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8. 只卖消息不卖身
    星圣一抬下巴,很是傲娇的说“我危月使办事,会不靠谱吗那九公子实在太神秘了,我查不到他头上,只能从他身边的人下手,已经确定,捕风堂里边都是妖兽了

    三界打通之后,魔域最活跃了,没想到在这之前,妖域就已经在须弥界有这么厉害的组织了捕风堂的小喽喽才是些人类修者。

    最近找捕风堂买消息的人很多,都说是因为一个地图。”

    莫燃立刻问道“什么地图”

    星圣卖了个关子道“跟你有点关系呢。”

    莫燃警惕了一下,心想她这些天没有回消息,难道那九公子失信,打算把关于血杀身世的消息卖出去了“直接说。”

    星圣嘿嘿笑道“最近须弥界疯传,有一个失落的岛屿因为前不久三界的异变之后重新出现了,这岛屿几万年来不曾被打扰过,听说岛上还有许多高阶妖兽,其中包括曾被封印过的六族妖兽,现在须弥界的人都在发了疯似的找这个岛屿的地图呢。”

    莫燃沉吟了一会,如果真有这么个岛屿,须弥界肯定要疯狂了,放着这么大一块宝藏,不抢才怪呢。

    不过,会有六族妖兽吗那九公子怎么连这种消息也敢放出来如此一来,不仅是须弥界的各路修者,王三族不也会加入吗有王三族掺和的事情,总归会格外麻烦

    不过回头想想,如果捕风堂的确是妖兽的势力,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虽然你没有查到九公子,但看在你辛苦一趟的份上,这些赏你了。”莫燃扔给他一个储物袋,那里面装了不少四品丹药,以星圣爱财如命的性子,估计能否换不少钱。

    等莫燃走远了一点,忽然听到星圣咋咋呼呼的声音,“哈哈哈哈,你这也太客气了吧,还有什么人要打听吗下次别给这么多了,把这就行”

    得了便宜还卖乖莫燃摇了摇头,不一会就到了一层峰的坊市,正寻思着怎么卖一下丹药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径直停在了她面前,那人一笑,“见你一面真不容易。”

    莫燃一看,却是凌丰,他的修为竟然涨了一个小境界,“你找我有事”

    凌丰停顿了一下,言不由衷的说道“上次你闯了通天塔十九层,我就是想确认一下你是死是活。”

    嘴还真硬,凌丰不能上**层峰,看他的样子,像是一直在坊市等着她的,可见面了就只为了说这么不中听的话好在莫燃不跟他计较,“那现在确认了,不是不就能让路了”

    说着,莫燃越过他往前走去,眼神在左右的店铺上巡视,凌丰却是跟了上来,神色有点不自在,闲聊似的说道“最近不死丛林的妖兽很动荡,怕是又要有兽潮了,几个城池已经向兽宗求助了,你会去吧”

    莫燃顿时看向他,“兽潮距离上次兽潮还不到一年,怎么又有兽潮”

    凌丰道“最近须弥界哪里都不正常,出现兽潮也不奇怪吧。”

    莫燃皱了皱眉,最近真是多事之秋,紧邻不死丛林的就那么几个城池,想必席泽城定在其中,经过上次兽潮之后,席泽城还没有恢复元气,现在又要来一场恶战,席泽城能不能保都是问题了

    她还是席泽城的城主府的记名长老,临野在她危难的时候不遗余力的帮过她,若席泽城有难,她必定得去帮忙

    莫燃立刻取出了传讯符,两指并拢,飞快的写了两句话,便施法送走了,她要亲自问问临野才行。

    “你刚刚在给谁传讯符”凌丰顿时问道。

    “临野。”莫燃回头看了看凌丰,忽然道“如果兽潮之难属实,我会去席泽城。”

    说完,莫燃带头往出口走了,也不但算卖丹药了,她是见过兽潮时丹药奇缺的情况的,如果要去,这些丹药还有大用。

    这回凌丰没跟上去,他摸着下巴笑了,“席泽城吗”

    离开坊市之后莫燃也没回九层峰,而是下山去了,直奔寒水城最大的花楼。

    在坊市耽搁也许久,现在也才太阳刚刚升起而已,花楼开着门,但很萧索,只有出的人,没有进的人,而且也没有姑娘在门口揽客。

    莫燃举步走了进去,站在门口的一个老鸨看到有人影晃过,打着哈欠拦住了莫燃,“哎哟姑娘,我们这还没开张呢,您午后再来吧。”

    莫燃看了一眼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女人,说道“我来找九公子。”

    那老鸨又打了个哈欠,“哎哟那就更不行了,每天找九公子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姑娘不想想九公子这个时候哪还能见客呢”

    莫燃点了点头,笑道“这么说,九公子还挺操劳的。”

    那老鸨一个劲儿点头,“可不是吗,所以姑娘心疼心疼九公子,午后再来吧,我给您排第一个。”

    莫燃笑了笑,却是说道“那不行,我现在就得见到他,你去敲门告诉他,莫燃来见。”

    那老鸨央求道“哎呀姑娘你就别犟了,别说你是莫燃,你就是天王老子,九公子现在还睡着呢等等,什么莫燃你说你是莫燃”

    那老鸨反应慢了几拍,一下子睁大眼睛,吓的都清醒了,上下一打量,呢喃道“倾国倾城之姿,经天纬地之才,这兽宗的紫衣,白玉,没错了没错了,真是莫燃啊”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翻开看看册子又看看莫燃,道“不像不像,我就说,那画师画工不行这是对不住了姑娘,您要早说您是莫燃,我立马带您进去啊,您快请,慢着点”

    莫燃看了看前后变化极大的老鸨,奇怪道“你不用先去知会九公子一声”

    那老鸨却满脸堆笑道“不用不用,谁不知道您是九公子的相好呢九公子早就吩咐过了,只要您来,甭管什么时候都会给您开门。”

    “等等,我什么时候成九公子的相好了”莫燃拦住她问道。

    那老鸨却一脸你不必掩饰的暧昧眼神看着莫燃,道“您就别否认了,我们楼里的人都知道了,您上次不也来过了吗”

    说话间,两人也已经走到了九公子的房门口,那老鸨笑眯眯的让开了路,“您请。”

    “我可不是九公子的相好。”莫燃皱眉道,可在这种地方解释这种事情,她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

    而那老鸨也是完全不信的样子,“姑娘不必解释了,我懂,楼里兽宗内门弟子的常客也不少,来这种地方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更何况您的相好是九公子。”

    得,越说越离谱了,莫燃摆了摆手,“你走吧。”

    那老鸨正要走,却忽然递上来刚才手里的册子,谄媚道“姑娘,您给我签个名可以吗”

    莫燃垂眸一看,才发现那册子是交流大会上流出的记录册,怪不得星圣说很畅销呢,这都卖到花楼里来了

    莫燃推开了那册子,冷声道“别让我再看到这个东西。”

    那老鸨吓了一跳,连声说是,然后一下子跑楼下去了。

    莫燃这几天也没少受那册子的困扰,走在路上,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讨论她跟哪家弟子很配,甚至好像编出了很多离谱的又狗血的爱情故事,对了,这个账她还没找星圣算呢

    莫燃伸手敲门,可门竟然没锁,她这一敲竟是给敲开了,屋内光线很暗,有扑鼻的熏香散了出来,里面很静,主人果然还在睡。

    莫燃也没进去,站在门口又敲了敲门,“九公子,我是莫燃。”

    她本想让那九公子快点收拾一下,可没想到里面很快传来的回音,那本就好听的声音慵懒轻盈,道“请进。”

    莫燃挑了挑眉,走了进去,他们都不介意,她又什么不好意思的

    莫燃也算熟门熟路了,坐在软软的垫子上看向里面,隔着珠帘和红帐,床上的人影也看不清楚,屋子里的香味很浓,也很闷,暧昧又懒散,莫燃这才觉得自己来的确实太早了。

    本想跟那九公子说让他屏退旁人的,可不想床上的人一掀帐子,一个人影迈着慵懒的步伐走了出来,撩开珠帘,本尊暴露无遗,正是九公子,他身上披着一件红衣,本来腰间也只有一根带子系着,睡了一觉那带子似乎也被蹂躏的松松垮垮,形状完美的胸膛半敞,一双**若隐若现,走动间红衣一摆一摆,莫燃不由的担心这家伙的衣服会不会下一秒就掉了。

    那九公子轻轻打了个哈欠,墨发披散着摇曳在身后,说不出的性感诱人,他的美,真的能让任何人神魂颠倒,不论男女

    他坐在了莫燃对面,懒懒的拄着头,眼睛还是半眯着,“姑娘来的真晚,我足足等了半个月。”

    他这闲庭信步的,却让莫燃紧张了半天,等他坐下的时候心里才放松了一点,她没说什么,只是抬眸看着珠帘深处。

    眼眸微微抬起一些,九公子问道“姑娘看什么我以为姑娘不愿进去相见,我才出来的。”

    莫燃则道“听说九公子门庭若市,日夜操劳,我本不该这么早来打扰的,不够我都来了,是不是请九公子的客人回避一下”

    那九公子看向莫燃,一双狐狸眼慵懒又勾人,他观察了一会莫燃,忽然一笑,瞬间妖气横生,“姑娘以为,我屋里有人”

    莫燃挑了挑眉,“没有吗”

    九公子却拉住莫燃的手站起来,也不管莫燃的挣扎,拉着她就穿过珠帘走到床前,掀起红账,那床上只有一张掀在一旁的薄被,并没有什么客人。

    九公子垂眸看着莫燃浅笑,可不管那张脸上是什么表情,都无一例外的勾人,以上狐狸眼简直天生就带着魅惑,“姑娘,我只卖消息,不卖身。”

    “呵呵”莫燃干笑了一声,用另一只手才把他的手掰开,解救了另一只手,“这样啊,那正好,我们说正事吧。”

    九公子请莫燃坐在了旁边的软榻上,“姑娘打算给我答案了吗”

    莫燃点了点头,“是但你还是把衣服穿好吧,早上风寒露重别着凉了。”

    他侧坐在对面,莫燃一眼看过去几乎没有盲区,心想这厮可真是个妖精

    “呵呵”那九公子却是愉快的低笑,看了看莫燃目不斜视的模样,一身紫衣穿的一丝不苟,跟他屋里艳丽的装饰有些格格不入,明明有八个男人,怎么还是如此禁欲“姑娘,你对我真好。”

    莫燃看向他,可他并没有打算整理他的穿着,莫燃只好尽量把视线放在他脸上,“九公子何出此言”

    那九公子笑道“姑娘这是第二次怕我着凉了,我很感动呢,可姑娘不必担心,我身体好的很。”

    莫燃瞥开了视线,决定还是解决正事要紧,她道“那所说的那三件事,我不答应,我们之间的交易也作废了。”

    那九公子道“姑娘想了半个月,结果就只是这样”

    莫燃点头,“对,就是这样。”

    她不是不怕九公子把她和血杀的一些消息卖出去,她怕,可这也不代表她就要帮他去做那三件事情。

    她现在已经知道捕风堂是妖域的势力的,若捕风堂是须弥界的,她怕是还会犹豫,可现在却没那么担心了,妖域想做的事情,无非是不让须弥界好过,她还有别的周旋的办法

    那九公子端详着莫燃,笑道“姑娘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呢,不如你说说,为何改变主意了”

    之所以说是改变注意,是因为他早就看出,莫燃一定会答应,只是莫燃不愿太被动,他才提出过几天再让她决定,没想到竟然夜长梦多了

    “想必你也知道吧,我已经去过通天塔十九层了,我想要拿到塔眼,除非过了冥狼那一关,九公子,我要是连命都没了,还要什么交易”莫燃道。

    那九公子却挑眉道“我很意外呢,姑娘竟然见到通天塔的塔眼了。”

    莫燃微微皱眉,他的重点是不是抓错了

    而那九公子又道“通天塔虽说有十九层,可塔眼其实藏在十九层之上,你去十九层跟冥狼交手,那一次你肯定没见到塔眼,说明你去了第二次,第二次呢姑娘已经让我很意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