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 大事不好?
    莫燃的眼神不由的犀利了些,竟然不知不觉又被套了话,莫燃不由的开始正视,这个九公子真的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儿。

    “我更意外,九公子果然手眼通天。”莫燃慢慢道,反而不急了,她忽然意识到,越是跟这种深藏不露的人过招,就越是不能急,否则露出的破绽就会越多。

    那九公子微微一笑,“姑娘过奖了,我很歉意,你为此去了两次通天塔,必定吃了不少苦,我们的交易依旧,我把条件稍微改一下,只要姑娘拿到三样东西,姑娘可以向我提任何要求,不管是什么,不管多少,不管多久,我全部应下如何”

    莫燃也笑,却笑他说的话太假,不管是什么、不管多少、不管多久这是不是大方过头了

    见莫燃不说话,那九公子呵呵笑道“姑娘莫不是不信”

    莫燃道“九公子叫我如何相信”

    那九公子拄着头沉吟了一会,道“也是那一姑娘之见,你怎么才肯改变注意主意”

    莫燃也不卖关子,道“除非你告诉我,你借这三样东西用意为何。”

    那九公子很为难,却是笑道“这没问题,我可以告诉姑娘,但不是现在,等到三样宝物到了我手里,用做什么用途,姑娘可以随我去看,这一点,就算姑娘不说我也愿意邀请姑娘,我说了是借,事后必定会还你。”

    莫燃盯着那双笑意吟吟的狐狸眼,终是道“可以,我可以帮你拿到三样东西,但你要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

    那九公子眼眸略深,嘴角勾起“四十九天之后的晚上,天亮即可归还。”

    莫燃直接道“好。”

    说完,莫燃便打算走了,刚走没几步却忽然回头,而那九公子张着口也正要挽留,莫燃先道“听说最近有一幅地图千金难求,不知道九公子是不是愿意赠我一张”

    那九公子垂眸低低的笑了,“姑娘不必试探,我刚刚说了会答应姑娘的任何要求,现在又怎会说个不字”

    说着,那莹润的手掌伸进了衣服里,从腰间摸出一卷地图递给了莫燃。

    莫燃看了看那张地图,又看了看因为一番动作更加敞开的领口,嘴角抑制不住的抽搐,你说你衣服上就那么一根可怜的腰带要松不松的系着,你还在那藏一卷地图,给它添这负担干什么

    莫燃接过那地图,入手还是温热的,还真是揣了很久瞧着九公子勾人的笑,好像她手里的不是地图,而是那温热光滑的皮肤似的,莫燃一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

    “告辞。”莫燃道。

    脚下的步伐比来的时候快多了,边走边想,这九公子实在令人难以捉摸,谁能想到红灯艳舞的花楼之下惊鸿一瞥,还有如此多的后续,跟他见面也不过三次,可每次都能在他脸上撕一层面具,看似毫无危险性,可谁知道他还有多少面具

    而在莫燃消失在长街尽头之后,花楼之上的一扇窗户慢悠悠的关上了,一袭红衣缓缓摇曳在地上,九公子掀开红帐,打了个哈欠又躺了回去。

    而在珠帘之外忽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两道人影,一男一女,男的魁梧彪悍,女的性感妩媚。

    那女人媚笑着开口,“老大,要不要我们去盯着她”

    红帐之内传来慵懒的声音,“你想死我不拦着,但你若破坏了我的计划,你死一万次都赔不起。”

    那女人扭动的腰肢僵硬了一下,继而又媚笑道“我们为此准备了这么多年,现在万事俱备,最后的宝都压在了一个女人身上,老大,我只是想提醒你三思啊。”

    她的话音才落,一道红光便迅猛而至,飞过她的脸侧,削落了一绺长发后悄然消失,红帐后的声音依然慵懒,

    “白沙,什么时候你也够资格来提醒我了”

    那叫白沙的女人浑身颤了一下,回头看着消失的能量,俯首认错,“对不起老大,我逾矩了。”

    红帐内的声音并无起伏,“你出去吧,不要靠近莫燃,也不要靠近她身边的任何人,懂吗。”

    那白沙低着头,“懂。”

    说罢,人影一闪便消失了。

    红帐内的人才又道“刀刃,妖域如何”

    那满身石头似的肌肉男正是刀刃,全程对白沙的无礼没有任何反应,此时才答道“梵篱已经在着手抢王位了,不过不久之后莽原一战,妖域怕是无缘参与了。”

    里面的人却慢慢笑了,“那还真是有点可惜呢,梵篱倒是终于肯出手了,说起来妖域几万年来夹着尾巴做妖,这一回怎么都该翻身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那刀刃略显狰狞的脸上因为激动更加狰狞,胸前的肌肉都一跳一跳的,有些压抑道“没错,可以回去了”

    “你去通知捕风堂的妖都回妖域,我可不想把注都压在梵篱身上,此事只许成不许败。”九公子又道。

    刀刃立刻问道“老大这里更不能马虎,我们都回去,你这里岂不是少了人手”

    九公子却道“有你和白沙留下足矣,这个局已成,只待水到渠成。”

    那刀刃拍着胸脯道“是,我这就去传令。”

    却说莫燃,除了寒水城之后就不急了,慢悠悠的晃在山路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莽原将战,兽潮将至,跟九公子的四十九天之约,还有失落岛屿一事,真是一件赶着一件。

    寒水城如此偏僻的城池,在她出城的时候人员走动也频繁起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身上风尘仆仆和的味道,还有莫名的躁动。

    须弥界最近是乱了点,可这个世界好像就是这样的,越是乱,人们越兴奋。

    等回到兽宗时已经中午了,当她出现在九层峰时,广场上立刻跑来几人,占梅当先,风修永和离战星跟在后面。

    占梅英气的脸上带着几许焦急,“莫师叔你可回来了,大事不好了你怎么还如此悠闲”

    莫燃停下脚步,挑眉道“这是怎么了什么大事不好了”

    占梅立刻问道“你今天怎么也没去浮云殿”

    莫燃道“今天不也是落霞宗讲道吗怎么,我们全线溃败了”

    占梅很是无奈道“不是这个,我们败不败不重要,反正跟落霞宗比,四个门派都是不能赢的,关键是,今天可是落霞宗掌门亲自讲道的

    他也不知道怎么认得你的,一来就问你为什么没去,落霞宗的弟子添油加醋的说你这些天一次都没去,说你已经是七品丹师了不屑去听,落霞宗掌门就怒了,说晚上要加一场炼丹交流,让五大门派参与交流的弟子全到,而且五大门派的掌门也都回去看

    莫师叔,这可是因为你加赛的,而且闹大了,我们来就是通知你,赶紧准备晚上的炼丹吧”

    “我师父同意了”莫燃问道。

    旁边的风修永道“这事是突然决定的,落霞宗掌门肯定有这个权利全权决定。”

    莫燃皱了皱眉,那还真的是大事不好了,她这个七品丹师可是冒牌的忽然,莫燃举步就要跑,占梅飞快拉住莫燃道“莫师叔你跑什么呀现在怎么办,落霞宗的弟子们现在高兴着呢,都等着晚上虐你呢”

    莫燃拿开的她的手,“你都说了别人等着虐我呢,我现在不得赶紧准备吗晚上见吧。”

    说完,莫燃一下子就没影了,只留下占梅有点不确定的看向风修永和离战星,“莫师叔真的能行吗我们可帮不上忙”

    风修永没说话,可离战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莫燃的脑残粉了,“她是莫燃,有什么行不行的师姐你等着擦亮眼睛看就行了。”

    而莫燃却是一阵风似的刮回了竹屋,直接闪身进了三藤戒,推开鬼医的门,他果然坐在窗户紧闭的房间,阴暗到不透风的角落静静呆着,仿佛融进了荒芜的境界里。

    而这种近乎阴森的静被莫燃扑过去打断了,她拉起鬼医的手道“无涯你得救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今天晚上就炼出七品丹药”

    鬼医睁开眼睛,晶蓝的帝陨上闪过一抹幽光,荒芜的眼中倒映着一张绝色的脸,可他第一时间注意到得到不是莫燃的求助,而是拉过她轻轻的嗅。

    莫燃猝不及防分开腿坐在了鬼医的腿上,低头看着鬼医,“无、无涯,我说正事呢,很急”她的意思是,他可别在这种时候发情。

    鬼医从她胸前抬起头,却是问道“你去哪了”

    莫燃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闻了闻自己身上,可也没闻到什么味道,可她一下子就想到九公子屋里那浓郁的熏香了,她沾上了那味道,后来竟然自己都闻不出来了。

    关于取三件宝物的事情莫燃可没打算跟他们说,她去了两次通天塔事后都是一场浩劫,她要说她还想拿塔眼,他们不得把她绑起来啊

    想着,莫燃脸色没变,却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卷地图,“我去了花楼,可我只拿了一张地图,别的什么都没干,这地图是从捕风堂那买的。”

    鬼医接过去了,打开仔细看了一会,“失落岛屿”

    莫燃见他看的认真,也没打断,过了一会之后鬼医才放下地图,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可是你走就走,为什么不把她放下来莫燃被迫把腿盘在鬼医腰上,抱着他的脖子道“我自己能走”

    鬼医单手抱着莫燃,依然闲庭信步,笑道“这样也挺好的。”

    那嘴角的弧度虽小,可依然让莫燃惊艳不已,顿时抱紧了点,鬼医最近或温柔或热情,真是让人越来越难以招架了。

    在莫燃还沉浸在鬼医花开一笑的惊艳中,鬼医已经抱着她到了丹房,抬眸看到莫燃有点沉醉的模样,不禁心中一动,抱着她转身出门。

    莫燃却一下子惊醒,扒住了门框,“无涯你去哪里”

    鬼医面色不变,道“你看上很渴望我的样子,一下午的时间够我们做很多事了,今天晚上本来就是我侍寝,你大概回不来了,提前好了。”

    莫燃刚刚还沉迷美色,现在就有点头皮发麻,就不能让她静静花痴一下吗没有家室的时候至少她想砍谁就砍谁,想看多久就看多久,现在好了,看一会还得付费

    莫燃无力道“无涯,你能不能不要记的这么清楚”

    “八天才能轮到一次,忘记了就是十六天,我需要记住的事情并不多,你给我添了一件。”鬼医道。

    一次性听到鬼医讲这么多话,能说这是在抱怨吗而且,能不能不要这样例行公事的讲莫燃更没力气,“别提前,推迟好了”

    鬼医追问道“什么时候”

    被鬼医一本正经的问,莫燃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离她而去了,摆了摆手,“随你”

    鬼医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这算是满意了吧

    他重新走进丹房,把莫燃放在地上,道“其实下午你炼或者不炼对你晚上的发挥都没什么影响,没有速成的办法让你立刻炼制出七品丹药。”

    莫燃沉默了一下,其实她也清楚,炼丹没有捷径,那么她得想想,晚上怎么过了

    “但我跟你说过,炼丹本就没有壁障,我炼丹从来不需要丹方,也不考虑炼制的是几品丹药,只要它是我需要的就够了。”鬼医又道。

    莫燃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是鬼医啊,你不需要考虑你炼制的是几品丹药,因为它们毫无意外都是极品。”

    鬼医道“晚上我可以帮你炼丹。”

    莫燃摇了摇头,今晚的事情已成事实,她其实并不担心,所谓的七品丹师本来就不是真的,她也不怕被揭穿,她炼丹只是喜欢,又不需要借此扬名立万。

    很快,莫燃笑道“算了,今天晚上人会很多,你不会喜欢那种场合的,不要管七品丹药的事了,我这里有一些五品丹药的丹方,试了好多次都没成丹,你帮我看一下怎么回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