摆布,对于找上门来送死的人,她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可对于被动的妖兽来说,她却并不愿意杀。

    人类和妖兽之间不可能和平共处,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烦恼了。

    莫燃摸了一把黑猫,也许是心情的缘故,手里也重了很多,黑猫‘喵’的叫了一声,反抗似的。

    “如果我跟这个世界背道而驰了,会怎么样?”莫燃问道,不知道是问黑猫,还是在问自己,反正都没有答案。

    “喵”黑猫叫了一声,不太明白为什么自从擂台之后莫燃就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可他却更奇怪,背道而驰又能怎么样?他一生都在跟这个世界背道而驰,不照样活的很潇洒。

    黑猫看了一眼莫燃,猫眼眯了眯,不知道想了什么,忽然从莫燃怀里跳了出去,落在旁边的小路上回头看莫燃。

    莫燃看去,正寻思难道黑猫懒得陪她了?可黑猫却冲着她叫,然后一边跑一边回头,似乎是、在让她跟上?

    带着疑惑追了过去,黑猫见莫燃跟上了,速度干脆快了起来,抄近道离开了底层峰的坊市,一口气到了三层峰。

    直到站在通天塔底下,莫燃才诧异道:“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站在这里,上次被冥狼打的狼狈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可奇怪的是,她并不怕,只是可惜又不甘心,想着冥狼那种存在,竟然真的遥不可及。

    “喵”黑猫把莫燃的神智叫了回来,嗖的一下就窜入了通天塔。

    莫燃抽了抽嘴角,这厮,通天塔是有禁制的,它直接就进去了?

    而莫燃却是经过了好几道检查之后才进去的,一眼便看到黑猫已经站在墙壁一个突出的石头上等她了。

    黑猫跑的飞快,莫燃在后面跟着,不想这一根就跟到了十九层!

    十九层被聂狰亲自设下的结界隔绝了,莫燃看到时还有些失望,这里真成了禁地了。

    莫燃看向黑猫,“你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进去吧?”

    “喵”对啊,进去。

    莫燃没听懂那声猫叫,可她看懂了,她眼睁睁的看着黑猫抬起爪子,露出了藏在肉垫里的指甲,在那结界上一划!就跟划纸片似的,那结界顿时撕开了一个口子!

    黑猫从那个口子进去,还探出头来张望莫燃。

    莫燃这回真愣了,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了许多东西,这只黑猫,还真不是普通的猫!她进去吗?不进去吗?进去的话又要被打个半死吗?然后鬼医再救她一次,然后她就彻底激怒自家男人了是不是?

    可想归想,脚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一只脚都踩进去了!

    莫燃低头看黑猫,那黑漆漆的眼神还跟怂恿似的,莫燃忍不住想,就算这只猫再厉害,也肯定是只没有感情的猫,哪里知道她进来一趟得冒多大的险?

    叹息的当口,另一只脚也进来了,身后的结界一下子就合上了,看着幽幽的丛林,莫燃反倒踏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