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3. 死都不会让你救
    致命伤已经不存在,外伤已经算不上什么伤了,廉鸿渊说道“以螭吻的恢复能力,用不了多少天就没有大碍了。”

    此时天已大亮,众人在浮云殿过了一整晚,经历了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此刻都是叹为观止。

    此时,却见苗思雨走上前来道“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昨晚本是我们五大门派切磋炼丹的”

    众人刚刚放松下来,初闻苗思雨如此说,还不太确定她是什么意思,倒是廉鸿渊问道“思雨,你想说什么”

    苗思雨拱了拱手道“掌门,炼丹虽没有比完,可莫燃刚刚已经炼制出了回魂丹,她的实力已经毋庸置疑,弟子甘拜下风,既然是比赛,输赢总得有,弟子觉得,莫燃是当仁不让的胜者。”

    廉鸿渊眉目放松,嘴角也带了一丝笑意,道“没错,理当如此。”随后,他看向其它几个掌门,又看了看莫燃,欲言又止,可最终说道“我会依言将莫燃的七品丹师身份录入炼丹工会,今天是莫燃赢了。”

    廉鸿渊有再多的疑惑,苗思雨有再多的不服,也在刚刚莫燃展露那一手之后心服口服了。

    连落霞宗都服了,其他门派自然更服。

    这时,莫燃却忽然走到廉鸿渊跟前,张开手,却见她手中还有一个回魂丹,上面有着清晰漂亮的丹纹,她装进了一个玉瓶之中递给了廉鸿渊“廉掌门,这颗回魂丹要谢你的丹方。”

    廉鸿渊却急忙推了回去,“不可不可,莫莫燃,使不得,我不能收。”

    莫燃奇怪廉鸿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气,还这么谦卑,又道“廉掌门,刚才着急,我跟你要丹方实在不妥,你先收下这颗回魂丹,日后若有七品丹方,我再奉上,以作补偿。”

    廉鸿渊却一个劲的推辞,“不可不可,这回魂丹我不要,以后你也不可给我什么七品丹方,今天这是这是我应该做的,若是若是你非要补偿,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洛川都皱着眉有点奇怪的说“这廉掌门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该不会是被我徒弟吓着了吧”

    莫燃也很不适应,但既然廉鸿渊都这么说了,她肯定不能一口回绝,便道“相信廉掌门也不会让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答应。”

    廉鸿渊顿时笑道“不伤天害理,肯定不,不过此事也非小事,今天不便说了,改日我专门找你说。”

    莫燃点头应下,“好。”

    很快,众人便散了,本来聂狰把螭吻安排进了通天塔,可螭吻却自己飞到了莫燃的竹林里,他心里清楚着呢,跟着莫燃才是正理。

    莫燃却没有回去,而是去去找了聂狰,她知道,聂狰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她。

    果然,聂狰就在等着她,而且洛川也在。

    莫燃刚一关上门聂狰就问“莫燃,那螭吻是什么来历”

    螭吻跟莫燃的说的话都是在神识中说的,可聂狰也不难看出,莫燃和螭吻的确是认识的。

    莫燃看了看洛川,抿了抿唇道“两位师傅,螭吻是厉鸣犴的契约兽。”

    洛川本来是来旁听的,闻言差点跳起来,“什么螭吻是厉鸣犴的契约兽”

    莫燃点头“没错。”

    洛川和聂狰相视一眼,脑子里同时闪过了很多东西,如果螭吻是厉鸣犴的契约兽,那螭吻伤成这样,说明厉鸣犴是不是也很危险而且,厉鸣犴怎么会招惹上那么厉害的仇家

    “这是怎么回事莫燃你说清楚。”洛川沉声道。

    莫燃道“师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来得及问螭吻。”

    洛川却皱眉道“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厉鸣犴怎么会被人追杀连契约兽都差点不保,他明明只是跟我申请提前回天一门而已莫燃,你们俩早就相识,我可不信你什么都不清楚。”

    洛川还真的问了莫燃沉默了一会,没想到厉鸣犴的难题会抛到她手里“师傅,这些事还是等厉鸣犴回到再跟您解释吧,我现在得去问问螭吻,厉鸣犴在哪。”

    洛川却一拍桌子,道“胡闹螭吻一个五百多星的妖兽都不堪一击,厉鸣犴的仇家会是你能应付得了的你帮他隐瞒什么你若是告诉我,我还能想法子救他一救,他也是我的徒弟,我能置之不理吗”

    莫燃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因为厉鸣犴的麻烦太大了,她就算跟天界的关系再大,也都是藏着掖着,可厉鸣犴本来就是青门仙客,若说出来,洛川和聂狰如何能接受得了

    聂狰看莫燃神色犹豫,忽然道“莫燃,你我师徒,洛川也是你师傅,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莫燃抬眸看向聂狰,聂狰眼神深沉内敛,莫燃心中剧烈的挣扎了一瞬,忽然间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膝盖撞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聂狰和洛川脸色顿时变的凝重,聂狰也没去扶莫燃,他了解莫燃,她是那种骄傲的骨头缝里的人,要让她下跪,定是天大的事,他沉声道“你这么干什么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反常”

    莫燃抿唇,她这一跪,并非因为厉鸣犴,而是她自己,她本就不是那种惯于暗度陈仓的人,何况她要瞒着的是两个她很尊敬的师傅。

    不管是她自己复杂的身份,还是她悄悄去通天塔十九层,或是她已经准备盗取的宝物,隐瞒这些都让她无法安心,只是被今天厉鸣犴的事情引出来而已。

    莫燃看着二人,道“两位师傅,厉鸣犴是青门仙客,他遇到的对手应该也是天界之人。”

    这没头没脑的话把聂狰和洛川震的不轻,半晌洛川才猛的站起来道“莫燃,你说什么胡话”

    莫燃依旧跪着,语气平稳笃定的说“师傅,这不是胡话,厉鸣犴是青门仙客,我也不是须弥界的人,我与他在世俗界相识,去年来到须弥界之后又见到了他。

    去年我们随形三族的人一起进入了世俗界的神之囚牢,我们从界面裂缝之中跳跃到了须弥界。”

    聂狰和洛川消化了许久,忽然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聂狰也突然站起来,在房间里设下了隔音结界,快步走到莫燃跟前,语速很快的说道

    “莫燃,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神之囚牢位于界面裂缝之中,封印了六族妖气,也就是去年,六族妖气被释放,那你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厉鸣犴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莫燃直视着聂狰道“当日在神之囚牢的人很多,可事后都发了誓,不能将任何细节讲出去,至于厉鸣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我根本想不到,他一个青门仙客怎么会被追杀。”

    莫燃说的没错,当日所有人的确发了誓,但她没有而已,今天借厉鸣犴的事情抛砖引玉,却不能和盘托出,否则一定会吓坏她的两个师傅的。

    即便如此,聂狰和洛川也够惊讶的了,一时半会也无法理出头绪,过了一会,洛川来回走动,边走边咬牙切齿的说“厉鸣犴竟然是隐藏了修为的青门仙客,我还收他为徒”

    洛川是气的不轻,可很快他就拍着桌子说道“怎么着他也喊了我这么久的师傅,我还是得去找他,得问问这小子到底是骗我还是算计我,然后再找机会把他逐出师门,也省得他以后回天界时一脚踹了我这个师傅”

    说着,洛川一把拉起莫燃,道“还有你,肚子里还不知道藏了多少事情,你回去都想好了,以后慢慢交代吧现在先去找那个孽徒。”

    洛川虽生气,可他的反应却让莫燃松了口气,洛川虽看上去道骨仙风、规规矩矩,可了解他之后就会发现,洛川护短又果决,他也许会顾虑天界,可绝对不会畏首畏尾不敢做决定。

    聂狰就更不用说了,他决定救螭吻的时候肯定想过最坏的情况的,现在这情况也没比他预想的差到哪。

    很快,三人就到了竹林,螭吻就盘踞在莫燃的竹屋外,察觉到三人到来之后,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着莫燃道“这两个人是你搬的救兵吗美人,不用我教你了吧,这俩人一个兽宗掌门,一个天一门掌门,都是天界的狗,狗怎么敢咬主人”

    “大胆畜生”洛川吼了一句,劈出一掌

    而聂狰也猛的打出一拳,一掌一拳都没留余地,虽然快,但以螭吻的能力也不是躲不过,可它却生生受了,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多了两道痕迹,可他眼皮都不懂一下,笑道“我是说,天一门和兽宗是天界的狗,又不是说二位掌门,二位急什么。”

    莫燃拦住了聂狰和洛川,皱眉道“二位师傅,斩月其实是说,兽宗和天一门都是天界看中的门派,你们二人不必去得罪天界。”

    斩月发出一连串笑声,“美人不仅美,还是解语花。”

    洛川看了看莫燃,一挥袖背过了身体,道“都记着,等见到那孽徒之后再算总账。”

    其实不管是洛川还是聂狰心里都藏着深深的疑惑,不禁厉鸣犴是青门仙客,莫燃对天界似乎也很熟悉,莫燃刚开始的隐瞒何尝不也是不想让他们卷进来

    可是,是祸躲不过,厉鸣犴已经是他的徒弟,莫燃也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可能摘干净吗与其那么被动,他还不如早点去弄清楚怎么回事。

    莫燃这才对斩月道“厉鸣犴在哪里”

    眼前巨大的妖兽身影忽然消失,一个身披红衣的男子虚弱的朝莫燃倒了过去,地笑一声,“美人,我带你们去找。”

    莫燃扶助了他的胳膊,才没让他压她身上,看在他的确受了重伤的份儿上没有推开,召来了江小帝当坐骑。

    一个多时辰之后,江小帝盘旋在一个丛林上空,莫燃几人飞身落下。

    往前走了许久,见到一处看起来废弃许久的宫殿,那宫殿之上缠满了藤蔓,几人走了进去。

    斩月忽然自己站稳,快速的向里面走去,他对这里似乎很熟悉,穿梭在残垣断壁之间,不一会从一个破败的门钻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莫燃问道,也跟着钻了进去。

    话音刚落,一抬头就望见杂草丛生的不远处,一个人倒在血泊里,斩月已经到了他跟前。

    莫燃心中一跳,也飞快过去,却见地上的人正是厉鸣犴她抓着厉鸣犴的胳膊一探,脉息微弱的很浑身是伤,就算没死也差不多了

    莫燃见多了黎明啊趾高气昂的样子,他这样脸色惨白浑身是血的躺在这里,也不会在她出现的时候就睁开眼睛,连她的声音也听不到,更不会阴阳怪气的跟她说话,莫燃眼前不知为何忽然空白了一瞬。

    好在廉鸿渊最后没要那颗回魂丹,莫燃迅速拿出来,却不知为何手抖了一下,险些掉在地上,还是斩月接过去喂给厉鸣犴,然后看着莫燃道

    “他跟我约定,若不死就在这里汇合,他说死都不会让你救。”

    死都不让她救为什么莫燃看向斩月,心里好像被砸了一下,沉闷的疼,死啊那是多大的事啊,为什么

    “先待他回去再说吧。”洛川却道,刚开始还在警惕,现在已经确定,这里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别人了。

    还以为会遇到什么青门仙客,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什么事都没有许是厉鸣犴已经解决了,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莫燃收敛心神,架起厉鸣犴的一只胳膊扶着他走,明明人已经昏迷不醒了,可还能配合着她一脚深一角浅的走,也许他也知道,是有人在救他,明明是个求生欲那么强的人

    这宫殿里的路太难走,莫燃嫌慢,她自己并没意识到,她想赶紧把厉鸣犴带回去,因为他身上滴答下的血刺的她眼睛疼,心也疼,忽然背起了厉鸣犴,顿时快了许多。

    斩月走在莫燃身边,也不知道为何发笑“等他醒过来,我要告诉他是你背他回去的,他一定羞愤欲死以前我觉得美人肯定看不上他这么暴力的男人,可现在看来,美人的口味很杂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